《 妖仙不殊途 》芮潼

第332章双面夜萝195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妖仙不殊途最新章节!

“会不会是……你们说的那个杜若前辈?

你们不是说她也算是白公子的养母了吧?那如果她在临死之时将事情告诉了白公子应该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想来……这位杜若前辈嫁给了白沧镜,我猜测她不可能对于白沧镜的事情丝毫都不知情的。”

说这些话的是坐在一旁一直都没说话的洛炎,他此时正一本正经的看着沈漫他们。

显然,他对自己刚才的一系列猜测是十分的有自信的。

沈漫愣了愣,但是还是说道:“不大可能。

当然,你说杜若前辈对于白沧镜的秘密不可能丝毫不知情这件事情我是认可的。

想来,白沧镜既然能在魔族公主死后,娶了杜若,这其中也必然是有什么原因的。

只是现如今杜若前辈已经死了,白沧镜也死了,剩下一个唯一可能知情的白拾玖我们也指望不上了。”

沈漫正说着,一旁的苏广茶忽然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说道:“此事……也和白沧镜有关系?

他是魔族的人?你们到底都在说些什么啊?能不能一口气给我说完呢?”

正说着,他这才看到一旁的楚玉珩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稍安勿躁。

只听得楚玉珩接着沈漫的话说道:“我们在魔族公主的寝室里发现了一些机关,那些机关下头是一座十分宏伟的宫殿。

而且那座宫殿里头也有一个同样的通道,我们就是顺着那个通道回来的。

据我们在那座宫殿里看到的,白沧镜djdd曾经应该是在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

而且他与那位魔族的公主……”

正说着,洛炎忍不住又插了一句话道:“别叫魔族公主了,我们公主有名字,叫木木公主。

但是她觉得木木公主太小家子气了,所以她就让我们叫她木公主。

你们在提到她的时候,还是直接叫她木公主吧!”

说到这里,洛炎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低下了头去,独自喝茶去了,没再说什么了。

楚玉珩倒也不恼,当时便改了称呼继续说道:“而且白沧镜与木公主是相爱的两个人。

但是白沧镜的身上有炼妖壶,有人给他写了一封信。

要挟他,必须交出炼妖壶,否则就要了他的命。

我们猜测给白沧镜写信的人极有可能就是魔君。

也就是那位木公主的哥哥,白沧镜在得了那封信以后,似乎是不大愿意交出炼妖壶。

于是便直接给那位木公主写了一封信,信得大概内容就是说这个白沧镜要离开魔族了。

大约就是和这位木公主缘分已尽,自此别过。

之后这位木公主可能是恰好看到了这封信,赶巧,白沧镜还没来的及离开。

所以,这位很是痴情的木公主便立刻决定要陪着白沧镜一起离开……”

“嗯,也就是俗称的私奔。”沈漫在一旁加了这么一句。

楚玉珩笑了笑,然后十分宠溺的捏了捏沈漫的鼻尖,这才又继续说道:“没错。

就是私奔,他们离开以后,魔君发现了他们不见了,于是就派出了洛炎,也就是这位和我们一起出来的。

洛炎当时是那位木公主身边最得木公主信任的将军,但即便如此。

洛炎也还是不知道白沧镜的存在的,其中自然也是包括了木公主和白沧镜一起逃出去的事情。

直到木公主离开以后,魔君命令洛炎追查公主下落,他这才知道木公主和别人私奔了。

我们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么多了,原本我们是打算和白拾玖再见一面,看看能不能再问出什么事情来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我们在那个地下宫殿里迷了路,找不到回到那位木公主住的宫殿的路了。

所以……现如今便在这里了。”

就在大家正在说这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从外头敲了几下。

沈漫微微愣了一下,这才看着一边的楚玉珩一眼,只见后者此时已经移步去了门口。

苏广茶立在那里,朗声问道:“是谁?”

门外的人立刻说道:“我,施孟。

我是来告诉你一声的,前两天送到我那里的那一窝兔子活了。

告诉青黛那小丫头,以后别拿这种无聊的事情再来烦我,这是最后一次。

如果她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就用我的新药,把她给毒瘸喽。”

苏广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这才回道:“知道了,我一会儿过去看看。”

施孟颇为不耐烦的说道:“不必了,我给你们送过来了。

放在我那里,我还得转动找个人伺候它们,拉屎撒尿的,还不准让我把它们关在笼子里……”

施孟是骂骂咧咧要离开的,沈漫听着这串熟悉的声音,一时间心里也是百转千回。

甚至开始怀念起了,当年她和青黛不知天高地厚去戏弄施孟的美好时光了。

只见沈漫忽然上前,一把推开房门,然后便高声叫了一声:“老头儿……”

施孟身形一顿,良久这才转身,看到了沈漫站在他的面前,立刻便笑了起来。

然后这才说道:“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只死兔子呢?你们两个凑到一起,我准没好日子过了……”

正说着,施孟便往里看了看,却并没有看到青黛。

这才一边歪着头一边依旧不死心的打量着四周围问道:“那只死兔子躲哪里去了?

别以为她躲着就……就听不到我骂她了。

有本事她就一直躲着,别出来……”

施孟花还没来得及说完,沈漫便叹了一口气说道:“青黛不在这里,她回她姑姑那里去了。

我让她回去的,她应该……有很多话要和她姑姑说。”

施孟不傻,自然听出来沈漫这是话里有话了。

良久这才正了正身子,便皱着眉头说道:“那下次再见到她怕是又没日子了。

罢了,这兔子还是放在我这里吧,交给苏广茶那小子,我可一百万个不放心。

回头再给老夫养死了,青黛那小丫头片子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老夫这把老骨头呢!”

沈漫听了这话,其实应该是笑的,可是此时无论如何她也是笑不出来了。

施孟将那几只兔子又用一张毯子包了起来,继而这才抿着唇看着一边的其他人说道:“老夫回去了。

你们继续说话吧!”

说完,施孟便离开了,沈漫此时看着施孟的背影,这才发觉,其实他也已经老了。

头上的头发也已经从花白变成了全白,身子原本还笔直的,如今竟然也有些佝偻了。

以前走起路来虽然也没有很快,可是现如今却越发的慢了。

她有些落寞,十几年,她仿佛真的和楚玉珩浪费了很多时间。

到底什么时候他们才可以过上他们想要的那种闲云野鹤,无忧无虑的生活呢?

见沈漫一直没动,楚玉珩缓步走到沈漫的身边,默默地拉住了沈漫的手安慰她道:“一切都会过去的。

相信我,这就很快了,我们已经快要接近最终的答案了。

一切都过去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一直生活在一起了。”

沈漫回握住了楚玉珩的手,看着他,满含热泪的点了点头。

此时,苏广茶的眼睛里也是一腔柔情落寞,只有洛炎是局外之人,静静地看着他们几个。

之后,良久这才又说道:“你们是……打算一直站在那里吗?

我觉得你们还是进来吧!我们刚才的话题仿佛还没有说完,你们一直说不想浪费时间,那就快点抓紧吧!”

洛炎一门心思只想调查出当年木木公主是怎么死的,其他的他不知道也不关心。

楚玉珩和沈漫收了心思,便转身重新将房门给关上了。

这次苏广茶特地在他的房间周围又扯了一道结界。

倒也并不是因为施孟,其实他这也才意识到,此时如果他的房间外头有人路过的话,怕是很难察觉。

所以,便想着扯这么一道结界出来,好歹也是可以有所防备的。

房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沈漫看着一边的楚玉珩,良久这才说道:“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

想办法回魔族?还是……”

楚玉珩看了一眼苏广茶道:“兄长觉得呢?

如今盛氏已经和这些事情脱不开关系了,只是……妖族的莫离族长,一时之间还不能公然说她与魔族勾结。

毕竟,我们确实没有证据,这是牵涉两族的大事,一旦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被有心之人钻了空子。

我们一直都在防止人族和妖族起冲突,如果此时再加进来一个魔族,我们怕是更加难以控制局势了。”

苏广茶点了点头,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还是得弄清楚白拾玖进魔族到底是什么目的才可以。

还有他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不是杜若前辈的儿子这件事情也得查清楚。

还有一件事情,我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你们说白沧镜曾经在魔族生活过,那他又是怎么去的魔族呢?”

苏广茶说完这些话以后,便转而看向了一旁的洛炎。

然而洛炎也是一脸茫然的摇着头说道:“此事我也不知道,我兄长应该也不知道。

当初是我兄长和公主一起长大的,后来我兄长为了救公主死在了战场上。

后来我才代替兄长的位置,去了公主身边,可是之前沈姑娘她们说的那些事情,我也是和他们一起知道的。

在那之前,我也确实不知道,这么多年,公主的消失,我一直都耿耿于怀,所以一直在想办法查清楚那些事情。

可是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直到我遇到了修靐和沈姑娘她们,这才知道了其中的原由。

所以你若是问我这个,我也确实是不知道的。”

楚玉珩皱着眉头想了想,继而看着一边的洛炎说道:“接下来我们怕是还不能去调查木公主的事情。

兄长,为今之计,我们还是得从盛氏入手。

这多年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盛氏是不可能没有参与其中的。

想来……如果我们突破了盛氏,说不定也就相当于解开了很多的迷题了。”

楚玉珩这么一说,一旁的洛炎则一开始眉头微皱,但很快就说道:“我并不想,你们先解决你们的事情。

之后再调查我的事情便是,只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妖族的族长和我们魔族勾结……

不像是真的吧?她没办法接触我们魔族的人的,如果没有事先和我们魔族打好招呼的话,怕怕是在我们魔族冲破封印之时。

他们妖族是没办法全身而退的,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魔君恨极了当年封印我们的妖族和人族。

他是不大可能和妖族联手的……”

洛炎话刚刚说到此处,沈漫却笑着说道:“恨和自由,你们魔君会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如果空有一腔恨意,却没机会报仇,他又岂能甘心?

如果一时忍下心中怨恨,选择和妖族联手,届时得了自由,即便是出尔反尔,妖族怕是也难以招架他们了。

我猜想,那个时候,说不定我们人族已经被妖族和魔族联手压制下去了。

届时,没了人族,魔族要是想要灭了妖族,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沈漫说完,洛炎沉默了一阵子,很快便皱着眉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显然他并没有想到沈漫说的这些。

显然,沈漫刚才的那些话已经成功的说服了他,让他相信了这件事情。

“可是……那位妖族族长又是怎么和我们魔君达成共识的呢?”

洛炎还是有些不明白,沈漫想了想,这才说道:“如果她不是和魔族的魔君达成共识,而是和魔族的少主达成共识呢?

白拾玖得知自己的身份,亲自去找莫离,也不是不可能。

然后白拾玖又将这个计划告诉了魔君,魔君自然器重他,加上白拾玖身上流着木公主的血,魔君自然更加相信他了。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白拾玖可以这么胸有成竹的去见魔君了。

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做好了即便魔君不认他,他也有让魔君无法拒绝他的筹码。

所以,不管是什么结果,其实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

沈漫微微一愣,心里再次觉得白拾玖属实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只是他将这些大智慧都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去了罢了。

想来,当初白府一夜之间满门全灭,却唯独他活了下来。

而后又以一己之力,将整个白府再次振兴了起来,这样的智慧和手腕又怎么可能是等闲之人呢?

沈漫正这么感慨着,苏广茶便接着之前楚玉珩的话说道:“对于盛府……我们一样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