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出世界 》归知行

26F,逃跑

一辆有些破旧的小马车,不紧不慢地沿着修整好的土道前行,一名中年男子驱赶着马车,男子端坐在其上,隐约透着一股只有骑士才有的气势。

棕白色的马儿一边打着响鼻,一边前行,而跟马儿并肩行走的,竟然还有一名被麻绳层层捆绑的男子。

男子面上有着一条明显而狰狞的伤疤,但那张脸此时却没有震慑力,反而充满了丧气。

柯姆现在心中是愤恨不已。

从昨夜到现在,他一点东西都没吃,只喝了两口水,还在狼群中坐了一宿,根本就没敢合眼,而现在又被当做了半匹马用……

不过……

柯姆眼中闪过一抹狠色。

他昨天夜里没敢动,是因为那个古怪的黑发男子和周围一圈虎视眈眈的狼群。

加里坎贝尔固然厉害,可碰上他挑选出来的精英,最多只能一打三,碰上他们那么多人,死定了。可是那个男子,却跟一头下山的猛虎般,别说是一打几了,就算是一拥而上,他也能凭借蛮力挣脱开来。

至于那群狼……

以前柯姆倒是听说过,有人杀了狼王,然后统领狼群,跟狼生活在一起的。只是他没有料到,这种跟传说般的事情竟然会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吃惊了很久。

但是也终究不是什么魔女作祟,柯姆也没有什么害怕的必要。

再者,听他们的言语,这群狼,显然对他们来说也是个累赘,那个叫莫兰的小姑娘正是去将这些狼放归山林的。而等他们回来,那些令人忌惮的狼就不见了。

哦,当然!小丫头的母亲也会不见的!

柯姆被绑在身后的双手,指缝间藏着一个刀片。但是正在驱赶马车的加里,却浑然不知。

-

噗通——

坐在马车上的加里,忽然就看见前面行走的柯姆倒在地上。

“不不行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了……”柯姆虚弱地说道。

加里一眼就识破了柯姆的伎俩,冷声喝道。

“快点起来!没有时间耽误!”

但是柯姆却依旧趴在地上,在嗓子眼里发出痛吟声。

加里皱起眉头,然后挥动马鞭,啪地一声,就打了过去。

“哎呦!好疼啊!杀人啦!就算是犯人,也不能这么对待啊!”

柯姆痛的在地上打滚,扯着嗓子大喊,那声音快要赶上杀猪了。

可加里自己知道,那一鞭子他特地歪了一些,根本没有打在柯姆身上,非要硬说,也许只有鞭尾略微扫过了而已。

加里翻身下了马车,两三步就来到柯姆面前,揪着对方的脖领,将柯姆整个人提了起来。

正当他要说什么,身后马车里的人却开口说话了。

“亲爱的,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莫如烟从马车里探出头。

“只是出了点小问题,没什么,不用担心。”加里说道。

可是一旁的柯姆却抻着脖子大喊,“我知道我是有些过分!但是我现在已经改过自新了!可他还用马鞭打我!现在又想揍我一顿!你们不能这样动用私刑啊!与其被你们虐待致死,我还不如现在就一头撞死!呃啊……”

加里毫不犹豫一拳揍在了柯姆的腹部,让他消停了一会儿。

但这看在莫如烟眼中,就是坐实了柯姆所说。

“到底怎么回事?”莫如烟匆忙从马车上下来,小跑着过来。

“这是这些无赖贼匪常用的伎俩,撒泼打诨,揍一顿就好了。”加里说道,拦住莫如烟,“你还是回马车上,好好休息吧,昨夜我看你也没怎么睡……”

莫如烟略带犹豫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柯姆。

下过雨后的土道满是泥泞,柯姆已然满身污泥。

柯姆此时也缓过腹痛的劲,偶然一瞥,正看见莫如烟看向自己的目光,然后便仰脖一挺,继续大喊。

“痛死我了,痛啊……”

若是以往的莫如烟可能就不会去理会,可是一想到昨夜莫兰的行径,她就愈发害怕,她害怕……加里也变成那样,该怎么办?

莫如烟说道,“加里,咱们还是休息一会儿吧。车里应该还有一点食物,就分他一点吧。”

加里本想拒绝,但是看见莫如烟那副祈求的神情,便软下心来。

“行吧。就休息一小会儿。”

柯姆立马道谢,“谢谢您夫人,您不但模样如女神一般,还如女神一般宽容慈悲!”

莫如烟展开眉头,笑着说道,“无事。”

可是莫如烟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柯姆就突然挣脱了绳索,挥着拳头,猛冲向加里。

加里下意识举起双臂抵挡。

但柯姆的那一拳没有落下来,而是突然转了个方向,一把拽过柔弱的莫如烟。

当加里再看向柯姆时,对方已经挟持了莫如烟,一个闪着银光的小刀片紧贴在她的脖子上,由于没能掌控好力度,皮肤已经被割破,鲜血顺着刀片,流到柯姆满是泥污的手上。

加里连忙抽出腰间的长剑,但是面对眼前的情况,却无从下手。

柯姆脸上露出猖狂得意的笑容,哈哈大笑。

“喂,怎么了?侍卫长大人?有本事,就动手啊!”

“你放开她!”

“行啊!那我就放开她!但你先去将马松开!”

加里知道对方是要骑马逃跑,但是他不敢保证对方一定会放莫如烟。

就是犹豫的这几秒钟,便听见了莫如烟的痛呼。

柯姆抓着莫如烟的手腕,显然用上了几分力气。

“好,我知道了。”加里几乎是咬牙说出了这段话,然后转身过去,将马与车连接的套绳斩断。

“离开马,然后将剑扔了,扔的远远的。”柯姆笑着说道,脑袋贴着莫如烟的头发,故意蹭了蹭。

加里心中愤怒,可也只能听从柯姆所说,将手中的剑扔了出去……而且是扔到了柯姆的脚下。

若是柯姆弯腰去捡武器,加里保证他会死的很惨。

柯姆阴笑了两声,说道,“想让我去捡剑?然后偷袭我?我才没那么贪心。”

他一边说,一边靠近马匹,然后反手一个手刀,将莫如烟打晕,将她扔到了马背上。

就是这个功夫,加里已经到了柯姆眼前,一拳挥了上去。

“你不是贪心,而是傻!”

柯姆中了一拳,手中的刀片也飞了出去。

唰——

刀片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准确地扎进了马屁股上。

马匹受惊,嘶鸣了一声,跑了出去。

柯姆趁机推开了加里,转身就跑,边跑还边挑衅。

“加里坎贝尔!替我保管好美人!我会回来拿的!”

加里根本没工夫去管这个家伙,转身狂奔,去追马匹。

毕竟马背之上,可是有他被打晕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