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话你港[娱乐圈] 》暮峰贝

第102章 102 讲义气

第102章讲义气

八三年九月中旬, 《城与寨》剧组回国,统一被堵在了机场。

上一次《阿荣的一天》,记者们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所以大家无风无险的回了家。这一次是大奖, 国外媒体先报了一波, 预测谁谁谁得奖,《城》在入围名单里,不管是得还是没得,都是一个不错的新闻,那媒体们自然就不困了,还有通过认识的国外媒体全程盯着的。

所以等到剧组人员下飞机, 记者们就直接蜂拥而至了。只不过……

“咦?春女呢?”有记者总算发现, 主演们都在,除了最该在场的那个。

“她现在应该在教室里上学,”唐君生应对记者们的围追堵截, 谈笑风生:“领奖之后她参加了记者会就回来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了……”

阿春是跟苏山衡一起回国的, 后续的活动大部分都是主办方非主办方举办的派对之类的,没完没了, 阿春还请着假呢,真的没时间。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好奇,何况的确是开心的事情, 庆祝一下并无不可。就是苏山衡着急跟阿春回来, 他也是请假的, 只能说幸好于敬业是他师父,不然连请假都不容易。

两个人搭伴,阿春好歹会英语, 干脆就一起悄无声息地回来了。

长途旅行实在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阿春到家直接就睡了个昏天黑地,要不是中间卫思荣算着时间打电话过来,阿春能睡足二十四个钟头。卫思荣是在拍戏间歇给她打电话的,不能接机很抱歉之类的话回国前都说过了,回来之后便剩下情人之间的么么哒。

可惜刚么么了两句卫思荣又被人叫回去拍戏了。

起来之后,阿春看了看时间,中午了。

第二天要去上课销假,趁着还有时间,她拿着身份证和一部分现金去运输署报名考驾照。

红港的驾照分自动挡私家车,和手动挡货车,后者既可以开私家车,也可以开货车,阿春报了个手动挡的车,填完表格交上去,运输署的工作人员直看她,就在阿春以为对方是对女孩子开货车有疑问时……对方问她能不能要个签名,很喜欢听她的歌。

“如果不是再版专辑,一定可以拿奖的!其实这样都该颁给你啦,评委都眼盲的!”

虽然每天也在练发声,但实际上老是忘记自己也是个歌手的阿春,觉得十分奇妙。

“谢谢,你叫咩名?有没有想要的祝福语?”“我叫阿天,我女朋友都好中意你的,她叫……”

这一签名,就好像开了闸,明明后面有些等的不耐烦的人,听到两人说话,再看前面衬衫牛仔裤身材很好的女仔,“啊!”了一声:“阿春!是不是阿春?我好中意听你的节目的!”

除了歌迷,影迷,节目粉丝,还有看了八卦报纸的人,说阿春得奖这事是为红港争光……

明明填个表格十分钟的事情,愣是被人轮流扯着袖子聊了一个多小时才脱身。

排期笔试要等一个多月,路试再排等一个多月,中间还要请私教上课,上课要租师傅的车,考试也是如此,阿春算了一下,等她考完,估计也差不多放假了。

运输署出来,阿春又戴回口罩用电话亭打电话给她的地产经纪罗烨,之前已经买了两间商铺一间楼房,离开红港之前罗烨说有比较符合阿春要求的写字楼或者大屋。

“有一家是三层,地点好,价钱也贵一点。另外一家是两层,中间隔了六层卖出去了,地点差少少,不过价格很合适。还有一间是独栋别墅,主人要出国,想找个比较珍惜房子的买主。”

时间有限,只看了第二家,在市区里,只不过不是最热闹的中心地带,电梯房,写字楼,不错是不错的,但是中间隔得有些远。当然,如果租出去一层就没什么关系了。

她自己的贷款,跟于三日借的钱,打算再跟唐君生或者陆尚借一些,这俩也有分成,咳。

约好了周末再看其他楼,阿春看了看时间,先去新戏剧一趟,找了半天人,陆尚没在,留了个口信,倒是谭天在呢,跟俞宝荣在一起,两个人一个纠一个缠,仿佛辣眼版小情侣。

“你答应我啊,又不是多难的事情,陆尚你都借了。”俞宝荣很不满意。

虽然说《蜀山》陆尚坑了那么多钱,好歹还是交了货的。

也就是说,新戏剧的导演给对家电影公司拍电影,也不是第一次干了,那有什么的。

谭天直想摸脑袋:“陆尚同阿春不同的!”我特么管不了后面那个啊啊啊!

“有什么不同?哦,你担心我们吓到她,”俞宝荣深知自己的班子都是什么德行:“放心,我会全程在旁边看着,绝对不让那些扑街招惹她的,保证你们新戏剧的心肝宝贝顺心顺意。”

“……”谭天好想吐血,宝个冬瓜豆腐。

好在他们很快看到了阿春,阿春打了个招呼就要走,结果走不成了。

“给南龙拍戏?”阿春嘴角抽搐:“不是爱情片吧?”

她是爱情片起家,但只要想想南龙“天下男人”代言人的身份,就有点反胃。

虽然说这年头男人普遍都渣,还有十七八·九个女朋友,但做了又要口碑的还是不那么多的。

“不是,是你之前不是拍了就到国际拿奖了嘛,我们都想拍国际片来的。”俞宝荣为人很直。

“是这样啊,”阿春这就懂了,她有点为难:“宝哥,你不是不记得之前挖过我的男主角吧?”

俞宝荣也很猛,拿话堵阿春:“你还中意那个谁啊?”

看,他挖完人都不记得是谁了。

阿春理所当然的否认:“那倒不是。”还挺感谢的。

“那不就是了?这件事是我做的不讲义气,我同你道歉,你还有什么不满,讲出来,我照做!”

“……”最烦你们这些脸皮厚还特别敞亮的,仿佛跟她照镜子似的。

既然对方开诚布公,阿春也只好开诚布公,《城与寨》看起来像是拍了几个月,实际上她准备了一年多,她把俞宝荣带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他看那厚厚一摞叠成大楼的手写资料。

“我现在脑子是空的,你叫我拍个娱乐片还可以,再来个这样的片子,我无能为力。”

在极致的压缩时间的情况下拍完一部电影,阿春现在脑袋都是木木的,整个人仿佛被掏空。

她需要重新慢慢恢复,顺便做些不走脑子的事情,滋养一下自己。

对面两个男人都愣了,主要是稀奇。

《阿荣的一天》他们也看过,剧本是挺精巧的,但这样就能拿国际奖,他们自然而然认为《城与寨》也差不多,但看到资料又是不能不承认的,这后生女(年轻女孩)的脑子,可能跟他们的不太一样。俞宝荣多数是靠经验,谭天则还处在《最好拍档》的水平状态。

有些资料,真的是看都看不懂。

不过比起谭天,俞宝荣这人对有本事的人还是很佩服的,也不让阿春为难。

“那就拍一部娱乐片呢?我们也是想跟着学点东西。”新戏剧的人真傻啊。

守着阿春这么个宝藏都不知道偷师,要是他们,真恨不得多让她拍个十几二十部的。

阿春:“……”为何你能如此坦然的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失敬失敬。

阿春:“我还要上学的。”

“哦,这个更简单,”俞宝荣一人拍版:“你可以负责文戏,武戏我们自己搞定就行了。”

所有问题人家都给解决了,忽然感觉到甲方的快乐的阿春:“你……让我考虑一下。”

俞宝荣,草莽人精,看出有苗头:“没问题,慢慢考虑。你现在是要出去?”

阿春:“要去探个朋友,但是他是梁实的。”对家哎。

“这么巧!我以前也在梁实做武术指导的,今天正好想去看看老同事,我开车来了,一起吧。”

第n次无语凝噎的阿春:“……”您真行,好耶,了不起,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她回头看老板谭天,后者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好好去吧,早点回来”的微笑。

于是莫名其妙地坐在俞宝荣车上的阿春懂了,以前俞宝荣是压根没心挖她,就是顺便而已。

这次是有心了,真令人承受不起的热情。

不过后来阿春还是十分感谢俞宝荣的。

她之前来梁实的片场,压根不认识所有人,送个下午茶都要先给人陪笑脸,不像本地大佬俞宝荣,两个人连个蛋挞都没买就熟门熟路的进了门。

俞宝荣在这里很有人脉的样子,跟谁都能打声招呼,毕竟他也是从替身,到武替,到武指,再到后来跟着老板跳槽自立门户,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所以基本上就没有他不认识的人。而且因为他手下有个俞家班,在武指里威望很高。

所以他们一来,导演就说等卫思荣他们拍完了这一个take,就可以直接休息了。

阿春:原来这就是“大哥”的威望吗?点个赞。

卫思荣拍的是梁实的古装戏,《神雕》原著,改编的一版,阅片无数的阿春……

没看过这电影。

估计是拍的不太好。

起码片场氛围就不太好,有个工作人员指着卫思荣和眉目如画的女主角的鼻子骂。

“死蠢”,“扑街”,“老母”……反正,不能听的都用上了。

那人背对着他们,阿春问导演是干什么的,导演有些尴尬地回答:“武术指导。”

阿春之前的电影没用过武术指导,但拍过古装剧,就算骂也不至于骂成这样。

她下意识转头看俞宝荣,满眼“原来你们武指都这样吗?”的疑惑。

自己在片场骂过上千遍的俞宝荣信誓旦旦:“我们是很文明的,不像他这样。”

说完又想起自己是干什么的,赶紧上去拍了拍武指的肩膀,《一天》他看过,显然阿春是来看卫思荣的。再联想到两个人满天飞的绯闻,就什么都懂了。

美女救英雄,这个他会!

武指回头刚要开口骂,就把嘴闭上了:“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看得其他人都啧啧称奇。

“来陪我新戏女主角兼导演阿春来探朋友的,那个朋友就是你现在骂的这个靓仔,”俞宝荣直接顺杆爬,干了多少年武术指导的,什么东西一打眼就明白了:“你说人家不懂,那你也要认真教哇,还有这个威亚,你这么搞要撞**的……”

卫思荣跟女主角下一场戏要吊威亚,按角度来说是各自飞向对方再错过跳到各自的山上。

中间还有一块假的山石,要轻踩越过。

但俞宝荣后来跟阿春说,那个角度,两个人会一起撞“山”,轻则头破血流,重则身受重伤。

“这些都是小把戏,欺负外行人不懂。”

武打戏,要受伤太容易了。

阿春听得浑身冒冷汗。

倒是卫思荣,看着武指又重新调整了威亚,就懂了俞宝荣说的是真的。

顿时有种劫后余生的后怕。

阿春跟卫思荣对视,明明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另一边感觉自己义气尽显的俞宝荣扬了扬头。

“呐,怎么回事你自己知道,我现在告诉你卫思荣是罩着的人,你自己看着办。”

“他出了一点事,我来找你啊。”

俞宝荣今天特别文明,半个脏字都没说。

于是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

“我把我的日程表给你一份,剩下的时间应该都可以用。”阿春如此说道。

俞宝荣蒲扇一样的巴掌拍了拍阿春瘦巴巴的肩膀:“好姐妹,ok!”

阿春:“……”你是想做我姐姐,还是想做我妹妹?

好歹她还记得这人刚救了卫思荣一命:“多谢,宝哥!”

“不客气,你来我这里拍戏,大家就是一家人!”俞宝荣一挥手,豪气云天。

阿春再次嘴角一抽,她连剧本,名字都还没想好呢就一家人了?

原来以为新戏剧已经够不靠谱的,没想到是她眼界低了。

就……应该不会拍得太烂……吧?.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