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凡之物 》西方经济学

第 48 章(霍境凑过去,咬了一口棉花...)

霍境对他深情表白后, 实际行动并没有跟上。那天过后的一个月,霍境每天早出晚归,两人甚至是见面的时间都很少。经常是霍境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了, 霍境离开的时候他还没醒。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月, 这天晚上, 贺青在培训班上完课, 回去的时候发现霍境竟然在家。他坐在吧台的长桌旁, 长桌上开着台灯, 他拿着笔记本电脑,正在写着什么。

听到开门声, 霍境也抬眼看过来。两人视线相对, 隔着安静漆黑的客厅, 都没有什么动作。

这样的场景已经许久未见,贺青是愣住了,随后他反应过来,关上门笑了笑:“你回来了。”

“嗯。”霍境也回过神来。

贺青说完, 走到了霍境身边,电脑屏幕上的界面已经漆黑, 走过去后,贺青视线落在霍境身上, 眼睛看着他。

霍境任凭他看着,随后, 抬起手臂按住了贺青的后脑。贺青一笑,俯身下去,两人的唇碰到了一起。

许久没有在清醒的时候亲吻, 两人的唇一碰触,贺青觉得有点恍如隔世。客厅里的空气都变得温馨柔和了许多, 两人轻吻一下分开,贺青站着看着霍境,问道:“要休息么?”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现在差不多到两人睡觉的时间。贺青发出邀请,霍境抬手压住他的后脑,两人又吻在了一起。

两人回到卧室,该做的事情做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事情结束,霍境带着贺青洗了澡。洗完澡,两人回到床上,握着手平躺在了一起。

“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贺青的手和霍境十指交握,他的指腹在他的关节处摩挲。

“忙完了。”霍境道。

贺青回过头去,霍境也看了过来,两人目光交汇,贺青眼中光芒一闪:“以后都能早点回家了?”

看着他眼中的惊喜,霍境目光沉静地看着他:“你想我早点回家?”

被这么一问,贺青愣了一下,随后理所当然点头:“对。我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两人一起上下班,然后一起买菜,霍境做饭,他帮忙,一起吃饭,最后一起睡觉。现在想起来,那种日子平淡温馨,好久没有过了。

听了贺青的话,霍境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他深深地看着贺青,看了一会儿后,他的吻欺身压了过来。像是从他的吻里汲取什么,贺青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被霍境吻走了,这个吻很深,像是说得很认真的的话。

贺青感受到霍境对他的深情,他也回吻着他,黑暗里,两人吻了许久许久,才慢慢分开了。

这个吻不带任何涩情的意味,吻完后,两人凝视着对方,霍境的目光深邃而安静。

“周末出去玩儿吧。”男人嗓子有些哑。

听了霍境的提议,贺青笑起来:“好啊。”

霍境忙完后,时间也就空出来了,刚好两人也好久没出去玩儿了。贺青答应后,问道:“去哪儿玩儿?玩儿什么?”

以前两人出去玩儿,都是霍境制定计划的。霍境比他会玩儿,每次挑选的地方和项目都挺有意思的。问完霍境后,贺青还挺期待的。

但这次霍境并没有说,他看着贺青,道:“这次你定。”

贺青怔了一下,他道:“我不知道去哪儿玩儿,我没怎么去玩儿过……”

说着的时候,贺青突然想起什么,后笑起来道:“我知道带你去哪儿了。”

-

贺青带着霍境去了北城老城区的一家野生动物园。

贺青从记事起就住在老城区,他的生活轨迹也是在老城区。老城区承载了他的所有记忆,包括美好的记忆。

记得小时候,贺瑜还没出生那会儿,贺青家的家境还算不错。除了日常的衣食住行,也有一部分钱拿来娱乐。而贺青他们一家的娱乐方式是随着贺青走的,那时候娱乐方式没现在这么五花八门。来来回回不过是去趟动物园,去趟游乐园,晚上的时候逛个夜市。

这种生活很简单,简单中又带着淳朴和美好,让贺青记忆犹新。

老城区的动物园就在离着贺青家不远的地方,随着新城扩建,动物园也盖了个新的。老城区的动物园因为年代久远,动物稀少,管理疏散,所以游客并不是很多。但这也刚好避免了能在这里遇到熟人的尴尬。

贺青带着霍境买了票,两人沿着贺青小时候逛动物园的路线开始出发。北城老城区的动物园,像是老城区的一个缩影。随着新城区的崛起,老城区逐渐变得落寞,破旧,毫无生机。

这个动物园现在没什么好逛的,动物很少,而且多数年迈。贺青和霍境走着,指着一些位置给他介绍着这个动物园以前的盛况。

“那儿以前是大熊猫展区,那儿是非洲狮展区,另外那个是虎园,再往那边走是长颈鹿和飞禽。飞禽区真的很闹,孔雀长得那么漂亮,叫起来嘎嘎嘎,还不如鸭子叫。”

贺青和霍境描述着,他言语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他兴高采烈地介绍着,像是把自己的童年说给霍境听。

在他说着的时候,霍境一直安静地听着。听着的时候,时不时会拿起相机,给贺青拍一张照片。贺青被拍,他抬手捂了捂眼睛,笑道:“你会不会拍照?”

今天过来动物园玩儿,霍境还专门带了相机。他那相机一看就很高端,可配上霍境的拍照技术就很离谱。贺青虽然是摄影门外汉,也知道外景拍照拍全身。但霍境每次拍照,都怼着他的脸拍,这根本不是在拍景区照,这是在拍他的微表情。贺青觉得这样拍肯定很丑,挡住眼睛后,就去拿相机。

“我看看你拍的什么样?”

贺青要看,霍境把相机拍的照片弄了出来,贺青看着屏幕上自己的脸,也多亏他帅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要是别人这么拍,早就丑到和霍境翻脸了。

“不是,你这都拍了些什么?想拍我的脸直接去拍大头贴得了,删掉删掉。”贺青说着,笑着就要去抢相机。

他还没动手,霍境已经把相机举过了头顶。他身高的优势让贺青根本碰不到相机,贺青仰头,霍境低头,两人带着笑意的眼神对在了一起。

“我觉得好看。”霍境道,“你怎么样都好看。”

被霍境这么一说,贺青觉得太阳有些晒脸,他脸微微一烫,收回了他的手。

“那你也不能这么糟蹋我的颜值啊。”贺青嘟囔。

虽是不满,也代表他不会删照片了。霍境把相机放下来,递给贺青:“你给我拍。”

霍境有这个请求正合贺青心意,他说的霍境不是不听么,那他就给霍境拍一张,让他看看什么叫优秀的拍照技术。

接过相机,贺青安排霍境道:“你去那个栅栏旁边。”

霍境看了一眼,那里是虎园,因为北城适合老虎居住,所以即使是老城区的破动物园也还有老虎。

几个老虎在虎园里闲逛,还有两只躺在虎园假山的岩石上,正在晒太阳。老虎是猫科动物,几百斤的体重,威严的长相下举手投足间还满是萌感。

贺青觉得还和霍境挺搭的。

霍境听了他的话,老老实实过去站着了。他走过去后,相机的视角拉远,霍境的身影变得修长立体而清晰了起来。

霍境今天穿了一件简单的风衣,里面是衬衫和牛仔裤。贺青一直觉得霍境是个时尚感很强的男人,平日的穿搭即使简单,也让人眼前一亮。

他上班一直是西装革履,今天则休闲得多,亚麻色的长风衣垂落在小腿侧,身缠是不规则的蓝色条纹,牛仔裤是墨蓝色,一身衣服搭配得时尚自然。再配上他模特一样深邃的五官,简直随便一拍就是大片。

贺青望着镜头里的霍境,手上按了两下快门。镜头里霍境望着他,像是透过镜头攫取了他的心。

贺青拿着相机拍了好久,霍境站了一会儿,用嘴型问贺青道:“好了么?”

两人隔着远,说话贺青未必听到,可是在相机里他能看到他说的话。贺青拿下相机,看到他这个动作,霍境起身走了过来。

长风衣被春风卷起,男人身材颀长挺拔,他的衬衫扎了一部分在牛仔裤里面,衬托得他腰肢柔韧,双腿修长笔直。他迎面走来,像是从画中出来一样。

“怎么样?”霍境走到他身边,还带来了一些空气中的樱花香气。

贺青递了相机给他,道:“肯定不错。”

霍境拿了相机看了一眼,应了一声:“嗯。”

“还是要模特好。”贺青道。

贺青这话是夸霍境,霍境听了,看了他一眼,道:“还是摄影师好。”

被夸回来,贺青笑了起来。霍境看着他的笑,拿着相机又拍了一张。又被偷拍,贺青笑容一顿,刚要说他,霍境道:“我们一起拍一张吧。”

听了霍境的话,贺青的话也没说出来。他看着霍境,点点头:“好啊。”

这一片也没什么游客,后来霍境去找了园里的一个保安。保安拿着相机站在一旁,问道:“可以拍了吗?”

两人拍合照的地方还是刚刚贺青给霍境拍照的地方,只是现在镜头里变成了两个人。两个人的风景远比一个人的秀丽,霍境后靠在扶栏上,手摊开抓在了扶栏两边。贺青站在他的身边,从相机的角度看过去,像是贺青被霍境拥在了怀里。

保安一问,贺青笑起来:“好了!”

听了他的话,保安按了快门,“咔”得一声,镜头里的男人和青年被定格在了一起。

-

上午在动物园逛了一上午,回家吃过午饭休息了两个小时后,两人去了贺青说要去的游乐园。

二十年过去,游乐园也已经改朝换代,但是这家老游乐园依旧保持着二十多年的特色,碰碰车,海盗船,跳楼机……器械都是新的,但是品类实在不怎么齐全。

两人在游乐园开了一下午碰碰车,在游乐园关门后,两人开车离开了游乐园。

游乐园六点关门,天边夕阳垂落,天也开始渐渐上黑影了。到了晚饭时间,两人并没有回家做饭吃饭,而是直接去了老城区的一个夜市。

这里是北城最繁华的夜市,至今也是。夜市不比商厦,带着满满的生活气息,越是老地方,夜市越是有味道,也越是热闹。

夜市是一个城市夜晚的心脏,代表着这个城市鲜活的生命力。只是这种地方,霍境很少踏足,贺青还挺期待带着霍境去夜市看他的反应的。

既然是北城最繁华的夜市,那代表这里的人自然是不少。而吸引人们前来的,是夜市五花八门的项目。

夜市是由一条条街道组成,街道上簇拥着一群夜卖的人们。吆喝声,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到了晚饭时间,两人要先应付吃晚饭。贺青带着霍境进了夜市后,越过人群,去了一家北城菜馆。

这家北城菜馆门面不大,但在夜市却格外出名。这是北城第一批做餐饮的店铺,里面做的都是北城特色菜。小菜馆里桌子七拼八凑,甚至餐桌上的人也是七拼八凑,狭窄的空间里,说话和桌椅碰撞的回声清晰嘈杂,气氛吵闹而热烈。

和菜馆的气氛格格不入的是坐在贺青对面的霍境,但是尽管格格不入,霍境的眉眼间却并没有任何不适和嫌弃。

“怎么样?”贺青坐在对面问霍境。

霍境抬眸看了他一眼:“你经常在这儿吃?”

“也不是经常,小时候下馆子还是很奢侈的。”贺青道,说完他笑了笑:“我高中时在这里打过工。”

贺青高中的时候,每天要上学,所以打工挣钱的时间很零散,只有这种小餐馆需要小时工。

想起以前,贺青笑了起来。他一笑,霍境拿着相机拍了一张。

在这个菜馆里,霍境这个外形本就吸引了大批人的注意,他这行为又这么大剌剌的,一时间菜馆里的人都看了过来。

贺青:“……”

贺青小声道:“在这里你拍什么拍?”

贺青以为霍境只是去动物园才拍照,但是下午两人去游乐园玩儿碰碰车霍境也拿了相机,现在来夜市也带了。

他还以为他觉得新奇,想要拍了给游卓洋那帮富二代看看,没想到他拿了相机净拍他了。

听了贺青的话,霍境看他:“不可以么?”

霍境这么问,贺青一下犹豫:“也不是不可以……”

“咔”霍境又拍了一张。

贺青:“……”

好在两人吃饭够快,半个小时后,菜馆里换了一批人,霍境和贺青吃完后,也离开了菜馆。

贺青一向挑食,但是这家菜馆做的菜口味着实不错,只是油盐大了些。

吃完饭后,两人的夜市之旅也算正式开始了。

随着夜幕渐深,夜市也更加热闹了起来。贺青带着霍境逛了一圈,霍境拿了相机拍了几张。贺青对于买东西兴致缺缺,但是到了夜市的游玩儿区,他立马来了兴趣。

像是这种大型夜市,除了卖东西的商贩以外,还会有些小游戏的商贩。比如捞鱼,射击,套圈……都是些江湖把戏。

里面的奖品倒不是什么稀奇的,主要玩儿的是那个氛围。贺青沿着小摊儿走着,走着走着,贺青不动了。

他来到了一个射击的小摊前,摊子面前围满了四五岁的小女孩。之所以吸引的客户这么有目标性,是因为这家射击的奖品是棉花糖。

棉花糖分了四个品级,射到蓝色区域是普普通通棉花糖,射到红色区域是两个颜色混搭棉花糖,射到黄色区域则是花朵棉花糖,而射到最狭窄的白色区域则是星黛露棉花糖。

这些小女孩都是冲着星黛露来的,而贺青也不知道自己是冲着什么来的。只是看到这种甜甜软软的星黛露,让他想起了优优。

最近他经常帮忙带优优,小家伙和他的感情也变好了许多。优优最喜欢吃糖,也最喜欢星黛露。

想起小姑娘,贺青一笑。

“想要?”霍境问。

霍境突然开口说话,打散了贺青的回忆,他回过神来,霍境正在看他。他在这儿刚才想优优想的有些走神,霍境则以为他是想要棉花糖。

被霍境这么看着,贺青也不好说刚才自己走神想优优去了。听他说完,贺青看着棉花糖道:“挺可爱的。”

他一说完,霍境扫码付款,对商贩道:“来十枪。”

贺青:“……”

这里一堆小孩,霍境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突然说要来十枪。这么一开口,摊子上一堆小姑娘齐齐抬头看向了霍境。

霍境低头看了她们一眼,问道:“你们想要哪个?”

小姑娘不比小男孩,内向害羞。先看了一眼身边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们觉得霍境挺和善的,就道:“叔叔问你们呢。”

这么一说,小姑娘们也有了胆子,一个个围到棉花糖前,垫着小脚指着自己想要的那个棉花糖。

商贩是个有些年纪的慈祥爷爷,倒也不在意霍境一把年纪还玩儿这个。而且一听他这么问,就知道是个有爱心的人,所以爷爷也没有制止他,而是笑眯眯地递了射击枪过来。

贺青还没反应过来,霍境已经和小姑娘还有摊贩互动完了。他原本觉得离谱,可看到一群小姑娘们亮晶晶地看着霍境,也觉得这画面有趣。霍境拿过射机枪,他则把霍境的相机接了过来。

“你行不行啊?小姑娘们等着呢。”贺青调侃道。

霍境看了他一眼,贺青被看得有些心虚。他怎么能问出这么脑残的问题,和他在一起后,霍境就没有不行的,尤其床上。

霍境没说话,贺青冲他一笑,让开了些位置。霍境拿着射机枪,射击了转盘。这个游戏还是不怎么友好的,即使距离近,但是那个白色的区域也小了。在霍境射击的时候,小姑娘们攥着拳头,一瞬不眨地看着霍境,等着他凯旋。

“砰”细小的枪声响起,霍境射击中了白色区域。

第一击就射击中了,小姑娘们开心地跳了起来:“中啦~”

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们声音明亮清甜,霍境回头看着身边的小崽子,微勾了勾唇角。

商贩爷爷笑眯眯地对小姑娘们道:“你们排好队,等叔叔给你们挣棉花糖。”说着他问排队在第一的小姑娘道:“你要哪个?”

小姑娘指了指星黛露,商贩爷爷把星黛露递了过去,小姑娘立马开心的眼角弯成了月牙。

小孩子还是有很强的治愈能力的,尤其是小女孩。看着小姑娘,贺青眼里的笑容也溢了出来。霍境看着他,想给他拍照,但是发现相机在他手上。

霍境没再去想,后面的四个小姑娘他都依次射中了,小姑娘们拿了棉花糖,齐齐鞠躬感谢,胳膊往后面撅着,像小燕子一样。

谢过霍境,小姑娘们离开摊前,霍境把射机枪放下,递给了商贩五百块钱。商贩要拒绝,但看霍境也不是差钱的人,也就没推辞,笑呵呵接受了。

商贩接过钱后,霍境看了一眼棉花糖,挑了一个简单的纯色棉花糖递给了贺青。棉花糖的香气一下凑到了面前,贺青看着眼前的棉花糖,笑着抬手接了过来。

-

离开棉花糖的摊位,两人又在夜市逛了一会儿后,就回到了车上。这个夜市离着霍境的一套独栋别墅很近,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两人玩儿了一天,明天也是休息,没必要非要回家,所以上车后,霍境直接开车去了他那套别墅。

接了霍境递过来的棉花糖后,贺青一直拿着,并没有吃。上了车,车里又只剩下了他和霍境。贺青拿着棉花糖往唇边凑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舔。

香甜的气息在舌尖蔓延,贺青眉眼弯了下来,又舔了一下。棉花糖像是云朵,舔一下就会消失一块,但是香甜的气味却像是被打开,车子里的甜味更浓郁了。

霍境开着车,眼角的余光看着贺青的舌尖,喉结滚了滚。

贺青吃着棉花糖,霍境已经把车开进了独栋别墅的独立车库。停好车,车库的门缓缓关上,霍境解开安全带,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贺青。

一路上,贺青已经把棉花糖吃了快一半。他感觉自己的舌头都甜麻了,察觉到霍境的视线,贺青看了一眼手上的棉花糖,递了过去,笑着问道:“要不要尝尝?”

车库门完全关上,少了灯光的倾泻出去,车库里像是更明亮了。车里遮住了光,却有暗影,贺青的唇边沾了糖,微微泛着光泽。

霍境看着他唇边的糖渍,半晌后,他俯身凑过去,咬了一口棉花糖。

男人欺身过来,两人之间的空气都像是被挤压变得厚重。车库里空间逼仄狭窄,车里更是如此,两层的框架让甜意和心动放大了两倍。霍境咬了一口棉花糖,眸光却是在贺青的脸上,贺青的目光和他一触,“砰”心里炸开了花儿。

贺青看着霍境,舔了舔唇角。舌头上的甜意像是稀释干净,在霍境吃着的时候,贺青也凑到了棉花糖旁。两个人齐齐咬住,隔着一朵棉花糖,眼神交织在了一起。

贺青看着他,眼睛里是亮晶晶的笑。霍境沿着棉花糖的轮廓,移动到贺青的唇边。

两人的唇瓣吻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