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就是练级打怪 》饭前先喝汤

第一百八十三章 神魔大战里的小虾米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人生就是练级打怪最新章节!

曾筱很快就听到了传言,各种版本的都有。在众人百态的反应中,她显得很淡然。

连蛰凤都很好奇她的看法:“听说黎家大爷这些年为虎作伥,害了不少人。他和乌楠相比,你觉得谁更可恶?”

曾筱斜睨了满脸八卦的蛰凤一眼,转头看向远方,没有说话。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

黎家大爷是如此,乌楠亦是如此。

只是,“不经其事,不议其非”,刀没割在自己身上,就别说别人痛得矫情。

况且,真正有影响力的发声者,只有站在世界顶峰的那些人。

她现在既然还没有决断是非的权力,就不想在这些无谓的争论上浪费时间。

受到鄙视的蛰凤毫不在意,反而顺着曾筱的目光望去,黎二爷可能是越想越憋屈,回来没多久又带着人出去了,远处法宝的光芒和使用法术产生的轰鸣隐约传来,只是离得太远,就算她们站在结界边上也看不真切。

初界此时已经没有一块宁静的地方,战争随处可见,原本是由道魔两个家族引发的战乱,由于魔修天生对佛修的敌视,现在除了此处,其他地方魔佛两派打得反而更激烈些,当然更多的人是在趁火打劫!

黎烟的贴身侍女掀开门帘探头出来看了看周围,闲坐在外面的人看见她,不约而同地噤了声,等她缩回头去,又轰然议论开来,或直白或隐晦的目光不停的扫向黎烟的帐篷。

片刻之后,黎烟后背挺得笔直的从帐篷走出来,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略顿了一下脚步,求助地看向曾筱。

曾筱微笑着对她点点头,她好像又找回些勇气,深吸一口气,径直向曾筱走来。

黎烟也是可怜,可这件事仔细想想,却不好说黎家到底谁有错,或许黎烟的奶奶罗弗儿当初不应该置家族安危于不顾,贸然与黎宣宗私奔,可她想必也没料到乌楠会是这么个变态!

最大的恶人就只能是那个可恶又可怜的乌楠了。

曾筱看着黎烟慢慢穿过人群,从一开始的故作镇定到脚步越来越坚定,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天空中突然传来异响,四周骤然暗了下来,几乎是同时,可以抵挡魔尊十次全力攻击的结界“咔嚓”一声碎得无影无踪,一个巨大无比的蓝色球状物体散发着丝丝黑气从天而降,顷刻间穿透地面,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圆柱形巨型通道!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地面上的人来不及反应就被压成肉泥,球状物体下落的速度奇快,带动向下的狂风形成一股强大吸力,像个巨型吸尘器裹着周围幸存的修士向下坠去!

曾筱在下坠的刹那就唤出逐风破浪剑,奈何吸力太大,用尽全力也只能让下坠的速度稍缓。

她的大脑高速运转,手镯里法宝不多,迷你飞船此时放出来恐怕立马就会被拖下去,黑洞发生器她还没试用过,贸然启动第一个被吸进去的可能就是她自己,更别说黑洞发生器能达到的最大直径根本吞不下那个蓝色球体!

除了这些,就只剩下一堆符篆和一个初级时间调节器,自从有了高级版的时间调节器,这个初级的就一直闲置在手镯里,如果激发初级时间调节器的自毁装置,倒是可以在直径一米的范围内让时间停止三秒,说不定能获得一线生机,只是不知道在目前的状况下会不会失效?

犹豫间,眼看就下降了十多米,情急之下丢出几张符篆,可还没等激发就被卷走了!

忽然她胳膊上一紧,坠势顿消,终于停在了半空。

她抬头一看,蛰凤正一手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抓着竹简下垂的一端。

这册竹简是蛰凤的本命法宝,他很是爱惜,平日最多拿出来细细摩挲,很少使用。

此时竹简那头不知道被固定在什么地方,平时看着只有一尺来长的竹简,向下延伸了十几米,像放风筝似的挂着曾筱二人,虽有追风逐浪剑在下面托着,竹简还是发出“咯吱咯吱”的挣扎声,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蛰凤顾不上心疼,艰难地驱动竹简往上缩,好不容易上升了七八米,眼看胜利在望,曾筱脚腕猛地一沉,两人又被扯下一大截。

曾筱低头一看,顿时火冒三丈,刚才黎烟出来时对着黎烟吐了口口水的一个肥胖女修,正卷着根绿色藤蔓样的鞭子,像个秤砣似的挂在她脚腕上!

头顶上的竹简终于支撑不住,“啪啪”两声,穿在竹片里的绳子同时断了两根,蛰凤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曾筱心下着急,连忙催动追风逐浪旋转着割向鞭子,可上界的仙器易得,这个女修虽然修为比她还低,所用的鞭子却是仙器,就算追风逐浪剑是准仙器,割了几次也才划出一道淡淡的痕迹。

胖女修见她动手,不由大惊,调动身上所有仙力涌向鞭子,鞭子原本就是根藤蔓,得了足够的仙力迅速长出绿叶和尖锐的钩刺。

绕在曾筱脚腕上的那圈藤蔓仿佛是个活物,钩刺先是微微后仰,再用尽力气向曾筱扎去!

曾筱怒得双眼冒火,却只能干看着,生怕稍有动作就会加剧竹简的断裂,眼看就要被刺破皮肤,她的脚腕上骤然冒出一层金光向外散开,瞬间撑爆了藤蔓。

脚下的胖女修一声尖叫,坠入狂风形成的巨大漩涡里消失不见!

没等她松口气,一滴鲜血滴在曾筱的额头上,蛰凤红色的衣袍都被血浸透了,鲜血正顺着衣摆往下滴。

“我撑不住了!”蛰凤看着她,笑得一脸无所谓:“咱们总要活一个,就当我是个梯子,你自己爬上去吧!”

洞口就在她们头上十米左右,若是平时,只用轻轻一跃,而此时却仿佛隔绝了生死!

曾筱没说话,咬咬牙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在狂风的拉扯下,每一寸的移动得异常艰辛,一寸……再一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