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有娜娜明心累的世界[咒回] 》村口王师傅

第二十二刻

被热水蒸得双颊通红,小林才从浴室里面走出来,摇摇晃晃地走向自己柔软的大床,一头扑了进去。

半晌,她发出一阵长长的叹息。

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七海建人不仅仅和她住在同一所公寓里面,而且在同一个楼层对门对。

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吧——小林搓了搓自己通红的脸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只听见“叮咚”一声。她的手机忽然响了,一条信息忽然进来。

探着手摸到手机,打开屏幕一看,居然是夏油杰的消息。

居然是用LINE发过来的私信,小林看了半天回过味儿来——自己好像只给他过电话号码,而没有加LINE的账号吧?

可怕的男人……她再一次心中暗暗发誓干完这一票之后就原理夏油杰这个男人。

夏油杰向她传达了一个情报,说是漏瑚与五条悟两人的战斗失败重伤,咒术师们最近可能会有所行动,要她最近小心行事,不要暴露了他们的目的。

小林撇着嘴巴发了个“好”,转头将夏油杰的账号拉入黑名单之中。

她不怕咒术师们找上门,实在不行,把所有的锅都推给夏油杰就好了。

但现在麻烦的就是……

住在她家对面的七海前辈,她该拿他怎么办呢?

七海建人就住在她家对面,自己与咒灵联手的事情,也终有一天会暴露。她不担心可能会找上门的麻烦,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何非常的在意七海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反应。

七海前辈,如果知道了她的真正身份,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脸蛋埋入新买的被褥之中,小林又是担心又是期待得想着。

“又有情报说,出现了变异人类,刚才不久,已经被派出的专员击杀,待会儿就会送到我这里。”家入硝子脱下手中的橡胶手套,随手倒出烟盒之中最后的一根香烟,用打火机点燃,“开什么玩笑啊……这个月光是处理这些尸体,就够我忙活好久了,你还要让我调查一下这些上面的残秽是不是和你手上的是同一种?”

七海笔挺地站在她身边,眼神微敛,微微鞠躬:“拜托你了,家入小姐。”

“……我知道了啦,谁叫是七海你的拜托呢。”家入硝子小姐吐出肺内的烟雾,随手弹掉烟灰,“说起来,五条把自己的学生丢给你了?”

“其实只是暂时……算了,确实是这样。”七海不打算否认。

“哈~像他的性格。”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嘲讽,家入硝子小姐轻轻意味不明地吐槽了一句,“对了,那个孩子,好像很在意这一点哦,是不是要顺便安慰一下下?”

“提前说明:变成这个样子的人类,就算是反转咒术,也救不回来了,”家入硝子拍拍七海的肩膀,说道,“这句话我也是想对你说,如果下一次在碰到这种怪物,不要有丝毫的犹豫,确实地干掉就行。”

闻言,七海愣住:“……什么?”

“变成这样子的人类,活着也十分痛苦,还不如趁早了解他们的生命,给个痛快。”

“变不回来了……?”七海重复了一边家入硝子的话,仔仔细细琢磨了一会儿,随后沉着嗓子说道,“如果我说,这些人其实是有办法恢复原状的呢?”

家入硝子的脸忽然严肃起来,道:“详细说说。”

几日后。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LINE已经被小林拉黑,于是夏油杰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我认为LINE上联系更快,你觉得呢?”结果一上来就是这句,真不知道他是真生气了还是心眼小。

小林故意打了个马虎眼糊弄过去之后,说道,“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吧。”她懒得和对方瞎逼逼。

“你碰到了那个宿傩容器?”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小林大大方方地承认,甚至反问夏油杰有什么问题吗?

再一次遇到虎杖少年,她也很意外。

“那……你有接触到他身体里面的东西了吗?”电话的对面,夏油杰的声音似乎变得深沉了些,小林几乎能够看到他严肃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放心吧,连两面宿傩的毛都没有看到,说不定那小鬼已经把它驯服了也说不定,”小林故作轻松,“要不要修改一下你的计划?我觉得那孩子不错,诱惑一下说不定能为你所用哦。”

“哈哈哈小林小姐真是幽默。”夏油杰清朗的笑声从电话对面传来,“不可能的,以我对虎杖悠仁的了解,很难将其策反,还是直接从两面宿傩入手比较快。”

见状,小林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调侃反问:“你打电话过来,不会只是为了问这个吧?”

“当然不是。只是最近有一个同伴做的比较过火,而且被咒术师们盯上了,我要你帮我看着些,最糟糕的后果……你懂的,”夏油杰的声音里面依然含着笑意,但是说出来的时候的语气,已经让人感到有些寒冷了,“计划是最重要的,如果有情报泄露的可能性,按照你的判断,直接处理掉也无所谓。”

小林叹气,原来在他的眼中看来自己就是个这么暴力的人吗?

“这可是你说的,我还是被那只咒灵诅咒了,第一个就哪一模一样的诅咒来对付你怎么样?”

“能被小林小姐诅咒,也是我的荣幸。”夏油杰的笑声从电话那段传来,透过电波的时候有些沙哑感。

小林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于是只是冷笑一声,挂断电话。

她还真干的出来——如果真被诅咒了的话。

千万不要惹一个诅咒师,她有上百种方法弄死你。

“叮咚”一声,关于咒灵的情报全部都传送到了她的手机里面。

小林手指快速滑动,查看着上面的信息,一边看一边也在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继续深入下去,难免会遇到七海。但如果拒绝……她又舍不得钱。

天人交战半晌,小林打定主意,起身换了一套不起眼的衣服,鬼鬼祟祟溜出公寓楼。

那头,被挂断电话的夏油杰,没有生气,反问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脾气还真说不上好。”夏油杰简要地说出自己的评价,然后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听到这个回答的你,感觉如何?”

“你还真是个恶趣味,特意在我面前打这通电话算什么,挑衅?”在他身边的缝合脸男人,换了更舒服的一个姿势,躺在吊床上翻看手中的书籍。

“我是无所谓,反正那个女人,也只会抽取记忆这种小把戏,那是没办法击溃我的,尽管让她上吧。”男人看似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耷拉下自己一半的眼皮。

“我劝你还是不要小看她比较好,”夏油杰眯起自己的双眼,幽深的光都掩藏在眼底,“小看她的话,你可是会吃大亏的。”

“哇~我好怕怕啊~”缝合脸男人合上手中的书,转头看向夏油杰,“请问还有事吗?慢走,不送了。”

夏油杰摇了摇头,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他有预感,有人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