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媳妇儿要飞升 》这名字好

第39章 子书很生气

事关破魔剑尊, 那流言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受到了很多人的反驳。

然而,在满心绝望,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是否还能活着的情况下, 对于大乘修士的忌惮似乎也被削弱了很多。

于是, 流言越演越烈,修士间还有忌惮,知道实力间的差距有多大,而那些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普通人却不会管这么多,在他们眼里,大乘修士和练气期修士没什么不同, 他们只知道就是因为那两个人,才导致他们的悲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迎接江瞳两人的不再是大家感激的目光, 而是猜疑, 忌惮,怨恨, 恶毒的眼神。

终于,在两人又一次来到一个魔裂之地以后, 有个失去了所有家人的孩子抓起地上的石头砸向两人, 声音里满是仇恨, “凶手, 你们这两个凶手!滚开, 滚开!”

周围的人连忙拉住孩子,然而他们表情并不是孩子做错事的忐忑, 而是害怕孩子被报复的不安。孩子却不管不顾的还要往那边冲, “都是你, 都是你们!去死吧!”

孩子撕心裂肺的声音触动了人们的心弦,终于也有人跟着不管不顾的砸起了石头,“去死吧,恶魔!去死去死!”

凡人的这点攻击自然不会给修士造成困扰,江瞳甚至都不用抬手,那些石子落还未落到他身上,就已经彻底粉碎,连点碎末都不会留下。

然而,凡人这些冲着他们而来的负面情绪,还是让他抿起了唇。

江瞳的脸色不好,晋子书的表情更差。

他这么辛辛苦苦不眠不休的吸收,还不是为了能多救点人,虽然目前为止还没发现什么副作用,但二娃子当初可是吸收完就被雷给劈了,谁能保证他这么下去没有生命危险?

他都这么不顾性命之忧的帮忙了,这些人别说感激了,竟然还想杀他!

晋子书的火气蹭蹭地往上涨,非常想不管不顾的就这么走了。虽然听风翎传来的消息,这背后都是阵宗的人搞的鬼,但是面对这些是非不分的人,他还是非常想打死!

而最过分的是,非但那些普通人信了那话,连那些修士有不少人也相信了。

看到神情绝望的普通凡人,有的修士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他们逝去的同伴,还是单纯的只是对凡人的怜悯,有人忍不住开口道,“破魔前辈,您一直是我等的榜样,我等知道您定然是受了这魔物的蒙骗,若您真的心系苍生,还请交出这魔物,还世间一个清明。”

有了一个开口的,就有附和的,很多人已经拿起了武器,大有江瞳点个头,他们就立马对着晋子书群起而攻之的打算。

晋子书…他有点紧张。

虽然努力告诉自己,江瞳不会抛弃他。可事实上,在意识到自己是个魔物起,他就一直有点不那么自信。

晋子书很生气,胸腔里升腾的怒火让他有种冲上去把所有人都杀死的冲动,眼睛都开始泛红了。只是这怒火里带着多少恐慌,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冷着脸的江瞳,无意间瞥到了晋子书的表情,顿时有些心疼。他回头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别怕,我不会让人伤到你的。”

晋子书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有了江瞳的这一句话,外界的风风雨雨,都已与他无关。

他盘膝坐在地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始吸收起了魔气来。

江瞳就靠在旁边的树干上,这回他没有再把剑握在手里,而是任由它飞悬在空中。

他的放手,并不是放弃攻击的打算。恰恰相反,剑的脱手,意味着他已经放弃了对剑的掌控,凡是靠近之人,将会受到无差别的攻击。

当然,在破魔外面还有一个薄薄的保护罩,普通人的攻击会直接反弹回去,这算是江瞳对于凡人的那点包容心。

在那些想要攻击的凡人都被反弹的攻击砸倒在地以后,场面终于停顿了一会,然后是普通人更加撕心裂肺疯狂的攻击,在绝望下爆发的人类,往往不会在意自己的生死,“什么仙师,明明就是魔鬼!仙师们,你们不是来解救我们的吗?杀了这两个魔鬼,杀了他们啊!”

声音悲戚,让听着的人都忍不住动容。修士们看向江瞳的眼神也变得谴责起来,“破魔前辈,请您不要再执迷不悟,难道您要为了一个魔物与天下苍生为敌?”

“破魔前辈,我们知道您不是那样的人,还请交出那个魔物,我等定然还前辈清白。”

“破魔前辈…”

“够了!”江瞳突然喝道。

他抬起头,神色冰冷的看向周围的人,“回去问问你们老祖宗,我是不是你们嘴里随便说几句就能左右的人。”

他的声音很冷,语气里带了威压,清晰无比的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众人都是大惊,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在破魔剑尊威震整个修真界前,是有很长一段时间被修真世家追杀的,那个修真界家族那时候在修真界势力庞大,整个修真界都得给他几分面子。

直到破魔剑尊崛起,曾经繁荣的家族在整修真界彻底消声灭迹。有不少小道消息传言,那是破魔剑尊动的手。但是《破魔》里面却只有寥寥几笔带过,似乎编著之人害怕那些文字引发了某人的血液里的杀性。

直到现在,众人才隐约反应过来,长辈们提到破魔剑尊时,那忌惮的表情从何而来。

破魔剑所斩的魔,并不是世人认定的魔,而是破魔剑尊自己认定的。不论修为,不论种族,只要是破魔剑认定的魔,他从来不会手软。而不是他认定的魔,他也从来不出手。

很显然,面前这个魔物,并不是破魔剑尊要斩的那个魔。

有人皱眉,有人紧张,而更多的人却是不满和愤怒,很多人都有种信念崩塌的感觉,觉得破魔剑尊这样是非不分,根本不配成为他们崇拜的对象。

有人小声嘀咕,“那魔物又快把魔气吸收完了,这么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赶紧的,通知门派长辈,让他们来定夺。”

那人的话,很快就在周围的修真者里传遍了,一时间周围飞出去的传音符在天空中绽放出绚丽的光芒。

江瞳就这么看着,微微眯起了眼。晋子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了身,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江瞳转头,冲他道,“咱们走吧。”

晋子书点了点头,熟门熟路的搂着他的腰,破魔剑破空,火红的光芒闪过,两人已经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

见两人走了,原本围在周围的修士也一哄而散,开始飞快地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同时也飞快的接收着师门长辈传来的消息。

而这时,江瞳也收到了传音符,风翎发给他的。

江瞳的飞剑慢了下来,晋子书感觉到了什么,抱着他腰的手微微收紧,“怎么了?”

“那些老家伙疯了。”江瞳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晋子书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江瞳淡淡的道,“我们去接二娃子吧。”

晋子书:“???”发生什么事了?他们不是要去解救苍生吗?

江瞳冷笑,“既然他们不想要帮忙,那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

嘴上这么说着,江瞳接到二娃子以后,三人一人戴了一个面具,依旧混在魔裂之地帮忙,只是这回江瞳不准让两人吸收魔气,二娃子指挥着法器攻击,晋子书拿着把巨剑伪装武修,就连江瞳也拿了把普通的法剑攻击,隐藏在人群里果然没那么起眼了。自然,速度也慢了下来。

而晋子书,也很快知道了江瞳突然改变态度的原因。

原来,在那条流言越传越离谱后,那些修真界的大佬们都得知了消息,并且在和阵宗的长老确定过事情的真伪后,修真界的大乘修士决定出手了。

鉴于江瞳的实力,这回出手的大乘修士最少有三位以上,而且他们的目地也只是为了缠住江瞳,好让其他人对晋子书出手。

晋子书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惊呆了,没想到修真界里的人都这么不要脸,他气得差点没撸了袖子去捶死他们!

什么大乘修士,都没干过架,天知道谁打谁!

晋子书越想越不甘心,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连累了江瞳跟着他一起被骂,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想想当初听到破魔剑尊时,大家对这个名字的尊敬,他就觉得心里堵的慌。

不行,他得想想法子,揭穿阵宗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

晋子书第一时间想到了风翎,没办法,整个修真界里他似乎就只认识这人,而且听风阁在消息方面又灵通,有事情找他非常方便。

鉴于他没法使用魔气更不能使用灵气,像传音符之类的东西他也用不了。

不过,他不能用,可以找别人帮忙啊!

他凑到二娃子面子,对着他一阵咬耳朵,大意就是让他把阵宗的事情告诉风翎,最后福至心灵的让二娃子添上一句,“告诉他,阵宗里有个人,他手下有很多高阶魔尸,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晋子书还记得,风翎那个师父,就是伤在一个高阶魔尸手上…等等,会不会就是那个疯男人动的手?

晋子书想想,说不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不管怎么样,晋子书相信,只有得到这个消息,风翎不可能无动于衷。

果然,没过多久,二娃子就收到了回信,他主动拆了给晋子书听,原来是风翎发来询问细节的。

晋子书又把细节补充了一遍,风翎很快再次回复,两人你来我往的,交流着各种消息,晋子书也得知了很多修真界现在的状况。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