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燕水月

第12章 真爱无敌11

“梁冰,你想干什么?”乐可儿哭着大叫。

楚蕴掏掏耳朵。

感觉这两人就会这一句话。

粉鸭子“其实我也想问,楚蕴你到底想干啥?”

费尽心机把人弄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结果人家当这里是世外桃源,过的可开心了。

要动手也不赶紧动手。

自己又不是不能动手。

偏偏要找一群糙汉子当打手,除了装逼没啥卵用。

“鸭子,你知道我轮回的十八世都经历了什么吗?”

“你知道我这十八世是怎么过来的吗?”

“你知道明明看着一群智障在你面前嘚瑟,偏偏人家是天道宠儿,教训不了,是什么体验吗?”

“你知道每天各种憋屈,憋出病那种,有多难熬吗?”

“你知道每次记忆复苏,想捏爆位面的感受吗?”

“你又知道我期待这一天有多久了吗?”

“本宫可不对位面天道抱希望了,不让他们哭着叫爸爸,我楚蕴名字倒着写。”

粉鸭子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这么迫不及待。当初怎么自己求了这么久,都不跟他合作。

忍不了就别忍了丫。

磨磨唧唧的。

粉鸭子语重心长的道,

“有时候女人不用那么好强,适当的依靠一下男人没什么。

你要是早答应我,也不会吃这么多苦。”

楚蕴:“呵。”

“男人?”

“你?”

粉鸭子:……

握草这就过分了。

作为一个男人他能忍吗?

直接从楚蕴神识空间飞出来。

下一秒,就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握住。

身体传来被挤压的痛楚。

碾压般的精神力宛如实质,仿佛下一秒神魂都要被绞散。

粉鸭子扑凌着三厘米长的小翅膀使劲挣扎。

泪流满面。

他错了,臭女人的实力居然还这么强。

作为男人,其实……也是可以忍的。

“呜呜呜楚蕴饶命,宝宝错了。”

“人家再也不敢了啦。”

楚蕴把粉鸭子举到眼前,嫌弃。

“都说了让你别出来辣本宫眼睛。”

戳了戳粉鸭子红艳艳的嘴壳子。

粉鸭子被戳的晕头转向。

“呜呜呜,楚蕴楚蕴,让我进去。呜呜。我不敢了,不敢了。”

“大……大小姐,这是,您的宠物?”

黑衣壮汉问道。

之前看见这位莫名摸出大刀,板砖,枪支弹药。

已经很惊奇了。

现在居然还能摸出活物来。

强行闭上快合不拢的嘴。

淡定,淡定。

但心里还是波涛汹涌。

他莫不是碰到绝世高手,特异功能者了吧?

几个壮汉眼神交流,一致决定好好做人。

伺候好大小姐。

也就是他们听不见粉鸭子说话。

不然估计得吓尿。

被楚蕴揉了吧唧好久,粉鸭子才被放回神识空间。

哼哼唧唧的躲在墙角画圈圈。

宿主已变态,鉴定完毕。

粉鸭子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心里祈祷楚蕴赶紧对付男女主去。

他真的错了。

不该装逼。

见粉鸭子消失了。

黑壮大汉才上前,讨好的请示,“大小姐,人控制住了。”

“咱们现在干啥?”

大汉耸了耸肩膀,脖子一扭,发出咔嚓声。

跃跃欲试!

乐可儿脸色白的像纸。

瑟瑟发抖,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修澜也是脸色苍白。

看楚蕴冷冰冰的站在那里。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突然有点想求饶了。

但是心爱的女人在看着。

求饶的话他说不出口。

而且,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从心。

楚蕴从腰间摸出一把枪。

乐可儿瞪大眼睛,大气都不敢出。

“给你们一个机会,两人之中可以活一个。”

手枪被扔到两人面前。

“想活命吗,想自由吗?”

楚蕴阴测测一笑,“捡起来,杀了对方就可以了。”

“只要你们做出选择,我保证,放过另外一个。”

“我说话算话,好好考虑,机会只有一次哦。”

“你……你,我告诉你,,杀人是犯法的。”

乐可儿哆嗦着说道。

楚蕴歪着头,“我没有杀人呀,只是让你们自己选择。”

“你不是一直想报仇吗,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杀了他,你的仇就报了。也有脸面对死去的爷爷和监狱里的老爹。”

“不……”乐可儿疯狂摇头。“杀人是不对的,怎么能那么丧心病狂。”

楚蕴嗤笑。

所以当初你闹着要报仇的时候,是打算用爱惩罚李修澜吗?

“哦,所以你爱上了一个丧心病狂的人?”

知道杀人犯丧心病狂,还能爱上。

666

“不,不是的……”

乐可儿想,修澜是不一样的,他是因为爷爷当年……

“你是觉得你爷爷对不起他爷爷和老妈,所以活该吗?”

乐可儿不说话。

如果承认了,她就是不孝。

真的好痛苦,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楚蕴看李修澜。

李修澜一副楚蕴在说笑话的表情。

“别痴心妄想了,有本事把我们都杀了。”

楚蕴点头。

嗯,看来都是要坚持真爱了。

楚蕴手里出现一幅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手铐。

咔嚓

绑在李修澜手腕上,

咔嚓

另一只绑在乐可儿手腕上。

拍了拍手。

“既然你们现在不能决定,那就再给你们一段时间吧。”

“这幅手铐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

“从现在开始。你们会一直在一起,一刻都分不开那种。”

这个主意还是她之前在某个现代位面看的电影。

富豪这么惩罚出轨的妻子和侄子。

莫名觉得特别适合这两真爱无敌的。

在楚蕴呢示意下,黑衣大汉不情不愿的放开手。

本来还想发泄一下败在大小姐手里的憋屈了。

不给机会,哼。

李修澜和乐可儿看着绑着自己的手铐。

有一瞬间呆滞。

没想到梁冰就这么揭过了。

还是说有什么阴谋。

乐可儿甚至有些雀跃。

如果每时每刻都和修澜在一起,她真的不介意多幅手铐。

反正他们几乎也是形影不离。

绑不绑又有什么差别呢。

梁冰怕不是个傻子吧。

她和修澜是爱人,认定的另一半,两个人在一起,才是完整。

梁冰不会是疯了吧。

难道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们难受?

李修澜也不以为然。

还以为梁冰有什么手段。

原来,不过如此。

楚蕴挥挥手,带着一群粗狂汉子走了。

游艇上有充足的淡水和物资。

足够她看这场真爱表演。

同时让人撤了梁明远每周一次的物资空投。

通缉犯就要有通缉犯的样子。

梁明远这个蜡烛还真是尽职,一丝不苟的执行天道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