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犯罪心理叫爸爸 》长欢huan

过生日

23.过生日

叶绛为什么去银行?当然是霍奇快要过生日了。

给爸爸悄悄准备礼物什么的,当然不能给爸爸知道啊。

弟弟也不能告诉,功夫太浅,分分钟被爸爸看出来好吗?!所以爸爸是FBI 的高级探员,撒谎的话要先骗过自己,才有可能骗过爸爸。但是弟弟好像有自己的计划啊,还没有告诉哥哥......

霍奇下午被贝丝约了出去,难得的周末休闲时光,当然要交给约会啦。当他们两人手挽手的推门进入的一瞬间,就被礼炮里喷出来的彩带糊了一脸。

“happy birthday!!!”

欢快的生日快乐歌在房间里回荡,夹杂着孩子(杰克)的嬉闹声,满满的欢欣雀跃。

哦豁,大家都在啊。

看看摩根和加西亚手里的礼炮,喂喂,这么放飞自我的吗?

贝丝小姐笑的把头埋进霍奇的怀里,霍奇无奈的笑笑:“你们这是串通好了啊......”

叶绛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笑:“哪有?明明很明显的好吗?”

“是吗?”霍奇揉了一把杰克的小脑袋,“总感觉你有点嘚瑟啊......”

“当然,骗过了你这位火眼金睛的FBI,够小卡尔嘚瑟好久了。”罗西在一边愉快的补刀,唔,卡尔是个什么牌的神仙男孩?这么好的酒都买的到,“不过说不定你是假装没有看出来也不一定......”

“嗯哼......”叶绛微微一笑,湛蓝的眼睛里全是笑意,“所以快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霍奇去洗手了,牵着贝丝。

叶绛转身去了厨房,把其余的菜端了出去。

“boy,需要帮忙吗?”光头的帅哥突然把脑袋探进厨房。

叶绛转头:“不用了,马上就好,也没有多么复杂。”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菜,我以为这么大的男孩子顶多只会把面包片放进面包机......”

“我只是学东西比较快......然后刚好买到了感兴趣的菜谱,真的很好用啊,完全的把每份调料的克数标的清清楚楚,这样降低了百分之八十的失败率。”说着,叶绛突然想吐槽,“说真的,以前的菜谱太糟糕了,谁知道一份的分量具体有多少?少许是多少?适量是多少?所以说厨师们简直太厉害了。”

摩根想自己一个大龄单身男青年,这么多年居然很少有做饭的机会,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菜谱是什么名字吗?这样的话或许我就可以少烧坏几个煎锅了......”

叶绛听着摩根的吐槽,十分大方的安利了自己的菜谱给他。民以食为天,吃货不应该被技术限制自由。

端出去了最后的几盘菜,叶绛开了几瓶酒,放在桌子上,给蛋糕上插上蜡烛。

“爸爸,快点许愿!”杰克扯着爸爸的袖子,给爸爸头上带上皇冠,开心的道。

霍奇宠溺的看着孩子们,在朦胧的烛光下,闭上了眼睛,双手交握,许愿,

感性的小天使加西亚眼眶已经悄悄的红了,这种幸福的时刻,在渡尽劫波之后,显得特别的珍贵和唏嘘。

她转过身去,把头埋在JJ 的怀里,不想影响了这一刻。

霍奇许完愿,吹灭了蜡烛。

“好了。”霍奇重新打开灯,“大家吃饭吧!”

叶绛伸手去倒酒,顺手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杰克看见了,突然道:“哥哥,明天我要去上学了,没有办法和你一起整理草坪了......”

霍奇直接笑出了声。

叶绛:“......”

“吃你的饭吧!”

哥哥给了弟弟爱的脑瓜崩。

“哥哥QAQ......”

哥哥冷漠无情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当年和丐帮在长安拼酒的日子,然后把酒杯推给了爸爸。不喝就不喝呗,反正他不喜欢红酒。

啧,弟弟真烦。

爸爸忍俊不禁的接过崽崽的酒杯,给他到了一杯果汁。

叶绛:“......”

爸爸也好烦。

吃完饭,大家开始了今晚的浪漫活动,跳舞的跳舞,品酒的品酒,杰克被劝回房间睡觉去了,叶绛坐在一旁孤独的喝着自己的果汁。

“你不去跳舞吗?”

年轻的声音传来,叶绛抬头,看见FBI的天才博士端着红酒,略显疑惑的看着他。

叶绛摇摇头:“我不会跳舞。”其实他是会的,隔壁姐姐们的公孙剑舞名满天下,剑起倾动四方,他跟着师兄们......咳咳......学会了一些。

“你呢?为什么不去?”

“我的协调能力不太好......”何止是不太好,手忙脚乱这个词语仿佛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你......不太开心?”叶绛问。

博士惊讶于他的敏锐,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男孩,对方眼底的洞悉与包容让他微微的放下了心防:“人总是在热闹之后开始反思自己,回忆过去......”他总是想到过去,詹森还在的时候。谁知道一别八年后,再见便是天人永隔。

“是啊,所以佛祖才让我们放下,但是哪有那么容易。”叶绛叹了口气,世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求不得,放不下,是最痛苦的事情。

瑞德道:“看不出来你信仰宗教,还是佛教,佛教距今已近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了,由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王子乔达摩·悉达多所创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佛又称为觉者......”

叶绛笑了,瑞德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我不信佛,我只是找方法让自己过得更好罢了,不管这个方法是什么。”

瑞德举了举杯子,问:“即使知道这是假的?”

叶绛笑而不语。

“对了,你会下棋吗?”瑞德接着问。

叶绛挠了挠头:“围棋?”

“国际象棋。”

打扰了,没听过。你们聪明人就是戏多,看人还要看棋路。搞得怎么跟老师检查作业似的。

“没关系,听说你学东西很快,我可以教你。”

......

繁华落幕总是带着一丝丝的落寞和清寂感。

先给睡了的弟弟关掉灯,把喝醉了的爸爸拖进房间,然后把杯盏收在厨房,叶绛随意的洗漱了一下,就回房间睡觉了。

到底还是怨念太大,以至于梦见被他之前腰间挂着的酒葫芦追了一晚上。

最可气的是酒葫芦一边追一边喊:“快点去整理草坪!!!”叶绛直接给气笑了。

最后生生给笑醒了。

糟心。

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月隐星沉,不知为何,叶绛心里突然闪过这个词语,他掀开被子下了床,光着脚走到窗边,看着不远处渺渺茫茫明明灭灭的霓虹灯海,想着之前和小博士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升起的那股寂寥的感觉突然就消散了。

罢了,装什么深沉?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算了,没酒。

没意思。

摇摇头,他又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杰克发现自己的头发被哥哥坏心眼的扎了个小揪揪,他自己偏偏解不开。

“爸爸!!”

霍奇叼着牙刷,从卫生间里探出脑袋,疑惑的看了一眼儿子,旋即直接笑了出来。这也太可爱了吧,卡尔真的是心灵手巧啊。

“爸爸!!哥哥欺负人!我解不开了QAQ......”

哥哥脑袋上顶着呆毛下楼,就听见弟弟在告状。

睡眼惺忪的哥哥:“......”

杰克看到哥哥下来,一脸控诉的看着哥哥,重重的哼了一声。

突然,他看到哥哥头上的那一撮......我明白了......

“好吧,我不生气了,但是哥哥要说对不起哦!”哥哥一定是嫉妒我没有呆毛,所以才这样子做的,作为懂事的好孩子,要原谅哥哥,包容哥哥。

哥哥:“......”我头上怎么了?总觉得弟弟脑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叶绛:“......”

“快来洗漱哦,待会儿杰克坐校车去学校,卡尔下午有课的话也要早点赶去学校吧?快点去吃饭。”

“爸爸昨天晚上都没有拆我的礼物......”杰克有点委屈,礼物他自己做的,准备了一个多月呢。

“是因为你昨天睡得早,礼物当然也拆啦,谢谢杰克的礼物,爸爸很喜欢。”

杰克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他在爸爸的脸上啃了一口,留下一个带着口水的印记之后,跑去吃饭了。

“爸爸,下午我去上课,这周都不回来了......”

霍奇点点头,给了叶绛一个拥抱:“也谢谢你的礼物,照顾好自己。”

叶绛送了霍奇一个玉石做的小瓶子,里面装满了药丸,附上说明书一份。

还称不上丹药,但是效果也不差。

回血止血、疗伤养气、解毒排毒。有备无患而已。

这些药材,可都不好搞,叶绛准备的这份礼物,可谓是煞费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