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逗沙包 》清风抚明月

22

说实话,洛沙凋懒得搭理沈霸天,要不是沈老爷子碰瓷般地骚操作,她根本不可能跟沈霸天结婚。

沈霸天觉得她行为举止不够高雅,她还嫌弃他整天板着脸cos活体冷气机呢。

洛沙凋向来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不会因为沈霸天的几句冷话就乖乖地跟他回家。

不过,当洛沙凋推开店门时,才明白沈霸天为何一派底气十足的样子。

只见店门外,停了一溜的黑色轿车,车旁边整齐划一地站着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大约有二三十人。

他们个个身材高大,肌肉结实,厚实的胸肌,似乎把西装撑得扣子快要崩开一样。

一个方脸阔面,目光凶恶的男人,看见洛沙凋从里面出来。

从车里拿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旅行袋,随手一扔,掷到洛沙凋的脚前,从里面发出一阵“叮呤当啷”金属撞击的声音。

沈霸天从店里走了出来,看着目瞪口呆的洛沙凋,冷冷地说道。

“你有两个选择,一、乖乖跟我回去,从今以后老老实实听我的话,不要忤逆我任何的命令;二、我让他们绑你回去……”沈霸天淡淡地扫了黑色袋子一眼,“但是对不听话的孩子,我会给予她一定的惩罚。”

洛沙凋收回目光,看向沈霸天。她即便是从小习武,但是面对这么多膀大腰圆的男人,她也不敢保证能顺利逃脱。

不过,洛沙凋遇强则强,脸上丝毫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

她不屑地挑起眉毛,挑衅道:“就这点手段?我还以为沈总家大业大,会像那些霸道总裁小说里写的,保镖加恶犬,追的人无路可逃呢?”

沈霸天也不气恼,反倒戏谑地看着她,说道:“想要猎犬是吗?好,我满足你!”

然后,他打了个手势,就见一亮黑色轿车的门,刷的一下打开了。

甄季灵从车里下来,手中牵着一条黑背。

上次在办公室里,甄季灵机智的表现得到了沈霸天的赏识。于是这次行动,沈霸天将所有的流程交给他去落实。

甄季灵做得也很好,只见十多条猎犬,从那些轿车里窜出来,后边的人抓着牵引绳,站在那些黑衣人的身边。

似乎只要沈霸天一个手势,那些人就会放狗,扑向洛沙凋。

洛沙凋知道,沈霸天这是在向她展示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让她认清楚形式,如果沈霸天真想要收拾她,她毫无反抗的能力。

不过即便如此,洛沙凋输人不输阵,故意为难他:“看你这架势,又是保镖,又是狼狗,你要再弄一个狙击手,都可以演米国大片了。”

令她没想到的是,沈霸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他一挥手。

只见一个红外线光点,照在洛沙凋额头上,在对面楼屋顶的位置,隐隐约约,似乎趴着一个人。

洛沙凋难以置信地看向沈霸天:“这可是在华国?”

他竟然敢违法私藏*屏蔽的关键字*,是疯了吗?

沈霸天不以为意地挑眉,不屑道:“那又怎么样!在资本面前,任何国家机器都得给它让路。”

洛沙凋看他作死,气得用手指点了点他:“你真厉害!这东西你都敢动,你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沈霸天豪气地一挥手,说道:“可以。”

然后,只听空中“轰轰”作响,一架直升飞机在他们头顶盘旋。

沈霸天得意地扬了扬眉:“回家吗?”

洛沙凋觉得沈霸天欠教训,才会这么无法无天。

她冷哼一声,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抵在沈霸天的裤腰上。

沈霸天低头一看,是一个刀片。

洛沙凋似是好意的提醒:“沈总,既然你要捉人,就应该跟对方保持安全距离,不是吗?”

沈霸天不信她真敢动手伤人,何况一个小刀片能给他造成多大伤害。他都懒得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洛沙凋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来吧,小宝贝!让大家看看你的大花裤衩子吧!”

说着,刀片就要往沈霸天裤子上划去。

沈霸天没料到她还有这一手,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躲开。“你别胡说八道,快把刀收起来!”

洛沙凋哪能听他的,一手勾住他的裤腰带,手腕翻飞,把小刀片儿抵在他裤子上,一副劫持人质的架势,对那些蠢蠢欲动的黑衣人说道:“都别动!再动一下,我就直播沈总掉裤衩了!你们都想看吗?”

黑衣人忙摇头,甄季灵也识趣的带着猎犬向后退了一步。

洛沙凋看沈霸天气得脸色铁青。心中冷笑,风水轮流转,让你刚才那么猖狂!

洛沙凋笑眯眯地说:“沈总,刚才挺爽呗!又是大狼狗,又是大飞机!我刚才似乎听到有人跟我说,让我乖乖听话,不忤逆他的命令。我记性不好,沈总你提醒一下,那是谁说的?”

说着刀片往他裤子近了几份,只沈霸天敢把刚才那句话再说一遍,洛沙凋就敢直播,性|感总裁,在线掉裤子!

沈霸天气得咬牙切齿。“洛沙凋!你不要太过分!”

“更过分的事,我都能做出来。”洛沙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你要不要试一试!”

沈霸天知道洛沙凋说到做到,为了不被扒,他只能硬着头皮,磕磕巴巴地说道:“你听错了,没人说过那话。”

洛沙凋满意的一笑,张口,想要继续穷追猛打获得好处。这时突然警笛声响起,两辆警车停在路的对面。

警察一眼看到洛沙凋拿着刀片,抵在沈霸天的腰上,一副劫持人质的样子。

立刻处于警戒状态,掏出枪对准她说道:“别动,举起手来!放开人质!”

洛沙凋面色一僵,讪笑道:“你们误会了!我老公裤子开线了,我正给他剪线头呢!”

似乎怕他们不信,还在沈霸天的脸上,重重的地亲上一口:“你说是吧?亲爱的!”

沈霸天惊愕地瞪大眼睛,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没有他的允许,敢胆大包天的冒犯他!

他沈霸天的脸,是什么人都能亲的吗?

正当他要发火的时候,一个老太太也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喊道:“警察同志,就是他们!聚众斗殴,手里还有枪!”

在华国的地盘上,私藏*屏蔽的关键字*可是重罪,警察神色立刻严肃起来,拿起对讲机准备向上级报告。

负责执行这次行动的甄季灵,立刻跳了出来。解释道:“警察同志,你们可别误会,那枪是假的,是呲水枪,不信你们看看……”

洛沙凋看向沈霸天:“不是在资本面前,任何国家机器都得给它让路嘛?”

沈霸天沉默半晌,说道:“我是一个合法商人,怎么可能做违法的事情。”

洛沙凋神色复杂:“我真没想到,你们有钱人也喜欢装逼啊!”

那边的审讯还在继续。

老太太指着那帮西服大汉,说道:“他们可凶了,一瞅就不像好人。现在不是正扫黑除恶么?快把他们都抓起来!”

那为首的方脸大汉,吓得立刻脱下衣服。露出里面印着店名的T恤,急忙解释道:“我们是健身教练,不是什么*屏蔽的关键字*。”

警察看了一眼他身上的T恤,上面写着“大力健身中心”。

洛沙凋在沈霸天耳边,咬牙切齿道:“你可真行!”

沈霸天尴尬得咳嗽了一声,侧过脸去。

装逼失败,太特么的尴尬了!

警察看到那黑色旅行袋,问道:“里面是什么?”

大汉殷勤地解释道:“都是健身器材。”

打开拉链,果然里面是哑铃、弹力带、锁扣、健腹轮等健身器材。

只见大汉还从里面拿出一叠宣传单,递给警察,职业病发作地问道:“哥,办卡健身了解一下?”

警察:“……”

这年头,推销的都这么疯狂的吗?

警察谢绝了他,又问道:“飞机是怎么回事?提交航飞申请了吗?”

“申请了,申请了!”甄季灵赶忙说道“我们老板惹媳妇生气了,想哄她回家,不信你看!”

他拿着手机对飞机晃了晃。

就看见直升机门打开,红色玫瑰花瓣倾泻而下,在空中飞舞,刹时落红满地,漂亮极了。

洛沙凋诧异地抬头望去,只见从飞机上展开一面红色条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老婆我爱你,跟我回家吧!”

沈霸天面色铁青,这特么的是谁干的!

老警察教育饭:“年轻人浪漫是好事,但应该有个度。你看你们把大爷大妈吓的,误以为你们是不法分子,*屏蔽的关键字*病都快吓犯了。”

沈霸天能怎么办,只能木着一张脸认下了!

这特么的,都什么事啊!

甄季灵看到问题解决了,为自己料事如神,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他当时接到任务,就觉得这里面有个缺陷,但他没直接指出来。好员工就是要默默不语的为老板补好漏洞,然后坐等老板发现……

老警察看向洛沙凋,说到:“你老公对你不错,不要再闹脾气了,夫妻俩和和美美才好,快跟他回家吧。还有哪有裤子都开线了,还用刀割的,是怕开的不够大吗?”

沈霸天和洛沙凋两个人,像小学生一样老老实实的听他批评教育。然后,才灰溜溜的回家了。

记者孙特照拿着相机,从一旁的巷子里走了出来,看了看远去的汽车,又看了看谢一凡的小饭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