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傲慢,从灭世到救世[综] 》沉沉有余

罪恶到访.21

既然确定了书店老板无法翻译那句话,猫野就把纸条要了回来,问了书店老板另一个问题,“对了,你有手机吧,借我用一下。”

书店老板动作上毫无挣扎地掏出手机递给猫野,嘴上却道,“为什么我感觉你使唤起我来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猫野有川不管做什么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还会连带着别人也觉得就该如此。

猫野一边笨拙地鼓捣手机,一边头也不抬地甩了甩尾巴在空中划出一个复杂的图案,“作为一个俄罗斯人,你不会不知道吧,压榨他人剩余价值是布尔乔亚的爱好与天性。”

书店老板轻笑一声,在猫野旁边坐下,慢悠悠拿回了自己的书,“你还真是坦然。”

“毕竟也没什么大事嘛。”猫野随口接道,就见他按了半天才像刚反应过来般亮起了屏的手机上面,显示出了简单到复古的画面,他表情一变,气得一掌拍了上去,屏幕裂开了条缝,“你这是什么手机啊?”

书店老板好整以暇地看着猫野的动作,幽深的紫眸如水晶般变幻出不同层次的美妙颜色。

说实话,这种拥有独一无二思考方式的人,关注点和常人截然不同,才是最棘手的啊。

一直到手机实在受不了猫野的猫爪猛击摧残,书店老板才优雅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拿过了手机,“需要我的帮助吗?”

猫野没有制止,“你能让你的老年机上网吗?”

书店老板面色不变地把手机放了回去,“这个倒是不太好办呢。”

猫野冲书店老板勾了勾掌,示意书店老板靠过来一点,等书店老板凑近了,就龇牙咧嘴喷了书店老板一脸热气。

书店老板静默了一秒,抹了把脸,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背过身去看书了。

猫野毫不在意身体的不适感,放声大笑,在地上滚了几圈,被老鼠小智挡住了滚动路线才停下来。

‘大人,您的身体状况有些糟糕,请自觉减少运动。还有,如果这里无法上网,我们或许应该尽早离开。’

‘不急,不急,你看天色,还早得很呢。’猫野透过这个屋子唯一一间窗,瞥了眼外面依旧明亮的天空,舔了舔爪子,又向书店老板的方向滚了过去,一直撞到书店老板才停了下来。

他有些体力不支地喘了口气,眼睛却兴奋的发亮。

书店老板被猫野撞的身体前倾了一下,他稳住身体,扭过身子低头与猫野对视,手也伸向了猫野,“看来我刚才打扫得早了点。”

猫野动作慢吞吞却精准地避开了书店老板的触摸,“对了,你知道由点和线组成的加密方式吗?”

书店老板摸了个空也不尴尬,顺势转了个身,露出思索的表情,“点和线吗?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摩尔斯电码了。”

猫野叫老鼠小智把画了许多方块的纸拿过来。

小智虽然困惑,不认为那个男人会给出正确的答案,还是顺从的叼着纸上前来。

书店老板接过纸,仔细地看才看见了方框边缘上非常隐秘的点线,他往茶几旁挪了挪,拿起笔把出现的点线组合单独记了下来,好似陷入回忆的模样,“确实是摩尔斯电码,我无聊的时候背过表,可惜后来没用上有些记不清了。”

书店老板垂头在纸上写写划划,猫野跳上桌拍了拍他黑色秀发,跳到了窗台上。

因为在屋内,保暖无风,书店老板摘下毛毡帽给猫野用后,就没有再找其他帽子戴起来,没了毛毡帽,书店老板看起来立马年轻了好几岁。

“唉,下次再见,我送你顶既保暖又好看的帽子吧。”猫野一边躺在窗台晒太阳,盯着盆栽看,一边对书店老板说。

“那我提前先谢谢你了。”书店老板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老鼠小智立在他手边,看着纸面上一点点多出来的字,偶尔会点点头,露出恍然的表情。

猫野在窗台上,看盆里的花草看得昏昏欲睡,突然伸出手拍了拍它们,同时侧头用余光看了眼书店老板,他正和老鼠小智跨物种跨语言艰难地交流,不自觉地咬了一下笔头。

他舔了舔鼻子,闭上了眼,放缓了呼吸。

他在卧室内找的笔就没有任何被咬过的痕迹。

刚刚在卧室找书内的线索,因为没有窗户和钟表,他对时间的概念比较模糊,但也确定过去了一小时以上,出来后下意识看了眼窗外,才发现窗外的光线强度居然一点没变。

而书店老板告诉自己那句话无意义时,猫野的怀疑就具体了起来——这是空的一种警告设定,只要原书受到了影响,就会连带着周围所有书内的文字减少任意一个字再让后面的内容按顺序填补上来。

用数字破解的密码,是信息,也是锁。

在拿到书店老板的手机后,看了时间和信号,他又确定了一点。

最后就是这盆盆栽,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活物,猫野尝试用异能力去接触它的意识的时候却像在接触空气一般。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虽然只能掌握动物,对植物的意识却也算得上熟悉——

他无法控制植物,但没事的时候也会和植物的意识连在一起玩玩,那样做的话思绪就会变得朦胧又简单,对他这样五感敏锐到有些影响正常生活的人来说,有点像给意识泡一个无人打扰的温泉。

‘怎么样?’猫野问几只被他派去做一件事的老鼠 。

‘吱吱吱,不太好吃。’

‘确实无法出去,但是可以一直挖洞诶!’

‘这个房间咬起来像纸。’

猫野心中有了猜测,就让他们自己玩去了。

这光线看起来非常好,虽然没多少热量,猫野也多躺了一会,一直到小智给他传信息。

‘大人!我们解出来了,那栋建筑,是中心医院!’

猫野懒懒睁开一只眼,就看见小智开心地转了一圈,而书店老板就坐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知道看了多久。

猫野伸了个懒腰,跳下窗台,在茶几上,由小方块纸片整整齐齐构建出了一栋建筑。

“你们很不错啊。”猫野蹲坐着十分满意地鼓了鼓掌,“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吃晚饭?”

小智在经过刚才和书店老板的合作,开始觉得书店老板应该是个好人,对猫野想要留下来吃饭表示了理解。

书店老板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好看的阴影,“你们饿了就吃吧。”

“饿了。”

“吱吱吱!”

这次书店老板也是直接拿出早准备好的菜,开始做饭。

所以,或许书店老板也不能任意出入这里。

猫野无声地勾起了嘴角,开心地开始追自己的尾巴玩。

要说耐心嘛,他可以很好,也可以很差,全看对方会带给他什么了。

而现在,他的耐心就很好。

……

三天后。

猫野和老鼠们哼着歌走出了这所公寓所在的街道。

等他们走远了,一个俊美的病弱青年才慢慢走下了楼。

“真是可悲啊,一生已然被掌握,只是换了个更为慷慨的主人,家从阴沟搬到了大道。这些希望,不过是上位者的诱饵。”

随着他轻柔的话语,他身后的公寓突然开始快速折叠起来,不过几秒钟,庞大的公寓就变成了薄薄一张满是破洞的纸,在空中悠悠飘荡两下就自燃成了灰烬。

“但是生命往往就是这样简单,只要有希望就够了。”

猫野有川,被那么多人忌惮,又被那么多人觊觎,居然是这样的存在,原来是这样的存在。

傲慢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屑问,却又为了多喝瓶牛奶会毫不犹豫地打滚撒娇。

那是一个人性,**与神性混杂的存在。

你以为他复杂的时候,他表现得极其简单,你以为他简单的时候,你的一点一滴已经通通自己剥丝抽茧印入他的眼帘。

病弱青年露出了一个冷酷与愉悦混杂的笑容,“记住我的名字,陀思妥耶夫斯基,下次见面,我期待你的表现,也期待你的帽子。”

他一开始的目的是观察猫野的弱点,为在等猫野醒后,夺得传说中猫野‘醒’后心口孕育的神器做准备,而现在,他暂时改变主意了。

对于到最后猫野都没问自己名字这件事,陀思妥耶夫斯基虽然憋着一口气,还是无奈地妥协了——即使隔了这么段距离,他知道猫野听得见。

不过他也不亏,在最后和猫野达成一致的时候,他成功让猫野和自己握了手。

一想到猫野被自己握住后吐了口血,陀思妥耶夫斯基面上就露出了一种奇异的笑容,连被猫野揍的那一掌都感觉不疼了呢。

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赋予他的意义。

待到世界混乱之时,几近无敌的罪恶化身降临世间,是推波助澜还是力挽狂澜,全在他们一念之间。

陀思妥耶夫斯基看了眼自己的手,露出一个讽刺的笑。

拥有能够影响到罪恶化身的异能力的自己,就是被钦定的督行者。

陀思妥耶夫斯基,异能力,[罪与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