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主渣化之路 》哀蓝

第三枝红莲(七)(“老男人会疼人”。...)

7、

虽然绢儿的年纪最大, 但吕雪妮却比她高,一件军大衣盖住三个人还是有难度,因此谢隐把自己身上那件黄大衣脱给了女孩们, 谢绢皱眉:“隐哥,你不冷吗?”

谢隐拍拍自己的衣服:“这不是还穿着袄子,你们坐好了,有些颠簸。”

蒲山市算是八十年代发展的比较好的城市, 但也并不是每条大路都是水泥地,只有城区主干道的路修得比较好,偏外围的还是柏油路, 像是吕雪妮家这段, 到处坑坑洼洼,平时还好, 这要一下雨下雪那真是没法走,真要赶上坏天气,学生们都穿着水鞋来上学,书包里再带一双棉鞋替换。

可以想见没有减震装置的三轮车行驶在这种路上得有多么酸爽,谢隐是骑车的感觉还好,就听见女孩们不时发出惊呼声,谢绢跟吕雪妮把小毛毛围在中间,饶是谢隐已经尽量捡好的地方走,仍旧颠得厉害。

一开始颠的叫, 没一会儿小姑娘们就觉得有意思笑了起来, 谢绢还胆大包天地挣脱大衣站在车里, 两只手搭在谢隐肩头:“隐哥你真的不冷吗?”

边说还边伸手摸谢隐的脸, 凉冰冰的,怎么可能不冷呢?

谢隐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 长腿蹬着三轮车,“回去坐好,不要乱动。”

谢绢鼓起腮帮子,乖乖坐了回去,她还是很听谢隐话的。

渐渐到了吕雪妮家所在的村庄,远远隔着桥头,谢绢就奇怪:“怎么那么多人围在一起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吕雪妮一听也抬头看去,发现那果然是他们庄的桥头,好多人,她爹妈也在。

一路上她跟绢儿还有小毛毛在一起,连那奇怪又恶心的男人带来的阴影都忘了,看见桥头的吃瓜群众里有家里人,吕雪妮抓起书包:“绢儿哥哥,你在这里停下就行了,我爹我妈都在呢。”

谢隐依言停下,结果绢儿也从车上跳下去:“隐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她一去,小毛毛在三轮车上也坐不住,谢隐无奈地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数数,大概数到六十的时候,绢儿拉着小毛毛的手一路飞奔而来,二话不说就爬上三轮车,顺手还把黄大衣搭在了谢隐身上,小脸通红一片。

谢隐问:“怎么了吗?”

谢绢结结巴巴:“没、没什么。”

她跟雪妮刚到桥头就被雪妮爹拦住了,说小丫头不要看,里里外外都是成年人,越不许看,绢儿就越好奇,雪妮娘怕她们挤进去,就跟她说了怎么回事,原来是个没穿衣服的男的……雪妮娘说起没穿衣服的时候表情有点奇怪,绢儿没弄明白,反正现在她已经知道这些事是不能随便说的,很羞羞的。

“隐哥,我悄悄告诉你。”

最终小姑娘还是没忍住,趴在谢隐背上凑近他耳朵:“雪妮偷看了一眼,那个没穿衣服的男的就是老在路上拦她的那个奇怪的叔叔……”

谢隐不必去看也知道那是一副怎样的场景,毕竟是他亲自将那人扔在桥头的,想必日后对方会彻底改掉暴露狂这个毛病,毕竟没东西可露了,不受人耻笑都是好事,还露什么呢?一点看头都没有。

这之后绢儿还是时常提起吕雪妮,从她的话中谢隐知道那小姑娘已彻底走出了阴影,仍旧乐观活泼,两人也还是很要好的朋友,还约定了高中也要在一起做同桌。

这会儿初中只需要读两年,这两年的时间里绢儿终于长了点个头,虽然只是从谢隐胸口长到了谢隐肩膀,但至少她长个子了!

绢儿上高一那年,谢记小吃店出了点事,之前把房子租给他们的是一对老夫妻,两年下来谢隐交房租特别及时,从没拖欠,谢记小吃店的生意也越来越好,看得有些人眼红,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起生意,原本处于观望中的房东一家也起了心思,想把房子要回来,不租给谢隐了。

但之前他们签了三年的租房合同,要是违约得赔钱,老两口原本想退钱算了,结果他们的俩儿子不干,转头撺掇老两口跟谢隐开口要涨房租,这样的话谢隐要么多交一倍的房租,要么就退租,这样押金不用退,当初租房的时候抵押了三个月的房租,不算一笔小钱了。

老两口满是歉意,连连跟谢隐道歉,诉说着自家的不容易,姿态放得极低,语气也很卑微可怜。

这一代谁不知道谢记小吃店的老板是个心地好的后生,人善被人欺就是这个道理。但谢隐脾气好,并不代表他接受所有人的无理要求。

绢儿更是气得直发抖,她不会跟人吵架,就觉得这大爷大娘变脸的样子真难看,当初这房子多破啊,租不出去,隐哥租下来里里外外重新粉刷装修,弄得这么干净亮堂,拿涨房租来逼他们退租也就算了,居然还恬不知耻地想把押金给扣下?!

孙大爷脸色变了又变,几次三番想冲进厨房操起菜刀甩到这俩不要脸的老东西跟前,嘴上说自己多么多么可怜,咋那么不要脸呢?你可怜你有理?你可怜你就能说话不算话?

这会儿孙大爷就佩服起老板来了,这年头租房子很少有签合同的,大家都不懂,但谢隐当初没跳过这个步骤,白字黑字的合同,就不搬走能怎么地吧!凭什么房租你说涨就涨,理全在你那边不成?

出乎意料的是谢隐并没有生气,而是很平和地答应了,涨房租是不可能的,所以他选择退租,但不还押金也是不可能的,除非这老两口想闹大,他不介意,但他们的两个儿子不是都在厂里上班吗?难道就知道在背后撺掇爹妈出来搞事,自己不怕丢人?

老两口要说坏,也没坏到杀人放火的程度,这事儿确实是他们做得不厚道,因此谢隐爽快退租两人也是松了口气,但又很不好意思地说希望谢隐能快点搬走,他们急着用房。

之前住进厂区宿舍把房子出租赚租金的是他们,现在说不能给厂里添麻烦有房子不住住宿舍影响不好的也是他们,正话反话全叫他们给说了,离谱不?

孙大爷忍了半天,实在是忍不住,谢隐抬手摁住他的肩膀,把暴脾气的老头儿按下来,等那老两口走了,绢儿哇的一声掉下眼泪:“好过分……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孙大爷也指着谢隐的鼻子:“好啊你小子,我平时就觉得你性子好,可现在看来你就是个憨种!你咋不把你家当全散出去送人呢?你搁这儿当啥烂好人?人家就差没骑到你头上拉屎了,你连个屁都不放一声!”

谢隐用手帕给谢绢擦眼泪:“别哭,咱们也没吃亏。”

“还没吃亏呢!”孙大爷怒发冲冠,“是不是等人家把你们赶出去锅碗瓢盆全给你摔了才叫吃亏啊!你这憨种!”

谢隐叹气:“大爷,我不傻。”

“你不傻,那谁傻?!”孙大爷环顾四周,这店待了两年了,真有感情了,房子不是他们的没错,可这两年投注其中的心血都是真的,这些桌椅板凳,雪白的墙面还有那些手工制品跟各色挂画,都是谢隐他亲自弄的,凭啥合同没到期就硬要涨房租,还比市价贵两倍?凭啥就这样要把人给赶走啊?

“前段时间我去市区看了,靠近高中跟火车站中间那地段有家驴肉馆子开不下去,老板要转手回老家去,价钱公道,我已经买下来了。”

谢隐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把在场所有人都吓傻了,这么大的事儿他根本没跟他们商量过!

对此谢隐也有解释:“绢儿要考高中,你们一天天的紧张成那个样子,我何必说这些来让你们操心?”

他一个人能做的事儿,没必要再劳烦他人。

“正巧趁着绢儿暑假,咱们把店搬过去。”谢隐缓缓地说,语气温和,表情也一如以往,“一片白墙我都不会留下。”

原本还在抹眼泪的绢儿呆呆地看着他,突然感觉心跳得厉害,她伸手拽了拽谢隐的衣袖,他再低头看她时,眼神便又是和平时一样的温柔,伸手擦泪:“所以别哭了。”

“那就这么白白让给他们我心里也不得劲。”孙大爷不满,“这地段多好啊,厂区这么多人,咱每天那么多客人呢!”

谢隐轻笑:“总能再起来的,问题不大,而且,咱们家店生意好,靠得不是我吗?”

孙大爷:“……那我身为咱这片老头牌之王,哪里差了?!”

谢隐走过去给老头儿按按肩膀:“是,您老辛苦了,以后还得您老坐镇才成,就是要委屈毛毛转学了。”

今年上三年级的毛毛虽然很舍不得同学们,但她更不想跟绢儿姐姐分开!

一起生活的这两年,他们四个便是一家人,虽然彼此之间没有血缘,可谁说这便不是亲人呢?

次日谢隐便挂了不做生意的牌子,并且完全没有给老房东留脸面,别人来问他就说实话,谢隐的人品那是左邻右舍个个竖起大拇指,只有夸的没有贬的,虽然那老两口说是不想给厂里添麻烦想搬回家住,可大家眼睛学亮着呢,不就是看谢记小吃店生意好眼红?现在个体户挣得比工人多,心里不舒坦了呗!

新店地段比这儿更好,那是真正的市区人流量最多的地方,工人干部学生旅客比比皆是,所以把那三层小楼买下,就用了一大半的积蓄,剩下那点儿钱基本也要投进去,真真正正又要从头开始。

谢隐说一片白墙都不留那真不是说假的,五天后房东一家来验房,看到里面空空荡荡什么家具都没有,甚至谢隐自己改建的玻璃厨房都拆了,墙壁又恢复了从前的斑驳,二楼墙上贴的壁纸更是撕的一干二净,一家人全懵了,老大脾气不太好,见谢隐交还了钥匙,挥着拳头就要揍上去,嘴里不干不净骂骂咧咧,说谢隐把他家糟蹋成这样,叫谢隐赔钱。

张嘴就要五百,是真的敢要。

绢儿见他要打人,想都不想就冲过来,谢隐原本只想躲开,但绢儿挡在他身前,他没法朝旁边让,以手臂挡住对方的攻击,抬腿轻踢,那男人就在他跟前跪了下来,谢隐平静道:“还没过年,倒也不必行此大礼。”

“谢老板可以啊!这两下子,咱们干公安的都不一定能行!”

来帮忙搬家的人不少,王公安就是其中一位,他还借了辆吉普车。

一看到大盖帽,房东一家不敢再闹腾,他们家房子什么样左邻右舍最清楚,当初谢隐租这房子,邻居们就觉得他是人傻钱多没地儿花,现在不过是恢复成出租时的状态罢了,真要说不厚道,那也是房东一家先开始的。

没理由你给人一巴掌,再叫别人以德报怨借你钱的道理。

谢隐做了一批名片,这些天散出去不少,上面写着新店的地址跟店里的号码,这年头装电话可贵了,但方便啊。

新店上下三层,一层开店,二三层谢隐准备留来自住,孙大爷跟小毛毛和他走的,他得负责看顾好,祖孙俩住二楼最合适,三楼则是他跟绢儿住,还特意弄了个书房给绢儿。

新家采光很好,因为生意不咋地到处都挺新的,有些不方便的地方谢隐也找人改好了,整体比之前的老店上升了几个等级,而且离绢儿读的高中近,离火车站也不远,谢隐还给绢儿买了辆女式自行车,店里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她最重要的事是在开学之前学会骑自行车。

毛毛读得则是附近的一所小学,谢隐早已把一切手续办好,这些都得感谢王公安的帮忙,少走了很多不必要的弯路。

王公安潇洒挥手:“真要感谢就给我做一桌好菜!等开业那天我带几个兄弟来吃饭!”

新店这位置好啊,离派出所供电局自来水公司都挺近,这以后再来吃饭可不用蹬一小时自行车跑那么远了,直接过来吃都成!一想到谢老板那手艺,王公安吸溜了下哈喇子,人民公仆的形象差点儿崩塌。

谢隐很忙,新店这么大,他不可能像之前那样自己装修改造,毕竟那是租的房子,手头存款有限,投入也有限,这回却不一样,新店是买下来的,虽然为此又囊中羞涩,但早晚都能赚回来。

即便忙得不可开交,他也还是会抽出时间教绢儿骑自行车。

每天在马路上练车的绢儿十分紧张,她学习很好,脾气也好,又乖又听话,惟独在运动上似乎不大有天赋,学什么都慢,平衡性也不太行,谢隐一撒手她就不敢骑,足足学了一个多星期。

谢隐转手给她把自行车后轮处分别装了一个小轮子用以固定,这样的话怎么都不会摔倒,但绢儿一看人都傻了,只有给小朋友骑的童车才会有后面的小轮子!别以为她不知道,她在商场里见过,骗不了她!

可惜谢隐做的决定没人能撼动,即便是绢儿也不行,她再三保证自己会练习,谢隐也不答应,最终高一开学那天,绢儿还是骑着一共有四个轮子的自行车上学去了……

最先笑话她的不是旁人,正是她最好的朋友吕雪妮同学!

吕雪妮捧腹大笑,笑出眼泪笑出强大,她因为家比较远直接住宿,原本想说羡慕绢儿还能走读,可看到绢儿的自行车,对不起她想说什么全忘了,只记得要笑。

绢儿被笑得脸蛋涨红:“再笑我就翻脸了……我翻脸了,我真的翻脸了。”

吕雪妮伸手揉搓她粉嘟嘟的小脸:“乖乖乖,这样也挺好,你骑着不觉得安全感十足吗?”

十足是十足,可是真的有点丢人。

两个小姑娘打闹起来,慢慢地绢儿也就习惯了,她是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进入的蒲山市第一中学,因此班主任老师把她选成了学习委员,吕雪妮则当了劳动委员,新学期第一天永远是雷打不变的大扫除,经过一个暑假,校园长了好多草……高一新生们从家里带了劳动工具,正辛苦干活呢!

从谢家村逃出来也有三年了,绢儿出落的愈发水灵秀气,干干净净的小姑娘,笑起来弯着一双月牙眼,格外讨人喜欢。

她性情也乖巧,对谁都好,这一点兴许是受了谢隐的影响,而这个年代,许多人已经渐渐开始捅破窗户纸,不仅是个体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很多人也大着胆子开始追求恋爱与婚姻自由,像是绢儿这个年纪的少年少女更是如此。

他们班就有一个男生,第一天开学,别人都打扫卫生呢,只有他坐在教室里一动不动,身为劳动委员的吕雪妮去找他,结果气呼呼地回到绢儿身边抱怨:“什么人啊真的是,说什么他不干这种活,他不会!我的天,扫个地还用学吗?有手就行!”

说着没等绢儿回话,就悄悄撞了撞绢儿肩膀:“绢儿,你知道吗?”

绢儿正用力把砖缝里的草给薅出来:“知道啥?”

“那个人,叫曲建国的,听说他爸妈都是干部,爷爷奶奶还是留过洋的知识分子,大伯是咱们学校校长,姑姑还在国外呢!”一说到八卦,吕雪妮小姑娘非常激动。“我刚才可看过了,他穿得衣服都跟咱们不一样,叫什么、叫西什么来着?”

“西装。”

绢儿替她补充。

“对!就是西装!我刚才叫他干活,他还说他是什么枕头闷,所以不跟我计较,枕头闷是什么?不觉得喘不过气吗?”

绢儿也不懂外语,歪歪脑袋,这时身后传来一声略带嘲讽的轻笑:“不是枕头闷,是gentleman,绅士,指优雅有礼貌的男士,明白吗,两个土包子?”

小姑娘们回过头,吕雪妮口中穿西装的小洋人曲建国正双手插在口袋看着她们,看到绢儿后有一瞬间的惊艳,没想到这么乡巴佬的地方,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吕雪妮脸涨得通红,绢儿却一改平时怕生护在了吕雪妮身前:“优雅有礼貌的男士,是指当面叫第一天认识的同学土包子吗?那我可真是长见识了。”

曲建国脸一黑:“还不是你们说我坏话在先!”

说完高傲地昂起头:“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看什么都稀奇,才会有那么多人把我当成什么奇怪的人。”

“君子厚重缄默,不轻说人长短,原来外国的绅士就是你这样的?别人看你一眼,你就觉得别人在说自己的是非,这么自卑为什么要出门呢?在家待着不好吗?”

曲建国姑姑没有结婚,他从小学开始就跟着姑姑在国外生活,直到现在才回来,相比较其他地方蒲山市算是繁华,但跟八十年代的外国比起来,许多地方都显得极为落后,曲建国因此产生了心理偏差,他梳着三七分的头,穿着小西装,总是抬起下巴走路,看到别人三五成群就觉得是在议论自己。

吕雪妮见绢儿出头,也连忙道:“我们可没说你坏话,是你自己说你爹妈爷奶是干啥的,我告诉绢儿是我大嘴巴,但我们没说你坏话!”

曲建国哼了一声,高傲地转身走了,吕雪妮不懂:“他为什么总是头抬得那么高?不看脚下路吗?”

果然,下一秒曲建国就被地上草给绊了,差点摔倒,毕竟疯长了两个月,这些草挺绊人的。

晚上回去,绢儿活灵活现地给学了一遍,把孙大爷小毛毛逗得直乐,谢隐失笑:“被人欺负了要告诉我。”

“我才不会被欺负呢。”绢儿卷起一只手臂,展现她根本不存在的肱二头肌。“我好歹也跟隐哥学了两招,打那个枕头闷决不会输!”

小毛毛镇臂高呼,给她绢儿姐姐助威,这时王公安带头推门进来:“老板!我们来了!”

绢儿赶紧跟王公安打招呼,又勤快地把人带进包间,一楼有两个包间,再多谢隐一个人忙不过来,他就两只手,能做多少菜?

一群大盖帽穿着警服呼啦啦的来,给附近不少观望的小偷小摸的家伙造成了一种“这家店上头有人不好惹所以没事儿别过去”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