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一级保护废物 》醉饮长歌

第 15 章

第十五章

这世上还有比什么背后说人家坏话却被当场抓获更尴尬的事吗?

江乐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还行,没有他当初全国直播演讲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嗝来得尴尬。

江乐想想自己曾经的人生尴尬巅峰,就觉得说谢凌秋小话被当场抓获这事,不过毛毛雨罢了。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江乐理直气壮,“你偷听你还有理了是吗!要我跟顾杨聊的是机密,你现在该上军事法庭了。”

江乐这个反手扣锅的操作让谢凌秋一愣。

顾杨觉得谢凌秋必然是在震惊有人的脸皮竟然比他自己还厚。

但下一秒顾杨就改变想法了。

因为果然还是谢凌秋的脸皮更厚。

他说:“不能发现我接近,明明就是江大校防范工作做得不够,您应该检讨一下。”

江乐:“?”

这小崽子是这种性格吗?

江乐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顾杨。

而顾杨叼着烟,想了想,竟然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也没发现,的确该检讨一下。”

江乐:“?”

你怎么回事?

你到底站哪边的?!

谢凌秋摆出一张十分认真的脸,严肃地说道:“这都是老师教得好。”

“……?”顾杨满脸疑惑。

他什么时候教了谢凌秋潜入方面的内容?

不,这才一天呢,他能教谢凌秋什么?

“我教你什么了?”他问。

谢凌秋笑嘻嘻地:“不给江大校知道。”

江乐看着完全把顾杨带进节奏里去的谢凌秋,翻了个白眼,而后转头对顾杨说道:“你也太菜了。”

顾杨一愣:“什么?”

“我越发坚定我之前的看法。”江乐对顾杨说完,站起身来,闻闻自己身上的酒臭,说道,“我先回去一趟,明天再过来。”

“嗯。”顾杨点了点头,看着江乐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飒爽利落的与他道了别。

顾杨低头点开终端,叫来了垃圾机器人,把这里的一地狼藉收拾得一干二净。

他活动了一下僵硬得不像话的脖颈,看了一眼地平线上吞吐着火舌的恒星。

新的一天来了。

顾杨把嘴里最后一根烟蒂扔掉,问站在旁边的谢凌秋:“我教你什么了?”

“瞒着点天赋的事。”谢凌秋小声说道。

“……”

顾杨略一思考,恍然地点了点头。

谢凌秋说天赋是吞噬,但从之前的情况看来不像吞噬,而是类似黑洞的存在。

控制得好一点,扭曲光线造成视觉误差让*屏蔽的关键字*眼发现不了,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事。

谢凌秋出生的那个研究所真是相当了不得。

“回去吧。”顾杨起身,稍微甩了甩四肢,让冻了一晚上的手脚不那么僵硬,踩着阶梯往中央公园外走去。

谢凌秋跟在顾杨身边,转头看着满眼血丝,眉宇间尽是疲惫的顾杨,说道:“您回去休息一下?”

“不用。”顾杨说道,“我现在还能打五个你。”

谢凌秋想起昨天被顾杨殴打的惨痛经历,撇撇嘴,不得不承认顾杨是对的。

他脚步轻快的走在顾杨身边,裤腿擦过草叶上沾着的晨露,问道:“江乐大校来找您是因为追悼日的事情吗?”

顾杨点了点头:“差不多。”

“他明天还来呀?”谢凌秋问。

“明天我要出去一趟。”顾杨说完,觉得对谢凌秋这种随意放养的态度好像不太好,于是又补充,“我书房里有我每一场战役结束之后,对自己思路的重现和优化,第三个书柜全都是,你明天可以看看。”

“您是要去做什么呢?”谢凌秋问。

顾杨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雷矛内部的扫墓。”

雷矛剩余的人数实在不多,撇除转调的、退役的,最终留在帝都里的,也不过八十余人。

每年就是他们这八十来个人,在即将入秋的时候,花上一整天的时间,给归于坟冢之中的一万七千多位战友擦干净墓碑与封存着的荣耀的勋章。

顾杨这两天把行程划得一干二净,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恐怕是要到这个日子了,在这小半个月里,也就不会再有人来给他递拜帖或者是请柬了。

谢凌秋偏头看向顾杨。

顾杨脸上的神情十分平淡,看不出什么来。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路,谢凌秋突然新起了个话头:“我听说您在戒烟。”

顾杨点头:“嗯。”

谢凌秋意有所指的转头看了一眼白亭。

顾杨懒洋洋地:“这不是还没戒成功么。”

“那是什么事情让您戒烟失败呢?”谢凌秋问。

顾杨理所当然地答道:“烟瘾啊。”

“是您明天要去看望的那些人吗?”谢凌秋不理顾杨的敷衍,异常直白地问道,“是他们让您选择了从前线离开吗?还是……”

还是说,是因为当初我在您挣扎的时候,所说的那一句话呢?

谢凌秋注视着顾杨。

他始终记得顾杨十八年前的模样。

萎靡虚弱,寂寥枯槁,满心满眼都写着自责。

哪怕顾杨竭尽全力的在他面前只展露出好的一面,但依旧看得出来他的状态十分糟糕。

似乎只要再给他的肩上放一根稻草,就能轻而易举的将这个如同传说一般的男人击溃。

谢凌秋离开贫民窟之后算了算时间,发现那个时候,雷矛大败的事情刚发生不久。

而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在那个时候,抱着想要传递感激与回报的心思,说出了支持顾杨离开战场的话。

这十八年来,谢凌秋时常会想,如果不是他那一句话,也许顾杨如今还坚定的走在他理想的道路上。

就如他还在研究所时看到的那个视频,那时候的顾杨年少有为,意气风发,自信骄傲又极尽绚烂,如灼灼烈日一般令万千人趋之若鹜。

“算了。”谢凌秋突然说出了放弃的话。

他有些害怕从顾杨口中听到肯定的答案。

“反正,我不会死的。”他近乎于赌气地说道,“就算上前线,我也不会死的,我比你年轻那么多,还是人造人,天赋还那么强,一定会比你活得久。”

他干脆的抛弃掉了充满距离感的敬语,偏头看着顾杨,认真又执着的模样:“跟我谈恋爱,你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失去,我一定会比你活得久……”

“……”顾杨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你这话听起来不像好话。”

仿佛在咒他死得早。

谢凌秋哼哼唧唧:“反正……反正跟我谈恋爱,肯定血赚不亏。”

顾杨想了想,还是先问道:“你刚刚听到了多少?”

“也没多少。”谢凌秋眨了眨眼,又恢复了那副棉花糖的柔软模样,笑嘻嘻地说道,“也就听到了……您以后会跟我谈恋爱这件事。”

顾杨眼都不抬一下:“小骗子。”

谢凌秋就是用飞的,都不可能在五号给他发消息的时候就从家里飞到白亭。

所以多半是没听到之前的话的。

被识破的谢凌秋嘴一撇:“那你们怎么聊起跟我谈恋爱这个话题了。”

顾杨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可以看到的自家院门,转头看向谢凌秋:“江乐说你喜欢我。”

谢凌秋两眼一亮,刚准备说什么,就被顾杨截断了话头。

“我对师生恋没有兴趣。”顾杨说道。

谢凌秋十分麻溜地说道:“那我以后不叫你老师了。”

顾杨:“……?”

逻辑鬼才。

“你总不能拦着我喜欢你呀。”谢凌秋凑到顾杨边上,“你看我,又高,长得又好看,天赋强大,年轻力壮,前途无量,有哪里不好嘛?”

顾杨抬手把谢凌秋的脸推远:“又不是配.种。”

谢凌秋打蛇上棍,伸手握住顾杨按在他脸上的手:“配.种我也不介意啊!”

“??”

顾杨满脸震惊的看向谢凌秋,有点怀疑这人出生的时候那个研究所是不是特意给他加厚了脸皮。

谢凌秋握着顾杨的手,搓了搓。

在外边吹了一晚上冷风,顾杨的手冷得像冰。

他们走进了院子,谢凌秋一边抓紧了试图抽回手的顾杨,一边搓手手一边软绵绵地说道:“这么冷,还是泡个热水澡吧,我买了搓澡巾哒,我来给你搓……嗷!!”

顾杨反手把谢凌秋掼到地上,反扣着他死不松开的手,膝盖顶在谢凌秋后腰上,把自己的手解救出来。

然后面无表情地拎起被他按在地上痛得直哆嗦的谢凌秋,把人直接拖进了训练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