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傲天穿成病弱白月光后一夜爆红 》钟无晴

户外综艺:深夜

哈瑞能成为《挑战天涯》节目组的常驻,不仅是因为在户外运动领域实力过硬又会汉语,更因为他精通人情世故,听了周恒的话立刻意识到这个外表瘦弱的年轻人猜出了杰克和他的打算。

“晴朗的天气爬山都有可能出意外,何况雨天路滑山道崎岖?”

哈瑞喝着矿泉水回答周恒的问题:“如果路上真出意外,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在有杰克在,就算出意外也不会出人命。”

“杰克老师果然专业。”

周恒不冷不热地说着。

“神奇冲天”组合另外两人默默坐在一旁吃面包喝矿泉水。

……

山里的雨像小孩子闹脾气,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仅仅半小时时间,山雨就从零星飘雨升级为瓢泼大雨然后戛然而止,雨云散去,太阳露出半个脑袋。

湿透的石板很快收干。

哈瑞带着众人继续前行,走了一个半小时,顺利抵达第一个补给站。

又累又饿的众人看着眼前狭小但热闹的美食集市,纷纷流出感动的泪水!

“天!这里有烧烤!海鲜烧烤!”

“我看到了什么!串串香!”

“魂淡!这里竟然还有兰州拉面!沙县小吃!”

……

无须哈瑞发话,又累又饿的众人欢呼着奔向各个摊位,左手烧烤右手蒸饺,嘴里咬一根串串。

溢价什么的,没人在乎!

哈瑞走进沙县小吃,点了一碗鸭腿面加小馄饨,坐在正吃飘香拌面的周恒对面:“我原以为你最可能拖大家的后腿,没想到表现居然很不错。”

“华国人都会kongfu。”

周恒故意回避话题。

哈瑞老于世故,闻言便不再追问,吃完鸭腿面和小馄饨,找到隔壁家吃炒面片的工作人员:“杰克他们怎么还没到第一补给站?”

“稍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工作人员拿出手机,拨通此时已经在山下大本营急成热锅上的蚂蚁的导演的电话:“导演,三个小时前,山上突降大雨,杰克老师和魏神溪老师、曾琦老师决定冒雨前进,约好和大家在第一个补给站汇合。但是他们到现在都不见踪影,要不要——”

“别说了!我正为这事发愁!”

导演擦着冷汗解释说:“半个小时前,我收到杰克用对讲机发来的紧急联系,经过‘神仙口’的时候,魏神溪一脚踩空摔了下去,所幸绑着安全绳,没出人命,但是左脚骨折,脸部手背多处擦伤,现在挂在树上等我们派救援呢!”

“那……”

工作人员看了眼哈瑞:“导演,哈瑞老师这边是要继续等下去还是——”

“杰克和曾琦已经朝你们这边过来,和他们汇合后,你们继续出发!魏神溪这样子是肯定不能继续了。”

“好!明白!”

工作人员将导演的话转达哈瑞等人。

得知魏神溪因为雨天路滑摔下山道左腿骨折,一众人都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还好没跟着魏神溪他们一起走!

二十分钟后——

杰克领着曾琦、跟拍人员抵达补给站。

因为要在天黑前赶到第二补给站,杰克到了补给站后只喝了一口水,随即接过工作人员提前购买的烧烤、炒面等食物,再次出发。

曾琦累得双眼发直:“不能停下休息一会吗?”

“如果你有能力摸黑穿过一线天,你就停下休息,我们走!”杰克好声没好气,“因为你们的自以为是,进度比预定慢了将近两个小时!”

“我哪想到……”

“走不走!再不走,我们就走了!”

杰克背着登山包准备出发。

“别!别扔下我!”

曾琦大惊,赶紧追上去,踩坏路边卖杂物的老太太的摊位货物都没有发现,还是工作人员帮忙做了理赔。

“这家伙真是……”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周恒默默摇头。

原本他就怀疑这次的横山之行会有意外发生,现在看来,意外不仅百分百会发生,还可能以出乎意料的形式发生。

……

山下大本营。

节目组工作人员找了五个挑山夫一路接力,终于把左腿骨折的太子爷魏神溪抬了下来,交给医务人员。

一番处理过后,魏神溪躺在酒店沙发上,看着夕阳余晖下格外苍茫神秘的横山,对前来慰问的导演说:“横山这地方不干净。”

“不干净?哪里不干净?”

导演听着很懵。

魏神溪磨着牙齿说:“我压根没有踩空!我是被人推下来的!不对!不是人!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黑乎乎的东西?魏老师,你确定你没发烧?不是在说胡话?”

“我要是发烧说胡话,我干嘛不趁着机会一刀砍你头上!”

魏神溪面容扭曲地看着导演:“TMD,我参加户外运动综艺节目是为了吸粉不是为了进医院受罪!”

“那……”

导演神色逐渐凝重:“能形容一下推你的黑乎乎的东西吗?”

……

……

为了赶时间,被魏神溪拖了进度的曾琦不得不又累又饿地跟着同伴们赶路,很快就体力不支,双腿酸痛得不听使唤,扶着山石哀嚎说:“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坐下歇会!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太阳已经下山,再过一个小时,天就会全黑,但我们现在离第二个补给站还有五公里,”哈瑞说,“曾先生,你要么继续跟我们上山要么留在原地等工作人员接你摸黑下山!”

“听说横山一带环境恢复得很好,有狼群出没。”杰克故意一唱一和。

原本还想耍脾气的曾琦闻言,吓得魂飞魄散,拄着拐杖站起来:“我跟你们走!别丢下我!”

“除非你主动放弃,否则我们不会扔下任何一个同伴!”

哈瑞向曾琦承诺。

亲眼目睹魏神溪的惨剧的曾琦不敢趁机耍脾气,一路颤巍巍地跟着队伍,终于在全黑前通过一线天,抵达第二个补给站。

第二个补给站是个半截藏在山洞里的观景平台,洞口有两棵参天古树,非常适合露营过夜。

哈瑞和杰克于是指挥大家打开登山包,取出帐篷和睡袋,将帐篷一角或是绑在古树上,或是系在前人打下的钢钉上。

很快,三顶帐篷搭好,再搭一顶就能——

“曾先生,你为什么不帮忙搭帐篷?”

“我……我……”

曾琦面露苦色:“负责跟拍我和魏哥的小李的包里装了我们仨晚上过夜用的帐篷,我的包里只有两个睡袋……魏哥中途出事,小李跟他下山……”

“你们可真好意思!”

哈瑞很无语。

与杰克简单商量后,他让曾琦把背包里的睡袋拿出来:“你进去,用我们的帐篷,我们两个套两层睡袋在外面睡。”

哪怕是三伏酷夏,横山晚上的温度依旧低于二十,何况现在根本不是夏天,夜晚温度降到冰点都不奇怪。

曾琦是个自私的人,闻言大喜,给了睡袋后立刻钻进帐篷,根本不去考虑哈瑞和杰克能否扛住夜晚的低温。

同一团队的何聪和华智天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

偏偏曾琦还向他们索要睡袋:“小华你是我们中间最瘦的,要不你把睡袋借给我,我把冲锋衣给你?”

“凭什么!”

华智天拒绝借睡袋。

何聪也说:“现在这情况是你自找的,干嘛让我们买单?”

“喂!这算什么话!团魂!团魂被你们吃了吗!”

曾琦冲两人吹胡子瞪眼。

何聪依旧不答应。

华智天也拒绝借出睡袋。

曾琦气得握紧拳头:“你们——”

“你要睡袋吗?我借你。”

周恒冷不防开口。

何聪与华智天闻言大惊,异口同声说:“你把睡袋借了他,晚上怎么办?”

“有两件冲锋衣盖着,够了。”

周恒一脸淡然。

“可是——”

“好!我们现在就换!”

曾琦怕周恒反悔,迫不及待地脱下冲锋衣:“睡袋呢?睡袋在哪里?”

“在我帐篷里。”

“好。”

曾琦冲进周恒与两名摄影的帐篷,抱着睡袋不撒手:“决定了!晚上就在这个帐篷睡觉!”

“那我——”

“你要不嫌弃,和我们一个帐篷吧。”

“好。”

……

草草吃过晚饭,精疲力竭的众人或是进帐篷或是进睡袋。

月亮升起,冷清的光撒在呼噜声此伏彼起的第二补给站平台上,山风徐徐,洞口的两棵大树跟着哗啦作响,月光下,仿佛披着薄纱的美女般美艳动人。

“好美啊。”

起夜的曾琦不觉看呆了。

月朗星稀,夜色明媚,风轻云淡的美景如磁石般吸住他的,只穿睡衣裤的身体完全感觉不到寒冷,双目发直,喃喃自语,劳累过度的双腿轻快地走向平台的尽头。

那里不是深渊。

那里是桃源。

没有痛苦没有烦恼的极乐世界。

在那里,他将会——

“真是饥渴,这种东西也下得去嘴?”

一声冷清嘲讽如冰针扎入心窝,将曾琦从恍惚中拉回!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走在平台尽头,再往前迈一步就会坠下山崖,被山崖下正在黑暗中扭曲如蛇的——

“——啊!这!这是什么东西!”

惨叫中,曾琦一脚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