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10. 五鼠兄弟义

一招之差,白玉堂手中剑已经被展昭挑落,展昭有点歉意,“承让。”

白玉堂冷着一张脸,心中是气恼万分。卢方上前,“五弟,愿赌服输,快把三宝交还给展大人。”

卢方是五兄弟中最为年长的,白玉堂少年时没少受卢方照顾,长兄如父,白玉堂对卢方是十分敬重的,“大哥!我不服!他手中的是巨阙宝剑,神兵利器,自然胜过我一分。”

卢方为难着看了看展昭,“五弟,不要任性。”

展昭开口,“展某确实占了兵器之利,白五侠若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

白玉堂等得就是展昭这句话,“好。展大人,这三宝是我从开封府盗了回来,礼尚往来,自然由你自己找回去。”白玉堂有点得意。

展昭点头,“好。若我找回三宝。那就要麻烦白五侠随我进京一趟。”

白玉堂果断答应,“可以!只要你在日落之前,找到三宝。我白玉堂任你处置。如若你找不到,那你以后就不许再叫御猫,凡是见着我五鼠,必须绕道走!”

展昭微微一笑,“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白玉堂紧接对上,两人连击三掌,达成约定。

眼看两人三言两语说定,其他人是阻止不及。

卢方看着白玉堂是一脸无奈,看着展昭又颇觉得惭愧,叹了叹气,也没法子,“展大人,陷空岛处处皆是陷阱,还请你小心。”

“多谢,展某自会小心。”展昭看向颜洛,颜洛走了过来,“走吧。”率先往南走去,展昭示意了一下众人,随即跟上。

白玉堂看了看颜洛,皱了下眉,“那个人是谁?”

“看着眼熟,可是想不起来。”卢方道。

白玉堂又看了看颜洛的背影,微微一笑,“大哥,那是个女子。”茉花村的丁家三小姐丁月华,可不就是这个模样,作为邻居,还是见过几次的。

慢慢走出了竹林,展昭左右看了看,“陷空岛是五鼠的地盘,其中陷阱机关无数,锦毛鼠又是一个多智的人。我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你还是走我身后。”

颜洛随手拾起一片竹叶,“到了岛上,我就看到了一道灵光在南面。和开封府里的灵光一样。”

“灵光!”陷空岛上能和开封府一样的灵光,除了三宝,自然不会是其他东西,“看来你又帮我一个大忙了。”

颜洛淡淡一笑,“已经正午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去取东西。”

展昭比试了一早上,早该休息一下了,“也是。那边有山涧,我们过去那里。”展昭指了指左边,那里树木葱茏,绿草掩映。

找了个阴凉干净的石头坐下,展昭去小溪边取水,几片竹叶做成一个水杯模样,装了清水,小心翼翼的拿过来,递给颜洛,颜洛接过喝了几口,凉丝丝的水,顺着喉间流下,十分甘甜。

不远处吱吱几声叫唤,几只猴子在草地上抓耳挠头,有两只比较大的猴子,抓着几个桃子慢慢靠近,到了离两人两步之远的地方,放下桃子,又躲得飞快。

颜洛看了下几只猴子,“多谢。我有个事需要你们帮忙。你们跟着这竹叶过去,把那里一个盒子拿过来给我。”颜洛轻轻将一片竹叶扔了出去,竹叶漂浮在一丈高的地方。

那些猴子吱吱几声叫唤,跟着竹叶便一路跑了开来。

展昭看得有些愣神,“颜洛,你可以指挥得了这许多生灵吗?”灵龟,灵猴,竟然都会听颜洛所言。

颜洛起身,拿起那些桃子,“万物皆有灵性,它们只是畏惧于我而已。”

她是地府女帝,这些生灵远比人类更敏感,更能察觉得出,谁是它们的主宰。

“展昭,颜洛并非是光明。”颜洛走到水边,清洗着桃子。

展昭没有犹豫的走到她身边拿起一个桃子放入水中清洗,“我只信我所看到的。”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什么身份,在我展昭眼里,你只是颜洛,只是一个让我心动让我牵挂的人。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刚才那群猴子又再次回来,领头的两只猴子,抬着一个盒子,很是兴奋的放到了颜洛面前。

颜洛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古镜、游仙枕、古今盆。

展昭露出笑意,“果然是三宝。”

颜洛拿起古镜,这是一面雕刻着日与月的圆镜,细腻花纹环绕,那花是彼岸花,这是一面镇邪宝镜,该是出自地府之中。原来是这个些东西,怪不得那灵光似曾相识。

颜洛放下古镜,抬头看着那群猴子,“相助之情,吾记着了。”此生你等托身为兽,当是前世之报,来生,吾必赐予你们托身为人。

群猴叩首离去。

此时不过是未时,既然取得了三宝,也不再耽误时间,当下展昭拿起盒子,和颜洛返回陷空岛的卢家庄。

五鼠都在大堂中休息,卢方是忧心不已,白玉堂歪坐在椅子上,“大哥,你就不要急。那展昭一定找不到三宝。”

卢方叹气,“五弟。你这次事情确实闹大了。事关朝廷开封府。”江湖人和官家人一向是能不往来就往来,偏偏白玉堂这次是实实在在的惹上了官府,怎么让他不烦。

白玉堂并没有多在乎,“只要展昭找不到三宝,他就不能拿我怎样。”对于自己藏三宝的地方,白玉堂很是满意,连其他兄弟也是不知道藏在哪里,展昭人生地不熟,自然更不可能找的到了。

一个卢家庄的下人匆匆进来,“禀告老爷,那展昭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五鼠全部站了起来,白玉堂更是一脸不可思议。

眼看展昭进来,打开的盒子中三宝皆在。“你!你怎么可能找得到?”白玉堂咬了咬牙。

展昭微微一笑,“这全靠颜洛帮忙。”展昭并不隐瞒事实。

白玉堂看了颜洛一下,“不可能。她丁月华根本没来过陷空岛。”

展昭,“她是颜洛,并非是丁家小姐。”看白玉堂也认错了,展昭先替颜洛辨明。

白玉堂疑惑的又看了颜洛一下,又看了看三宝,“君子一言,既然你找回了三宝,我白玉堂任你处置。”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他堂堂锦毛鼠,更不能违背自己说的话。这一番说来,是气势澎湃,义无反顾。

展昭不及说话,卢方已经上前,“展大人,五弟年轻不懂事,任性而为。我身为长兄,盗宝闯宫之罪,愿意一力承担。”弯腰屈膝就要跪下。

展昭一把拦住,“卢庄主不必如此。白五侠虽然犯下大罪,不过倒也不是没有转旋的余地。”

韩彰、徐庆、蒋平纷纷上前,“展大人,若能救五弟一命,我等兄弟必铭记大恩,永生不忘。”

看兄弟们如此情义相挺,白玉堂满是感动,“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小弟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不必如此。”

“五鼠之情,展某实在是钦佩。大家放心,当今圣上,求贤若渴,包大人更是明察秋毫,白五侠一身正气,天必不负豪杰。”展昭宽慰众人说道。

“明日展某会返回开封府,茉花村口,展某静候白五侠。”

对于白玉堂,展昭是有惺惺相惜之感,自然不会怀疑他会不来。

当即和颜洛带着三宝离开陷空岛,返回茉花村,便直往丁府之中去见丁兆惠了。

丁府,展昭和颜洛被引进大厅之中,正坐下喝茶,隔间珠帘轻动,一个粉衣女子走了过来,容颜如雪,青丝如墨,和颜洛一般模样,想必就是丁月华了。

“展大人、”一声娇羞呼唤,却在看到颜洛时,声音一顿,满是惊诧之色,“你。”

颜洛抬眸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不过是一只修炼了三百年的玉兔精。

看丁月华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展昭站了起来,躬身行礼,“丁小姐,前些时候,展某有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展某祝愿你,寻得如意郎君,早结连理。”

丁月华咬了唇,“你,你明明,你、”又羞又恼,煞是可怜。

展昭再次赔礼,“展某自知理亏,愿意赎罪。”

丁月华瞬间变了神色,一指颜洛,“展昭,你以为我是她,对不对!”

展昭承认得到快,“我确实错认你为颜洛,才误会了。”

丁月华咬牙,“哼,枉费你堂堂南侠,竟然看不出,这个颜洛根本不是人。她身上阴气那般重,你没感觉到吗?”

展昭皱了眉,“丁小姐,请慎言。颜洛如何,我很清楚。”她不是人又如何呢,她从没害过他,只有救了他。

颜洛低头喝了口茶,十分淡然,展昭这是惹麻烦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妖精盯上了,看了一眼丁月华,“我不想管你的事。”

“你!你究竟是什么?”丁月华有点疑惑,看得出她不是人,可是也不是妖。

“你不需要也没有资格知道。”颜洛很是冷淡。

丁月华心中气恼,瞬间抽出了湛卢剑,长剑一指,直刺颜洛,不及颜洛动手,展昭已经挡开,“丁小姐,请自重。”

“哼,展大人以为,这是她本来面目吗?”丁月华看着颜洛,冷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