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贼窝一扫尽

旁若无人的走过大半的寨子,颜洛在一处屋子里停下,那屋子门口站着两个大汉把守,屋子里一片漆黑。展昭往小窗子里看了看,也看不清楚。

房顶上一丝异动,白玉堂弹出两颗石子,瞬间击倒了那两个大汉,随后便落了下来。

刚要去开门,就感觉到身边突然多了两个人,吓了一跳,一看竟然是展昭和颜洛,才松了口气,“你们吓死我了。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白玉堂低声道。

“快进去看看吧。”展昭说道。

白玉堂也知道不是说话的时候,三两下开了锁,推开门打起一个火折子一看,之间屋子里地上放着不少的铺盖,七八个女子都躺在地上。

白玉堂上前唤了一声,却没有一个人醒的,也不知道被喂了什么迷药了,“这个怎么办,我们三个人可带不走这么多人。”

“我们先走。”展昭说道,白玉堂站了起来,三人退出房中,重新锁上了门,不过,倒在地上的两个要是醒了,肯定会发现不对,这就打草惊蛇了。

忽听得说话声从不远处传来,已经来不及处理。

颜洛伸手一拂,“起。”那两个大汉便呆愣愣的站了起来,“忘。”颜洛又是一声,随后拉住了展昭和白玉堂的手,往后一退。

那两个大汉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摸了摸刚才被打中的地方,有点疑惑,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依然站着。

说话的人已经过来了,“换班了。”来的依然是两个大汉,互相换了岗,刚才那两个便离开了

白玉堂还有些紧张,没想到来往这四人,竟然一眼也不看他们三人,疑惑的看了看颜洛,好吧,必然是施了法术。

法术真的是好东西啊。

出了寨子,颜洛才放开展昭和白玉堂的手,“你们在找那些女子?她们是什么人?”

“应该是附近百姓。被掳来,想必要被卖往城里。你又是再查什么?”展昭问道,似乎一开始,颜洛就一直找着什么。

“受人之托。只是,也是找得断断续续。我看这里冤魂不少,所以才会过来看看。”颜洛说道。

“先不说这些了。那些女子怎么办?”白玉堂问道。

展昭想了一下,“寨里人不多,不超过二十个,凭你我之力,要放倒他们也是可以。只是怕我们动手的时候,有人对那些女子不利,颜洛,可否请你帮个忙,看顾一下那些女子?”

颜洛点头,“好。”这个忙很简单。

展昭和白玉堂联手,那是所向披靡,一路打进了寨里,将所有人是一一捆绑到了大堂里。白玉堂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领头的男子,这一人,左脸一个刀疤,被白玉堂揍得是鼻青脸肿,“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巫莱。”那男子是回答的恭恭敬敬。

“前几天你从开封附近,带走的那个姑娘呢?”白玉堂继续问。

巫莱想了一下,“那个娘们。。那个姑娘,半路就被她逃了。小人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逃了?”白玉堂无语了一下,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公主,“我听说随州最近很是热闹,是有什么好事?”

“这个。。。。”巫莱犹豫了一下,一看白玉堂掂着手里的石子,忙开口,“小人也不知道啊。小人只是负责把这些少女送入随州,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你白五爷不给你点好看,你倒不知道好歹了。”白玉堂站了起来。

展昭走了进来,刚才他拿着解药去救那些女子,可怜那些女子担惊受怕了许久,醒来见得救了,无不感激。看白玉堂摩拳擦掌的要打人,也没说话,对付嘴硬的人,江湖中很多折腾人办法,这些白玉堂更在行一些。

白玉堂不过是在巫莱身上点了几下,巫莱是声声惨叫,冷汗直流,哭喊着说道,“我说我说!小人只知道,最近城里要开百花会,需要众多少女,所以才从各地搜罗女子,其他的就真的不知道了。”

一番审问,也只是问了个一知半解,当下也不多啰嗦。白玉堂在堂上看管着这些人,那些女子都安定了下来,只等天亮,便下山离去。

展昭出了大堂,只见颜洛站在一处高台上。比起白天,颜洛更适合黑夜,看她长发半束,简单衣裙,发带随风飘舞,让这夜,似乎也昳丽了起来。

纵身上了高台,展昭站到颜洛身边,看她微微蹙着眉,不由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

颜洛看着远方,“展昭,我存在太久了,久到我已经忘记了许多事情。世事于我如云烟,过眼皆虚无。”

听着颜洛声音里的惆怅,展昭忍不住伸手轻搭着她的肩膀,“那你,可有想记着的?”

颜洛看着展昭,微微一笑,“我会记着你的。就算他年沧海桑田,我也会记着你。”记着你,直到岁月再一次消磨掉所有。

“我是不是期待太多了?”她是神,可是自己却渴望着能见着她,能够陪伴着她。

颜洛摇了摇头,转身靠进了展昭怀里,“有你在,我才觉得,这世间,并非只有我。”她喜欢展昭身上的温暖,甚至是眷念着,也许这是世间人的情,只是她是绝情主啊,本已绝情,可还会有情吗?

展昭满是温柔,伸手将颜洛环在怀里,任颜洛靠着。夜风微微,高台上的身影,相依相偎,这个夜,似乎太过于短暂。

离开了府君山,白玉堂带着一干匪徒前去官府投案,而展昭和颜洛则送众女子归家,一一送走后,最后的便是那村落客栈掌柜的女儿翠儿。进了客栈,翠儿一看家人就是珠泪淋林,一家人是哭成一团。

宝儿已经是活泼乱跳,一看展昭回来就迎了过来,“你回来了!有没有把那些混蛋都杀了?”抓着展昭的手臂就问。

展昭忙退开了几步,“已经带他们去了官府。”转头看颜洛,“走了这么久,先坐下休息吧。”

宝儿这才注意到展昭身边还有一个女子,颇为好奇的问,“哎。。她也是被那些人抓去的吗?”没想到世间还有这般美貌的女子。

颜洛没有理会她,坐了下来,累倒是不会累,只是这个地方有点吵。

展昭亲自倒了一杯水放到颜洛面前,“这是宝儿姑娘,是我和五弟到这里的时候遇见的。”

看展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对颜洛那么殷勤,宝儿不由有点生气,跺了跺脚,又一次问道,“喂、、展昭,我问你话呢。”

“她是我朋友。”展昭只好回答了一句。

那边一家走了过来,拜倒在展昭面前,感激展昭相救之恩,展昭连忙扶起他们,连道应该。

宝儿坐到了颜洛对面,打量着她,有点无礼。颜洛视若无物的任她看着,平静喝水,似乎宝儿在她看来,是不存在的。

“喂,你是展昭朋友?你是不是也是江湖中人?那你有会什么武功?有什么名号?”宝儿好奇的问着。颜洛继续沉默。

“喂,你不会说话吗?”宝儿看着颜洛,似乎都有了怜悯,这么一个美人,竟然不会说话。

展昭终于安抚好了那些人,舒了口气,走了过来,“五弟也差不多该回来了,等他来了我们就走。”

颜洛点了点头。

这下子宝儿就真的觉得颜洛不会说话了,转头看着展昭,“你们要去哪里?”

“随州城。”展昭答道。

“这么刚好!我也要去那里!你们带我一起上路好不好?”宝儿立即道。

展昭笑了下,摇头,“姑娘还是回家去吧。”这个人有几分像画像上的公主,可是一直不说其他的话,展昭也不好强迫她说。

“我家就在随州城啊。展昭,我身上一点银子也没有,难道你忍心我一个弱女子饿死在半路。若是还有坏人把我掳走,那我,那我可怎么办?”宝儿一下子捂着脸就呜呜的哭了起来,可惜哭半天也不见眼泪。

展昭无奈,“好吧。那到了随州城,你就要回去。”

“当然。等我到了那里,自然会回的。”宝儿一下子就笑开。

又过了半个时辰,白玉堂终于回来了。只是如今有四个,却只有两匹马。权宜之下,展昭在村子里买了一匹骡子,让宝儿骑着,而他则带着颜洛同骑。

看着前面的展昭和颜洛,宝儿嘟着嘴,忍不住问白玉堂,“那个什么颜洛是不是不会说话?为什么展昭对她那么好?”

白玉堂颇觉得好笑,连他认识颜洛这么久,也就偶尔能和颜洛说上一两句话,何况是这个来路不明的宝儿,颜洛怎么会开金口,“你最好不要惹颜洛。不然她生气起来,可是连展昭也不是她对手。”

“她武功很好?连展昭也不是她对手吗?”宝儿双眼都亮晶晶的了,这是女侠啊,她终于遇见女侠了。

白玉堂点了点头,“就算是我和展昭联手,也不是她的对手!”一脸正经。

宝儿更兴奋,“好厉害!”

听到白玉堂和宝儿的对话,展昭不由觉得好笑,颜洛坐在他身后,手轻轻环着他的腰,头靠着他的背,似乎睡着了,握着缰绳的手不由也轻柔了一些,让马走得再慢一些,再平稳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