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6. 乌盆冤案起

隔天再去街上闲逛,茶楼中吃了些点心,展昭趁机告诉颜洛一些基本的常识。比如米价几何,比如什么东西值多少,比如她拿出的东西又值多少。什么地方卖什么都一一告诉颜洛,免得颜洛又稀里糊涂的乱换东西。

颜洛认真听着一一记下,凡间生活总是麻烦些的,她正在努力的适应。

看着颜洛认真的神态,展昭微微一笑,这般的人,哪个家放心让他一个人出门呢?

“颜公子,尚不知你家住何处?”有些事还是问清楚的好。

颜洛想了一下,随道,“随州。”陆听雪是那里的人,以后总要去一趟的。

展昭点了点头,随州他去过一次,可是不曾听过姓颜的大户人家。

“我叫你展昭,你便叫我颜洛吧。”颜洛打岔着展昭的思绪。

“好。”展昭道,直呼其名,倒也是亲近,“吃完我们再去逛逛。顺便要考考你刚才学了多少。”展昭笑了笑。

颜洛点头,有他相伴似乎很好。

一下午,颜洛一路买东买西的,两三趟下来已经很是熟练。还顺便去当铺中当了一颗明珠,换来了一张大额的交子和一袋的银两,展昭细心的帮她换了些铜钱和不同重量的碎银。

眼看天色将暗,展昭拉着颜洛进了一家卖陶器的店铺,他的脸盆被他不小心弄碎了,只好再买一个。

陶器店里,放着各种陶器,又分不同颜色质地的陶器,颜洛四处看了看,慢慢走到一个乌盆面前。

这个乌盆和别的乌盆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在颜洛眼中,乌盆里有朦朦胧胧的东西,有些熟悉,却不知具体是什么。

“买这个。”颜洛指着乌盆。

展昭随点头,“好。”一样可以用,哪个都是一样的。

抱着乌盆,展昭回了房间,颜洛跟着去,她还想知道那乌盆里是什么东西呢。

乌盆放在桌上,颜洛仔细看了又看。

展昭见颜洛盯着乌盆看也好奇的看了几眼,很普通啊。

“咚咚。”颜洛伸出手指敲了几下。

“别敲、、别敲了、、、”飘飘渺渺的声音传来,一股阴风吹起,乌盆里慢慢的现出了一个白影。

颜洛后退了一步,竟是鬼魂。刚才散在各处,无法凝聚,被她一敲倒是聚起来。

展昭咋见,伸手一拉颜洛,将颜洛带到身后,目光历历看着那鬼魂,“哪里妖孽?”

那鬼魂刚聚了魂魄,还是迷迷糊糊的,便觉得阳气慑人,忙往乌盆里钻了钻。

“呜呜。。。小人冤枉啊。。”鬼魂哭泣着。

颜洛见展昭将自己护住,心里不由暖暖。

“你是谁?”听鬼魂哭得凄惨,展昭不由心软了。

“小人姓李名浩,是个商人。那天回乡赶路,寄宿在一户人家,那家主人却见财起意,将小人杀死,躯体被焚烧制成了这个乌盆。一缕残魂无法聚齐,今日被人一敲,才突然聚了魂魄。小人实在冤枉啊。”李浩说的断断续续,说几个字就哭哭啼啼。

“既是鬼魂,便该到地府伸冤。”展昭说着转头看了看颜洛,依旧一脸平静,没有一点惊慌,暗自点了点头,颜洛年龄虽小,可是胆量不小。

鬼魂哭得更厉害了。蓦地看着颜洛,竟开始瑟瑟发抖。灵魂的感觉和人是不一样的,他可以感觉到颜洛对他的绝对威压,即使颜洛没有刻意泄露,也还是让那鬼魂惊慌不已。

看到李浩害怕自己,颜洛开口道,“他一腔怨怒,上不得天庭,下不入地府。”

展昭有些惊讶,“颜洛懂得鬼神之术?”

“懂一些。”颜洛懵然想起,自己现在是凡人啊凡人。

“那你当如何?”展昭问。

李浩微微抬了头,“小人只能在人世告状。求二位为小人伸冤啊。”

展昭细想了一番,这分明是劫财杀人案,天理难容,也就点头,“好。此处是开封府。包大人定为你伸冤。”

展昭当下要抱乌盆去见包拯,乌盆见他靠近,连忙阻止,“大人,你阳气过重。靠近小人,小人会魂飞魄散的。”

展昭哪知还有这种事,“那该如何?”

乌盆无语,偷偷看了眼颜洛,又连忙缩了缩。这位大人身上阴气极盛,可是他也不敢靠近他啊。

“既是我带了你回来。也算有缘。”

颜洛走上前,乌盆一下子趴了下去,“小小、、人、、、劳烦、、、大、、大人了、、、”诚惶诚恐啊。

看到鬼魂对颜洛如此害怕,展昭更觉得颜洛是个奇人,也许是世外仙人。。。

包拯和公孙策一脸惊奇的看着这个声声哀哭的乌盆,虽然相信世间有鬼神,但是如今一个鬼魂在你面前哭诉,任是谁都不免惊讶,胆小的恐怕就晕倒了。

乌盆不停的哭着,声音又难听,包拯安慰不成,满是头疼,怎么有这么爱哭得鬼?

“别哭了。很烦。”颜洛突然开口,乌盆瞬间安静了,怕怕的缩了下手脚,“小人一时情难自禁。。打扰大人了。。实是罪过。。”

展昭说了买下乌盆后的事后,公孙策一双眼就打量了颜洛好多次,这下更是又看了几眼。

“你说自己是扬州人士,名为李浩,家有妻儿。那被何人所杀?”包拯趁机问。

“小人不记得了。”一直浑浑噩噩,他忘记了许多事。

包拯点了点头,“展护卫,明日便到那家陶器店看看。”

“颜公子有通鬼神之能,又能接近这乌盆。可否请公子助展护卫一臂之力,也好早日破案。“公孙策很是诚恳的说。

“好。”颜洛点头,事情是她起了开端,那么她插手其中也没问题。

“多谢颜公子。”公孙策笑眯眯的。

展昭对着颜洛微一笑,“那要麻烦你了。”

“无妨。拿块黑布把他包起来,免得吵闹。”颜洛道。

乌盆委屈的看了下颜洛,又不敢有异议。只得忍受。一时,展昭和颜洛拿着乌盆出去。

公孙策抚了抚胡子,“这位颜公子恐怕来历不浅。”

“真有鬼神之能?”包拯目光沉沉。

“那乌盆十分惧怕他。再者,他行事不同于常人,颇有世外高人之风。不谙世事又看淡风尘。”公孙策道。

包拯点了点头,“有她相助,乌盆一案应该很快就能查明。”

夜色如洗,深蓝无垠,凉风习习吹来,淡淡的香气拂过鼻翼,展昭不由看向身边的颜洛。她一手拎着用黑布包着的乌盆,瘦弱的身姿徐徐而走着。五官精致,即使是灯光灰暗,也能感觉得到她肤色如玉。

“颜洛今年是几岁了?”她看起来还很小。

颜洛闻言皱了下眉,“不知道。。我没注意过。。”

这个回答让展昭诧异,怎会有人不知道自己几岁?“你家人没说过吗?”

颜洛抬头看向天空,“我没有家人,一直以来都只有我自己。”眼底深处是颜洛也不曾发觉的孤寂,太久了太久了。

那么多时间,她都是一个,即使身边鬼差鬼官无数,可是她还是觉得只有自己。

眼前的少年显得虚无而飘渺,展昭忍不住抚上颜洛的肩膀,手中那瘦弱的感觉,越发让人怜惜,“放心,展大哥会陪着你,颜洛不是一个人。”

“会一直陪我吗?”展昭点头。

颜洛一笑,转念想到他一生匆匆不过百年,他日地府相见?

“曼陀罗华呢。”颜洛问。

展昭从怀中取出玉佩,前次没听清,原来这花是曼陀罗华。

“戴着它,一直戴着它。”不然,他日地府她怕找不到他,“我给你戴上。”颜洛拿过玉,将乌盆往地上一放,伸手要为展昭戴在颈上。

展昭比她高出了一个头,站在他身边,只到他的唇。颜洛双手落在展昭肩膀,绕过脖子,将玉系上。两人偎的极近,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他的心跳有力,而她的心跳缓慢无比,即使附在这躯体上,她只是维持她最为人该有的一切而已。

“今日我给你戴上曼陀罗华,他日也只有我能拿下来。即使你不在人世,我也可以找到你。”

展昭心跳得越发快了,一种陌生的情愫支配着他,让他把眼前的人抱住,他刚伸出了手,颜洛却退开了,弯腰拿起乌盆,“明日去查案。休息吧。”她住的地方已经到了。

回到房中展昭还是心跳不能自已。初见颜洛在茶寮,他只是感叹世间还有如此出尘的人,身在荒乱的茶寮,也是那般的从容。

再见颜洛,是她相救,那日迷迷糊糊,只觉那人很是善良,一夜两人睡在一处,待天亮他睁眼才觉得不对,颜洛像是女子。

匆匆分别,然后再遇,她到密室中救了自己,他明白她不是平常的人,接下来的几日相处,他已经可以肯定颜洛是女子。

咋一看她,男装稚嫩,少年风采,仔细相处后才能发觉她的不同。行动优雅,举止从容,恰似柔弱可亲,其实拒人千里,一言一语,有时幼稚可笑,有时引人深思。

她的气度,胜过他见过的任何人,即使是公主太后,也没有她的雍容高贵,一袭青衫,一段丝带,不需锦缎珠宝,已是风华绝代。偶尔疑惑时,她才会露出的属于女子的姿态,带着纯真,常常让他心跳难抑。

她就像是世外仙人,通晓万物却不识人情俗事。那一身天家都没有的雍容高贵气度,她又是从何而来?

手抚上胸前的玉佩,展昭仰头看了看窗外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