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5. 彼岸红白玉

柳如烟咬了咬唇,脸色有些发白,“你没嫁进来之前,有一次,我爹喝醉了,拉着我的手叫丽娘,我那时候不知道丽娘是谁,直到你嫁进来。我爹那么喜欢你,所以不管你如何,我都尊敬你三分。你知不知道,我爹临终之前,对我说,他不是我亲生父亲。我的亲爹,名唤杨雄。”

黄丽娘满脸不信,盯着柳如烟,“死到临头,你还敢胡说八道。”

柳如烟含着泪,看着丽娘,“我不想承认你是我娘。我不想有你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毒妇当我的亲生母亲!”

“住嘴!”黄丽娘伸手扇了柳如烟一个巴掌,看着这张和自己有些相似的脸,手却开始颤抖了起来。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扯开了柳如烟的衣襟,只见锁骨处,一道月牙形的疤痕很是明显。

泪在瞬间落下,手摸着那个疤痕,“婷儿,是我的婷儿。”

“我不需要一个你这样的母亲。”柳如烟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屏蔽的关键字*,瞬间插进了黄丽娘的胸口。

黄丽娘一把推开柳如烟,*屏蔽的关键字*被抽了出来,血涌了出来,染红了衣裳。

“对不起婷儿,是娘没有认出你!”黄丽娘像没有感觉到疼痛一下,只是看着柳如烟。

柳如烟愣愣,手中的*屏蔽的关键字*落到地上,“你干嘛不躲!”

“对不起,是娘对不起你。”黄丽娘气息奄奄。

门口,展昭走了进来,一见这场景,“柳如烟!”

巨阙剑出鞘,黄丽娘挡住,“展大人,不怪她!是我的错,求你放过她。那些人都是我杀的。”

血从喉间涌出来,话声已经模糊,她回头看了柳如烟一眼,“原谅我。”闭上双眼,萎靡在地,没有了气息。

柳如烟愣在原地,“娘!”一声呼唤,撕心裂肺一般。

世事叹无常,谁料柳如烟竟然是丽娘的亲生女儿,当年生死之交的杨雄和柳鹰是镖局镖师,而丽娘则是杨雄的妻子,同时也是柳鹰的师妹。

杨柳两人的妻子同时怀孕,各自生下来一个女儿。不想一场意外,杨雄陷入危机,*屏蔽的关键字*手追杀。柳鹰为了保护杨雄的女儿,而将自己的女儿交换,可惜最后自己的女儿却掉落悬崖。

丽娘死而逃生,终于在十五年后重新归来,柳鹰见故人归来,旧年的爱意萌发,不顾一切迎娶了丽娘。丽娘为复仇而来,却都报复在了恩人自己女儿身上。

孰是孰非,又从何说起。

柳如烟心如死灰,没有丝毫抵抗便随展昭归案。公堂之上,柳如烟供认不讳,一心求死,证据确凿,死罪已定。

退了堂,几人叹息无奈这场人伦悲剧。

颜洛只在客房休息,展昭忙完事情,前去探望,刚进了院子。

就看到一间房门一开,颜洛走了出来。

“颜公子。”展昭迎了上去。

“展昭,你回来了。”颜洛抬头看他。

展昭点头,“多谢你相助。”

“不用道谢。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人,我自然要对你好一点。”颜洛说得是大实话,难得一个人入了她的眼,她自然能帮的多帮一些。

展昭一笑。

看着他的笑容,颜洛顿觉心情好了许多,猛地拉住了展昭的手,上前一步,整个人和展昭偎的极近,展昭心跳不由想要后退,颜洛已先一步放开他,退回了原地。

“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和这竹子一般。”颜洛指了指院子里的竹子。

展昭失笑,竟是为这个,“还早,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颜洛率先走去,展昭看着她不由摸了摸心口,那里跳得厉害。

以前到凡间时,颜洛总是游离在凡人之外,冷漠旁观着凡人百态,也不曾和凡人相处。但是初次试着在凡间生活,倒也不错。在绝情殿时,偶然兴起,便会拿颗凝情珠看看里面的记忆,所以即使是几百年时间,这个凡间倒也不太陌生。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若不是展昭在一旁,她几乎以为还是自己一个。

展昭陪着颜洛逛了一会,发现颜洛对很多事情都不是很了解。遇着让她好奇的事她会问一问,但也是淡淡的神情,丝毫没有少年的活力。

“展大人。”王朝正带着几位手下归来,看到展昭,一脸笑容的迎来,展昭也上前询问此次外出调查的结果。

颜洛本站在展昭身边,眼光四扫,忽看到旁边一个卖玉器的摊子,有一个玉佩雕着的花,像极了彼岸花。不由走过去,拿在手中,玉质很是一般,倒也素雅。

“公子好眼光。这可是难得的美玉。”摊老板长着两撇小胡子,一脸的精明样。

“我要了。”难得此间有这彼岸花。

“好好。算你便宜些,一两银子。”

颜洛摸了摸怀里,没有钱袋,这才记起今日出门没有带出来,“我没带钱。用这个和你换吧?”

那摊老板听到前半句,笑容一僵,但紧接着颜洛拿出的东西让摊老板直接傻掉。

一颗鸡蛋大小的白色珠子静静放在颜洛手心,散发着柔柔的光辉,流转着类似珍珠的润泽。一看就知是难得的宝物,摊老板岂会不傻眼。

看着摊老板的样子,颜洛微微咬了下唇。这珠子是东海龙王送的,她有许多,有时候也会拿几个把玩,所以在她的百宝袋里放了不少。难不成不能换?

“可以换吗?”颜洛又问了一遍。

摊老板回了神,连连点头,“可以可以。”伸手就想拿珠子。

颜洛当街拿了这珠子出来,已经引起了行人注意,一些喜欢看热闹的都围了过来。

展昭正和王朝交代事情,看到这边骚动,又不见颜洛,忙走过来。“怎么了?”

颜洛看了下展昭,“我拿这个跟他换这个。”颜洛指了珠子又指了玉佩。

展昭眉一皱,珠子价值不菲,那玉佩却是普通,“玉佩多少?”

“他说一两,可我没带银子。”颜洛回答。

展昭拿出一两银子,“珠子收好,我付就好。”他虽不看重银钱,可是颜洛傻乎乎的拿珠子换还是让人看不过去。

“也好。”颜洛点头,以钱易物总比以物易物的好。

眼看到手的珠子要飞了,摊老板狠瞪了展昭一眼,“不要银子!说好用珠子换的!!”

刺耳的声音让颜洛皱了皱眉,此时的摊老板似乎表现着凡人的贪婪。

“这玉不值这珠子。”展昭道。

老板立即哇哇叫,“是这公子自己说要换的。”

“你这老板特不老实。”王朝粗声粗气的上前。

哪只摊老板一下跪了上去,“大人啊。你评理啊!!分明是他们强买我的东西。”

分明是自己贪婪,现在却是推到展昭身上。

“放屁。展大人哪里强买你东西了。”王朝大声道。

无奈摊老板完全没听到展大人三个字,一个劲的抓着王朝的衣袖。

遇见这等刁民,展昭也是皱了眉。

“人心不足。”淡淡四个字,却一下子刺进了众人耳中。

那老板顿时安静,看向颜洛。此时的颜洛冷着一双眼,眼睛就像两口结着寒冰的深潭,毫无感情。全身上下透着人神莫近的冷漠,一种威压,直袭灵魂深处。

摊老板只看了一眼便软在了地上。

“不要了。”颜洛放下玉,“走吧。”率先走开,展昭招呼了王朝一声跟了上去。

虽然和颜洛相处时间不多,他也知颜洛是很冷淡的一个人,但是淡淡的也还愿意和他说话。可是刚才的颜洛很是陌生,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的颤抖,他从未遇见过。

“你在生气?”

颜洛一顿,生气?刚才她生气了。

颜洛猛然抬头看向展昭,原本她并不在意,可是看到展昭为难,她竟然情绪波动了起来。回想一番,才惊觉,第一次相见,他已影响了自己的情绪。从来她都是没有怜悯没有气愤,只是一个旁观者,不在乎戏中的人如何。

展昭满是关怀的眼神望着自己,颜洛觉得,这样也不错,有情绪的感觉好像也蛮有趣的。

颜洛一下子舒缓了下来,“没事。回去吧。”

展昭看到颜洛嘴角微翘,虽然只是一瞬,已足以让他惊艳。

“那块玉和我喜欢的花很像,”展昭房中,颜洛道,“本来想留给你当个纪念的。恩,我应该有玉,找一块给你吧。”

颜洛也不确定,毕竟她的百宝袋里东西杂乱,有一些什么她也忘记了。百宝袋是仙家之物,外表看起来玲珑小巧,却是无限空间。面对展昭,颜洛丝毫不顾忌,心神在百宝袋中寻找着,随即伸手往袖中一探,拿出了一对玉佩。

两块玉一模一样,拇指大小,均为彼岸花的形状,只是一块是红色彼岸花曼珠沙华,一块是白色彼岸花曼陀罗华。玲珑小巧,雕刻精美,连花瓣上的纹络都一清二楚。红色缀着白色的丝线,白色缀着红色的线,戴在脖颈上最好不过的了。

已经不记得这是谁送的了,不过颜洛十分满意。“这块玉给你。”颜洛将白色的玉给展昭。

展昭看了一眼,玉质光华莹润,雕工精美,实非凡品,正想拒绝,却听颜洛道,“此玉上的花名为彼岸花,白色为曼陀罗华,红色为曼珠沙华。这两块是一对,互有感应。只要你戴着玉,不管何处,我都可以找得到你。”

说着话的颜洛微微一笑,笑得分明,仿佛看见冰山雪莲瞬间绽放,圣洁间带上了一丝妩媚。展昭不由看得一怔,不管何处,都可以找到你,互为感应,几个字萦绕在展昭耳旁,待回神时,那块玉已经被自己握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