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13. 挖心三命案

距离郭槐一案结案已经有了十天,刘后自尽,宋仁宗迎回了亲母,可算是皆大欢喜。而白玉堂更是有功,一时救陈琳之功,二是审郭槐之功,被册封为御前带刀四品护卫,卢方等人各封为六品校尉。

而展昭是官升两级,直接成为了御前带刀二品护卫,依然供职于开封府。

公孙策最近热衷于研究仙妖鬼怪,对于道术幻术之类十分的感兴趣,埋首在卷宗室中经常是一整天。不想这边还没看出什么来,一场挖心案,闹得是满城风雨。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夜里,前来报案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说是他兄长死于非命。

正好展昭当值,就带着几个衙役前去。不想那命案现场是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被破开的胸膛,*屏蔽的关键字*消失无踪,满地鲜血,死者表情更是惊悚万分,似乎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如此*屏蔽的关键字*,开封府当即立案调查。不想隔天之后,又有一人被挖心而死,一样的场景,死的一样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开封府中人毫无头绪,可是隔了天,又有一人死去。三起命案,闹得人心惶惶。宋仁宗得知,连命包拯迅速破案,擒拿凶手。

距离上一次挖心后,又是一天了,若凶手是隔天作案,那今夜必会有人再次丧命。开封府中是无人入眠。厅中,包拯、公孙策、展昭、白玉堂、丁月华皆在。

公孙策看过那三个尸体,直觉不可能是人的作案手法,“会不会,作案的不是人?”

白玉堂挑了下眉,“先生是说是妖魔作祟?”妖魔鬼怪纵然有之,只真是妖魔,那又不知该如何查起。

公孙策想了一下,“颜洛颇具奇才。”看向展昭,“展护卫可否请颜洛帮忙看看?”开封府中,也就只有展昭一人可以和颜洛多说几句了。

展昭沉默了一下,自从上去见过颜洛施法制造幻境后的样子,展昭就有点后怕,不想颜洛再动用这些。

丁月华不等展昭回答,就先说到,“听说,世上有一种鬼,名叫画皮。她可以变作任何人的模样,迷惑人心。不过为了保持容貌,需要食人心。颜洛和我长得那么像。而且,案子发生这么久,都不见她参与,会不会?”

“丁小姐,请慎言。”展昭拦住丁月华的话,“颜洛绝不会是凶手。”

门口颜洛刚好进来,静静看了丁月华一眼,丁月华这次倒是不怕了,冲着颜洛就喊,“颜洛,你是不是画皮鬼?是不是就是挖人心的凶手?”

“不是。”颜洛倒是回答的正经。

包拯自然不怀疑颜洛,“颜公子,是否可以请你看一看此案?以免再伤无辜。”

颜洛有点为难,这凡人之事,她插手太多并不好,若是扰乱了因果,转念又想了想,所谓因果,也看缘分,既然此案她遇着了,稍加提点一下,也无碍。

“好。”颜洛简单应下,随即看向展昭,“你不是要去巡夜,我陪你去。”

展昭有点担忧,“你可受得住?不要勉强。”

颜洛淡淡一笑,“无碍。”

丁月华急忙说道,“展大人,那我也要去!”

“不敢劳烦丁小姐。该要禁夜了,小姐还是回去吧。”展昭很是果断的拒绝。

长街上,白玉堂送丁月华回去,丁月华咬了咬牙,颇为气恼,“明明是长得一样,为什么他只看得见那个颜洛!”

白玉堂只能回答她一声叹息。

“五哥,你也是男子,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丁月华不解。

白玉堂慢悠悠开口,“你和颜洛,并不一样。”

即使长得再像,可就是不一样。如果说丁月华娇美带刺的玫瑰,那颜洛就是天上月,可望而不可得。

花与月,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那个颜洛那这个案子一定有关!五哥,我不放心展昭和她在一起,我们跟去看看好不好?”丁月华说道。

白玉堂一抓她的手臂,“不要捣乱。快回去!”不由分说的拽着丁月华回去。

自从发生命案之后,汴京的巡夜守卫就更加频繁了起来,开封府也派出了人,每夜巡视城中各处。

展昭和颜洛去的是城西,已经发生的三起命案都是在这里。展昭是一身红色官袍,而颜洛却是穿着浅蓝色长袍,在夜里,看着倒像是白色。

一路巡视,颜洛和展昭并肩走着,夜风微微,几分秋凉。走进一条街,颜洛微微皱了眉,看向旁边的一条巷子,巷子中没有一丝光亮,更有一些不寻常的气息。

“啊!”一声惨叫划破寂静,是在巷子里面。

展昭立即飞奔而去,其他几个衙役也赶忙跟上。一道黑影从一个屋子里蹿了出来。展昭一掌拍去,那黑影也拍来一掌,掌力相对,展昭被震退了两步。

颜洛已经近前,身姿空灵,一旋身之间,倒踢了黑影一脚,黑影却顺势远遁,融入夜色,毫无踪迹。

“你没事吧?”展昭忙看颜洛有没有受伤。

颜洛摇了摇头,转身推开了屋子的房门。屋中一盏油灯闪烁,倒在地上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临死时的惊恐表情凝固,胸膛处鲜血直流,*屏蔽的关键字*已经不见。

颜洛伸手一拂,额头上红光闪耀,彼岸花的轮廓出现了刹那,她在看魂魄的记忆。微微闭目,颜洛垂下了手,“果然是妖。”

身子一晃,展昭伸手扶住,“你不要勉强。”

颜洛定了定神,“没事。既然是妖,那我插手也是可以。”既然妖不遵守妖道,擅取凡人性命,那自然会有天道惩罚。

又一人丧命,包拯面容更是沉沉。

颜洛坐在一边,慢慢开口,“自来*屏蔽的关键字*心来修炼的妖魔大有所在。其中又以狐妖最为猖獗。狐妖修行百年,便可以化成人形,行走于世。此次作案的便是一只狐妖。这只狐妖已经蜕变成灰毛,至少有五百年功力,道行算是不浅。”

公孙策沉吟了一下,“五百年功力的狐妖,仅凭□□凡胎,可有胜算?”

颜洛摇了摇头,“以我如今之力,也无法降服。”这个凡体,连着她一分法力也承受不住,自然不可能降妖除魔了。

但是,若以真身来降妖,身份便隐藏不住,到时惊动了天庭,天界知晓她在人间行走,不免又要召见,而她最是讨厌天庭上的那些繁文缛节。

包拯皱了眉,“降妖之术。公孙先生,世上可有降妖之人?”

公孙策细细想了一回,“有一人。前几日,学生翻看了一些陈年旧事,知晓青峰山上有一无尘道长。此人降妖除魔,颇有威名。只是,不知能不能请得这道长出手相助。”

颜洛心里盘算了一下,若有懂得施法的凡人相助,她稍稍提点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无尘道长,似乎在哪里听过。

“欲解相思结,却被多情累。难度奈何劫,莫添红尘泪。”颜洛突然念出了四句诗,惹得众人不解的看着她。

“把这诗写上,那无尘道长,必会帮忙。”颜洛只是这么说。

公孙策眨了下眼,“颜洛认识无尘道长?”

“不曾见过。只是,曾经有一个人,托我转告这句话。”颜洛也忘了是多久之前的事。

那是一个女鬼魂,为情而生,为情而亡,到了她的绝情殿,饮下断情殇之前,曾恳求于她,若是将来遇见了她所爱的那人,便转告这句话。当时她没有在意,不过在看了那个女鬼魂的情珠之后,对于那一段情,还是有所印象的。

“好吧。大人,那就让学生前去,必请得无尘道长下山除妖。”公孙策*屏蔽的关键字*。

包拯点头,“好。那就麻烦先生了。张龙赵虎,有你二人,保护公孙先生前去。”一番安排后,众人散去。

展昭、颜洛和白玉堂三人一起返回小院,白玉堂对着颜洛啧啧数声,“颜洛果然是深不可测,竟然出去一趟就知道是狐妖了。你真的有法力吗?”

颜洛没有回答,沉默以对。

白玉堂再接再厉,“你是不是知道那个无尘道长的事?听着那诗,应该是一个女子说的。”

颜洛停下了脚步,白玉堂以为她终于要回答,却没想到颜洛只是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后又关上了门,她住的地方已经到了。

白玉堂错愕,展昭轻咳了一下,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五弟,早点休息。”

绕过白玉堂向前走去,白玉堂无语的看了看关着的房门,又看了看前面的展昭,怪人!

也就只有这个臭猫才可以和怪人说话,可见臭猫也是不正常的!

这一夜,又轮到展昭当值,另有两名衙役跟着他。走了一段路,只觉后面有人跟踪,展昭随即示意衙役,三人绕进巷子里,没想到随后而来的竟然是丁月华。

展昭走了出来,“丁小姐?”

丁月华有点被吓到,一看是展昭才缓了口气,稍稍松开了一些紧握在手的湛卢剑,她一身劲装,看起来清爽利落,望着展昭,含情脉脉,“那是妖,我怕你有危险。”

关怀之意明显,展昭纵然知道她非凡人,也是感激她的好意,“丁小姐不用担心。还是回去吧。”

丁月华犹豫了一下,“那,那这块玉你拿着好不好?”她手上拿着的是上次让丁兆惠转交的那块,这块玉上有她的法力,多少可以保护戴着的人。

“多谢小姐好意。无功不受禄,何况展某已经有一块玉了。”曼珠沙华一直放在胸前,这个只属于他和颜洛的玉。

丁月华缩回了手,这块玉始终是送不出去吗?

“我知道了。你,你要小心点,也要小心那个颜洛,她。”丁月华犹豫了一下,也不知要怎么来形容颜洛,无奈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展昭心中一叹,这个报恩的丁月华,并无坏心,只是他是无法回应她的感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