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芳华易消散

十五很快就到了,汴京街头,天还没黑就热闹了起来。各府在御街上搭起了彩棚,花灯高挂皇宫的宣德楼上也是一片灯火辉煌。街道两旁,歌舞百戏上演,人群涌动,无比喧哗。

展昭今日难得没有当值,眼看太阳下山,便等在了小院里。

眼前似乎水纹波动,颜洛已经站在他面前,白裳翠袖,青玉钗,发如墨,清雅柔美,宛如青莲。

几步上前,展昭手轻轻拂过颜洛腮边落下的发丝,“我舍得不得让你出去了。”她太过于耀眼,让他想要独占,不想让其他人看到。

颜洛伸手握住展昭的手,“今天,就当一个普通人吧,平平常常的人。”

反手将颜洛的手握在手中,展昭点头,“好,只有你和我。”

你之所愿,我必从之,卿为我红妆一袭,我岂会负卿心意。

牵着颜洛没有再放开,长街上,两人随着人群慢慢走着,展昭仔细的护着颜洛,免得旁人碰到她。

看不少人都提着花灯,颜洛也觉得不错,拉着展昭走到一个卖灯的摊子前,眼看着展昭,“我也要花灯。。”像是要糖的小孩一样,露出讨好的微笑。

“好。”看一眼就觉得心软,展昭笑着看颜洛拿起一个金鱼灯,付了银钱,“那边是开封府的彩棚,你要去看看吗?”

开封府的彩棚正对着宣德楼,离他们最近。颜洛点头,任展昭带着前去彩棚。

彩棚之中,公孙策和白玉堂皆在,看展昭和颜洛携手而来,都起了身,白玉堂笑道,“原来这只猫不和我们一起来,是在等你啊。”

公孙策倒是对着颜洛行了礼,“颜姑娘。”这个来历非凡的颜洛,公孙策一向很是恭敬。

“先生客气。”颜洛这次倒是理会公孙策了,倒是让公孙策意外了一下,看来今天颜洛心情很好,公孙策默默腹诽。

白玉堂拉了拉展昭,“你来得晚了些,刚才好几个夫人来请你,说请你去他们彩棚里坐坐,顺便喝茶呢。”笑嘻嘻的模样,不怀好意,“那几个夫人家里,好像都有待嫁女孩,嘶。。。恐怕是要结亲呢。”

白玉堂声音很大,周围人是听得清清楚楚。

展昭手肘一撞白玉堂,“五弟说笑了。恐怕是要找五弟的吧。”

白玉堂躲开展昭的手,“都是找你展大人的。对了,过年的时候,那位随州的叶婉静叶小姐,还给我们展大人送了年礼呢。”

“叶婉静?”颜洛疑惑了一下,想不起来是什么模样,无关紧要的人,从没入过眼,自然没有印象。

“就是那个十分美貌的叶小姐。”听到颜洛应声了,白玉堂更是兴致勃勃了,“而且温柔多情,对展昭可好了,她。。。”

“没有,只是说过几句话而已。五弟莫要乱说了。”展昭拦住白玉堂还要继续说的话。

颜洛浅露笑意,“那个人的姻缘,不在展昭身上。”

“你又知道。。。”白玉堂无奈,这个颜洛还真是淡定。

“不听你瞎扯,颜洛,我们走出逛逛。”

怕白玉堂又瞎说什么,展昭忙带着颜洛出去,惹得白玉堂一阵笑,可是笑声尽,便觉得一丝悲,“公孙先生,你说,这情,究竟是什么呢?”

公孙策抚了抚胡子,“情之一字,又有谁说得清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五弟尽胡说,你可不要信。”展昭解释般的说道。

颜洛笑了下,“我知道。”停顿了一下,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展昭,其实如果有一个人能够陪伴你一生。。。”

“不要说。”展昭打断颜洛的话,望着颜洛的双眸,“我说过,你是唯一。唯一,便是只有你一个。”不要说出那些会伤我心的话,我一点都不想听。

颜洛点了下头,“那边好热闹,我想看看。”

那里围着人群,不知是什么事,不时传来笑闹声。两人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原来是一个江湖卖艺的人在表演。如今在台上的是一个俏丽的女子,舞着一把剑,身姿曼妙,剑法倒也有几分的灵巧。

一时停下,女子笑吟吟对着台下说,“小女子江燕玲,特地摆下擂台,若能打赢小女子,便有礼物相送。”

一旁两人抬上了一个桌子,桌子上摆着三样的东西。一对彩瓷花瓶,一对白玉手镯,还有一把宝剑。

颜洛看了看宝剑,拉了下展昭的衣袖,“我要那把剑。”

展昭也没有问颜洛为什么想要,看着上去的两三个人都被那个江燕玲打败,便跃上了台,“在下请姑娘指教。”

“哎呀,展大人亲自上去了。”当即就有百姓喊破展昭的身份。

江燕玲行了一礼,“原来是展大人。小女子闻名已久。今日能够相见,真是燕玲之幸。不知展大人用什么兵器?”

今日外出,展昭并未带巨阙宝剑,左右看了看,跟台下一个孩童借了一把木剑,“姑娘请。”

江燕玲暗暗咬了咬唇,“那就得罪了。”

挥剑而上,身法轻灵。展昭只是拆招,并未反击,儒雅风度,是赏心悦目至极。过了十几招之后,展昭觉得差不多了,一挥木剑,瞬间击落了江燕玲手中宝剑。

手中宝剑一丢,江燕玲面上一红,“展大人果然武艺高强。燕玲认输了。”

“得罪了。”展昭转身将木剑还给那个孩童。

台边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展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小女也已认输,这三样礼物,请大人挑选。”这个人倒是江燕玲的父亲江汸。

“展某想要那把宝剑。”展昭说道。

江汸笑容更胜,伸手拿过桌上的剑,“展大人,这把是老夫的传家宝剑,和小女手中的剑是一对,双剑不分离。展大人若想要这把剑,不知可否愿意和小女订下亲事?”

这倒是出乎展昭意外,“前辈见谅,展某不能答应。只是想要这把剑而已。”眼睛看向颜洛,人群中,颜洛还站在那里,看着台上。

“这。。。难道展大人已经定亲了吗?”江汸问道。

展昭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犹豫了一下,“对不住,这亲事。。真的无法答应。”台下百姓却是喧闹了起来,纷纷吵嚷要展昭答应。

江燕玲注意到展昭一直往台下看,那里站着一个绝色的女子,“这位姑娘是展大人的同伴吧?”江燕玲笑看着颜洛,“展大人想要宝剑,可是宝剑难分,若是姑娘能赢了燕玲,那燕玲就将手中宝剑相送。”

展昭看着颜洛,却见颜洛露出一丝微笑,绝色容颜,瞬间惊艳了众人。

江燕玲忍不住愣了一下,刚才看已经愣神,这一笑,更让人失魂。

“好。”颜洛竟然答应了,连展昭都意外了。

看颜洛走上台来,轻盈身姿,好似风中青柳。

“比什么?”颜洛看着江燕玲问了一声,那双眼宛如大海幽幽,摄魂夺魄一般,让人忍不住沉沦其中。

江燕玲愣了好一会,“比。。你会武功吗?”原来是想让这个姑娘出出糗,只是如今她一上来,江燕玲倒是气短了。

颜洛摇头,凡人的武功,她没学过。

“那。。。。你会什么?”这个倒是在江燕玲意料之中,只是一时,她也不知要比什么。

她会什么。。。。额。。。。颜洛求助般的看向展昭。

展昭笑了笑,“不用比了,这把剑,我们不要了,好不好?”

颜洛看了下宝剑,她也不是非要不可,“好吧。”

看颜洛答应了,展昭对着江汸道,“打扰了。前辈和江姑娘继续比武吧。”

刚转了身,忽然不远处声声惊呼,只见一座彩灯牌楼倾斜倒下,楼下百姓何其多,避之难及。

纵身一跃,展昭便向牌楼掠去。

牌楼倾斜,将倒未倒,挂着的灯掉下来了不少,落了地,立即烧了起来。几个巡街的衙役连忙分开百姓,百姓慌乱,根本未听指挥。

一把抱起一个牌楼下的小孩,展昭迅速把几个压脚的石头压住牌楼的柱子,免得牌楼真的倒下。火势蔓延了起来,迅速烧到了旁边的彩棚。

擂台上,颜洛站在那里,看着展昭,一声叹息,展昭,我们都做不了平常人。

一滴水在颜洛手心凝聚,滑向指间,轻轻一弹,滴水腾空,化作千点万点的雨水,月依然明,天无云,雨淅沥,浇灭了烧起的火,火灭雨停。

手一挥,牌楼断裂的一根柱子恢复了原状,重新立了起来,连着烧掉的花灯,都重新挂了起来。除了微湿的地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展昭愣了一下,看向了擂台,可是台上已经没有了颜洛的身影,心中一惊,急忙看向四方,人头耸动,哪里有颜洛。

台上的江燕玲呆愣着,她看得很清楚,就在颜洛一指一挥之间,场面瞬息变化,待她一眨眼,颜洛整个人就不见了。

心中惊疑。。莫非是她头晕了?

寻遍御街,不见颜洛,展昭惊惶,匆忙走上一座桥,四周眺望,只见对面的岸边,颜洛站在那里。水中花灯随水漂流,岸上人,低头看灯。

“颜洛。。”展昭匆忙上前。

颜洛没有回头,声音清泠,“世人多有执念,只是人死灯灭,执念也就消散了。可是,也有一些人,即使死去,也难忘心底执念、最是情难忘,怜悯众人悲苦,故而绝情殿,有一断情殇,一杯饮,忘尽前尘爱恨。”

“展昭,这是我特意调制的忘情汤,你,喝下吧。”颜洛缓缓转身,手中一杯清水,水至清无色。

“不,我不喝。我不要忘记你。”展昭拒绝,看着颜洛,“我可以不再见你,可是我不想忘记你。颜洛,不要逼我。”

他绝不对不要失去对颜洛的记忆,那一些他要珍藏一生的记忆。

“可是,那太苦了。我不想你有苦痛。”一杯特别酿制的忘情汤,忘记心中深情,再结人生缘。

“不苦。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是甜蜜。颜洛,让我记着你,好不好?”展昭言语含悲。

手轻抚着展昭的脸,颜洛点了点头,收起了忘情汤。

“以后,我。。极少会出绝情殿,你,珍重。”抬头轻吻展昭的唇,一滴泪顺着展昭眼中落下,落到了两人相贴着唇上,是咸是苦?

怀中一空,颜洛已无踪。展昭直直站在河岸,右手抚上胸间的曼陀罗华,你说过,此玉随身,互相感应,你可以找得到我,那我可不可以找得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