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云隔天地间

依然是那处小院,树下石桌摆两杯清茶,展昭和颜洛相对而坐,展昭只是贪看着颜洛的脸,目光痴痴,虽知不妥,却也不舍得移开目光。

一丝犹豫,颜洛还是将话说了出来,“展昭,我始终不属于凡尘。”

“我知道。是我的私心。我的生命不过短短几十年,到生命终结的时候,展昭便不会存在,可是你会一直都在。”

最残忍的该是他吧,他会将漫长的思念留给她,让她在岁月里回忆起他,可是他,到时候的他,再也不会知道。

颜洛摇了摇头,“我是绝情帝君,专渡痴情鬼。世间情缘我看的太多,我没有执迷的心。展昭,这般的我,你觉得是你想要的吗?”她对展昭有情,可是这情,远远不是生生世世相守至死不渝的爱。

“是。遇见你之前,展昭只想一生为公,生死无惧。可是见着你,我突然想,若有你相伴,才是此生无憾。”展昭明白颜洛的意思,情有轻重,输的永远是那一个放不下的人,他放不下,也不想放下。

“好,我知道了。”颜洛低头喝了一口茶,“我会离开几日,等我回来,我成全你一段姻缘。”

当年襄阳城渡魂,丁月华的魂魄也已归入地府,重新轮回,本来展昭的姻缘就已经乱了,到了丁月华转世,就变成了一片的空白,如今,便续上,也不算是违了他的天命。

便用她千年修为,换她与他一段姻缘。

“与你的姻缘吗?”展昭还是蛮清醒的,这个必须问清楚。

“对,与我的姻缘。让你欠我的恩,来偿我没有的情。”一点头,颜洛给了肯定的答案。

展昭微微一笑,“好。那我是不是要多让你救几次?”好让恩情不断。

“那样的话,等你到了地府,你就要成为我的花仆了。”欠的都是要还的,我欠了你的情,便还你一份恩。

“好像也不错的样子。。”他还没看过那一片的彼岸花海。

颜洛笑而不语。

酆都大殿之上,地府帝君齐聚,东南西北及中央大帝,酆都大帝,女帝,皆在座上。

眼看女帝,酆都大帝开口问道,“女帝若到人间一世,左右不过五十年。绝情殿中事,虽好处理,只是展昭,前世并非凡人,来生,他必是回归天庭的。”

“我知道。我只会留在尘世三年。他和丁月华本来就有三年夫妻之缘,丁月华早逝,姻缘已乱,所以,这三年,我便替代他原本的姻缘。”

展昭终有自己的前世来生,她并不想耽误太多,待得三年之后,她就会回来的,毕竟,她是女帝,毕竟,她永远都没有轮回,毕竟,她终究没有世人的痴迷嗔怨。

“好。女帝既然执意如此,我等便随女帝之意了。”酆都大帝说道,三年时间,不过是转瞬之间,易过。

女帝点了点头,“多谢各位。”

除了担忧展昭的将来,六帝对于女帝要留在尘世,并没有太大意见。

这女帝走一回人间,便多了一分生气,不像万年不变的难以接近,前些时候,她人间走动了一下,地府就挽救了多少生灵,这可都是功德无量,连着地府的灵气都增多了。

眼看着重新醒来,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帝君们是失落不少,是巴不得女帝赶紧再去人间多走走。

虽是绝情主,但是,终究是有情的好。

三天之后,开封一场大雨,在开封府南边的湖边,忽然出现了一座宅院,临水而建,庭院森森,门庭雅致,多出了这么一处宅院,开封百姓却习以为常一般,不以为怪,自然是法术所致。

隔了一日,一张请帖便送到了开封府,请展昭湖畔一会,眼看落款名字是颜洛,展昭欣然赴约,一到地方,便见宅院门匾上题着彼岸两字。

踏进彼岸,便见满园苍翠,花草无数,亭台楼阁精巧,长廊假山成景,曲径通幽,秀色无边,两个秀丽少女在前引路,也是身姿窈窕。

一路深进,便见琉璃花亭之中,颜洛坐在那里,亭中桌上,摆着琼浆佳肴。

“展大人,请。”少女带到这边,屈膝一礼,便退了下去。

痴看颜洛一身素雅,绣衣罗裙,竟是如同寻常女子一般的装扮,她带着轻柔笑意,执盏斟酒,“我会留下来三年。”

“三年?”展昭双眼很是明亮,很是欢喜。没想到她可以留在他身边三年。

“对。三年之后,便再无颜洛。你可愿意?”三年之后,唯有地府的女帝。

“愿意。便是三天,我也愿意。”若能相守,一日也是最美的回忆,足够一生珍藏。

三年相思换三年相守,也许是知道最终的分离,所以他们更加的珍惜。

展昭依然是开封府尽责尽职的护卫,是风雨中来去的南侠,只是,他也是颜洛的夫君,彼岸中,唯有他和她两两相守,不想留下遗憾的,过着这日月轮转的岁月。

那一年,彼岸如同它出现的时候一样,在刹那消失,展昭站在湖水之畔,眼看着那磅礴大雨,始终微笑着,他,已无遗憾。

手中握着一块玉,是原本在颜洛那里的曼珠沙华,那曼珠沙华的红,像极了那一天,那满眼的幸福的。

新房双喜,红烛高照,金丝珠帘,她端坐帐前,锦绣嫁衣,绝色姿容,盈盈而笑,足以惊艳他余生的岁月。

不知又过了几年,包拯去世了,展昭便辞官归故里,年已五十,不减风骨,故居还是之前模样,那是当年自己带颜洛回来祭祖时,颜洛亲自打理的,古朴典雅,一花一草,满是生机。

那一年大雪纷飞,温了一壶酒,庭下独饮,几多相思,攸然入梦。

雪飘扬,一股风悄然而来,女帝一身白衣,发未戴冠,只簪了一枝白色彼岸花簪,绝色容颜,看着趴在桌上的展昭,唇角微露笑意。

拿起一旁的斗篷,轻轻披在了展昭身上,加了炭火,重新暖着酒,女帝坐在一旁,看着展昭,仔仔细细的看着,即使年华不在,他还是和她记忆里的一样俊朗。

过了两刻钟,展昭终于醒来,一眼看见女帝,却是一笑,“可是做梦了?”

女帝弯了唇角,“酒暖好了,不过菜倒是凉了,我想吃你烤的鱼肉。”

展昭只当是梦,言语温柔,“好,那去厨房,我烤给你吃。”伸手握住女帝的手,入手丝丝冰凉,他恍然惊觉,这不是梦。

“你。”离别数十年,只在每年生辰时,她会入梦而来,除此之外,便只有自己的一场空梦了。

“嗯?”面前人浅含笑意。

展昭有点惊讶,真的是她,“我以为是梦。”

“梦里有我不好吗?”女帝只是微笑着。

展昭摇了摇头,“梦里好,可是醒来的时候不好。”

“我想吃鱼肉。”女帝轻轻拽了拽展昭的手。

“好。”展昭笑了笑,拉着女帝的手往厨房走去。

厨房还有早上买下的活鱼,展昭利落的宰杀了一条鱼,洗剥干净后便开始烤鱼。

女帝在一边也挽了衣袖,挑了几样菜,“最近殿里新来了一个鬼差,厨艺很好,我让她写了几道菜的做法,自己试了试,勉强还可以,做给你尝尝。”

自从婚后,女帝只曾做过几次糕点,一概饭菜,都是侍女打理,她是极少下厨的。

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又是神仙,厨房这种地方是千百年也难得进去一趟的,展昭只恨不得自己亲手来照料她,又岂会让她为自己受累。

“好。”展昭点头,静看着女帝洗菜切菜,她是帝王,却为自己倾尽温柔,凡尘三年恩爱,抵过今生繁华。

三样小菜,一条鱼烤得外酥里嫩,一壶酒,两人坐着对饮,看女帝吃得开心,展昭也欢喜。

吃完之后,便到了外面散步,几株野梅幽香,雪地上,浅浅的脚印,却只有展昭一人的。

撑着伞,展昭看着女帝,不管岁月如何变化,她还是当初的模样。

雪花纷纷,掩盖了展昭的脚印,女帝停了下来,看着展昭微笑着,“我来取彼岸花。”

“好。”展昭只是应了一声,将怀里的曼珠沙华拿了出来,而曼陀罗华依然戴着他身上。

他微俯首,女帝伸手解开了曼陀罗华的绳结,将曼陀罗华和曼珠沙华一起握在手中。

“能再见你,展昭,很是欢喜。”展昭望着女帝,他知道,他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又该进入另一次的轮回了吧。

“嗯,我也是。”

轻拥着展昭,点点的光芒从展昭身上溢出,聚集在了曼陀罗华之中,这是属于展昭的记忆,那记忆里有一个名唤颜洛的人。

五彩云霞之上,九重天阙,他站在云海边上,眼看着远方的云雾翻腾,微微皱着眉。

凡尘一世,在重返天庭之时,感情记忆都已淡去了,只是,为何,心里,始终空缺着什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

那是什么?难道,有什么是不该忘记却忘记了的吗?

彼岸花海,绝情殿中,她还是女帝,阅尽苍茫,满殿的凝情珠,似乎也有一颗,散发着属于她的气息。

该忘记的始终都是会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