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对镜理红妆

夜色降临后,一日一次的开封会议再次展开。

包拯进宫去了,到场的只有白玉堂、公孙策、展昭、颜洛、丁兆兰、丁月华。丁月华本来来得是兴高采烈,只是在看到颜洛的瞬间,立即收敛了神色,极是淑女的坐在一旁,不言不语。

“找了两天,也不见花冲的踪影。他一定知道我们在找他,躲起来了。”丁兆兰一声叹。“如果能把他引出来,一定可以将他擒拿归案。”

白玉堂闻言看了下颜洛,坏心顿起,“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引那花冲出来。”

丁兆兰追问,“什么办法?”

白玉堂笑了一下,“只要让颜姑娘到人多的地方走上一趟,保管那花冲色心难耐,暴露行踪。”

“不行!”展昭立即反对。

公孙策轻咳了一下,这个颜洛非人非妖,来历非凡,又生得一副绝美面容,作为诱饵实在是有点适合,“白护卫所言倒也是有道理。颜姑娘武艺非凡,也不会有危险。”

展昭皱眉,他不想颜洛有任何的危险,“先生。。”

“花冲行事卑鄙,如果不能将他抓获,不知还要害了多少女子。”白玉堂火上浇油。

“还是我来吧。”丁月华挺身而出,“我武功也不弱的。”对付一个小小凡人是轻而易举。

“不行,你虽然自幼练武,可是毕竟武艺不精,对付不了那花冲。”丁兆兰不敢让丁月华冒险,他自然不知这个妹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妹妹了。

“重点在于,你没人家颜姑娘好看。”白玉堂笑吟吟,摇着扇子,很是欠扁的模样。

颜洛慢悠悠的喝了口茶,“其实还有更好的人选。”

“哦?谁?还有谁能比你貌美。”白玉堂不解。

“你。你看,你生得不错,扮作女子想必也是貌美。而且你轻功好,这行动间不也是摇曳生姿,步步生莲。”颜洛难得说了这么的话,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白玉堂被搪塞得说不出话,指着颜洛咬牙切齿。

展昭十分不给他面子的笑了出来,“颜洛说的有道理。不如麻烦下五弟?”

“臭猫!”白玉堂咬牙。

众人打量了一下白玉堂,纷纷露出笑容,颜洛所言倒也没错,不过那摇曳生姿,步步生莲,倒是无法想象啊。

“算你狠。”白玉堂瞪了一眼颜洛,他还可以在展昭身上讨点便宜,可是对着颜洛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任你千变万变,可是她一张冷脸,就没有丝毫的成就感,他堂堂大丈夫,不和小女子一般计较。

“既然你们觉得这样可以,那便照白玉堂所说吧。”玩笑归玩笑,颜洛还是同意了的,反正这次出来,已经是和地府几位帝君谈好了条件,只要她不在凡间显出神相和滥用法力,其他举动是不会有差的。

而那几位帝君,对于自己的变化似乎十分的乐见其成,特欢喜的让自己多到凡间行走。

“可以吗?”展昭担忧的问道,颜洛毕竟不是凡人。

颜洛点了点头,“不碍事。”

“那就麻烦颜姑娘了。”公孙策笑道,果然只要展昭在,颜洛大多是很好说话的。

一看颜洛答应了,白玉堂立即道,“那,你打扮得也太素了。一点血色也没有,冷冰冰,就算是采花贼也不敢惹你,至少胭脂水粉要擦一下吧。还有这衣裙,也该换一套。”白玉堂尽情挑剔着颜洛的装扮。

颜洛看了白玉堂一眼,这个人好烦啊。

丁月华暗暗吞了下口水,阿弥陀佛,上仙大人啊,好好教训这白老鼠吧。

第二天,白玉堂很是积极的捧了一套衣裙和一堆的发饰胭脂水粉过来,就往颜洛屋里放。

颜洛看着白玉堂准备的一套衣服,粉红娇嫩,十分繁琐,不由有点眼花,“白玉堂,这是你穿的吧。我不要。”

展昭无奈摇头,这个白五弟,纯粹添乱的。

白玉堂翻了个白眼,“这可是最好的绣娘绣的好衣服,全天下可就这一件了。”

颜洛挥了挥手,她不稀罕,也不想穿。

随意取了一盒胭脂,淡抹双颊,白玉肌肤泛起一丝粉红,食指一沾胭脂,往唇上一抹,更有几分的生机。

拿着眉笔,颜洛瞬间纠结了,“这个,还要描眉吗?”

展昭站在一旁,看她就是极少打扮的模样,本就是不染尘埃,岂会让脂粉污颜色,这次真的为难她了。

看着她拿着眉笔纠结的样子,展昭上前接过,“我来。”

颜洛遂仰头看他,容颜近在眼前,双眸深幽,让人情不自禁坠入其中。

展昭不由有些心慌,镇定心神的拿着眉笔在颜洛双眉上淡淡拂过,“好了。”展昭耳根已经发烫。

颜洛转回身,取下玉簪,换上一对红色碎玉钗,几颗珍珠点缀一下,身上依旧是红纹白衣裙,可是感觉也瞬间不一样了,冷中带几分妍丽,若是一笑,必是倾国倾城。

站起身来,颜洛望着展昭,“这样可以了吧?”

“很美。”展昭笑着,这般看着她梳妆的样子,也许只有这一次机会,能为你镜前描眉,展昭何其有幸。

街上人来人往,颜洛装成大家闺秀,坐着轿子,到庙里上香,月华扮成侍女,跟在了颜洛身边,展昭、白玉堂、丁兆兰暗中跟随。到了庙,颜洛出了轿子,倾世容貌立即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庙里供奉的是观音菩萨,颜洛只是让月华点了香,并未*屏蔽的关键字*,随后很是悠闲的在庙里晃了一圈,大约半个时辰了,才回了轿子,而轿子直接回到了丁家的宅院。

看着周围人那一副见着了天仙的样子,白玉堂啧啧数声,“怪不得颜洛要掩藏容貌,她这一出来,就没有人不失魂的。”

丁兆兰有点不好意思的咳了一下,“颜姑娘确实是天姿国色。”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众人就只能期待夜里有没有发现了。

房中,颜洛坐着,月华亲自端了茶过来,“虽然不知道上仙的身份,但是,还是想问上仙,对展昭是什么感情?”月华问得很是慎重,却没有惧怕。

颜洛有点迷茫,“情。。。我和展昭既然有缘相识,那他的今生,我会尽力让这缘分不断。”她现在只能做到如此,也许到了某一时候,缘分散尽,她,她又该如何。

“神皆无情,可是人却有情。展昭对上神,早已是情根深种,月华自知没有丝毫机会,可是,绝不忍展昭受苦。希望上神慎重。”拳拳心意,只愿展昭安好。

颜洛点头,“我知道。你该回去了,不然月宫该问罪了。”月华堕仙成妖,若能及时回头,还是有机会返回月宫的。

月华低头,“我会尽快理清的。”纵然她不想回去,可是如今,似乎没有留下的理由,展昭的身边,不需要她。

已经入夜,展昭隐蔽地躲在颜洛房中,看颜洛坐在镜前梳着发丝,心中一阵暖意,如此不避嫌的独处一室,真是。。展昭有点脸红。

“你这样子不难受吗?”颜洛抬头看了一下在梁上的展昭。

展昭探出头,“没事,你休息吧,我会护着你的。”颜洛放下梳子,站起来,灭了灯火,走到床边,躺了下来。安静的房间,连呼吸也可以听到。

展昭看着颜洛这边,没有一丝的放松。

夜半时分,一阵清香悠悠飘来,展昭一阵心神恍惚,连忙屏住呼吸,这是*屏蔽的关键字*香。看了一下颜洛,她还很安静的躺着。

房门被轻轻打开,一个蒙面人走了进来,慢慢走到了床边,“好一个绝色美人。。”伸手就要往颜洛脸上摸去。却见颜洛猛然睁眼,一道直冲魂魄的冷意让那人退出了好几步。

展昭已经现身,剑闪寒光,“展某请你到开封府一趟。”

男子冷笑了一下,“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一把长刀宛如毒蛇,两人是我来你往拼杀。

颜洛已经站了起来,拿起披风系上,看那采花贼不是展昭对手,也就没有插手。

房里打斗,引来了白玉堂和丁兆兰,那人见脱身难,身子一转,伸手就朝站在一旁的颜洛抓来,明明快碰到颜洛的衣服,却抓了个空。

展昭剑已近前,一剑划伤了采花贼的右手臂,采花贼破窗而出。被埋伏的王朝马汉抓个正着。

“你没事吧?”展昭看着颜洛,刚才惊险,可是颜洛连着发丝也没有动,就那么凭空消失,到了另外一边。

颜洛摇头,“不会有人伤得了我的。”展昭这才放心。

白玉堂倒是知晓一些,也不惊讶,倒是丁兆兰满是惊讶,他看得很清楚,那不是轻功,而是法术,颜洛究竟是什么人?或者不是人。

花冲顺利抓捕归案,一番审问下,是招认不诡,当即打入打牢,只等太原那边的案卷到来,再一起审判其罪。

院子里,众人多日辛劳,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番,几样小菜,几壶酒,算是庆贺花冲之案告破。丁兆兰好奇的看着颜洛,几分疑惑,“二弟曾说,有一位颜公子和小妹长得一般模样,应该是颜姑娘吧。”

月华连忙解释,“颜姑娘是世外高人,会幻容之术,所以之前容貌和我很像。”丁兆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这个解释。

突然一声惊雷震耳,月华吓得花容失色,猛然抬头看着天,目露惊慌。颜洛看了她一下,月华咬了咬唇,看了下展昭,手抓紧了衣衫,低下了头。

“怎么好好的打雷了?”白玉堂奇怪的看了下天,“现在是秋天吧。。”

“天有异象。”展昭微微皱了眉,有点担忧的看着颜洛,就怕颜洛又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