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白雪覆山川

“昨夜你所中的乃是蛇蛊。蛇蛊为赤练蛇妖修炼之术。普天之下,赤练成妖者十七,其中,能施展蛇蛊者其三。一,被镇于佛塔之下修行。其二,沉于冰川中,不在尘世。其三,名唤朱砂,女身,修行七百五十六年。常在随州襄阳一带活动。”晚,展昭房中,颜洛介绍着赤练的来历。

“所以,在随州为恶的是这个叫朱砂的赤练蛇?”白玉堂觉得有点恶心,蛇之类的东西,本来就冰凉滑溜的恶心。

颜洛点了点头,那天只是一个照面,不过颜洛还是记住了,所以特意回绝情殿中查了查。

“妖,又是妖!”白玉堂长叹了一口气,上次一直五百年的狐妖就已经是手忙脚乱了,何况这次是七百五十六年的蛇妖。

“蛇妖要那么多女子干嘛?”展昭有点不明白,归入青楼的女子似乎也不会那么多。

“以女子魂魄修炼,更有利于蛇妖功法大成。不过,这是违背天道。所以,那座地宫中,才有许多的锁魂符。锁魂符,是地府中,用来禁锢魂魄的符咒。没想到,那个蛇妖竟然懂得。”关于这个颜洛还是有一点意外的。

“所以,随州城里所有的魂魄都被禁锢在那座地宫?”展昭皱了眉。

“魂魄本就归地府管理。蛇妖私禁魂魄的事,我会处理。明日,便不会有这个蛇妖存在了。”颜洛已经命绝情殿鬼差上述,让天庭随便派个人把蛇妖处理了,至于她自己,一条小蛇,懒得出手。

白玉堂对着颜洛竖了竖拇指,果然是神仙好办事。

“那接下来,就是人的事了。”展昭沉吟了一下,“当地官府必然已经叛变,五弟,你回去一趟。请包大人奏请派兵。”展昭身体还没恢复,也不硬是逞强,免得耽误时间。

“好。”白玉堂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我这就出发。”

“明日再走。今夜,不适合。”颜洛看向了窗外,窗外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一丝风也没有,暴雨将临。

这一晚将要入冬了的随州是响了一夜的雷电,随州城上空乌云密布,大雨磅礴,雷声中似乎有惊天动地的嘶吼声不时传来。待着天一亮,又是晴朗天气,整个天空都是格外的澄清明朗。

可是城中,似乎气息一下子凝重了起来。不少江湖人开始陆续的出没,城门更是热闹,不过刚过了辰末,各城门便被重兵把守了起来,往来人都需要盘查,更是许进不许出。白玉堂在城门一开的时候便出了城,一路返回开封府。

展昭一整夜倒是休息得不错,也恢复了不少精神,起身后在客栈后院里练了一套拳法,活动了活动筋骨,便去敲了敲颜洛的房门。房中无人响应,似乎是不在。

听到敲门声,对面的宝儿开门出来,“你起来了,颜洛半夜就出去了,你睡得沉,她没叫你,让我告诉你一声,她午后回来。”

“是这样啊。”想来颜洛是忙蛇妖的事去了,可叹他凡夫俗子,这鬼怪之事,有心无力,帮不了她。

“展公子,展公子,你快来看看那个姑娘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一个?”客栈老板刘二匆匆跑了上来,他看过宜庆公主的画像,知晓展昭是要找她。

“在哪里?”展昭忙跟着刘二下楼。

只见客栈靠门的一张椅子上,一个鹅黄衣裙的女子坐在那里,容貌和画像无二,只是,眼神呆滞,坐在那里是很是一板一眼的喝着一杯水。

“赵姑娘?”展昭唤了一声,那女子也不言不语,也未看展昭一眼。

“宜庆?”宝儿从楼上下来,一见女子便脱口而出的唤了一声,展昭回头看了她一眼,这个宝儿竟然认得宜庆公主,而且和宜庆有几分相似,看来她也是皇室中人。

宝儿几步上前,“宜庆,你怎么会在这里?”只是宜庆也是不言不语。

“你怎么了?”宝儿又问了一声,依然没有回应。

“掌柜是哪里发现的她?”看宜庆不对,展昭转身问刘二。

“刚才正好在柜台往外闲看,突然看到这个姑娘在街上走着,我一看面熟,想起是公子要找的人,忙出去再看看,没想到这个姑娘似乎有点、”刘二顿了顿,“后来我请她进来,她便跟着进来了。”

看来宜庆公主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宝儿姑娘,既然你认识赵姑娘,那就麻烦你带赵姑娘上去,换身衣裳。”权宜之计,只能先让宜庆公主安顿下来。

“掌柜,可否麻烦你找个大夫过来?”

刘二应了,招呼了一个伙计,让他去请街头的一个大夫。

宝儿帮着宜庆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随后大夫来看了看,可是并无丝毫损伤,只是精神不太对,大夫也无计可施,只是开了几贴安神的药。

看宜庆躺在床上休息了,宝儿才出了房门,展昭就等在门外。

“宜庆怎么变成这样?以前,她比我还要闹腾的。”

“姑娘既然见过赵姑娘,那必然也是姓赵了?”展昭问道。

宝儿点了点头,“是,我叫赵宝怡,是襄阳王之女,宝怡郡主。”宝儿终于吐露自己的身份。

果然是皇室中人啊。

刚过了午后,颜洛就回来了,拎着一个小盒子敲了敲展昭的房门,展昭没有关门,抬头一看是颜洛,就站了起来,“你回来了?”

看展昭恢复得不错,颜洛点了点头,“豆沙糕。”放下了手里的盒子。豆沙糕是展昭平素比较喜欢的糕点,包着松软的绿豆,不甜腻,清香可口。

没想到颜洛竟然记得自己爱吃的东西,展昭心中暖暖,“这城里也有豆沙糕吗?”

“没有。听说昆仑刚收了一个仙厨,糕点做得不错,我就让他做了一份。”颜洛回答得简单。只可怜了那个仙厨,刚刚升仙没多久,就被召令,更是被女帝盯着做了一份糕点,那是心慌手乱啊。

展昭一笑,以为她是去收妖,没想到竟然是去给自己做糕点,“好。我一定都吃完。”

“展昭,宜庆醒了。”赵宝怡跑了过来,刚嚷了一声,便看到颜洛,“哎,你回来了。”

“对了。颜洛,宜庆公主找到了。只是,很奇怪。”展昭微微皱了眉,“像是中了妖法一样。”

“那我看看。”颜洛也没有多说,和展昭一道去另一个客房。

宜庆已经从床上起来,坐在椅子上呆愣着。

颜洛看了一眼,更近前了两步,看得更仔细了一些,“她的七魄被收走了。体内仅剩三魂,所以便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无喜无怒无哀无惧无爱无恶无欲。”对于宜庆的魂魄状况,颜洛是看得清楚。

“所以,必须先找回宜庆公主被取走的七魄。”七魄又会在哪里?展昭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群芳院下的地宫。

“是在那里。那妖孽虽除,不过那些魂魄皆还被禁在那里。我需要去一趟。”颜洛明白展昭所想。昨夜蛇妖被擒,直接押去了斩妖台上剥皮抽筋,而蛇妖魂魄更是直接落入了颜洛手中,所以蛇妖所为,颜洛算是极其清楚的。

“好,我和你一道去。”展昭点头。

赵宝怡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你们是在说什么?”

“还要请郡主多照顾公主。”展昭没有解释,只是这般说道。

“不行不行。你们要去哪里?带上我吧。”赵宝怡急忙说道。

“郡主还是莫要乱走,如今城里并不安全。”展昭说道。

赵宝怡嘟了嘴,“那她还半夜出门呢。”一指颜洛。

“颜洛与郡主不同。”颜洛已经走到了门口,回头看了展昭一下,展昭忙跟上,一起出了门,没有再理赵宝怡。

时辰尚早,也不急着过去群芳院,展昭房中,颜洛拿出了两个青玉杯,和一个玉葫芦,皆是莹润水透的玉石雕刻而成。拿起玉葫芦倒了两杯,那略带粉红的液体,青白的杯子,便像是水中莲花一般。

“这是百花蜜。忘了是哪一年,百花仙子送过来的。你最近失了精气,喝几杯,总有点好处。”这可不是一般的好处好吗,百花蜜由百花仙子率领众花仙以百种仙花酿制而成,集齐天地四时灵气,对于神仙也是难得的灵物,何况是凡人。

展昭笑了笑,“我只是凡人。这些是神仙之物,合适吗?”

颜洛点了点头,“我有的,你想要的,都可以给你。”颜洛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看着颜洛认真的神态,展昭喟然一叹,他能给予颜洛的实在是太少,唯一的只有他的一颗真心。有你如此待我,我展昭何其幸运。

忍不住握住颜洛的手,“颜洛,你对我这般好,我该如何对你更好?”

浅浅的笑容在颜洛唇角浮起,“你是我唯一记挂的人,自然要对你好。只要你好好的,对我来说,就是最好。”

凡人的寿命是那么的短暂,我只能在你有限的生命里对你好,将来,你魂归地府,若是再次轮回,你便不会记着我,若是成仙修道,那也是淡薄了所有,一样不会有我。

是情是缘,都是有散尽的一天,唯一能做到的,便是情缘未尽之时,珍惜而已。

端起玉杯,饮尽,颜洛的好意,他不会拒绝。不过是片刻之间,展昭便觉得眼前朦胧,醉意袭来,目光不由落在了颜洛的唇上。

她的唇偏白,像是没有血色一般,只有淡淡的粉,有时微微翘起,便是让人惊艳的心悸。心似乎越跳越快,理智也在慢慢的离去。看着颜洛喝下一杯百花蜜,被滋润了的唇泛起了光泽,带出了丝丝的魅惑,诱惑着蠢蠢欲动的心。

展昭猛地站起,想去外面吹吹风,不想这一起来头晕目眩,身子一倾,差点摔倒。颜洛已经伸手扶了过来,握住了展昭的手。

入手冰凉,可是在展昭感觉中,却觉得隐隐发烫。看着近在眼前的颜洛,那双明明宛如大海一样幽深的眼,不再是初见时的寒冷,丝丝的关切是那么的明显。看着这双眼,所有的理智似乎都随着风而去。

一低头,展昭吻上了那薄凉的唇。

像是冬日的雪花落到了唇上一样,可是又不一样,雪花没有这般的柔软。展昭闭着眼,只凭着本能轻轻的满是怜惜的亲吻着,原来如玉般凉的唇慢慢的有了暖意。手紧搂着颜洛的腰,展昭真想就这般沉醉,这般的永远不要醒。

“展昭!”伴随着赵宝仪的一声呼唤,门被猛然推开。

展昭思绪回笼,睁开了眼,却发现已经不是在客栈之中,而是在一个梅花林中。

梅未开,唯有清骨独绝的桠枝。颜洛还在他的怀里,互相抱着,亲密无间。

脸瞬间羞红,“颜洛。”

颜洛回以一个微笑,靠在他的怀里,“展昭,我喜欢你亲近我。”是的,喜欢。她喜欢展昭没有畏惧没有恭敬只有单纯的想要亲近她。

眼中是慢慢的柔情万丈,展昭将颜洛抱得更紧,“我也喜欢。”喜欢你的一切,喜欢得心里被满满的占有,再也容不下其他,只有你,唯有你。

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细碎的,慢慢的飘舞着,冬天,在这个雪天,彻底的来了。相拥着的人儿,唯有满怀的温暖。

你是我的特别,而你是我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