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赤练妖娆女

那位姑娘被放在一张床上,发丝盖着一半的脸,嘴角也是一片乌青,闭着眼,似乎没有气息一般。展昭探了探鼻息,呼吸尚存,只是受了太多苦楚,昏迷难醒了。

展昭一声叹息,转身去门,推开了一扇隔壁的门。

那里住的是一个穿着秋香色衣裙的女子,缩在墙角,抱着膝盖在哭泣着。听到门开,瞬间抬起了头,一双眼哭得红肿,却也是不减姿色,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是一个男子,进来,女子一下子站了起来,没想到脚麻了,差点摔倒,忙撑住墙。“我是不会答应的!我宁愿死,也不愿意接客!”女子喊道。

展昭嘘了一声,“姑娘莫要惊慌,在下不是此间人。不知,姑娘是哪里人,又如何被他们抓来这里?”

女子疑惑的看了看展昭,“你,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展昭,“我是来找城里失踪的人的,无意中发现了这里。姑娘可知,这是哪里?”

女子瞬间落下泪,“我也想知道这里是哪里。你是来救人的吗?救我出去好不好?”女子说话声不小,耳边过道上传来脚步声,展昭一握珠络,瞬间没有了踪影。

女子吓了一跳,更是凄凄哭了起来,以为是自己是产生了幻影了。

展昭一路算了算,这里关押着大约一百多位的女子,人数颇多,若非一举摧毁这里,必然是救不出这么多的女子。没有再多耽误,展昭离开了百花殿,前往其他地方。

打量了一下周围,展昭走进了一座看似主殿的地方。这个殿里,处处铺着柔软的锦缎,空旷而有异香。一道屏风后,摆着一张十分大的床,约有平常床的五倍。床上被褥齐全,床更是镶嵌着珍珠宝石,十分华丽。

一个女子嬉笑的声音传了来,展昭躲到一柱子后面,依然隐了身形。

只见一个红衣女子,衣衫半褪,几分薄醉,被一个男子扶了进来。

“今天定要好好奖励你!”女子容貌娇艳,声音娇脆。

“仙子能够欢喜,便是对在下最好的奖励了。”男子身形高大,长得却有点阴柔,一双眼,宛如毒蛇,让人看着便是不舒服。

女子笑着抬头,“就喜欢你这张甜言蜜语的嘴。”几步走到床边,女子一把推倒了男子,正是要行鱼水之欢。

展昭在一旁是十分尴尬,抬步要走,忽女子一声呵斥,“谁在那里!”一股腥风迎面而来,闻之欲呕,展昭瞬间是头脑发胀。

手腕一紧,颜洛已经到了他身边,两人瞬间离开。那女子已到展昭刚才站着的地方,却没发现什么,不免疑惑。

白玉堂被一群女子围住,展昭和颜洛又走得没影,好不容易出了群芳院,三两下摆脱了跟踪的人,才返回了客栈中。一问老板,才知道展昭和颜洛还没有回来,上了楼,先去换了一身衣裳,去了去酒味。

转头去展昭房间,刚刚推开房门,就看到展昭和颜洛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吓得他是后退了一步。

颜洛将展昭放到床上,挥手化去展昭脸上的伪装,但见展昭脸色发黑,已经昏迷。

“怎么回事?”白玉堂急忙上前,“*屏蔽的关键字*了吗?”

颜洛没有说话,伸手解开展昭的衣服,露出胸膛,一条黑气正从脖颈上慢慢滑下,直望心脉而去。

颜洛食指一点,从一道红光直追黑气而去,那黑气瞬间要破体而出,颜洛右手一抓,一条黑色的小蛇被她抓在了手心,奄奄一息,随即化作一道黑烟散去。而展昭的脸色终于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这是怎么了?”看展昭似乎没事了,白玉堂送了一口气问道。

“蛇蛊。”颜洛微微皱了眉,蛇蛊是属于蛇族法术,蛇类颇具灵性,向来容易修炼成形,种类也繁多,但是会蛇蛊之术的,只有一种蛇,名曰赤练。赤练蛇还有一个特点,便是爱欲好淫,常会化身女子,魅惑男子,吸其精魄。

没想到在随州兴风作雨的,也是妖。

颜洛站了起来,“我要出去一趟,你好好照顾他,我没回来之前,不许他下床。”

“好。这个你放心,一定不让他下床。”白玉堂满口答应,“不过,你去哪?”

“绝情殿。”颜洛说完,便消失不见,白玉堂呼了口气,还真是随心所欲,看来以后要好好习惯她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的样子,不然会被吓死的。

不过,绝情殿又是什么地方?白玉堂抬头看了看天,不过当然只看到了楼板。

展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只觉得头脑发胀,晕晕沉沉。努力的睁开眼,便看到白玉堂坐在一旁。

“。。。”张口要说话,不过喉咙干涩,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白玉堂倒了一杯水过来,喂展昭喝了下去,“你们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白玉堂已经是闷好久了,没从颜洛那里得到答案,总要先问展昭。

展昭润了喉咙,轻咳了一下,“颜洛呢?”

“她说要回去一趟。什么绝情殿?那是哪里?在天上吗?”白玉堂回了一个问题,又问出了更多的问题。

展昭摇了摇头,“我和颜洛发现群芳院下面是一座的地宫。”展昭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至于遇见那个怪异的女子后的事,他就没印象了。

白玉堂想了一会,“也就是说,那里关押着从各处抓来的女子。而这又和妖有关?”若非是妖,岂会妖法。

“蛇蛊?”白玉堂想起颜洛说的,“那,难不成是个蛇妖?”

展昭也不知是不是,掀开被子,展昭就要下床,白玉堂忙把他押了回去,“颜洛说了,她回来之前,你不许下床!”

“我已经没事了。。应该起来走走。”展昭说道。

“不行!颜洛说的话,还是乖乖的听比较好。而且,你的脸色可是一点也不好。”一脸的疲倦苍白,哪里没事了。白玉堂把被子给展昭包了个严实。

门口,宝儿慢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看来展昭醒了,很是欢喜,“你醒了。刚好这汤熬好了。快喝了,风寒一定会很快好的。”

昨晚颜洛刚走不久,宝儿就过来了,白玉堂只好说展昭是受了风寒。宝儿也待在这里陪了一个晚上,早上才去睡了一会,刚才更是去厨下,说要煮汤给展昭喝。

白玉堂看了看汤,“这是什么汤?”

“鸡汤啊。我特意加了很多的补药的。”宝儿说道。

白玉堂嘴角抽搐了一下,怪不得一碗黑兮兮,简直像是*屏蔽的关键字*。宝儿边说着边往床边过来,忽颜洛出现,宝儿咋一看,一声惊呼,手中的汤便泼向了颜洛,

不及汤落到颜洛身上,床上的展昭飞身一扑,一把抱住颜洛,自己的后背挡住了泼过来的热腾,热腾腾的汤渗进衣服里,烫人得很。

“啊!展昭,你没事吧。”宝儿惊慌不已,怎么回事!!!

颜洛被展昭护着,一滴也没有沾到,看展昭脚下一软,就要倒下,颜洛忙扶住,微皱着眉,“快把衣服脱下来。”

看颜洛为自己脱衣服,展昭耳朵都红了,无奈自己是一丝力气也没有,而白玉堂更是很听颜洛话的出去了。。精实的后背一片红,幸好没有很严重,颜洛轻轻一吹,一阵冰凉,红晕尽散,点点的疼痛也消失不见。

“我就算被泼到也不会有事,你何必挡着。”颜洛说道,目光看过展昭后背上那几道的伤疤,也不知是怎样的生死拼斗,留下了这般深的印记。

“就算不会受伤,我也不想你有一丝不好。”看见那药泼来,他只是本能的挡住,也不知那时候哪里来的力气。

一件干净的衬衣重新穿上,颜洛给他系上衣带,本就无男女之防的她,毫无心思,而展昭已经是面红耳赤,却不舍得让颜洛停手。

看展昭害羞的模样,颜洛微微靠近,亲了一下展昭的唇,“一直在想,味道好不好,果然软软的,很好。”

展昭脑中是一片空白。。蒙蒙的眨了下眼,看着颜洛,眼神是一阵的迷离。

“再休息一会吧。你还没恢复精气。”颜洛很是淡定的起身,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展昭愣愣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耳朵红的似乎要滴出血一样,心跳是越来越快,一阵欢喜似乎要从胸口溢出来。

宝儿已经被白玉堂拉出去了,满是委屈,“我又不是故意的。展昭干嘛那么傻的自己扑过去。还有,明明是颜洛突然出现的,我吓了一跳。。。啊?为什么颜洛会突然出现?”宝儿终于反应过来这个问题。

白玉堂倚在窗边,看着街上,“她本来就在那里。是你自己没看清楚。”

展昭真的对颜洛情根深种了,只是,他不知,一个人,一个或许是神仙,最后,又会是如何?牛郎织女的传说,再如何美好相遇,最后也是凄凉收场。。。

“是吗?”宝儿疑惑了,很是努力的回想,可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刚才颜洛到底有没有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