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3. 五柳杀手案

原来寒食节将近,展昭回乡祭祖,那天赶路回开封,到城里时已经是半夜,夜色深沉,他快步回开封府,经过一条小巷,却见一蒙面人蹿出,他紧跟而上,交手几招,蒙面人脱身而去,他只能先回府中。

回了开封府后得知城里出现了一个黑衣*屏蔽的关键字*,连杀了三个女子。开封府奉旨查办此案,展昭想到入城时遇见的蒙面人,于是四处查探。

今日清晨,他寻到城外树林,意外遇见蒙面人,再度交手,他发现蒙面人是个女子,一时罢手,没想到被那人扬起药粉,他双眼被迷,左肩中了一剑,只好跃入河中脱身。

“那你的打算呢?”颜洛听完事情原委问道。

“等明日再去找那*屏蔽的关键字*。”

“恩。我也累了。休息吧。”颜洛往展昭旁边躺下,两人几乎紧挨着,谁让这里只有这边有干草比较干净呢。

颜洛身为女帝,可是全无男女之防,心思清明,行事率性。

展昭也躺了下来,安静下来,展昭还无睡意,只觉冰凉的身躯偎在身旁,若有若无的幽香萦绕于鼻,这个小兄弟倒是睡得快。

颜洛只觉身边的人很是温暖,又有淡淡的青竹清香,极是好闻,睡梦中更靠的近了。

似乎才刚睡着,展昭便听到有脚步声靠近,瞬间惊醒了过来。伸手一探,恰巧摸到巨阙宝剑,遂握紧了剑柄。

一手刚想去推身边的人,一只软软的手捂住了唇,那手有些凉,贴在唇上,细腻如玉。

“别说话。应该是找你的。”颜洛悄声说。

她几乎是靠在展昭耳边,丝丝的酥麻让展昭红了脸。

脚步声离这房间很近了,颜洛看了一眼火堆,伸手一拂,侧身躺着,安然闭眼。

脚步声停了,展昭感觉那人停着在看这里,那目光落在身边。

窗口站着一个黑衣人,一双眼打量着屋中,可是只能看见一堆柴火燃烧着,旁边的干草上躺着一个少年,看不清模样,却可以感觉很是舒适的睡着。

屋中其他角落再没其他,黑衣人站了一会,转身离开。

展昭一怔,手犹紧握着剑。

“他走了。”颜洛道,她施展了一点障眼法而已,那人看不到展昭。

“睡吧。”颜洛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展昭放松下来,那脚步声是个女子,应该是蝴蝶*屏蔽的关键字*,可是,看到自己竟然没反应就走了?百思不得其解,展昭慢慢的睡着。

一夜好眠,展昭睁开了眼,眼睛已经好了,看得清晰。

腰上有些重,展昭看了一眼,是颜洛的手臂,环着他的腰,颜洛面对他侧躺着,一张脸几乎埋在他胳膊上,白皙的脖颈散着几缕发丝,小鸟依人般的感觉让展昭更觉得她年幼。

展昭手轻轻拿起颜洛放在腰间的手,淡绿的衣袖下露出了纤细的手腕,肤如白玉。

颜洛睁开了眼,转了个身,顺势收回了手,“天亮了。”没有一丝的不安或者尴尬,膝盖一弯,人顺势坐了起来,理了理衣裳和头发。

展昭望了颜洛一会,忽然微红了脸,站了起来,整理了下仪容,拿起巨阙剑,“颜公子要进开封城吗?”

“嗯。反正已经到这里了。”

颜洛的回答让展昭颇感无奈,“颜公子若无去处,不如去开封府,待案子查明,展某再带你四处走走。”

这般一个少年郎,实在让人放心不下,何况他对自己有救命之恩。

“也是。我就只认识你一个人。”这句话绝对是真的,如今这世间唯一的凡人啊。

展昭不由得一笑,“那便去开封府,我也回去一趟。”

说到这最近的开封很是热闹,也很是危险。

五柳山庄的大小姐柳如烟失踪半年,寻无踪影,柳夫人出千两黄金寻女,一时,人人四处打探这柳如烟。

十天前,有人带着一个和柳如烟相似的女子进城,说是找到了柳如烟,没想到大街之上,忽现一个黑衣蒙面*屏蔽的关键字*,将那女子当场杀死。

京兆尹立即立了案调查,没想到短短两日,又有两个和柳如烟相似的女子接连*屏蔽的关键字*害,三条人命,惊动了开封府,包拯才移案调查。

一路行来,颜洛四处观望,这人间不管多少年,总是那么热闹,不比地府清净,喧闹得很。

展昭观察着颜洛一路,这个少年,一身气质非凡,看着瘦弱,可是竟跟得上他的脚步,丝毫没有落下一步,应该也是练武之人。男生女相,却也是威仪十足,不知是何家少年?

“颜公子是第一次离家远行吗?”展昭问道。

“不算第一次,不过已经很久不曾出门了。”颜洛回道。

展昭还要再问,却见大街上一阵纷乱,一个黑衣人从街边的屋顶上快速的飞跃而过。

“是她!颜公子,你先去开封府。”展昭留下一句话,迅速跟了过去。

颜洛看了他的背影一眼,飞檐走壁,走得倒快。

站在开封府衙前,红色大门开着,黑色大字书写着“开封府”三个大字,一面鸣冤鼓架在鼓架上,安放在府衙前。门口四位衙役穿着官服,腰挎大刀十分威武的站着,目光炯炯毫不斜视,看着倒是森严肃穆。

颜洛步上台阶。

“这位公子是要伸冤还是告状?”一个衙役上前询问。

“等人。”颜洛说得简单利落。

“要等什么人?”衙役十分有耐心。

“展昭。”颜洛道。

衙役先是欣喜,后又郑重的看了看颜洛,“公子知道展大人下落?”

“他让我先来开封府。”颜洛道。

“那公子里面请。”衙役摸了摸脑袋,这个公子说话真是简单利落,却还是引颜洛进去。

今天的开封府甚是紧张。

昨夜府衙门口,忽现展昭贴身玉佩,玉佩染血,以为展昭遇害,包拯是担忧不已,清晨早朝而去,忧心忡忡。

引颜洛进府的衙役也不好盘问颜洛,所以直接带颜洛去见镇守开封府的公孙先生公孙策。

公孙策正在案宗室中,闻听有展昭消息,连忙出来,到偏厅时,只见一身淡绿长衫的颜洛坐在一张椅子上,右手端着一杯茶,微仰头喝了一口,俊美的容颜精致宛如女子。

“在下公孙策,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公孙策以礼相待。

颜洛放下茶杯,站了起来,稍打量了一下公孙策,年已而立,面目白皙,蓄着美须,儒雅风采,一双眼深若幽潭,洞察人心,唇角微勾,十分亲和。

“我是颜洛。”

“颜公子,可知展护卫如今身在何处?人可平安?”公孙策直接问道。

“他没事。刚才遇见一个黑衣人,他追过去了。”颜洛说了一下刚才的事。

公孙策点了点头,“那就好。展护卫既然让公子在此等候,那我为公子安排个房间,公子先休息一下。”公孙策看出颜洛面带倦意。

“好。我待会再过来。”颜洛转身便走。

看着颜洛的背影,公孙策有些反应不过来,此人还真是率性。似乎是桀骜似乎又是不谙世事,行动言语不卑不亢,平淡得毫无情绪,说他年少不更事可是年幼的人不会有这般的平淡。

“公子稍等!公子要去何处?”公孙策还希望等包大人回来时见见他呢。

颜洛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公孙策询问,转头说了一句,“我饿了。”一双眼清明,说的理所当然,彷佛这是很大的事情。

公孙策忍不住一笑,没想到这公子急匆匆的,竟是因为他饿了,应是不谙世事吧。

“公子,待我吩咐下人为公子准备些吃食便是。”

“也好。”颜洛转身面对着公孙策,从钱袋中拿出了一块银子,放到公孙策手中。

公孙策拿着银子,呆了呆。

颜洛以为是不够,又放了一块,“这样可是够了?”

公孙策深感无语,“公子这是何意?”

“以钱易物。”这个不是凡间的规矩吗?为何这人面色奇怪。

“公子,你是展护卫的朋友,不需要客气。而且这里也不是客栈酒楼,不需要银两。”公孙策认真说道,这个公子实在是不谙世事。

“我不喜欢受人恩惠。先生不必客气。”颜洛十分坦然,“是否少了?那都给你吧。”颜洛将整个钱袋都给了公孙策。

公孙策顿时纠结起来,总不能教导他人情世故吧。

“公孙先生。”一个穿黑色公服的大汉走了过来,看着捧着一堆银两的公孙策有些不解。

“张龙啊。大人回来了?”公孙策看到张龙顿时一笑,总算可以先解脱了。

“是。大人听说有展大人消息,叫属下过来询问。”张龙回答。

“好好。我这就去见大人。对了,这是颜公子,他见过展护卫。你替我好好安顿下他。”又转身对颜洛说,“颜公子,他会安排你住下,有什么需要尽管找他。至于银两,等展护卫回来,你再跟他算吧。”公孙策将银两又都放回颜洛手中,走出了大门。

张龙有些莫名其妙,先生这有点像是落荒而逃,“颜公子,这边请吧。”

这边包大人和公孙策讨论了下各自的想法,最后结论只有一个,等展护卫的消息。

“大人要不要见见那位颜公子,兴许可以多问些什么?”公孙策道。

“这世间还有先生看不透的人?”包拯道。

“那颜公子不同常人。一颗赤子之心,不知世事,学生实在问不了话。”见惯了狡诈精明的人,遇见这么一个颜洛,他也是无法可施。

包拯一笑,“嗯。本府倒有些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