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4. 出手助展昭

这边颜洛在客房里吃了饭又休息了一阵,又不见展昭回来,不免感到无趣,随身带了钱袋,准备出去走走。

开了房门,已是傍晚时分,太阳隐约在云层中显露。院子里种着几丛青竹,淡淡的竹香随风而来,颜洛上前,伸手摘下一片竹叶。那个展昭身上似乎就是这种味道,很是好闻。

“颜公子,大人请你去一趟。”张龙走进小院,便见颜洛拿着一片竹叶发呆,静谧的神态衬着这清翠的竹丛,恍若仙人。

“大人?展昭回来了?”颜洛道。

“不是。是我们开封府的包大人。”张龙解释。

“好吧。”既然住在这里,总该和这里的主人说一下,这也是做人的规矩。

看到一脸黝黑,额头一弯月的包拯,颜洛没有半分惊异,鬼官中不少也是黑的很,早已见惯了。倒是此人一身正气,心思磊落,让颜洛颇为赞赏。

“你便是他们说的包大人?”

“本府正是。”包拯仔细打量着颜洛,果真如公孙策所说,赤子之心,略微点头,“颜公子是如何遇到展护卫的?”

“恰巧经过河边,看他受了伤,就顺手帮了他。”颜洛在一旁坐了下来,这规矩什么的她可不在意。

“展护卫受伤了?颜公子可知是何人所伤?”

“展昭说,是什么蝴蝶*屏蔽的关键字*。”颜洛说着。

公孙策有些担忧的开口道,“展护卫追寻蒙面人而去,如今已经是傍晚,不知怎样了?”

颜洛眼眸一动,展昭受了伤,又这么久不会来,难道又出事了?难得遇见一个顺眼的凡人,若是以后见不着了,倒是遗憾了。想着颜洛便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口走去。

公孙策连忙唤住,“颜公子要去哪里?”

“我去找他。”

颜洛的回答倒是让包拯和公孙策颇为意外,公孙策问道,“公子知道展护卫在哪?”

“不知。可是找他又有何难?”天下孤魂野鬼何其多,只要她一声令下,谁敢不从。

“我走了。”颜洛走向门口,正巧张龙赵虎匆匆进来,眼看要撞到颜洛,却是眼前白影一晃,颜洛已经出了门。

两人讶异的转头,但见颜洛身影宛若鬼魅,飘上屋顶不见其踪。

“咦,这颜公子竟有武艺?”公孙策难得惊奇。

“那是颜公子?好厉害的轻功。”张龙还以为是眼花了。

夜色已经深沉,颜洛坐在一处屋顶上,一只脚弯起踏在瓦上,左手放在膝盖上自然的垂着,非常的闲适,此时若有一壶酒,倒是吟诗作对的美丽画面。

颜洛看着北方,不远处是花街,刚才已经得知展昭被困在花街软香院的密室中,至于密室在哪里,怎么开,鬼魂是探得一清二楚。

拂了拂衣袖,颜洛站了起来,身形诡异如风,落到热闹的夜市中,到了软香院。五彩的薄纱灯笼随风摇着,脂粉香气弥漫在鼻翼,调笑嗔闹声不绝。

恍若无人般,颜洛移步进去,避开每一个人,从他们面前经过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异样,彷佛只是微风吹过。后院比较清静,前面的笑语声淡淡的传来,颜洛置若罔闻,只朝目的地走去。

却说展昭紧追蝴蝶*屏蔽的关键字*,没想到落在这软香院中,被一群莺莺燕燕围住,脱身之后,早已不见了蝴蝶*屏蔽的关键字*。他心急寻找,不想中了暗算,被禁密室之中。

密室中点着烛火,展昭双手锁着铁链,铁链又嵌在墙里,根本行动不了。

一个女子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一身粉色衣裙,长得清丽可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和五柳山庄是什么关系?”展昭问得从容不迫。

女子微笑着,“我?我是柳如烟。”

“你就是柳家大小姐。你既然平安,为什么不回去?”展昭不解。

“回去?我若回去,就是死,我又怎么回去呢?岂不是如了那个贱人的意。”柳如烟目露厉色。

原来那柳夫人是柳如烟的继母黄丽娘,自柳如烟父亲去世后,黄丽娘百般折腾柳如烟,想逼死如烟,独霸五柳山庄的财产。柳如烟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也带走了五柳山庄的庄主印章,没有印章,柳夫人根本无法调动财产,所以才会四下寻找柳如烟。

没想到黄丽娘更是诡计百出,派人寻找和柳如烟相似的女子,打算蒙骗其他人,以替身来执掌五柳山庄大权。柳如烟岂能让她如意,所以才会杀*屏蔽的关键字*那些前来冒充的女子。

“就算是柳夫人对不起你,可是那些女子也是无辜,你做下杀孽,又如何脱身?”展昭一声叹息。

“我没想着要脱身。”柳如烟笑得有点凄凉,“我告诉你这些,是要你知道,我柳如烟并不后悔。喝水吧。”

柳如烟端着碗,喂展昭喝了几口水,“我不会杀你,你就乖乖待在这里吧。”

柳如烟走出了密室。

看密室门关上,展昭暗转真气,虽然功力无碍,只是这锁链却无法打开,心中盘算着如何。

忽闻一声呼唤,“展昭。”

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展昭四处一望,空空的地方,哪有人。

“展昭。”又是一声呼唤。

这下听清了,展昭开口,“是谁?”

密室的门一下开了,一个纤细的身影晃了进来,竟是颜洛。

“颜公子?”展昭一阵惊喜。

颜洛看到展昭,走上前,“你在就好。”看了下展昭身上的铁链皱了下眉,转眼看到远处的巨阙宝剑,便拿了过来,抽出剑,剑光森寒,几下挥舞,铁链瞬间断开。

身上一松,展昭站了起来,“颜公子怎么会来这里?”

颜洛将剑收回鞘中,“我出来找你。”

“这密室,你怎么知道呢?”展昭更加不解。

“世间事,我若想知便知。走吧,那个女子会再来的。”颜洛转身,并不想说太多。

“不,我在这里等,必将她擒拿归案。”展昭另有打算。

“好吧。那我陪你等。”颜洛直接在一旁坐了下来。

展昭心中一暖,“你又救了展某一次。”

看着颜洛平静的脸,展昭不由有些过意不去,萍水相逢,他却为自己如此奔波,“展昭实在是感激不尽。”展昭抱拳低头行了一礼。

“你不用如此。你若没了性命,便没人陪我逛开封城了。”颜洛唇角微翘,恰似寒潭破冰,加上密室中灯光灰暗,让展昭忽觉的眼前人飘忽虚渺,不似凡人。

“一定陪你逛开封城。”展昭也一笑,拿起巨阙剑,目光不由落到地上的铁链。

可是眼前哪里有铁链,分明是一堆粉末,诧异的上前,蹲下用手指捏了些粉末,手指上传来寒意,这粗大的铁链均匀化成灰尘般的粉末。

转头看颜洛,想要再问,却见颜洛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这个颜洛,武功真不可小窥。

岂知颜洛出手时带上了极寒的阴气,即使是玄铁也该化了,何况铁链呢?

展昭盘腿坐下,运气疗伤,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他睁开了眼,颜洛已经站在了密室门前,消瘦身影,宛若碧竹。

“那位女子离开这里了。”颜洛没有回头,只是开口说话。

展昭站了起来,“你也在密室之中,怎么会看到她离开了?”

颜洛微转了头,“你再不去,恐怕就见不着了。”

没有再问,展昭拿起剑推门而出。这个密室隐于软香院后花园的假山之下,隔墙便是小巷,展昭翻墙而出。

回头一见,颜洛站在了墙头,一步踏出,整个人轻飘飘落在地上,仿佛这高墙只是平地一般。

“往这边走。”颜洛一指左边,率先在前引路,展昭跟在她的身边。

柳如烟出了软香院后,便直奔五柳山庄,所有事情也该是到了了结的时候了。悄悄潜进山庄之中,柳如烟直接进去了黄丽娘的房间。

黄丽娘是一个风韵犹存的艳丽妇人,几分和柳如烟相似的容貌,此时正在房中祭拜着一个牌位,牌位上写着,先夫杨雄。

一见那个牌位,柳如烟讶异,瞬间闯进房中,长剑直指黄丽娘,“你为什么祭拜他!”

黄丽娘并未惊慌,将手中的香插到香炉之中,“他是我的夫君。我此生唯一的丈夫。”

“丈夫?你究竟是什么人?我爹是你害死的对不对?”柳如烟问道。

“你爹柳鹰早就该*屏蔽的关键字*。若不是雄哥救了他,他早就死在了三十年前。”黄丽娘满是怨恨之色,“可是你爹是怎么报答的。出卖了雄哥,更是亲手杀了我的女儿。所以,我要你爹死,也要你死!”

黄丽娘忽然撞了过来,柳如烟提剑要刺,却突然全身无力,手一软,剑垂了下来,被黄丽娘一下子夺过了剑,刹那间受制于人。

黄丽娘冷笑了一下,“凭你个丫头片子,也敢跟我斗。今天,我就送你去见你爹。”

柳如烟瘫倒在地,眼看剑到了眼前,拼尽全力一躲,剑尖划破了她前襟的衣服,一块红玉露了出来。

黄丽娘脸色一变,一把将玉拽了下来,仔细一看,“你怎么会有这块玉?”

“还我!那是我爹留给我的。”柳如烟挣扎着要上前,却没有力气。

“这不是你家的!这属于我的女儿,这是雄哥留给我们的女儿的。”黄丽娘痴痴的看着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