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随州人心惶

已经望得见随州城。展昭一行人,只将马和骡子寄在城外一家驿馆里,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后,明日徒步进城。

坐在堂上休息,宝儿特殷勤的给颜洛倒了一杯茶,“你喝茶。”托着腮看着颜洛,目光是一点都不放松,一点一点的仔细看着颜洛,这可是活生生的女侠,必须要看仔细了。

白玉堂忍笑不禁,嘴角一直往上翘,展昭有点无语,摇了摇头,“颜洛,你到过随州吗?”颜洛曾说她来自随州,不过现在当然知道她不是随州人士,所以只问她有没有到过。

“没有。当时只是信口一提。我这次,目的也是这里。”早该来随州一趟,只是一直没有过来。

颜洛突然开口说话了,宝儿是一时反应不过来,“你。。你会说话!?”有点窘迫,可是随即又是一恼,“那你为什么不理我!还有你,干嘛骗我!”宝儿瞪了一眼笑得欢快的白玉堂。

白玉堂笑着说道,“我又没有说她不会说话。只是你自己以为而已。”

宝儿有点委屈,“你!”白玉堂确实没有回答颜洛不会说话,可是却误导了她,“那她有武功也是骗我的?”

“这绝对是真话。我和展昭确实都不是她的对手。”白玉堂说道。

宝儿半信半疑,看着颜洛,“你会武功吗?”还是证实一下比较好。

“也许。”她会的也不知算不算得武功,颜洛这句话可是大实话。

不过听在宝儿耳里,那就是敷衍啊敷衍,脸颊一鼓,“那就是不会喽。白玉堂,你敢骗我。”

白玉堂笑了下,“真的不是骗你。人家这是低调。”

展昭拍了拍他,“莫要闹了。”

饭菜送了上来,展昭帮颜洛装了半碗汤,“这汤特意吩咐煮得清淡些,你喝喝看。”汤是莲子汤,倒是新鲜。知道颜洛吃得很少,所以,即使在外,展昭也想颜洛尽量吃一些。

颜洛喝了一口,“嗯。好喝。”听得颜洛一声好,展昭也带了笑意。岂知颜洛非是凡体,这吃食于她那是可有可无。

宝儿给自己装了一点汤,喝了一口,“这般寡淡,哪里好喝了。”故意唱反调似的,不过这次连白玉堂都没理她了。

第二天,四人、不,三人一神便启程进城,刚进了城,便觉得不太对劲。一路过来,街上行走的都是男子,一个女子也没有,每一个人行路匆匆,气氛那个诡异莫名。展昭和白玉堂一商量,还是先找家客栈住下。

客栈是在城东的长风客栈,客栈掌柜是一个年近不惑的男子,留着胡子,看着颇为斯文。客栈中十分冷清,看见展昭一行人进来,掌柜还有点意外,“四位客官里面请。”目光落在颜洛和宝儿身上,稍一迟疑。

“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啊?”掌柜的问道。

展昭很礼貌的笑了下,“住店。请掌柜安排四间房。”

“好。”掌柜的忙吩咐伙计去打扫房间,一边端了茶水过来,“客官是外地来的吧?”

“正是,刚好贵地。”展昭道,“掌柜如何称呼?”

“客官客气。这边附近都唤小人刘二。”刘二回答道。

“原来是刘掌柜。我们几人刚到这里,不知道这附近可有什么好去处?”展昭问道。

刘二有点为难的样子,放低了声音,“客官既然是路过,那还是尽快离开吧。特别是这两位姑娘,可是更要小心。城里最近,不太平。”

白玉堂哦了一声,“不太平?我看街上是一个女子也没有,莫不是你们这里出了专门吃女子的妖怪。”

刘二瞬间颤抖了一下,“客官慎言。一直以来,这城里就经常有女子失踪,也找不着下落。如今更是可怕,只要是进了城里的妙龄女子,只一夜,便消失了。”

“那,本地官府不管吗?”展昭问道。

刘二摇了摇头,“官府也找不到人。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报以希望了。”说道这里,便不再说,借口看房间准备好了没有,就退去了。

白玉堂微微眯了眼,“看来倒是一个大案。”失踪了那么多女子,可是当地官府竟然没有上报朝廷,分明是这官府也脱不开关系。

“这。。。真的有妖怪吗?”宝儿有点害怕。

“你不是说你是这里的人,你不知道这里的状况吗?”展昭问道。

“我又不是这里人。也是第一次来好不好。”宝儿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既然到了这里,你就该回去了。”展昭道。

宝儿连连摇头,“不行。我还不能回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展昭这一下问得严肃。

宝儿有点被吓到,瘪嘴要哭要哭的样子,“你凶什么。。反正我现在不能回去。”

白玉堂朝展昭使了个眼色,“反正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几天,就不要管她了。也许晚上就被城里吃人的妖怪抓走,那时候,尸骨无存,我们也不用去她家里报丧。”完全是恐吓啊恐吓。

这下子,宝儿真的要哭出来了,“好啦好啦。我说嘛,我家在襄阳。这次是偷跑出来玩的。过几天我家人肯定会找来的,你们就多让我玩几天,我又不会打扰你们。”宝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展昭缓了下神情,宝儿不像是说谎,看来她真的不是公主,“这里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可是,我要是自己一个人离开,也许半路就被妖怪吃了。”宝儿眨巴着眼睛。这般说倒也是,城里城外都不安全。一时间,也只能让她待着了。

客房都是在二楼,两两相对,中间一条走廊,颜洛和宝儿住在了靠里面的两间。白玉堂到了展昭房里,继续研究案情。

“由来拐卖妇女,一者卖进青楼,二者沦为仆婢。既然是有进无出,那最有可能的地方,便是青楼。”青楼之中,向来是藏污纳垢,葬送了多少清白女子。

“到了晚上,我们便去看看。”白玉堂是赞同展昭的话的。展昭迟疑了一下,他可以拒绝吗?

“青楼?”颜洛走了进来。

展昭忙说道,“我们怀疑被掳走的女子会被卖入青楼之中。”“那我也去。”颜洛道。

“那个,青楼这个地方呢,不太适合你去。那里呢,只适合我和展昭去。”白玉堂说道。

“我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青楼又称作,秦楼、楚馆、平康、北里、章台、妓坊、销魂窟、温柔乡、、”颜洛数得是一本正经,展昭和白玉堂听得是一愣一愣。

“那,你换上男装,和我们一道去。”看颜洛还要接着数的样子,展昭忙说道。

颜洛满意的点了头,其实地府中也有青楼,就在鬼市之中,经常会有一些犯下重罪的女鬼被发配到那里的青楼,不过她以前从没有关注过。

看颜洛回房去换衣裳,展昭才松了口气,在颜洛面前,提起这些,总是很不好。虽然他只是有时候查案会踏足,也去过几次,查案的时候没什么,如今提起来,却是几分尴尬。

白玉堂也是十分意外,这个颜洛,平常看起来不染烟火,一副冰冷模样,没想到对于青楼竟然是十分了解的样子,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玄衣金绣锦靴,束发挽髻,墨玉发冠,身后两条发带自然垂下。明明是绝世的美貌女子,可是穿上这一身男装,竟然是俊美异常,雌雄难辨。看她眉目微挑,冷漠神情,简直是威仪十足,贵不可攀。

一看颜洛模样,白玉堂是瞬间笑了,“还想着我去招蜂引蝶一番,没想到你比我还有本事。这样刚好,我和展昭就当一回你的护卫。”当即回了房,也不知道捣鼓什么去了。

展昭看着颜洛,也是唇角含笑,“如今倒也知道什么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颜洛摇了摇头,“他们都说北帝长得好,可没夸过我。”

地府中众鬼仙闲来无事,也会给地府里的众帝君排个高低,北帝呢就是长得最好看的那个。其实颜洛不在榜上是很正常的,那些鬼仙对于女帝可是只闻其名不识其形,见都没见过,又怎么比较呢。而见过的,又怎么会将她和其他人比较。。

展昭伸手理了理颜洛的袖口,“那以后,我多夸你几句?”颜洛刚才像是在埋怨又像是在撒娇,微恼的模样,让展昭忍不住笑意更浓。

“算了。我知道我很好看。”颜洛说着事实,不过听在展昭耳中,却是那么的有趣。

“嗯。你最好看。”怎样都好看,就算换了个模样,也一样让我想看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