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美人心暗许

转眼去看陆贾明,只见他满头冷汗,抱着一只脚,一看展昭颜洛,便爬了过来,“仙子。。仙子救我!”伸手要去拉颜洛的裙角。展昭一把揽过颜洛,换到了一边,更是退了几步。

陆贾明抬头看着颜洛,眼中布满血丝,“仙子。。仙子。。。”颜洛未看他一眼,敢害展昭的人,死不足惜。

“我不想死!不想死!仙子,救我,以后我都听你的。”陆贾明哀求着,他刚才出蛇圈的时候,被一条血蛇咬了一口,登时剧毒是从脚上开始蔓延。

颜洛忽然想到了什么,看了陆贾明一下,“陆听雪,是你什么人?”

陆贾明愣了一下,“陆听雪,是我师妹。她是我师妹。”

“她师门被灭,与你有关?”颜洛又问。

“是我派人杀了那些人。可是被她逃了,后来查到她下落后,我便去找她。刚好她新婚之夜,我暗杀了她。”陆贾明是连连说道,一切坦白。

“那她的相公呢?”颜洛问。

“在襄阳,被关在襄阳!啊!”陆贾明突然脸色一变,一声惨呼,再无声息,剧毒已经攻心。

颜洛眼中没有一丝的波动,伸手一探,陆贾明的魂魄已经被她捏在了手中,“这种人,不该在世上。”一道死印落到了魂魄身上,中了死印的魂魄,便会归入地心火海之中,永生永世不入轮回,受尽苦楚,直到魂消魄散,方有终了之时。

看了众女子和侍从一眼,颜洛手中弹出千点光芒,光芒落到身上后,那些人皆晕睡了过去。

“我施了法,让他们忘记关于我的一切。”刚才动作太大,影响可不好,颜洛只好抹去他们关于自己的记忆。

“嗯,这样好。”展昭也不希望颜洛的身份泄露。如今地道被堵,血池剧毒,也不知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颜洛拿出一颗凝情珠,那是陆听雪的。一道淡淡的影出现,是陆听雪的魄。“如今仇怨已了,你该去了。”颜洛说道。

陆听雪跪了下来,“谢女帝。恳求女帝救我的相公。”陆听雪一磕头,便未起来。

“我会救他。”颜洛答应。

“多谢女帝。陆听雪无以为报,来世愿化身女帝仆从,一生侍奉。”陆听雪一拜再拜。颜洛手一挥,那一魄散去,自去寻找她已转世的魂魄。

展昭看着倒也明白了过来,看来颜洛行走尘世,必是受这个叫陆听雪的鬼魂所托,报仇救夫,如今大仇得报,自然归去。若非是她,兴许自己还不会遇见颜洛的吧。但愿这个可怜的女子,来生能够幸福。

待着众人清醒,果然是不记得了刚才颜洛施法除去血蛇的事情,只记得是展昭救了大家。登仙殿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众人都退了出来,到了一个尚且完整的殿中休息。展昭则和剩下的十个陆贾明的侍从了解情况。

原来这地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起初是朱砂仙子的宫殿。后来不知为何,朱砂和陆贾明有了关联。陆贾明花费了不少银子,将地宫从新翻修了一番,更修了一条通道,入口便在群芳院的假山之中。

随后更是广招江湖人士、收罗各地少女。被拐卖到此的少女,貌美者逼迫入青楼为妓,普通者则沦为群蛇食物。更以美色金银招揽江湖人士,为他们做事。陆贾明掌控着整个的随州城,为所欲为,根本无人敢和他作对。

今年,陆贾明变本加厉,一下子掳来了上百名的女子,要给朱砂仙子炼制仙丹。本城的大多女子都被抓走,但凡是外地来的,更是被半夜掳走。

只是不知为何,前天晚上,雷声大作,朱砂仙子变成了一条巨蛇,突然被一道金光收走。只是地道被毁,陆贾明和这十四位侍从被困在了地宫里。

陆贾明以为朱砂仙子已经修炼成仙,竟然也妄想成仙,所以仿造朱砂仙子的方法,以百位女子为祭,献于群蛇,妄图得道登仙,不想展昭刚好到来,陆贾明也自作自受,死于蛇口之下。

“这个地宫,再无别的出口了吗?”展昭听完之后问道。

“没有了。只有地道,地道不通便出不去,那,恐怕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一个名叫杜磅的侍从回答道。

展昭点了点,先往地道中看了看,不少大石和泥土将地道盖了严实,看来只能挖出一条路来了。看展昭询问详情,颜洛只站在不远处的一根柱子便,靠在那里,神色平淡,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一群女子找出了不少食物清水,都一一收集了起来,更是拿了许多的被褥,在这殿里打地铺,不少女子已经沉沉的睡去而几个侍从皆在殿外的走廊打地铺。

那个披着展昭外裳的女子也换上了一身干净一群,将展昭外裳折好,走出殿门捧着走到展昭身边。

“展大人。”一声呼唤,不复面对陆贾明的冷淡,反而是踌躇含羞,“多谢你的衣裳。”

展昭礼貌的点了头,“不必客气。”伸手接过外裳。

女子犹豫了一下,“展大人,大人辛劳了一夜,先休息一会吧。”

展昭微微笑了一下,“无碍。姑娘去休息吧。”难得这个女子遭遇大难,却这般的坚强,精神恢复的比其他人都快。

“我是随州城叶府大小姐,名唤婉静。”女子忽然自报家门,“展大人救命之恩,婉静一定会报答的。”

“叶小姐言重了。”叶府是随州有名的大户之家,家财万贯,展昭进了城之后算是有听过的,“去休息吧。”

叶婉静这才离开,走到殿中,回头一看,只见展昭已经走到了那个绝世女子身边,微笑着,也不知在说什么。又看了一眼,叶婉静这才回了身。

看颜洛靠着柱子发呆,展昭是忍不住微笑,“你今日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颜洛摇了摇头,她并不累。

“要不你回去客栈休息吧?”展昭又道,这里杂乱,怕是颜洛也不好休息。

“我要是突然不见了,怕是吓坏这些人。”牵着展昭的手走到几个姑娘为展昭在走廊上铺好了地铺边上,“你休息吧。”

“我还好。”展昭说道,颜洛抬眸看着他,神态不变,只是展昭突然觉得有点压力,连忙改口,“好,这就休息。”斗篷也没脱,展昭就靠着墙坐在了被褥上,极是乖巧。

颜洛露出一丝笑,坐到了展昭旁边,帮他把斗篷拉好,“睡吧。”一声呢喃,展昭听着只觉得一阵疲倦,闭上眼,很快的睡着了。

颜洛坐在一边,拿出了八宝盒子,手轻轻拂过盒子,里面有七十九个女子不完整的魂魄。魂魄抽离,需要散魂之术,区区一个赤练蛇是不可能得到的,在这赤练蛇后面,又是什么妖魔?

襄阳,襄阳城里,可还有扰乱因果的妖。

待着第二日展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颜洛的怀里,头枕着颜洛的腿,身上还盖着斗篷,而颜洛正翻着一本的书。

瞬间脸一红,急忙起身,一看周围,众人还在睡,不由松了口气。“你对我施法了?”昨天睡得太快,展昭自然猜到。

“你该休息。”展昭身体才刚恢复,就又折腾了那么久,颜洛理由很充分。

“好吧,你没有休息?”展昭看颜洛看得本书已经看了大半了。

颜洛点了下头,“我本无昼夜之分。”也就是说,颜洛是不需要睡觉的,只是当初用的是凡人的身躯,才需要休息,如今她可不需要。好吧,颜洛的理由也无法质疑,展昭只能默认了。

两人说话间,走廊上的几个男子也都醒了过来,陆陆续续,殿里的女子也醒了,瞬间安静的地宫热闹了起来。

每一个人简单的吃了一点的东西,喝了一点清水。展昭便安排几个男子拿了工具,打算清理出地道来,女子也纷纷帮忙抬走泥土、捡走较小的石块。

颜洛只是坐在一处栏杆上,脚下悬空,依然看着手中的手,这是一本地府的魂魄录,记录着近千年来地府记录在案的魂魄。不过在凡人看来,这只是一本无字书,书页中皆是一片的空白。

叶婉静端了一杯的清水向颜洛走来。她只记得这个颜姑娘是随展昭一起来的,只是一直静默不语。展昭在忙,可是她永远只是看着,并没有帮忙展昭。孑然独立,清傲宛如一尊寒玉雕琢而成的美人像。

从小,就很多人夸赞她处事不惊,是一个冰美人,可是见了这颜洛,叶婉静便想,这才是真正的冰美人吧。有着如此绝世的容貌,也冷若冰霜,毫无人情。

“颜姑娘,喝杯水吧。”叶婉静将手里的被子递过去。

颜洛没有接,只是极冷淡说了两个字,“不用。”

叶婉静有点尴尬,笑了笑,收了手,“颜姑娘是展大人的朋友?”

颜洛淡淡点了下头,并不想理叶婉静。

“展大人真是个难得一见的英雄。”叶婉静目光落在搬动着一块大石头的展昭身上,已经满是汗水,可是他依然带着微笑,目光慢慢的有点痴迷,叶婉静忙唤回自己的思绪,“颜姑娘,我们也去帮忙吧。”

却看到颜洛微微皱起了眉,合上了书。

叶婉静以为颜洛要去,忙伸手,要扶颜洛跳下栏杆,可是颜洛并未动,只是想着什么事。叶婉静觉得很是委屈,她是叶府千金,可是面对这种困境,也是极尽所能的帮忙,可是这个颜洛却那么悠闲,而且对自己的好意视而不见。

转眼一看,只见展昭走了过来,他外面穿着一件蓝色长衫,衣衫被汗水打湿,黏在身上,露出上半身肌肉的痕迹,满是男子气概,忍不住脸上一红,看展昭走近了,把手里的水杯一递,“展大人。”

“多谢。”展昭略致意了一下,接过水并未喝,只是上前一步,看着坐在栏杆上,比他高出一点的颜洛,“你看了许久的书了,看完了?”展昭是见颜洛合上了书才过来的。

颜洛点了下头,“看完了。”只是看出了异常,最近三十年来的魂魄,减少了不少,记录的游魂更是比之前多了一倍。

端着水杯,展昭将水递到了颜洛的唇边,“喝一点水。”颜洛低头抿了一口,便不喝了,展昭笑了笑,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叶婉静看得是暗自愣神,展大人和这颜姑娘竟然如此不避嫌,如此的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