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番外3 情痴鱼美人

展昭将这几日发生的事说了清楚,包拯沉思了一会,“也就是说,还有一妖在暗处兴风作浪。”人妖有别,虽然暂时无事,张真的冤屈也得以伸张,金宠被贬,可是不将妖物铲除,只怕多有事端。

张龙匆匆进来,“启禀大人,金大人求见。”他的神情很是怪异。

“有请。”包拯点头,虽然和金宠有过节,不过他问心无愧。

“是。”张龙出门去请,只是他请进来的不仅仅是金宠,还有两个金牡丹。

这两个牡丹小姐容貌身姿都是一模一样,练着衣服鞋子发髻发饰都相同,金宠似乎一下子衰老了许多,神情焦急不安,一见包拯,他紧走了两步,“包大人,我求你帮帮我。”

刚刚经历过两个展昭,再看到两个牡丹,所有人都明白是有妖物作怪,颜洛只是瞟了一眼,一下子就分辨了出来,可是她什么都没说,“展昭,我有点累,先去休息。”

展昭点头,昨天她救了自己,又守了自己一夜,刚回来又和野鬼争斗,也该是累了,只是如今情况不明,他也不好送颜洛去休息,“好,之前的房间一直都收拾得很干净。”颜洛之前住的房间,展昭总是隔一段时间就去收拾的。

“嗯。”颜洛往着门口走去,经过两个牡丹小姐身边时,她的脚步稍微一停,“红尘千丈,爱恨嗔痴,皆是镜花水月,不如归去。”随即出了门。

站在右边的金牡丹微微垂下了眼眸,眼眸中是无尽的悲伤,她确实是假的金牡丹,小怜才是她的名字,是在汴河水宫中修行了五百年的鲤鱼仙子。

张真于她有救命之恩,她救他理所当然,只是千不该万不该的是她爱上了他,仙凡之隔终究是无法改变的,即使她幻化成了他未婚妻的模样。

包拯问了几个问题,金牡丹和小怜的回答都找不到丝毫的偏差,就算是唤来了张真,那也是分辨不来的,一时也就先搁置下来,让他们都留在了开封府。

在这个夜里,天下着丝丝细雨,如烟如雾的笼罩着整个汴京城,长廊下,小怜站在那里,灯笼的光朦朦胧胧,更显得她飘忽,张真出来房门,看着对面的她。

这两个金牡丹,他是分得出真假的,因为一个对他有情,一个对他无情,有情是假,无情是真。

“夜深了,你该休息了。”张真的眼神满是担忧,声音也很轻柔。

“公子。”小怜抬眸,看着他,眼中带着满满的哀伤。

“离开这里吧。”她不是人,可是她救了他多次,对他是这般的好,他不想她出事。

“我。。。”小怜张口欲言,却又停顿了下来,事到如今,她该说什么呢?

“我会留在这里,努力读书,下次科考,我一定会金榜题名的。”错过了这次,下次他一定会好好努力,“所以,不要担心我。”

小怜眼中含着泪,“我不想离开。”便是多看他一眼,她也觉得很好。

张真走上前,伸手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布包,里面是一只玉手镯,这是他家中的传家宝,是他娘亲之前给他的。

他将玉镯套在了小怜的手腕上,“走吧,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小怜暗暗咬了咬牙,“好,我走,张公子,记着鱼小怜这个名字。”她一定会找到办法,一个可以和张真长相厮守的办法,她往着长廊深处走去,一晃眼就不见了身影。

可是她没有出开封府,而是来到了颜洛这边,她能感觉到这个公子不是凡人。

颜洛并未休息,她只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妖的气息侵入了开封府里,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被妖蛊惑的会是谁。

小怜进了房间,看着窗前的颜洛,这个姑娘有形无魂,虚而不实,“你不是凡人。”

“修行不易,回去吧。”不过是一条小鱼,若是能渡过这次的情劫,得以鱼跃龙门,才是她的结果,看了太多的嗔痴爱恨,对于这小小的痴缠,颜洛能多说这一句已经是不错了。

小怜垂下了头,“我知道,只是现在冥河姥姥一直在作乱,我担心会殃及他。”

“若是命中注定,那也无可奈何。”颜洛关上了窗户,走到了床前,“你是改变不了的。”

小怜也知道自己不是冥河姥姥的对手,何况龟仙爷爷一直在找她,若是被找到,她不走也得走,“我知道了。”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先消灭了冥河姥姥,让张公子不会出事。

没有再停留,小怜离开了这里,风雨飘摇,夜越发的深沉了。

颜洛身形一闪,到了展昭的房中,展昭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连日里的辛劳,他看起来有些疲倦,虽然昨夜她帮着调理了些,不过妖毒侵身太久,始终是没有完全好。

拿出了两颗明珠,颜洛引导着珠中的灵气注入了展昭体内,这是个细致的活,避免伤了展昭经脉,她很是小心。

半个时辰下来,展昭身体里损伤已经全好了,颜洛这才回房。

夜匆匆过去,清晨依然是烟雨迷蒙,展昭按时的醒了过来,只觉得神清气爽,洗漱穿戴好,他看着颜洛的房门还关着,便打了一盆水过去,刚要放下,门就开了。

颜洛还是那般清冷模样,他微微一笑,“休息的好吗?”

颜洛点了点头,侧开身,展昭端着水进去,“待会早饭想吃点什么?”

“已经备好了,你快吃吧。”颜洛指了指桌上,那里放着两碟的糕点,两碟的小菜,还有两碗粥。

这就有点出乎展昭的意料了,“你很早就起来了?”

“恩,这些是给你准备的,吃吧。”颜洛只适当的休息了一个时辰,一直都是清醒的。

展昭坐了下来,“那你也来吃吧。”颜洛这么有心,展昭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好。”颜洛坐在了他的对面,她只是稍微吃了一点,便看着展昭吃,没有浪费的吃得很是干净。

擦了擦嘴巴,展昭看颜洛有点愣神的模样,“颜洛,待会我要当值,你想做点什么?”

颜洛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不及她开口,赵虎就匆匆跑来,“展大人,不好了,金宠死了。”

展昭瞬间就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和状元一样,全身精血都被吸光了,像是干尸,一定是妖怪杀的,而且,金牡丹也少了一个。”赵虎匆忙说着。

“走。”展昭立马拿起巨阙剑,往着门口走去,刚要跨出门,他回头看向颜洛,颜洛抬步跟了过来,“我也去看看。”

这次的妖,凡人是没有办法对付的,为了展昭不受伤,她只能是多插手一些,何况她很是不喜欢冥河姥姥这个名号。

金宠是死在自己的客房里,倒在床前的地毯上,四周一滴血也没有,金牡丹跪倒在一旁哭得很是伤心,包拯公孙策都已经到了。

“金宠身死,又少了一个金牡丹,不知道昨夜是发生了什么事?”公孙策皱着眉头,都知道是妖在害人,可是人力怎么敌这妖物呢?

“一定是冒充我的那个妖害死了我爹!”金牡丹手都在颤抖着,泪流满面,“大人,我求你一定要抓住那妖怪,为我爹报仇。”

“不会的,她心地善良,一定不是她!”张真立即为小怜辩白,她是那么好,一定不会杀人的。

“你也知道她是妖,可你昨天竟然不拆穿她!”金牡丹瞪大了双眼。

“我。。”张真咬了咬牙,这件事他于理有亏。

“你们是不是有所勾结?是不是害死了我爹后就想害死我,那就再也不会有人会拆穿你们了?”金牡丹一下子就联想了许多的可能。

“不是的!我没有!”这莫须有的事,张真当然是否认了。

颜洛和展昭走了进来,一看到金宠的样子,展昭就叹息了一声,果然是那个妖物,颜洛看金牡丹又是怒又是哀的,“昨夜你本来也会死,不过那颗明珠救了你。”

那颗小怜送给张真,张真又误给了金牡丹的明珠,那是颗辟邪珠。

金牡丹又惊又怕的从袖子里拿出了明珠,“你怎么知道?”

颜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要除妖并非没有办法。”颜洛一伸手,金牡丹手里的明珠就到了她的手里,手指轻点明珠,珠中出现了一个景象,只见一个道观里,四处贴着符咒,一个黑影一个黄影正在打斗,只是黄影很快就落败,倒在了地上,被困在了符咒圈子里,黑影则趁机逃走了。

颜洛一收手,影像消失,“出去说吧。”率先走了出去,连着展昭包拯公孙策一起到了议事的书房。

“刚才是什么情况?又该如何除妖呢?”公孙策追问着。

“这个妖已经有千年道行,嗜血阴毒,凡人遇上并无胜算,不过刚才的黄衣女子是水宫仙子,还有一个龟仙也四处在找这个妖,只要展昭和他们联合起来,还是可以一搏的。”颜洛稍微说了些。

“好,那我就去这个道观,先将这位仙子救出来。”展昭立即点头。

“她不用你去,张真已经去了。”这因果之间,也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今天傍晚,那妖必会到府里要取包大人的性命,你们准备好就可以。”

傍晚时分,阴盛阳衰,金乌隐匿,阴月大盛,正是妖取包拯精血最好的时机,那个藤蔓一定会来的。

颜洛的话,展昭是信的,何况这关乎包拯安全,自然是开封府里的大事,每个人都不敢大意,展昭更是寸步不离,只怕一不小心,包拯就出了意外。

书房中,颜洛在淡定喝茶,包拯坐在一旁也很是心静,看了下颜洛,包拯忍不住的问道,“姑娘究竟是什么人呢?”

通晓阴阳,这仙妖鬼之事更是清楚,怎么也不会是寻常人。

听到包拯这么问,一旁的展昭也不由得看向了颜洛,他知道她不平凡,可是有些事她不说那他也就不问。

“我是什么并不重要。”颜洛将茶杯放下,“不过是过路的而已。”她只是一个路人,短暂的路过这里。

空中一道惊雷响起,颜洛微微皱了眉头,“我要出去一趟,一会回来,你们小心。”

“好,你自己也要小心。”展昭是想跟去,只是现在他更应该的是保护包大人。

颜洛点了点头,起身就出了门,她直接去了那个道观,道观中张真抱着奄奄一息的小怜是惊慌无措,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救她。

“小怜,小怜你醒醒,我是张真,我在这里。”声声呼唤着,想要唤醒小怜的神识。

“她中了妖毒。”颜洛很是冷淡的开口。

张真慌忙抬头,“是你,颜公子,我求你救救小怜。”

“要我救她,那代价是很大的。”她一出手,改变就是他们几个人的宿命,而改变后是好是坏,她也不知道,也许会往更糟糕的地方发展。

“不管是什么代价,我愿意一力承担。”张真别无所惧。

“好。”颜洛拿出了那颗辟邪珠,合掌之间,珠子化作粉末,散为点点荧光融入了小怜心口,“把她放到道观后面莲花池里,半个时辰后她会醒过来。”

没有废话的,颜洛转身出来,只见的外面已经是天昏地暗了,乌云笼罩,一丝声响也没有,而就在此时的开封府,是一片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