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晓君情意深

开封小院里的一株白梅花已经开得很美,素雅的花瓣,淡黄的花蕊,让整个小院似乎都弥漫着梅花的香气。

地上的雪被扫在墙角里堆放着,在阳光下白得晃眼。拿着一个食盒,白玉堂钻进了展昭的房中,展昭正在房里看着书,房中燃着炭火,暖如春季。

“过来喝酒。早上打了一只的野兔,刚才烤了,肥肥嫩嫩,最是好吃。”白玉堂端出食盒里的东西,一碟切好的野兔肉,一碟烟熏的猪肉片,几个包子,还有两壶的酒。

展昭放下书,走了过来,“早上你不是在当值,怎么有时间打兔子?”

“是这只兔子刚好撞到爷的脚下,就顺手收下了。”白玉堂笑得得意,拿了茶杯当酒杯,白玉堂倒了两杯酒。

酒已经温过,入口刚好,一人喝了三杯酒,身躯都热了起来,冬日的寒意一扫而尽。

“看你没有当值就待在房间里闷着。怎么,这是得了相思病了?”白玉堂笑道,颜洛一走两月多,展昭都沉默多了,惹得他都没有人闹腾。

展昭没有说话,这次颜洛似乎走得格外的久,不知道她现在是在忙些什么?又是在地府还是天庭。

白玉堂摇了摇头,正了正脸色,“展昭,白玉堂当你是兄弟,有一句话,不得不提醒你。人神有别。”

“我知道。我从不求与她长相厮守,相伴白头。”展昭很清楚,他和颜洛永远不会成为一对平凡的夫妻。

白玉堂一叹,“可是。。你这又何苦。人生在世,能有几年?仙人长寿,又是几年?”

展昭微微一笑,“有生之年,展昭最庆幸的有两件事,一是遇见了包大人,一是遇见了颜洛。我会护卫包大人一生,也会爱着颜洛一世。”

是爱,是不曾开口说过的爱,不仅仅是喜欢。

他知道,也许在颜洛心中,他是千万世人中特别的那一个,在她漫长的生命里,她兴许还会有遇见更特别的人,可是在他心中,只有一个颜洛。

一声叹息,白玉堂举杯碰了碰展昭的酒杯,“如此情深,真是让人羡慕。”希望在这世间,他也会遇见一个能够真心相许的女子。

转眼已经到了除夕,开封府大半人都休了假,该回家团圆的都回家了,不过有官职在身的人,都难能休息。

从初一开始到正月十五,皇室之中,各种酒宴聚会,祭拜迎祥,从皇帝到底下的侍卫,都是忙得团团转,开封府中众人也是忙得不得了。

除夕这天,一群人聚在一起,早早的吃了团圆饭,互相拜了年,随即各家守岁,过了四更,便需要进宫上朝。对于这次的朝会,可是无人能够缺席,而且这个朝会,必要待一整天,所以还是需要养足精神。

展昭喝了几杯酒,一路返回小院,几处梅花飘香,不时有鞭炮声从远处传来,看着贴在院门上的红联,展昭抿唇笑了下,今年,终究还是自己一人吧。

举步进了小院,便看到挂着一盏灯笼的梅树旁,颜洛正伸手摘下一朵的梅,那梅花竟然不及她芊指的白皙。

银白色的红纹衣裙,外罩着一件绣着精巧的曼珠沙华的白色披风,散着的青丝上,一对红色珊瑚簪挽着发髻,素而带艳,最是多姿,直将一树白梅的颜色压下。

“颜洛。。。”一声呼唤,多少相思,浓浓的情意无法隐藏,几步上前,展昭便将颜洛拥在怀中,颜洛依偎着他,任他抱着。

雪又慢慢的飘了下来,落到展昭颜洛的发上、身上,也许,这一瞬间,便是白头偕老吧。

“听说,凡间的人都会在今日与亲人相聚,不过,你好像没有亲人,所以,我来陪你。”

展昭房中,展昭犹然不舍得放开颜洛的手,只是看着颜洛,听到颜洛这般说,展开微笑,“有你相伴,今年的除夕,我必然不会忘记。”

颜洛微微一笑,“北海那里有一片梅林,开得甚好。我带你去看看。”

“北海?待会过了四更,还要上早朝。怕是。。”展昭欲言又止。

“片刻就到。”牵着展昭的手,登时千里,云海漂浮。

看着展昭紧闭着眼的模样,颜洛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展昭的眼皮,“不用怕,睁开眼睛。”

握着颜洛的手,展昭睁开眼睛,但见整个开封已经在脚下,灯光星星点点,宛如繁星,身旁是连绵不绝的云,迎面而来是微寒清风。

这应该是登高望远的最高境界了吧。

“怕你不习惯,腾云会比较好一点。”颜洛平常走动,都是直接划破虚空,瞬息现影,极少这般腾云。

“这样立于苍穹,确实是难能一会。”展昭眼看着不停飘过的云,有点晕眩。

不多时,颜洛慢慢停了下来,带着展昭踏上了实地。

感觉脚上踏实了,展昭松了口气。一看周围,目所及,皆是梅。。红色、白色、黄色、簇簇拥拥,玉骨冰肌,醉人梅香,沁入心脾。

地上白雪茫茫,唯有蜿蜒小道露出踪迹。世外梅林,毫无人迹,星光微微,忘尘之处。

颜洛伸手一指,幻化出千点光芒,落在梅花之上,映着梅林宛如月光笼罩。

“我们到前面去。。”拉着展昭沿着小道前行,前面一处梅树之下,渺渺云雾起,竟是一处泉水,周围梅花开得更胜。

“这是冰魄泉。唯有每一年梅开之时,梅花雪水落入泉中,才会形成。这泉水炼筋洗髓,还算可以。”

“你经常来这里吗?”看颜洛对这里很是熟悉的样子,展昭问道。

“许久之前,来过一次。你到泉水里吧。”颜洛带展昭来,自然不是只为了看花,冰魄泉才是重点,洗去凡胎污垢,好让他神清目明,延年益寿。

展昭闻言一笑,“这里?”露天之地,在这梅林里沐浴?而且,颜洛还在旁边。

“嗯。”颜洛点头,伸手就去解展昭外面的斗篷系带,展昭一把抓住她的手,“还是看花就好。”

“不会冷的。”颜洛以为展昭会怕冷,“这是温水。”

“颜洛。。。其实,男女有别,在你面前沐浴,我。。。”展昭不知该如何说。

“那。。。那这样好了。。”颜洛纤手一挥,无数梅花花瓣汇集成面,将泉水四周围住,“你去泡两刻钟,我在这里等你。”

看颜洛这么坚持,展昭也不好拒绝,只能穿进梅花墙里,脱了衣裳,泡在水中。温热的泉水,似乎将所有的疲惫淹没。

花墙之外,颜洛伸手折下一枝红梅,最近地府彻查魂魄之事,襄阳一带,魂魄无踪,三十年来,竟无一个魂魄归入地府轮回。

凡人的事,地府一向不理睬,可是关乎魂魄,可就要管一管了。不久之后,在襄阳必有一场争斗,只怕展昭难以置身事外。

人妖相逢,易伤无辜,她要保证展昭不会有事。

绝情殿外彼岸花,花开近千年,千年一会,群花落,阴阳错,而她身为彼岸之主,随花而生随花而谢,花谢之时,便是她沉睡之时。

这一睡可能是一年两年十年百年,待着花开,她苏醒之后,更会忘情。

过往一千年的记忆都会淡去,情也一样会散去。

多情痴意转无情,情绝意断本就是她最初的选择,而这一切,无法更改。

我不知我对你是不是情,若真的是情,那便会忘。

展昭啊,缘已浅,时已短,只怕再会无期。

看你,用情至深,我何忍你之后一生苦相思,我结下这段缘,是对还是错。

两刻钟之后,展昭便出了泉水,只觉得一身轻松,体内真气在全身筋脉中逸动,功力大进,这泉水果然是有妙用。

出了梅花墙,梅花瞬间散去,颜洛站在不远处,对着他微微一笑。

熹光,梅香,她灼灼而立,占尽风流。

“展昭。。”她轻言一唤,满是柔意,“你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我希望天下太平,君明臣贤,百姓安居。”这是展昭平生所愿,也是他一直在努力的事。

“恩。。。还有吗?”颜洛又问,展昭这个愿望,算是基本可以实现吧。

“还有,能时常看到你。”我不求朝朝暮暮在眼前,只希望,你觉得地府冷清之时,能够来见见我。

颜洛移开了目光,低头看着手里的梅枝,“冬日将近,梅花。。。也要谢了。。”

梅枝在她手中消散,化作虚无,“走吧。我送你回去。”

展昭任颜洛牵着手,心在那一刻,钝痛。

开封小院,看着颜洛,展昭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十五的时候,有灯会,你来陪我看灯好不好?”似乎是恳求,带着悲伤。

“好。”颜洛回了一声,“我也想看看人间的灯会。”从展昭怀抱中离开,颜洛后退了一步,瞬息消失无踪。

怀中微凉,展昭只是看着颜洛刚才站着的地方,地上薄雪,毫无印记。

颜洛啊,我们的缘分也要尽了吗?眼中似乎有泪,展昭长出了口气,那也不要紧,就算以后见不到,你也是我展昭心中唯一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