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众人脱苦海

颜洛从袖中拿出一条手绢,擦了擦展昭脸上的汗水和尘土,“白玉堂到了。有什么话要带给他?”颜洛决定出去一趟,当一回信使。

“让他先查封了群芳院,把地道清理出来。不知徐三哥有没有来?”有穿山鼠徐庆在的话,那一定是事半功倍。

“有。”颜洛点了点头,“那我这就去,很快回来。”踏地无尘,颜洛跃下栏杆,便向后殿走去。展昭看着颜洛身影消失在转弯处,这才转身,便看到叶婉静呆愣着看着自己,礼貌一笑,边继续忙活去了。

两个人的对话,叶婉静并没有听得很清楚,只是看两人这般亲近,原本的心微凉。刚才展昭看着颜姑娘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深情。手微微握起,终究是遇见得迟了吗?展昭已经心有所属了吗?

白玉堂一路日夜兼程,很快的赶回了开封府,将随州城中一事禀告包拯,包拯未有迟疑,便入宫请旨,顺利请旨归来。

让白玉堂再赶往随州,就近调走一些兵马,连同开封府弟兄,一起赶到随州城。随州府尹被控制了起来,白玉堂正想道客栈去看展昭,就看到颜洛已经到了府衙。

“情况怎样?展昭呢?”白玉堂问道。

“没事了。只是地宫地道塌陷,都被困在里面。展昭说,先查封了群芳院,疏通地道。”颜洛说得很是简单。

“好。我这就去吩咐。”白玉堂没有迟疑,就去准备。自己带了人将群芳院查封,随即让徐庆挖来假山地道。一番折腾,等他再想起颜洛,颜洛已经没有了踪影。

双方出力,不过一天时间,地道就重新打通了,众女子重见天日,是喜极而泣。地宫中,一干人等已经都出去了,展昭、颜洛、白玉堂还留在里面。

看着这庞大的地宫,白玉堂是啧啧有声,谁能想随州城下竟然还有一城。

“这个蛇妖倒是会享受。”白玉堂赞叹道,这简直是自立为王啊。“那个陆贾明能和蛇妖勾搭一起,不会也是妖怪吧?”

“他只是人。只是和妖没有差别。”如此作为,那一颗人心早已成了*屏蔽的关键字*的妖了。展昭觉得那个陆贾明完全是罪有应得,只是可怜了那些命丧在此处的女子了。

带着白玉堂到了登仙殿,陆贾明的尸体无人敢动,谁知道那毒会不会传染。

小心避开地上的蛇血,原来的血池只剩下一层的血水,露出了底下的森森白骨,也不知是多少具的尸体。另外一边的祭池,堆积着尸体,看起来并未腐烂,那些都是被直接取走魂魄的女子。

“把这里面的人都抬出来。有的兴许还有救。”颜洛说道。

“好。我去叫人过来。”白玉堂很是听话的出去,颜洛说有救,那一定是有救的。

看了地上的蛇血一眼,颜洛挥了挥衣袖,蛇血刹那间没有了痕迹,免得误伤了人。

看颜洛这般细心,展昭微微一笑,“他们真正该感谢的人是你才对。”若非颜洛,恐怕早已都命丧蛇口。

“是我是你又有何差别。”颜洛倒是不介意替展昭多积福缘,那若是来世,他会更好些。展昭只是牵住了颜洛的手,有你如此待我,不知是不是上一辈子,我修了多少的福分。

从祭池中整理出来的女子共有六十三个,皆未腐烂,似乎都是一息尚存。女子被放在旁边的空殿里,殿中点起了一盏盏的灯。

未让人进来,颜洛独自站在殿中,打开了八宝盒子,“彼岸花引,魂魄归兮。”额头曼珠沙华浮起,红光闪烁,盒中魂魄纷纷归去自己的身躯,到最后只剩下十六个不完整的魂魄。

根据魂魄的记忆,颜洛记录了各个魂魄的来历,打算交给展昭,看看若能找到躯壳,还能一救。

重获新生的女子被抬出了地宫,安放在府衙中恢复。官府放出去众女得救的消息,每日里都有寻找过来的人,重逢的喜悦是时刻上演。

宜庆公主和赵宝仪也被接来了府衙,在颜洛施法后,宜庆终于恢复了正常,受了苦楚,宜庆公主终于答应乖乖回去了。

这一天午后,府衙来了两人,一是叶婉静,一是叶婉静的父亲,叶祖安。

叶祖安是专程带着叶婉静过来感谢展昭的救命之恩的,更是带来了千两白银和许多衣物粮食,好安置那些尚未归家的女子们。叶祖安一副文雅模样,看不住是一个商人,倒像是赋闲在家的文官。

看着一身红色官服的展昭,叶婉静款款一拜,“婉静谢过展大人救命之恩。”本就是姿容出色,如今一打扮,更是貌美,这一拜是让人赏心悦目。

“叶小姐不必多礼。不过是展某应该做的。”展昭回了礼,便对叶祖安说道,“叶员外慷慨相助,展某替那些姑娘谢过了。”

叶祖安笑下,“大人客气了。这些也是老夫力所能及的。早就听闻展大人年少有为,人中俊杰,慕名已久,今日一见,展大人果然好风采。”

“叶员外过奖了。”展昭应和了一声。白玉堂从外面进来,对着展昭便道,“公主找你呢,说是有事吩咐,你赶紧过去一趟。”

“好。叶员外,那展某先告辞了,五弟,你替我招呼一下。”展昭忙道,白玉堂点了头,展昭就出门去了。

看着展昭离开,叶祖安靠近了白玉堂一些,“这位是白大人?您是展大人的朋友?”

“是。员外有何指教?”白玉堂几分好笑的看着叶祖安。

“那白大人知不知道,展大人可否定亲了?家中还有何人啊?”叶祖安压低了声音问道。

白玉堂笑了笑,“这个啊。。展大人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他的婚事嘛。”看了一眼明显紧张了起来的叶婉静,白玉堂顿了顿,“已经定亲了。”

叶婉静满是失望,端庄面容都失去了几分活力。

“定亲了啊。”叶祖安这下也不好再问什么,倒是叶婉静开口了,“便是那位颜姑娘吗?”

白玉堂点了点头,“对。想来叶小姐也是见过的。”

“那位颜姑娘,不知是何身份?”叶婉静又问了一句。

白玉堂笑得几分神秘,“颜姑娘嘛。。。叶小姐问这个可不太合适。白某还有事,先告辞,两位随意。”不在言语,白玉堂就离开了。

叶婉静咬了咬唇,刚才这个白大人说公主找展昭,难不成那个颜姑娘会是公主吗?叶婉静彻底想歪了。

展昭刚到了后院,赵宝仪就迎面过来,“展昭!”

“见过郡主。”展昭行礼。

“好了啦,我要回去了。”赵宝仪是来告别的,离开了那么久,她也该回去了,可是还有几分的不甘愿。

“那郡主一路平安。”展昭说道。

“你这人。。。真讨厌。”赵宝仪瞪了瞪展昭,也不知道挽留一下,“喂,那个颜洛,到底会不会武功啊?”赵宝仪一直很好奇这个,只是找不到答案。

展昭摇头,“她不会武功。”她会的是法术。

赵宝仪顿时失望,“我还以为遇见女侠了,原来还是没有。好吧,我走了,你们要是有空,可以来襄阳找我,我一定好好招待你们。”赵宝仪倒是走得干脆。

这个郡主,没有郡主的架子,平易近人,只是也是有点刁钻,莫不是皇室女子都是这样?

这边一耽搁,白玉堂已经追了过来,拍了拍展昭的肩膀,“那个叶小姐。。。”笑得不怀好意。

展昭无奈,刚才的场面是有点让他尴尬,幸好白玉堂来了,不然还不知要怎么应对。也不理白玉堂,便继续往前走,白玉堂拉住他,“刚才骗你的。公主没叫你。”

展昭停下来,无奈的看着白玉堂,“好吧,明日我们就启程回去。”

白玉堂点了头,“刚才那叶员外可殷勤的问你了,问你家里有什么人啊?有没有定亲啊?”

“你怎么回答的?”展昭就怕白玉堂使坏。

“我当然是说,你定亲了。”白玉堂笑道,“那个叶小姐便猜是颜洛,不过我没再说了。”白玉堂可是一片好心,这可是在帮展昭挡桃花啊。

对于白玉堂的回答,展昭只能觉得,做得不错。

“哎。。对了,颜洛了,这几天都没看到她?”白玉堂蛮想知道,颜洛知道这件事后的样子和表情。

“她回去一趟,说之后会去开封府的。”在帮宜庆施法后,颜洛就离开了。

不过才三天,展昭便觉得,她已经离开了许久。

白玉堂有点失望,“你老实说,颜洛真的是仙女吗?”白玉堂继续八卦。

展昭笑了笑,没有回答。颜洛不是仙女,她,是帝君,彼岸女帝。

雪天路难行,即使是在官道上,展昭一行人还是走得很慢,等回到开封府,已经是五天后了,宜庆公主回了宫,展昭和白玉堂也算是交了差事。

关于随州一案,圣上大怒,责令彻查,莫要放过一人。只是陆贾明已死,是否还有其他人就不知了,被掳走的女子陆续被送回家中,一众被牵连在案的,一一问罪后,已经到了年末。

旧年将尽,新年将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