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11. 花容与月貌

“区区玉兔精,敢犯吾之尊。”颜洛没有开口,可是话声已经传到了丁月华的耳中,说不出的冷意便从心里狂蹿而出,灵魂的颤抖,冷汗已经是满背。

丁月华连退了三步,一脸苍白,“你?”惊慌之间,便想遁走,可是竟然被定住一般,浑身动弹不得。

此时刚好丁兆惠扶着丁夫人已经进来,“月华,你怎么了?”看月华脸色不好,十分关切。

颜洛移开目光,丁月华觉得身子一松,却也不敢再造次,“没事,我,是我看错了。我先下去了。”丁月华匆匆离开。

丁夫人看着颜洛,一脸惊奇,竟然有人和月华长得一般模样!

“你便是颜公子吧。惠儿和我说有个公子和月华长得一般模样,我还不信,没想到真的有。”丁夫人将颜洛好好看了一遍,除了那一身气质不同,其他方面果然是一样。

“世间万物无奇不有。”颜洛淡淡开口。

丁夫人点了点头,满是慈爱,“天色也不早了,今晚展大人和颜公子就留下来吧。惠儿,快去准备客房,再让厨房备好酒席。”

丁兆惠随即吩咐人下去准备,展昭安抚似的对着颜洛点了下头。

酒席是丁兆惠陪着展昭和颜洛,“还不知颜公子是何方人氏?”

“随州。”颜洛道。

展昭夹了片肉片给颜洛,“颜洛是随州人,自来隐居山野,不与外人来往。”算是给颜洛补充一下。

“原来如此。”丁兆惠点了下头,怪不得看着那么有点难相处,冷冰冰,也不说话,“算来也是有缘。颜公子以后可要和展大人多来寒舍坐坐。”

展昭轻咳了一声,“这是自然。以后有机会,定来拜访。”

丁兆惠笑了一下,“昨天月华还想和大人比剑,要不待会去花园那里喝茶,顺便请展大人指教一下。”

展昭有点歉意,“不敢当。丁小姐有双侠贤弟为伴,武艺自然非凡。展昭就不多打扰小姐了。”看丁兆惠这般撮合他和丁月华,展昭很是不安。

丁兆惠有点没反应过来,有点犹豫的点了下头,“对了,颜公子,这是你要的东西,不过,你要怎么用?”丁兆惠将一个叠着的手帕递给颜洛。

颜洛接了,“我自有办法。”

丁兆惠,“那若有丁正的消息,还请公子告知。”看着这张和自家妹子一样的容貌,丁兆惠还是不太习惯,总觉得几分的怪异。

夜幕降临,星光之下,颜洛站在屋顶,环视了一下四周,丝丝不属于凡人的气息隐藏在这丁府,这是玉兔精的。可是好像还有些什么。取出了丁兆惠给她的手帕。

里面是丁母的发丝,发丝已白,灰败的气息,那丁母阳寿不多了。手轻轻托起发丝,发丝在她掌心漂浮,随即化作一道流光向北而去。

北方。丁正的魂魄在北方,不在地府,好奇怪,会是什么困住了他的魂魄。

绣楼之上,丁夫人照看着丁月华,“月华,怎么了?不舒服吗?晚饭也不吃。”

丁月华摇了摇头,“我没事。娘,那位颜公子会不会是丁家的人?”

丁夫人失笑,戳了戳丁月华的额头,“想些什么呢。娘怎么会舍得把你爹的血脉丢弃。那位颜公子,想必是巧合吧。”

月华摇了摇头,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只怕那个颜洛是个道行高于她的妖魔鬼怪,难道她在窥觑展昭吗?

若是如此,展昭就危险了,她必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她要保护展昭。

“娘,我想去汴京那里住几天,这次白五哥他们要去汴京,我随他们去好不好?”

丁夫人岂不明白自己女儿的心思,心心念念着那展昭,这次既然见着了,自然不会轻易罢手。

展昭是人中俊杰,一表人才不说,更是忠肝义胆,美名远扬,她自然乐见其成。

“好是好。不过可不许闯祸。”丁夫人道。

月华欢喜,一把抱住丁夫人,“娘放心,女儿一定乖乖的。”

见丁夫人答应了,丁月华才走出了房门。刚到花园,就看到展昭站在花园里,看着一株半开的茉莉若有所思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丁月华走了过去,“展大人。”

展昭敛了下神色,“丁小姐。”

丁月华搓了下衣角,“刚才我有点激动,误会颜公子了。还请展大人不要见怪。”

展昭点了下头,“没事。夜深了,展某先告辞了。”这晚上时分孤男寡女的还是避讳一些好。

“等等。展大人,我要去汴京一趟,所以,这次会随白五哥他们一起,这一路上,恐怕要打扰展大人了。”丁月华道。

展昭很是有礼,“原来如此。并不碍事。”

丁月华忽抬头看了一下屋顶,“啊!”叫了一声,躲到展昭身后,“妖怪!”

展昭抬头一看,只见颜洛站在那里。微微一笑,“颜洛,快下来。”

颜洛从屋顶落下,衣衫翩翩,宛若仙人,清冷姿态,好似月下霜娥,轻易间便夺去了所有目光。

丁月华看着颜洛,脸色数变。

“你怎么跑屋顶去了?夜中风凉,也没有多件衣服。”展昭看着颜洛穿得单薄,握了下颜洛的指尖,冰凉如水。

“无碍。”颜洛只是轻摇了下头、

展昭看了下丁月华,“丁小姐不用惊慌。天色已晚,先告辞了。”一边拉了颜洛就返回客房。

丁月华看着两人身影,跺了跺脚,这个颜洛是究竟是什么,怎么会是这般容貌?

“你素来体寒,便是夏日也不要贪凉。”展昭嘱咐着颜洛。

颜洛默默点头,“不要接近那个丁月华,她不是凡人。”

“是妖怪吗?”展昭对于那个丁月华和颜洛长得相像还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可是颜洛并不认识丁府中的人,她应该不是丁月华,那这个丁月华又不是凡人。

颜洛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那个玉兔谈不上妖也谈不上是仙。

“那真正的丁小姐?”展昭皱了眉,那人冒充了丁月华,那真的丁月华呢?展昭目光落在颜洛身上。

“她以幻容之术变作了丁月华,自然不是丁月华。我也不是丁月华。”说不定这个身体是,不过她确实不是丁月华就对了。

展昭点了头,“这事应当告诉丁兄弟才是。”

颜洛摇头,“她是来报恩的,对丁家人无碍,她自然有她的结果,我不便插手。”

“那就好。”既然那个丁月华没有恶意,展昭也只能顺应天命了。

第二天早上,展昭和颜洛出发的时候,丁月华也带着一个侍女坐着马车一起上路。村口处,五鼠已经等在了那里。

各自打了下招呼,月华掀开车帘,走了下来,看着五鼠很是愉快的问好,“月华见过各位兄长。”

一看月华,再看颜洛,五鼠有些纳闷,还真的是有长得这般相似的人。

白玉堂更是好奇,左看看丁月华,右看看颜洛。这两人容貌一致,可说是一毫不差。只是感觉上却是有天地之别。

丁月华是粉衣罗裙,娇若桃花,一举一动,俏丽动人,而颜洛,男装一袭,冷淡如霜,不染烟火,绝然出尘。

闲话不说,五鼠及展昭颜洛皆一人一骑而行,丁月华马车被围在中间,有这么多人护送,丁兆惠是十分放心。

此地离汴京大约有五天路程,走了半天,过了午时众人才在路边一家面摊停下休息。过路人不多,展昭一行人占了两桌,叫了茶和面食。

展昭特意交代伙计,做一碗清汤细面给颜洛。这般的细心,看得丁月华是一点吃东西的胃口也没有。

终究是按捺不住,丁月华开口问道,“还不知颜姑娘是哪里人?”

颜洛拿着筷子,努力的夹起几根面条,刚提了起来,面条又滑了下去,溅起的汤汁差点弄脏了衣服。有些无奈的看着碗里的面条,颜洛很想罢手不吃,自然对丁月华的问话是理都不理。

展昭含笑看着颜洛,原来她还有这么别扭的一面,伸手端过颜洛的碗,拿了筷子夹起面条,便递到颜洛面前。

这是亲自要喂颜洛吃面!一幕是看呆了众人也看呆了丁月华。

颜洛也不客气,就着展昭的手的吃了一口面,嚼了几下,咽下去后,点了点头,“味道还不错,只是不好夹,我再试试。”颜洛很是正经,再次拿起筷子,学着刚才展昭的手势,夹起两根面条,送进了嘴里,微微一笑,“倒也不难。”

展昭笑看着她,看她吃得认真,自己也胃口大开,多喝了半碗的汤。白玉堂刚好和他们同桌,看得是清清楚楚,这月华关注着展昭,可是展昭的目光可是只在颜洛身上啊。

啧啧。。。有热闹看了。。。

笑了笑,白玉堂对着月华问道,“月华,你怎么知道颜洛是女的不是男的?”

丁月华不悦,“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五哥就不要装傻了。”

“哈哈,我还以为你们是双生子呢。”白玉堂笑了几声,很是愉快的样子。

颜洛对于他们的谈论是一丝反应没有,吃了半碗的面,才放下筷子。

擦了擦嘴,又喝了一口茶漱口,才开口说话,“展昭,我接下去要去一趟北方,就不和你同行了。”

展昭也不意外,“那什么时候会再去汴京?”颜洛认真想了一下,“看结果。最久两月,我会去找你的。”

展昭点头,“好。上次还没逛完开封,等你来了,我再陪你。”

颜洛眼神不复清冷,微带了柔软,“你要小心。”

一声嘱咐难得,展昭郑重点头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