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9. 同上陷空岛

“丁正死了?是怎么回事?”丁兆惠急问。

“我也不知,他尸骨沉于西湖之中,魂消魄散,无迹可寻。”颜洛说到。

丁兆惠想了一下,“他母亲一直住在府中,你想见的话也是可以。不过,我怕老人家受不了刺激。”白发人送黑发人,最是凄凉。

“也无碍,给我她的一根发丝也是一样的。”颜洛道。

“发丝?”

“母子连心,就算丁正魂消魄散,也可以从他母亲那里找到关于他的蛛丝马迹。”

“好。那,我明日将她的发丝给你。现在,你要不要先在这里住下。”丁兆惠想让自家人见见颜洛。

颜洛看了下展昭,“不必了。我和展昭住在客栈里。”

展昭紧握着她的手,“丁兄,请恕我不能收下这玉佩,改日再登门请罪。”

看着展昭和颜洛离开的背影,丁兆惠有些疑惑,却是想不明白,看了手中玉佩一眼,转身回去。

刚才展昭还是很愿意的样子,可是如今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而且那个和月华那么像的颜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块玉佩并非凡品。”颜洛感觉到那块玉佩上丝丝萦绕的法力,似正非正,似邪非邪。

展昭轻抚着领口下,“我已经戴着你的玉了。颜洛,我以为那位丁小姐是你、”一时不慎,可毁终身,若非巧遇,自己必是懊悔一生。

颜洛眸光微闪,“喔?那等以后。我再去见见那位丁小姐。”那个丁小姐又是什么?

有些庆幸的看着颜洛,展昭心中算是松了口气,还好未铸成大错。虽然惊讶颜洛和丁月华竟然一个模样,不过确实是不同的。

那个丁月华看着便是千金小姐,而颜洛,这一身清冷神姿,又有谁能与她一般。自己刚才实在是太大意了。竟然没有细想,只以为是颜洛。

“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在找你。”展昭问道。

“只是随便走了走。这个地方,有些有趣。”颜洛只是感觉到不一样的气息,所以便看了看,一直到了那丁府,看来,那气息是在那丁小姐身上了。

“先回去吃饭吧。”展昭记挂着颜洛还没有吃饭。

清晨时分,展昭便起身,让客栈伙计准备了清粥小菜,看着准备得差不多了,才去颜洛的房间。

刚要敲门,门就打开了,看着一身浅蓝长衫的颜洛,展昭微微笑着,“休息得好吗?可还习惯?”

颜洛点头,“都好。”

“先去吃点东西,待会我去陷空岛,你先留在这里。”展昭说道。

“我也想去看看。”颜洛并不打算留下。

展昭摇头,“那里不太安全。”江湖人大多率性而为,此事若不能善了,恐怕要大动干戈,展昭可不想颜洛跟着他去冒险。

颜洛只是看着他,“我想去。”

看颜洛说一不二的模样,展昭也知道没办法劝她,这个人,一旦决定了事,便是不会更改的吧。

只好点头,“那你待会要小心,不要离开我身边。”

“好。”颜洛应得很干脆。

茉花村的一个渡口,除了一只停在岸边的小舟之外,就没有了其他的船只,小舟上一个带着渔夫帽,一身灰色布衣的瘦弱男子坐在上面打着瞌睡。

展昭走了过去,“船家,可去陷空岛?”

那男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上船吧。”

展昭伸手让颜洛搭着他的手臂先上了小舟,随后自己才上去,那男子多看了颜洛几眼,随后才收了缆绳,撑船离岸。

一路上,男子未再说话,船顺着一条小河而下,不一时便到了一个湖中,陷空岛便是在湖心。四周茫茫水域,近处远处,除了展昭这一艘小舟,便没有了其他的船只。

展昭看颜洛没有不适,稍放了心,远眺前方,已经模糊可见岛上的绿意。忽然小舟剧烈的晃荡了起来,摇摇摆摆,人根本坐不稳也站不住,展昭伸手要去扶颜洛,却见颜洛坐在舟上,一丝慌乱也没有。

再看船家,已经跃入水中,不见踪影,小舟随波,眼看就要翻倒,从这里就算施展轻功,也到不了岸上,少不得要落入水中。展昭握住颜洛的手腕,在小舟倾覆的瞬间,腾空而起。

再想落到舟上,却见舟沉进水中,不见踪迹,眼看一口真气支撑不住,两人就要落入水中,忽水面上浮现出一个黑影,颜洛轻轻一带,带着展昭落在了那黑影上面,展昭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只乌龟的龟背,站着三四个人是绰绰有余。

“这?”展昭惊疑。

那水里的乌龟已经载着他们向前而去。颜洛看着水中,随手一挥,水面裂开,一道波浪翻起,一个人影猛然钻了出来,赫然是刚才的船家,便是五鼠之一的翻江鼠蒋平。

蒋平被一股水流冲出,呛了一口水,浮出水面,但见展昭和颜洛踏水而行,是惊异万分。

很快到了岸边,展昭和颜洛跃上岸边一块大石。

那乌龟浮出水面,抬起头,望着颜洛几下颔首,随即有沉入了水中,很快不见踪影。

蒋平已看清楚是一只乌龟,万分不解,这湖里的乌龟难不成成精了?还是是展昭养的?

“蒋四侠,就不要同展某开玩笑了。”展昭抱拳道。

蒋平出了水,“不是我要同你玩笑,只是兄弟情义,自然一个鼻孔出气。南侠光临陷空岛,蒋平自然要亲自迎接了。”

“那展某可否去见白五侠了?”展昭也不气恼。

“自然。不过,为何那乌龟会听你的?莫不是你养的?”蒋平是好奇不已。

展昭微笑,“不过是恰巧。大概是那乌龟不忍展某落到水中,湿了衣衫。”

蒋平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展昭和颜洛离开,再次入了水,要去寻一寻那只大龟。

离了岸边,展昭望着颜洛,“若不是你跟来,想必展昭就要下水和翻江鼠一番折腾了。”

“只怕吓着你。”颜洛有许多方法可以到岸上,只是凌波御水,不同寻常,只怕世人惊慌,所以才调了一只湖中水灵过来。

“不会,展昭并非不解世事之人。”多少年闯荡江湖朝廷,展昭所见所闻甚广,何况,颜洛本不同寻常。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一个石阵出现在了面前。阵前站着一人,是穿山鼠徐庆。

徐庆看着展昭,“南侠到来,徐某略备心意。还请南侠莫要客气。”

“徐三侠客气了。”展昭回了礼,回头看着颜洛,“你在这里。我一会就回来。”颜洛点头,走到一边的树荫下站着。

石阵由上百块大大小小的石头组成,瞬息变化,徐庆力大无穷,不经意间就是乱石飞舞。展昭不曾小觑,十分镇定的一一排除掉障碍。

看着展昭在石中穿梭,颜洛平静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的温柔。世间的人,在神仙看来,是弱小无比,可是却活得那般的精彩。不屈不饶,迎难而上。她不知何为侠义,可是看着展昭便明白了几许。

心中盘旋着展昭两字,似乎有冰霜在慢慢融化开来。

那边展昭一剑劈开阵眼,破了石阵,徐庆抱拳一笑,“南侠果然名不虚传,徐某认输。”

“承让了。”展昭收剑归鞘,走回颜洛身边,“我们走吧。”

颜洛抬头,极是认真的看了展昭一眼,伸手用衣袖轻轻擦去展昭脸上的灰尘,“我曾再想,你不辞辛劳,出生入死是为了什么。现在,我似乎懂了一些,人世间,所谓情义,果然有独特的地方。”展昭有些意外,颜洛极少说这么多话。

“走吧。”颜洛率先走在前面,展昭跟了上去。看着前面的人,心中轻叹。颜洛啊颜洛啊,你本来不属于这人世间吗?

前面果然是另一道关卡,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设下的梅花桩。几番打斗,展昭依然立于梅花桩上,而卢方和韩彰已落地,算是输了。五鼠已见了四人,那接下去自然就是锦毛鼠,白玉堂了。

一片竹林清幽,白玉堂就站在林中,一身白衣锦带,仗剑风流。

“展昭,能来到这里,也算是你本事了。”白玉堂的面容比起展昭来说,更加精致了几分,玉面丹唇,桀骜不羁的气息分明。

“白五侠,嫉恶如仇,侠肝义胆,展某早有耳闻。展某已经应约而来,不知白五侠可否归还三宝?”展昭是以礼相待。

“只要过得了我手中的剑,我就还给你。”白玉堂一抿丹唇,剑已出鞘。

“那就得罪了。”既然是要斗这一场,展昭也就不多推脱。

展昭号称南侠,武功自然不会是平庸之辈,而白玉堂武功更算是五鼠之首。两人这一场争斗是你来我往,谁也不落下风。其他四鼠已经都到了竹林,伫立在一旁看着。

颜洛倚着一棵竹子站着,看着两人身影翩然,剑若流虹。

潇潇落下的竹叶明明往她身上落下,不见她动,那些竹叶就自然飘开了。

卢方错眼一看她,微微皱了下眉,这个少年看着有些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