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望月月当归

那一夜,牢中的花冲突然逃狱,了无踪迹,好像是凭空不见了。开封府中人匪夷所思,一番调查,却无所获。皇帝震怒,责令包拯七天擒回凶手。

开封府走廊,白玉堂悄悄拉过展昭,“凭借花冲的本事,不可能不惊动任何一人就逃脱。你不会放走花冲的不是人?”他一直有所怀疑,只是不敢确定。

展昭点头,“你说是妖?可是妖放走花冲又有什么好处?”

白玉堂也不知道,“往来于开封府的便有两个不是人。一个颜洛,一个丁月华。我们都知道那个丁月华是妖,可是真正的丁月华去哪了呢?我问过她,可是她说她也不知。还有之前颜洛,长得和丁月华一个,模样,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明明是凡人的事,偏偏那些妖魔鬼怪要来参合。

展昭知晓真正的丁月华已死,连着身躯现在都变成了那个玉兔精的。颜洛之前借用的是丁月华的身躯,自然是长得一样,只是事关颜洛身份,不好开口,“颜洛不会放走花冲。丁月华虽然是妖,可是,倒也不曾作恶。”

白玉堂可不这么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何况那个丁月华最近挺奇怪的。

“这样吧,我晚上去丁家看看。”

白玉堂这一去,倒是不得了,丁兆兰被迷晕在床,丁月华不知所踪,可是在丁家花园,却发现了七具女尸,皆是妙龄少女。白玉堂没有异动,悄悄带着丁兆兰,便直奔开封府。

公孙策看了看丁兆兰,并无性命危险,只是晕迷不醒。“必然是变作丁月华的那个妖精作怪!”白玉堂说道,“颜洛呢,颜洛一定有办法。我去找她过来。”

白玉堂匆忙去寻颜洛,刚走到门口,颜洛就进来了,白玉堂伸手要拉她,去拉了个空,颜洛身影一晃,已经到了丁兆兰面前,伸手一拂。

“有妖!”丁兆兰一声惊呼醒来,一看周围,原来是在开封府,瞬间镇定了一下,“月华是妖精变得,她不是月华!”

“丁大哥,你看见什么了?为什么你家花园里有七个女尸?”白玉堂问道。

丁兆兰有点惊怕,顺了口气,“我那天无意经过柴房,闻到血腥气,没想到进去一看,竟然是花冲死在那里。我想不通,正想来开封府告诉大家,却发现月华带回了两个女子,竟然在吸食她们的精气。我吓坏了,正要离开,就被那个妖精发现,后来,我就不记得了。”

自己的妹妹突然变成了妖,丁兆兰是吓得三魂七魄散了一半。

白玉堂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都怪我。我应该早点告诉你,那个人并不是月华,而是一只玉兔精。月华早就失踪了。”

丁兆兰脸色惨白,“那月华,是不是被她害死了。”

公孙策神色凝重,“颜姑娘?”

颜洛一声叹息,“她该是月宫的摘花玉兔,为了展昭下凡化作妖。”

白玉堂这才想到,“对了。展昭呢?”

颜洛微闭眼,神识范围中,竟然没有感受到展昭的气息,看来那玉兔已经带走展昭了。

“他被带走了。我去找他。”身影一晃,颜洛便没有了踪影。

丁兆兰脸色更差了,“这,这颜洛也是妖吗?”

展昭和白玉堂谈完后,就去街上看看,没想到被落入了玉兔手上。一处山洞,展昭靠着石壁坐着,全身无力,却还神智清醒。

玉兔已经显出了妖容,原本娇美的面容,添上了几分妖异。她端了一杯水,喂到展昭唇边,展昭没有喝,她也不在意,收回了手,“你放心,我不会伤你的。”

“花冲是你放走的?”展昭问。

玉兔点头,“是。你还不知道我的本名吧。我叫望月。百年前,我只是初登月宫的摘花玉兔,地位低下。有一次不小心,打碎了琉璃瓶,要被罚到枯草坡受苦。那时候,你刚好看到,为我说话,让我免了刑罚。从那开始,我就默默的关注着你,知道你转世后,我才偷看了姻缘簿,离开了月宫。”回忆往事,望月玉兔是带着,满脸笑容。

“展昭只是一个凡人,你所说,我没有一丝印象。”就算真有此事,也该是过去的事,而他展昭,是在现在,是在未来。

望月只是笑着,“不要紧。只要我记得就好。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当初救的是我,如今却看着别的人。”满是悲伤,望月手抚上展昭的脸。

展昭避不开,却也没有开口说话。

“我为你而来,你为什么就不能爱我。只要你我,我愿意舍弃一切,即使是魂飞湮灭,我也甘愿。”眼中似乎有泪,望月笑得凄凉。

看展昭沉默不语,望月站了起来,“我知道你在等她。我的功力确实远远不及她。”

“你想用我来威胁她?”展昭说道。

望月笑了下,“那就在她心中,你重不重要了。神,视众生为蝼蚁。你觉得,你在她眼中,可有不同。”

展昭眼中有淡淡笑意,“展昭眼中只看得见颜洛,其他的,展昭无求。”

好一个无求。

一阵清风,山洞中颜洛的身影出现,颜洛看了坐在地上的展昭一眼,又看了看望月,往前走了一步,忽一道金光将她罩住,是法阵。阵中的仙索缠住了颜洛,将她手脚束缚了起来。

“颜洛!”展昭挣扎要起来,却没有力气。望月已经拿起湛卢剑,一剑往颜洛胸口刺去,剑穿心而过,血染红了颜洛身上的白衣。

看着颜洛,望月一丝轻笑,“这是锁仙阵。这把古剑更是汇集了七个少女魂魄。我知道杀不死你,不过可以困住你,慢慢消磨你的修为。”

似乎没感觉疼痛一般,颜洛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剑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愈合,曼珠沙华的印记在颜洛额头浮起,一阵红光闪烁,阵法瞬间被毁。

望月被反噬,反吐出了几口鲜血,“你!不可能!你也是神仙,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破了这锁仙阵。

“我从没说过,我是神仙。”颜洛冷淡的开口。

“你明明是上仙,帝君神位女身的只有三人,你应该是其中一位。”望月一直在猜测颜洛的身份。

颜洛看着望月,眼中一片虚无,“我并不在天庭。”

望月有点惊讶,抬头看着颜洛的额头上的印记,一丝迷茫,忽然想到了什么,“彼岸花。。。哈哈哈哈。”望月狂笑了起来,笑出了眼泪,“什么绝情女帝。你既然绝情,为什么来和我抢展昭!”

望月彻底妖化了,一把抓起展昭,瞬身到了山洞外面,湛卢剑横在了展昭脖子上,对着紧跟而出的颜洛喊道,“我要你自毁,不然我就杀了他。”几近癫狂。

颜洛手拈兰指,“你何必逼我杀你。”她是女帝,救一个命不该绝的人很简单。

“孽畜!尔敢擅离职守,私下月宫,在凡间兴风作浪,伤人性命。”凭空惊雷,半空中雷神显像,一道霹雳,击中了望月。

望月一声惨叫,却推开了展昭,整个人痛苦的倒在了地上,目光却看着不远处的展昭,满是泪水。

又是一道惊雷想起,一道霹雳已落下,若是再中霹雳,望月非魂飞魄散不可。一朵曼陀罗华绽放光芒,落在了望月身上,将雷电挡住。

“雷神,在吾面前,也敢放肆。”眸光一转,颜洛已经浮空三丈,脚下浮起一朵曼陀罗华,帝君威仪。

雷神一看,降下云层,躬身行礼,“不知女帝在此,小神失礼了。”什么时候,这个地府女帝也出来人间走动了,雷神想到刚才在女帝头上打雷,不由有点慌。

颜洛也没要计较这些,“她的魂魄,归入吾绝情殿。”

雷神有点意外,却也连连应下,“是。这孽畜能得女帝不弃,实在是它几辈子的造化。小神自当禀告太阴真君。”

颜洛点头,“嗯。你去吧。”

“小神告退。”雷神隐去身形,天上的雷电瞬间都消散而去,颜洛也散去了曼陀罗华,落到地上。

“你为什么救我!我宁愿魂飞魄散,也不入你绝情殿。”望月带着泪,问得有气无力,那一道霹雳,直接毁去了她百年修为。

“多情绝情不过转瞬之间。吾要你的魂魄又有何难?”颜洛是高高在上理所当然。

望月自嘲的扯了下唇角,“是啊。你可是女帝。”彼岸帝君,绝情女帝,掌管着三界六道魂魄,便是神也有魂魄,又如何能不对她恭恭敬敬。

“好。我入绝情殿。”望月看着展昭满是悲哀,展昭啊展昭,你不该爱她,她是天界千古传说中绝情殿的主人女帝啊,你爱她,又岂会有幸福,你不幸福,我岂会甘心死去。

“你伤及八条人命,罚你降为鬼仆,于绝情殿浇花百年。”一瓣曼珠沙华落到月华身上,妖气尽去,白衣黑带,望月恭敬跪下,俯首在地,“谢女帝。”一滴泪落入土中。

颜洛额头曼珠沙华褪去,伸手撤去展昭身上被下的禁锢。展昭看颜洛胸前,刚才望月刺下的伤已经一丝痕迹也没有,连着衣服都没有破损,“是我连累你了。”望月都是为了自己才会迁怒于颜洛。

颜洛握住展昭的手,露出一丝微笑,“我不会有事。”看颜洛微笑,展昭松了口气,还好,她还是颜洛。

刚才的她离他太远,他不知道女帝是怎样的存在,可是连着雷神也那般恭敬,她的在神界的身份必然也是极高的。

还有,绝情殿啊,上次地府中,那个勾玉就是出自绝情殿,那颜洛,便该是那绝情殿的帝君了。

“展昭!颜洛!”白玉堂和丁兆兰已经找到了这里,突然惊雷,自然并非意外,所以来得倒是刚好。看两人皆无恙,白玉堂才放了心,又看望月跪在一旁,也不知该问什么。

丁兆兰看着望月,“你!你把月华弄哪去了?”

望月对着丁兆兰磕了个头,“多谢你和二哥娘亲对我的照顾。隐瞒之过,还请见谅。从此后,无缘再见,请你们保重。”

变作丁月华的这些日子,她是备受丁家照顾爱护,心中无不感动。所以被丁兆兰发现后,也没有伤他,只是将他迷晕。

望月又看了一眼展昭,“展昭,珍重。”望月隐去身形,归去绝情殿。

丁兆兰满脸苦涩,那他真正的妹妹又在哪里?“展大人,五弟,那妖怪可有说月华的下落?是不是她带走了月华?”

一旁的颜洛开口,“不是。她是在丁月华死后才到了你家。”

“死,月华死了。”丁兆兰一点希望被熄灭,瞬间脸如白灰。

“实不相瞒。我也非世间人。今年三月初,我偶然经过一座荒山,在一废弃的房子里遇见了丁月华,那时候,她就已经死了。我那时候为了方便,便附身在她身上,也就是之前的颜洛那么像丁月华的原因。抓狐妖的时候,望月受了重伤,形神将灭,我惜她一番情意,便将丁月华的真身给了她。如今,望月已经和那身躯融为一体。”事实总是伤人的。

颜洛算是欠了丁月华一份情,她失踪的魂魄不在地府,必然她再找的事情一样,所以,她会找出真相,让她的魂魄自由。

“你也是妖?”丁兆兰问得小心。

“我不是人也不是妖。”颜洛顿了一下,“我会找回丁月华的魂魄,让她进入轮回。当是报答她借身之恩。”

白玉堂终于忍不住问道,“那,这个玉兔是去哪里了?”

颜洛,“归入地府,自有惩戒。”颜洛拾起地上的湛卢剑,拂过剑身,附在剑上的七个少女魂魄握在了她手中,“这七个少女还有救。把她们身体都送到开封府。”

开封府中,七个少女身躯并排躺在,颜洛将她们的魂魄一一洒了过去,七道红光安定住魂魄,待着红光散去,那七个少女已经恢复了生机。

“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会恢复的。”颜洛说道。

白玉堂问道,“你真的是神仙吗?”死而复生之术,应该只有神仙会吧。

颜洛没有回答,只是说,“我明日离开。”

展昭忙走到她身边,“是去哪?可还回来?”

“我在人间还有事没有办妥。暂时不会回去。”当初关于陆听雪的事,是越查越深,便是她也是看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