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7. 同查乌盆案

拎着黑布包裹着的乌盆,颜洛和展昭来到昨日来的陶器店中,那个老板姓魏,刚才展昭已经打听好了。

“魏老板,昨日在贵店买了一乌盆,家里人也喜欢。不知道还有没有?”展昭道。

魏老板笑盈盈,“客官真是识货,这里啊,属我的乌盆最好。”

“哦,这乌盆是魏老板自家做的?”展昭神情自然,暗暗盘问着。

“不是不是。乌盆是长柳村丁千那里进的货。不过这半年也不知道那丁千跑哪去了,这些都是存货,以后就要从别处进货了。”魏老板絮絮叨叨的说着。

展昭眸色一暗,微微一笑,“原来如此。”

出了陶器店,展昭轻声道,“长柳村在城外二十里的地方,一村不过十几户人家。”

颜洛点头,“那便过去看看。”颜洛看了一眼乌盆,被黑布包着的乌盆,无法出声,何况今日天气晴朗,阳光下他是绝对不能现身的。

“好。”还未出城,展昭看了看颜洛,不由开口问,“会不会累?”

“不用。你照习惯来就好,不用迁就我。”颜洛道。

虽然凡身让她不能御风驾云,但是她行动轻盈似风,并不会累,若是刻意,一日千里也不是难事。

“好。要是累了一定要说。”展昭道。

本来颜洛就不是开封府的人,只是出于朋友道义才帮他,他也不想她太过劳累。

颜洛点头,心头默默的有些暖意,这是人世间的情吗?

长柳村只有十几户人家,鸡犬相闻,不时几声呼喊和应和倒也不显得寂寥。展昭问了丁千家,竟是在荒僻的村外,一颗大槐树旁边,这边只有两户人家,一个是丁千家一个是江奎家。

展昭敲着丁家的门,却不见回应,纵身上了围墙一看,竟是空无一人,展昭过了墙,打开了大门让颜洛进来。

“看这样子似乎没有人住。”

院子里杂乱,野草丛生,一座砖窑就建在墙边,展昭四下一看,灰尘都积了几层了,至少已经有半年没人住了。

颜洛将乌盆放在树荫下,“让他认认地方吧。”解开了黑布,颜洛双手交叉,十指拈成兰花状,轻轻摆动,一股阴气将乌盆围住,李浩的鬼魂钻了出来。

那一瞬间展昭似乎看到一抹红色出现在颜洛的额头,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让展昭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你可认得这个地方?”颜洛道。

李浩兢兢战战四下看了看,在看到砖窑时,大叫了一声,“我记得,我记得是这个地方,我是在这里被烧得尸骨无存的。”李浩悲从中来,呜呜咽咽的哭着。

颜洛已经不耐烦的将他扫回乌盆,包上了黑布。

展昭进了砖窑查看,砖窑中只有泥土和一些模具,丝毫找不出血迹或者骨头之类的。

“时间久了,没有一丝痕迹。”展昭微皱着眉。

颜洛看了看周围,“倒也有。槐树易有孤魂寄宿,我问问。”

展昭看着她,她通灵竟至此,可以询问鬼魂。

这次展昭清楚的看到颜洛额头浮现的红色,状如身上的曼陀罗华,隐隐流光浮动,似真似幻,平添了无比的妖媚娇艳,让那清冷的脸上,多了几分的妖娆动人。

那目光望着前方,威仪无边,似乎是威压,那种上位者的姿态。那边有些阴冷,兴许是鬼魂,只是展昭看不见罢了。

那种从灵魂处*屏蔽的关键字*的询问,哪个鬼魂可以承受呢?一会儿时间,颜洛恢复了平常,连那印记也消失不见了。

“半年前丁千便离开了,和江奎一起。往杭州而去。”

“杭州。好,我们就一路找去。”展昭道。

一路寻来,夜色降临,两人夜宿客栈。这客栈开在城镇外,供来不及进城的行人休息,客人不多,倒也是干净舒适。

一踏进客栈,颜洛暗暗皱眉,此处阴气太盛了。

“两位客官里面请,是要投宿?”店小二殷勤上前招呼。

“要两间房间,再要些饭菜。”展昭道。

店小二哈腰,“好咧。客人稍坐,这就送饭菜过来。”店小二倒下两杯茶,下去准备东西了。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就可以进城了。”展昭道。

颜洛点了点头,“好。”端茶喝了一口,有些苦涩的茶水让颜洛皱了皱眉,展昭注意到,“荒郊野外,没什么好东西。委屈你了。”

颜洛抿了下唇,“还好。”

一时饭菜送上来,一盘包子,两碟小菜和一道汤水,十分简单。

展昭拿起一个包子递给颜洛,颜洛看着包子皱眉,伸手按下展昭拿包子的手,抬头看向店小二,“我不喜欢包子,有米饭吗?”

店小二连忙道,“倒是有。不过比较贵一点。”

“换米饭吧。再要两样素菜和素汤。”颜洛拿出一两的碎金,店小二瞬间眼神发亮,接过金子,乐呵呵的下去准备。

看着颜洛举动,展昭也注意打量起这家客栈来。

寥寥几个客人,柜台上一个掌柜,一个小二,掌柜正算着帐,眼神却游离。

这家客栈有古怪。

一时换上素菜和米饭,颜洛这才吃,不过也才吃了半碗的饭和半碗的汤,展昭也不挑饭食,吃了个干净。

“累了吗?你吃很少。”

“一点就够了。”不过是维持这身体的基本运作就可以了,没必要吃多少。

“怪不得那么瘦弱。你该多吃一点。”展昭关心地道。

颜洛淡淡一笑。

店小二上前,“客官,房间已经备好了,可以休息了。”

“好。带我们上去吧。”展昭道。

两人起身,上楼而去,客房是两间相邻的房间,颜洛随意进了一间,房间倒也会干净,颜洛将乌盆包袱放下,洗了下手和脸,店小二殷勤的问,“公子可需要些茶水?”

“也好。送些过来。”

“好的。”店小二偷瞄了下颜洛的包袱,转身离去。

颜洛随解开乌盆上的黑布,敲了下乌盆,李浩的鬼魂钻了出来,“大。。大人。。”

“待会人进来,你看看认不认识?”颜洛把乌盆放到角落,李浩的鬼魂飘着,很是听话的点头。

一时小二送茶过来,李浩鬼魂没有反应,颜洛拿出一银子,“这边的被褥都给我换新的。还有,请你们老板过来一下。”

店小二道,“不知公子有什么事找店主人?”

“我初次过来这边,有些事要打听一下。”

“呵呵、公子有什么事问小的也是一样的。”

“哦?那我说我要买下这客栈呢?”颜洛面无表情的看着店小二,店小二倍感压力,“这。。好。小的去请。”店小二出了房门。

展昭已经走了过来,“你想买下客栈?”

“这客栈有古怪,我不过是要见见人而已。”颜洛也不隐瞒。

展昭点点头,也坐了下来。

不多时,一个看着几分老实的人和掌柜的走了来,“在下丁千,这是江掌柜,公子说想买下鄙客栈?”

听到丁千这个名字,展昭轻咬了下牙,却也没轻举妄动。而李浩鬼魂早已是凄厉叫喊,若不是被颜洛法术困住,早就扑上来了。

“此处不错。我初出家门,想置办些产业,不知可否割爱?”颜洛依旧淡然模样。

“这、这是在下的全部家产了。公子?”丁千十分为难。

颜洛拿出两颗明珠,瞬间光芒耀过灯光,“希望老板好好考虑一下,明日再告诉我答案。价钱方面,都不是问题。”

丁千和江掌柜看着明珠一下子就呆住了,对视了一眼,“是,那明日再谈,公子好好休息。”

两人退了出去。

颜洛手一挥,被禁锢的李浩开口,“是他们!就是他们杀了我的!”

颜洛点头,“恩。那你可以安静了。”颜洛蒙上黑布。

展昭,“他们就是丁千和江奎。”

“没错。李浩也认出来了。”

“刚才的饭菜有问题?”展昭道。

颜洛点头,“恩。如果没错,那包子和荤菜都是*屏蔽的关键字*做的。”颜洛可以感觉到那饭菜的怨气,所以才阻止展昭吃。

展昭闻言色变,“好可恶的两人。你是想引诱他们对我们下手?”展昭猜到颜洛的用意。

颜洛点头,“恩。”

夜半十分,颜洛躺在床上,窗口,迷香吹来,不过他们完全没机会下手了,等候着的展昭不费力的将他们一一拿下,甚至不需要颜洛动一下手指头。

将这客栈的一干人等皆绑住在大堂之上,只等天亮时,通知此处官员,然后再押解回开封府。展昭四处看了看客栈,发现了暗室,掩盖着累累白骨,甚至是还未腐烂的尸体。

便是展昭见多识广也是脸色铁青,这是何等的残忍!*屏蔽的关键字*夺财,又将*屏蔽的关键字*做菜售卖,简直是令人发指,禽兽不如。

事情败露,丁千和江奎无法否认,一一认罪,也承认杀害李浩一事。

审案乌盆,却是需要状告之人,乌盆无法到大堂之中现身,颜洛作为证人也到场,看着委委屈屈的李浩,颜洛取下三根发丝,打了双结,扔到乌盆之中,“秉吾旨意,准其现身阳间。”

轻拈法印,一股阴气罩住李浩,李浩浑身一震,现出形影,哆哆嗦嗦开口道谢,“多、多、多谢大人。”

公孙策双眼一睁,越发好奇的看着颜洛。颜洛是做了什么?

看着安然现身喊冤的李浩,众人目瞪口呆,丁千和江奎更是吓得脸色惨白,不停的喊着饶命。

眼看丁千江奎死在狗头铡之下,李浩怨气顿散,“多谢大人。”一拜包拯,再拜颜洛。

“*屏蔽的关键字*已了,你便离去吧。”人已死,也无法挽回了,包拯只能做到这样。

李浩点头,看向颜洛,“小人多谢大人相助。无法报答,来生再报。”若非颜洛,他兴许还是魂魄游离。

颜洛点头,“相逢即缘,那就再送你一程吧。”无声轻念,“牵魂引魄,人归黄泉。去吧。”随手一挥,李浩魂魄消散,乌盆随即碎裂。

“此次案件,多亏颜公子相助了。”公孙策道。

颜洛,“不过是恰好。”

“公子似乎懂得鬼魂之术?”公孙策问。

颜洛淡淡一笑,“只是学得一点方外之术,不足为道。此间事了,我该离去了。”

“不知公子是家住何方?要往何处?”包拯问,对这个少年,包拯也是欣赏的。

“你等归处,便是吾之来处。缘之所至,随兴而已。告辞了。”颜洛看向展昭,“后会有期。”

展昭望着她,知道她迟早会离开,没想到怎么快,“我送你。”

“不必了。”颜洛略点了下头,转身走向门口,身姿依旧瘦弱,可是那步步远去的身影,却让展昭越发难舍,只能后会有期了,颜洛。

包拯沉吟半响,“此人倒像是方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