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散金招红袖

白天的随州是冷冷清清,可是一入了夜,却是热闹了起来,街上的江湖人是来来往往,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最热闹的该属于花街柳巷,喧闹声不绝于耳。

展昭和白玉堂稍稍改变了一下装扮和模样,装成颜洛的护卫,跟在她的身边。兴许是颜洛气势太盛,走过了几条街,走过来,也没有一个人敢接近。

进了花街,白玉堂看了看周围,“前面那群芳院,是这里的青楼之首,我们去那里。”群芳院,比起周围的青楼来说,是很明显的不同,它的门口没有招客的烟花女子,很显然,是规格极高的,才不屑于揽客。

凭借颜洛那一身装扮华贵,进那群芳院是丝毫没有被阻拦。这群芳院共有三层楼,加上一个后院,占地颇广,光是进门的大堂就可见其不同。

当中一座约四尺高台,装饰鲜花锦缎,周围围绕一圈桌椅,大堂两侧,两边楼梯,蜿蜒上二楼。如今高台之上六个舞姬正跳着胡舞,高台周围,围绕着一群的男子,欢呼声,划拳声,调笑声不绝。

展昭等一进了门,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妇人就走了过来,应该是这群芳院的老鸨,一双眼极快的打量了颜洛一下,不露声色的又看过展昭和白玉堂,笑着对颜洛说道,“这位爷真是好相貌,不过看着倒是面生,不知从哪来?”

白玉堂上前一步,“我家公子是慕名而来。群芳竞艳,也不知到底有没有能让我家公子看得入眼的?”白玉堂带着几分挑剔看过在大堂上的一些女子。

那老鸨掩嘴一笑,“要是奴这群芳院没有爷看上的姑娘,那奴这群芳院招牌可就挂不住了。”边抛了个媚眼,“爷,楼上雅间请。”

一路上了楼,白玉堂先跟老鸨进入房,而颜洛和展昭只在走廊上停了下。这房中布置雅致,根本看不住是青楼所在,“此间房名为秀华,专待贵客。”老鸨介绍道。

“嗯。不错,我家公子喜静,这里刚好。捡好的酒菜上来,还有,挑几个出色的过来,若是不好,公子生气了,可就不好说话了。”白玉堂前后看了看后,随后吩咐着老鸨。

老鸨连连应是,一边问,“不知小哥是从哪来的?”

白玉堂特意压低了下声音,说了两个字,“西边。”然后也不管老鸨反应,就走到门外,“公子,里面尚可,请公子进去。”颜洛和展昭这才进了房。

老鸨更是殷勤了几分,“爷快请坐,奴这就去准备。”笑吟吟走了出去。

“这里,不太对。”颜洛进了这群芳院就觉得不对,这里太干净了,竟然没有一个鬼魂藏身于此。不仅仅是这里,还有街上,竟无鬼魂徘徊。白天进城还以为是阳气太盛,可是如今已经是夜晚了。

“怎么不同?”除了热闹点,似乎和其他青楼都一样,展昭是进了门后,就没有说话,眼神也是一本正经的没有乱看。

“世间各地,魂魄无所不在,可是整个城中,竟无一丝游魂,岂不是非同寻常。”世间魂魄皆归地府管理,只是有一些冤鬼怨魂也会躲避鬼差,所以,世间多有鬼魂游荡。

“你。。平常也看得见鬼魂?”白玉堂问得是十分慎重。看颜洛点了头,白玉堂瞬间是无语了,他接受世间有妖魔鬼怪,可是要不要这么直接,在看不见的地方,竟然都有鬼魂吗?

很快的,桌上便摆上了佳肴美酒,老鸨亲自带了四个姑娘前来,是美艳、清丽、娇俏、羞怯,各个有自己特色,娇滴滴的对着颜洛行礼。

颜洛看了一眼之后,便端起茶喝了一口,白玉堂上前道,“都下去吧。这几个姑娘,连我这个护卫都看不入眼,何况是我家公子。老妈妈,未免太没诚意了。”

老鸨有点为难,“哎呀,爷,若要找个容貌能和爷相称的,那还真是不容易。”这位看起来就不好相处的爷,容貌是一等一的俊美,本以为先探探喜好,没想到竟然一个也没有选中,“不知爷平常爱些什么消遣?”

白玉堂一边请了人出去,站在门口对着老鸨说,“我家公子平日喜欢看驯兽,最是野性难驯的越喜欢。”

老鸨了然的笑了笑,“小哥这般说,奴就懂了。”一边欢喜的走去。

看白玉堂笑得一脸神秘的走进来,颜洛淡淡开口,“原来你喜欢野性难驯的女子。”

白玉堂轻咳了一下,“这。。不是我喜欢。是你。。”不然怎么会让这只猫那么的乖巧听话,还有那只玉兔,那只狐妖,最后不也是被她驯服了。

“我不喜欢。”颜洛回答得是一脸真诚,随手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好像不错的样子,一杯饮尽后又倒了一杯,连饮三杯。展昭站在一旁是也不知该拦不该拦。

老鸨很快又回来了,这次带来的是三个姑娘,长得不错,不过都是一脸的不甘不愿,委委屈屈。“爷,这三位可是清清白白的,可还入眼?”

颜洛看了一下,忽然微微勾起了唇角,“留。”

这一笑是勾魂夺魄,几分邪魅冷酷,让人是心魂荡漾。老鸨一看是愣个半响,这般男子来青楼,也不知是嫖了姑娘,还是姑娘占了便宜。

“你们侍候他,要是他喜欢,就让你们赎身从良。”颜洛一指白玉堂,更是许下承诺。

再多不甘愿,再看到希望的时候,那三个姑娘也纷纷打起了精神,极快的将白玉堂包围在三人中间,是夹菜喂酒,十分积极。

展昭感觉几分好笑,低头一看颜洛,只见她眼微眯,一身慵懒,笑看着闹成一团的白玉堂,这般模样与平时决然不同,忍不住看得有点发呆,俯首在颜洛耳边说,“我出去看看。”颜洛点了头,展昭方出了门。

出了房间,展昭便绕着二楼走了一圈,然后下了楼,随意问了一下五谷轮回之所在何地,便去向了后院。后院中栽种着不少花草,一些常青树,倒也是树荫掩映,十分幽深。

观察了一会,展昭走向一条小路。没想到小路尽头却是一座假山,前方无路。忽听得假山边上传来女子的喘息声,竟然是一对男女在这里调情。展昭有点尴尬,闪身避开假山,从左边而去。假山很大,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刚要再往里看看,却看到假山突然凹了一块,露出了一条缝,两个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展昭多躲,只是四周空旷,除了假山却是躲无可躲。

忽一阵凉风吹来,一个人(神)直接撞进了怀里,是颜洛。颜洛一手搭在展昭肩膀上,一手环在他的腰上。那两个从假山出来的人很快的从旁边走过,并没发现展昭。

展昭知道是颜洛施了法,便放松了一些,“你怎么过来了?”

颜洛头伏在展昭肩膀上,听到展昭说话,看着他一动一动的喉结,轻笑出声,“我想看到你。”稍稍站直了一下,颜洛直望着展昭,展昭这才发现,颜洛的异常。

她双颊微红,眼神迷离,分明是喝醉了。

“你喝了很多酒吗?”看颜洛有点站不稳的样子,展昭忙搂住她的腰。

“这人间的酒比起殿里的酒要有滋味,挺好喝的。”颜洛微微笑着,微嗔的模样,毫无平日的冷漠疏离。

“你。。醉了吗?”这般模样的颜洛,格外的让人心动,手搂着颜洛,展昭是脸有些烫,幸好今日脸上涂了药膏易容,不然肯定已经是通红。

“有点晕,不过没醉。”颜洛回答得很是一本正经,“那里面是有人出来吗?那我们也进去看看。”拉着展昭就往前一撞,一阵恍惚,展昭已经站在了一条通道里。

通道墙壁上点着灯笼,原来颜洛是直接用了穿墙之术,根本没让他去找找机关所在。一进了通道,颜洛正了正脸色,“好多鬼魂。”地道中,尽是阴森寒凉之气。

“难道城里的鬼魂都在这里?”展昭猜测,这一条通道甚长,也不知是通向什么地方。

一路隐了身形前行,慢慢的通道到了尽头,通道一直是向下的斜坡,该是一直深入地下。尽头处,豁然开朗,一座宛如宫殿的屋落便在前方。

屋檐上皆装饰着明珠夜光石,即使是在地下也熠熠生辉。一看周围,展昭便说道,“此处修建如此庞大的地宫,必然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为首之人非富即贵。”随州之中,又有谁有这么的权势。

颜洛看了旁边柱子刻着的一个符一眼,拉着展昭往左边而去,穿过一条长廊,又转过两道月亮门,一座殿,单独建在那里,殿名唤作百花殿,里面不时有女子的呜呜咽咽的啼哭声传来。

殿门并未关闭,展昭和颜洛直接走了进去。只见殿中化作大大小小的房间,每一间房中都住着一个女子,那些女子,或是啼哭,或是昏睡,或是呆愣,皆是憔悴模样,看她们穿着也是各个不同,从最靠外的清秀容貌慢慢的越里面容貌越发出色。

这般情况,展昭自然知道,必是那些人将人抢了之后,按姿色分别关押。顺从者便入青楼中,不顺从者则囚禁在此。如此行径,是禽兽不如。

暗暗咬牙,展昭想上去询问,却看到两个男子拖着一个女子走了过来。女子低头昏迷着,身上衣衫凌乱,一边袖子更是被扯断了,残袖只连着几条的线,露出累累淤青的胳膊,也不知是受了什么非人的虐待。很快的被拖入一间房中,随后两男子就离开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展昭只能按捺下来,待着人一走,便想上前去看看那刚才的姑娘,颜洛拦了下来,“这里,很奇怪。你想问什么便去,我去其他地方看看。”从袖中拿出一个珠络,红色丝络中缀着一颗白色的珠子,“这上面有我的法力,心念动,便可隐身。”

“还是一起去吧。”展昭可不放心颜洛单独行动。

颜洛摇了摇头,放开了展昭的手,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展昭的面前。握着珠络,展昭推门走进去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