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8. 茉花村风起

已经是夏季,开封也是热闹了起来,更为热闹的,应该是皇宫,万寿山上郭安*屏蔽的关键字*,忠烈祠间高墙题诗,引得皇帝也注意起这个锦毛鼠白玉堂,命开封府将此人缉捕归案。

不想还没查到白玉堂下落,开封府中,三宝被盗,白玉堂留诗挑衅展昭,要展昭前往陷空岛,展昭自然是依约前往。

一路不耽搁,到杭州城时已经是入夜了。随意选了家客栈住下,眼看月色甚美,不知为何竟想起了颜洛,那个神秘的人,就像是这月光一样朦胧,似幻似真。

那次一别,已经是两个月了。洗漱之后,展昭开窗看着月,几分走神之际,忽见对面屋顶上一个人影匆匆而过,好轻功!只是这半夜出没非奸即盗。展昭也不犹豫,拿起巨阙剑就跟了过去。

一路跟到了西湖边上,青柳长堤,那个人影停了下来,虽是夜里,却穿着一身的浅蓝长衫,束了袖,看着背影是一个清瘦的少年,那少年左右看了看,突然便朝湖中走去。

“你做什么?”展昭不由开口一唤,只怕这少年要自寻短见,投水自尽。

那少年回了头,夜色下,雪肤明眸,竟是颜洛。

“颜洛,是你!”展昭心中一喜,几步上前。

见是展昭,颜洛略点了下头,“你也在这里。”

“我路过此地。你怎么也在?”知晓颜洛向来冷淡,展昭也不以为意。

“我在找一个人。不过已经*屏蔽的关键字*,尸首被丢弃在这湖里。”颜洛说道。

“尸首?”展昭看向那湖水,湖面很是平静,并无浮尸。

颜洛已经又开口说到,“这人姓丁名正,一年前身亡,如今怕是一堆白骨,沉于水底。”

“是被人*屏蔽的关键字*?”展昭问道。

“是自尽。可是,我想知道一些事情。”颜洛微微皱了眉。

“你可知道这人是哪里人?”展昭道。

“是松江府茉花村人氏。”颜洛倒是知道得清楚。

“那不如去那里问一问,兴许可以有你想知道得。我也要陷空岛,也需路过茉花村,你便和我一起走吧。”虽然知道颜洛不是常人,可是看她时而迷糊的模样,展昭还是放心不下。

茉花村,看着便像是一个世外桃源,前有松江,一片芦花荡,柳绿花红,一处村落峭立,村口便有一酒家,酒旗迎风飘扬着。展昭和颜洛先到酒家小歇,几样小菜,一壶薄酒。

“小哥,你过来一下。”展昭招手唤来店中伙计。

伙计殷勤向前,“大爷您吩咐。”

“这村里原本有一个丁正,你可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家中还有什么人?”展昭问道。

“丁正?哎,大爷,这人都很久没回来了。他是丁府里的人,家里没有什么人?只住在丁府里。”伙计说道。

“丁府是在哪里?”展昭又问。

“就在那边,最大的那个府邸就是。”伙计道。

展昭点了头,转头对颜洛说道,“这丁府中有人称双侠的丁氏兄弟,武艺高强,其家主是雄关总兵,官家门第。”

“哦,丁正是他们家的仆人。”这些什么官职门第,于颜洛并没有什么差别,都只是凡人而已。“我知道了。我会去问问。你可以继续赶路。”颜洛不想耽误展昭的时间。

展昭看了一下天色,已经是将尽傍晚,“今天就算了,陷空岛就在对面。我就留一晚。”

这里不算大地方,客栈也是很简单,倒也还是干净整洁。颜洛进了房间后就没出来过,到了晚饭时间,展昭前去敲门,“颜洛,刚吃饭了。”

敲了几次,却没有颜洛的声音,心中怕又意外,忙推门进去,门没有锁,可是不见颜洛踪影,也不知哪里去了。

没看到她外出,却不见踪影。心中担忧,展昭立即外出寻找。

找了一番,也不见颜洛,想了一下,展昭前往丁府。

丁府不愧是官宦之家,一座府邸很是气派。上前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应该是丁府的仆人,“公子是何人?”

“在下展昭,请问刚才可有一位颜公子前来?”展昭很是礼貌。

展昭,那仆人自然闻名,一听名字,笑容满面,“原来是展大人。我就这就去禀告少爷。”仆人一下跑开,也没有回答展昭的问题。

展昭只好等候一会了。不一会,就见一个年轻俊秀的公子走了出来,是双侠之一的丁兆惠。

展昭和他曾有过一面之缘。“丁贤弟。”

“展大人。真是稀客。快请进。”丁兆惠将展昭迎了进去,走过长廊,花圃处,一个女子探出身来,朦胧灯光下,一身粉色衣裙,娇美的面容,带着一丝羞涩望着展昭,展昭眼光扫了过去,不由脚步一停,是颜洛。

一样的模样。难道颜洛是这丁家的小姐?

心中一跳,颜洛是回家了,所以才找不到人,心中稍安。

丁兆惠自然看到了那个女子,轻咳了一声,那女子立即躲了开,“展大人见笑了。那是舍妹月华。一向没规矩得很。”

丁月华?展昭微微一笑,“丁贤弟客气了。”

走到厅堂,侍女送来茶点,“展大人怎么会来茉花村?”丁兆惠问道。

“有点事要去陷空岛一趟。暂歇在客栈里。冒然打扰了。”展昭没有问起颜洛。

丁兆惠对白玉堂和展昭的恩怨,也有所耳闻,“白五弟确实是任性了些。要不我陪你去一趟?”

“多谢贤弟好意。这事,我自己去就好。”展昭道。

丁兆惠点了点头。门口走来几人,两个侍女扶着一个妇人走来,丁兆惠起身迎了过去,“母亲,怎么过来了?”

“听闻展大人来此,老身自要来见见。”丁夫人望着展昭,笑得很是慈祥。

“晚辈见过夫人。”展昭行礼。

“展大人客气了。快请坐。”丁夫人将展昭好一阵打量,“展大人果然是一表人才,不知可定亲了?”

展昭有些意外,却也如实回答,“晚辈尚未定亲。”

“哦。”丁夫人的目光更是热烈,欢欢喜喜的又多了几眼,最后看了一下展昭的巨阙剑,“展大人的剑非是凡品,恰好老身这里有一把剑,还请大人看看,是不是好剑?”

“是。”展昭有些拘谨。

丁夫人示意侍女下去,不多时,侍女捧着一把宝剑过来。

展昭接过看了看,此剑是名剑之一湛卢剑,“湛卢宝剑。没想到消失许久的湛卢,是在贵府。”湛卢和巨阙可算是同一宗的。

“没错,这剑是小女月华佩剑,倒是和大人宝剑相当。”此言下之意,是要提亲。

展昭又惊又喜,颜洛是丁月华,她对自己?“丁小姐不愧是将门之女,不逊须眉。”展昭道。

丁夫人笑容更盛,点了点头,“改日,等兆兰回来,展大人若有空闲,可要多来坐坐。月华一直想和大人切磋一下武艺呢。”

“是。”展昭应下。

展昭告辞离开,刚出了大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青衫冷面,却是颜洛。

“你?”一时间,展昭也不知该称呼丁小姐还是颜洛。

却见颜洛淡淡而笑,“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来找你,你?”展昭有些疑惑。

“我看你不在客栈,就四处走走,刚到这里。”

刚到?“你不是丁小姐?”展昭讶异。

“什么丁小姐?”颜洛目光依然清冷,没有一丝情绪。

展昭后退了一步,认错人了,颜洛不是丁月华,心中一片荒凉苦涩,连着声音也僵硬了,“你、颜洛,你不是丁小姐?”

颜洛摇头,“你怎么了?”伸手去碰展昭的手,却觉得他的手比自己的还要凉,“受伤了?”

反手握住颜洛的手,展昭目光有些惊慌,“没有。”

“展大人!”丁兆惠追了出来,“这是舍妹托我给你的玉佩。”

手中拿着一玉佩,就要递给展昭,一眼撇见颜洛,不由顿了顿,“月华?你怎么来了?”刚才还一脸羞涩不敢来,怎么比他还跑得快。

“丁兄,我。。”展昭不知如何开口。

颜洛算是反应过来了,想必这丁家小姐和她这身躯的模样很是相像,索性问问正事。

“这是丁府,请问丁正可是府中人?”颜洛说道。

“你怎么了?丁正是我们家的园丁啊?”丁兆惠错愕了一下,仔细看颜洛,这才注意到颜洛穿的是男装,一身清冷姿态,和他的妹妹差别很多,只是容貌竟是一模一样。

“你不是月华?”丁兆惠很是惊奇。

颜洛点头,“我是颜洛。丁正已经命丧西湖,我想要见一见他的母亲。”

丁正一直是一个很是忠厚之人,突然消失无踪迹,丁兆惠也是奇怪得很。

“颜公子见过丁正?”展昭也看向颜洛。

颜洛开口,“不曾见过。丁正于去年十月初八子时三刻在西湖自尽,至今尸骨沉于西湖水中。”

展昭心中叹息,颜洛竟然连丁正的死期都知道得清楚。

丁兆惠还惊讶于丁正的死讯,“他*屏蔽的关键字*?这怎么会呢?”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