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惊心血蛇池

重新踏进地宫,这里在一场神妖争斗后,塌陷了不少地方,连着地道都被泥土掩盖了起来。看了下缺了一角的宫殿,似乎是被赤练蛇妖的蛇尾扫断的。

颜洛手拂过柱子的一个锁魂咒,刻着的符咒瞬间消失无影。不过似乎每一个柱子上都有,这样未免太慢了。抬手释放出千道白光,飞向各处,白光过处,符咒都化为虚无。

展昭踏进了百花殿,原本关押在里面的女子竟然都不见了,也不知被转移去了什么地方,不过在最里面,却看到了一个房间,放着一个个的小匣子,不下千个,堆积在一起,皆用黄符封着。展昭拿起了一个,感觉匣子透着寒意。

“里面的,都是魂魄。”颜洛走了过来,衣袖一挥,黄符皆化去,瞬间匣子里的魂魄都窜了出来。呜呜咽咽,凄凄戚戚,鬼哭声不绝于耳。

即使看不见魂魄,展昭却也打了个寒噤,手臂上都感觉寒冷。

一朵曼珠沙华在颜洛手心中凝聚,一个又一个的魂魄被吸入了曼珠沙华之中,每入一个,曼珠沙华的光芒就多一点,直到后来,颜洛手中宛如放着一轮明月。

“勾玉。”颜洛一声轻唤,一个阴影从前方出现,勾玉显出了形影,对着颜洛屈膝行礼,“属下见过女帝。”

“把这些魂魄,放入修魂池,待魂魄完整后,再入轮回。”颜洛吩咐。

“是。”勾玉恭敬应下,双手接过曼珠沙华,随再次隐去。

“宜庆公主的七魄可在里面?”展昭见颜洛吩咐好了,方问道。

“没有。这些都是寿命已尽,在世人亡,后变成游魂被禁锢在这里的。”被禁锢太久,以至于魂魄不整,甚至开始消散,所以才需要修补魂魄。

“那些女子的魂魄,应该是在登仙殿。”颜洛看过赤练蛇的记忆,算是肯定的。

登仙殿在地宫的最深处,偌大的宫殿,左边是血池,右边则是祭池,血池中,留着的是少女的鲜血,右边的祭池,却是堆叠着死去的少女身躯。

此刻,登仙殿中,宛如人间地狱。百来个少女被捆绑在一根根的柱子上,有的已经被吓晕过去,有的在哭泣着,求饶着。

而在殿中,那个阴柔的男子正喝着一杯的茶,旁边站着十四位的侍从。极其享受般的看着众女子狼狈恐惧的模样,男子笑着,“什么时辰了?”“亥时三刻。”旁边一个侍从回答道。

“啧,还这么早。”男子不满的皱了眉,放下了茶。左右看了看,走向左边的一个女子。女子姿容出色,面临着这凄惨场景,却也是十分镇定,不曾哭泣也不曾惧怕。

男子捏着女子的下巴,抬起了她的头,“果然是个美人。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侍候我舒畅了,我就饶了你的命。”

女子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呸!”一直吐了男子一口口水。

男子反手就是一个巴掌,“不识抬举!”

女子被打依然咬着牙,“我宁愿死,也不会委身你这个魔鬼!”

“好!有个性!”男子眼神狠戾,抽出一把匕首,几下划破了女子的衣裙。

女子嘴巴一张,便想咬舌自尽,被男子一下子捏住了嘴,“想死,没那么容易。”随意拿起一个碎布,一揉搓,便塞进了女子的嘴巴里。女子的眼神不在镇静,怨怒之色满面,却忍着眼泪,不肯服软。

忽然间,寒光一闪,一把剑递到了男子眼前,男子放开女子,急忙一退,但见展昭手持巨阙剑,站在了面前。男子看了一眼,便认出了来人是谁,“展昭!”那十四个侍从已经持剑护到了男子身边。

“正在展某。”展昭冷着脸,看着男子极是厌恶。

男子左右一看,只看到展昭一人,不由放松了下来,笑着道,“怎么,展护卫,也来逛青楼吗?这里这么多美人,你随便挑。”

“展某劝你最好束手就擒。”展昭不为所动。

男子冷哼了一声,吩咐道,“拿下他。”左右侍卫立即持剑而上,将展昭包围。剑若流光,展昭下手未有留情,招招致敌。眼看侍从被打倒了七八人,男子转身就走,未到殿门,只见前方站着一人。

红纹霜色衣裙,纤尘不染,绝色姿容,言语难喻。

“你,你是哪里的美人?”男子□□熏心,竟然上前就要去碰颜洛。

颜洛眸光一动,男子立即跌入了祭池之中,摔在了一堆尸体上,手忙脚乱的攀着池边站好,而此时,展昭的剑也到了眼前。

被绑着的女子一一被解开,临死获救,每一个都是痛哭不已,互相拥抱支撑着。而那十四个侍卫和那男子则被绑在了柱子上,一被绑上,都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不过于事无补,展昭还没时间理他们。

展昭解开了刚才被男子轻薄的那个女子的绳子,女子坐倒在地上,手拾起地上破碎的衣裙遮身,忽一件长衫已经盖到了身上,是展昭脱下了自己的外裳,幸好冬日多穿了一件,里面还有一件的长衫。

女子披上,抬头看着展昭,“谢谢。”眼中含泪欲落未落,格外的引人心疼。

展昭点了点头,便又去解下一个女子的绳子。那个女子默默看着展昭一举一动,微微咬着唇。终于,剩下的三四个女子也都被放了下来。展昭叹了口气,这个所谓的登仙殿,根本是炼狱才是。

颜洛并未帮忙解绳子,一者,用法术怕是让这些女子更惊怕,二者,展昭没舍得让她亲手去解绳子。

看展昭忙完了,颜洛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件的斗篷,披到了展昭身上,站在展昭面前,系着斗篷带子。这斗篷带着隐隐的华光,披在身上又软又暖,也不知是什么料子。

“宜庆公主的七魄已经找到了。”刚才颜洛在殿里转了一圈,找到了许多女子的魂魄,皆被关在一个八宝盒子里,她暂时先收了,等待会儿再超渡这些魂魄,毕竟有的还有救。

“地道出口被堵住了,我去问问还有没有其他出口。”展昭朝那些人走去。

一见展昭过来,那男子连忙喊道,“展昭,我可是随州通判,你没资格绑我,快放了我!”

“随州通判,陆贾明。”展昭对于这个人还是有所耳闻,并无什么建树,但是是襄阳王的侄子,所以,向来是有点嚣张,“凭你的所作所为,你死一千次都不够。”

“展昭!快放了我,我答应你,把所有事都告诉你。”陆贾明又换了一个说法,神色越来越急。

其他十四个侍卫也是越来越不安,“展大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命行事,并非主犯。展大人饶命啊。”纷纷吵嚷着。

“除了那条地道,还有哪里有出口?”展昭只是问陆贾明。

陆贾明连连摇头,“没有了,除了那里就没有!我也是被困在这里两天了。”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有!还有一个出口,不过你要先放我下来,我就说。”

“反反复复!到底有没有?”展昭并不打算放。

“有有,就在血池里。血池里还有一个出口。”陆贾明说道,“不过要下了血池才可以看到。”

看陆贾明几分狡猾的样子,展昭并没有相信。

忽一声钟响响起,原来是殿里的一个水钟,已经是子时了。

“我求你!快放开我!展大人!”陆贾明瞬间是冷汗直流,那些侍卫也纷纷挣扎了起来。

血池中,血花涌动,似乎有什么要出来。很快的,便看清了,是蛇。。。

一条条的蛇从血中爬了出来,纷纷爬出池子,血也在慢慢的减少。那些蛇,一身鲜红,宛如血一般。

那些女子一见,纷纷惊叫,远远避开了血池,而那些蛇只向绑着人的柱子爬去。

一看到蛇出现,陆贾明更是惊惧,“我不想死!展大人,快放了我!”

见情况不对,展昭立即出剑,一一斩断绑着十五人的绳子,可是蛇行动极快,转眼已经包围了过来。一个靠近血池的侍从,被一条蛇攀住,登时软倒,很快的,被群蛇围住,待着群蛇爬过,便只剩下一个白骨骷髅。

被松开的侍从匆忙逃命,慌乱之际,又有几个被蛇咬住。展昭出手救人,将几个侍从踢出了蛇圈,到了外面的,最后一拽陆贾明,一扔,没想到陆贾明伸脚一踢,展昭反而被困在了蛇圈之中,蛇越来越近。

一道冰墙从展昭面前升起,将他围在了那里。透过冰墙,只见颜洛离地半丈,双手释开百朵曼珠沙华,花散做无数花瓣,落到地上的蛇上,那些蛇一沾上花瓣,便立即死去,化成一滩的血水。

满天花雨中,她冷艳绝伦。

周围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场景,可是花神吗?

群蛇死尽,冰墙化去,展昭从原地漂浮了起来,颜洛伸手牵住他的手,带着他到了外面,“莫要沾到这些血。”

展昭点头,“好。”你又救了我一次。

那些被展昭所救的侍从纷纷跪了下来,“多谢展大人救命之恩。我等一定好好配合展大人,绝不妄言。”

“好。”展昭点头,若能如此,也不枉他救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