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山寨女娘劫

颜洛这边刚走,展昭和白玉堂就接到了圣旨。说是宫中宜庆公主离宫出走,要展昭白玉堂二人前去寻回,二人也不耽误,依然做昔日侠客装扮,便离开了开封。

这宜庆公主是南清宫八贤王幼女,与当今圣上是一起长大,兄妹之情颇深,所以才会封为公主。宜庆公主如今十八岁,从小受宠,自然是几分娇蛮任性。

这次突然离宫,扬言要去闯荡江湖。论起江湖中事,朝廷上最清楚的便是展昭和白玉堂了,所以,圣上才下旨让二人寻找。

这一人白衣风流,一人蓝衣轩朗,放在一起,实在是让人也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好好一个公主,偏要闯江湖,最近江湖似乎没什么热闹事?”白玉堂说道,两人面前是几条的岔路,一时停了下来。

“孤身一个女子赶路,很是明显,又不懂的武艺,应该不会走远。”展昭道,左右看了看,便下马,那边有一个摆摊买热茶的老汉。

“这位老伯,请问这几日可有一个单身女子向你问过路。”展昭问道。

老汉擦了擦手,“老汉在这里,每日问路的可不少。若是单身女子的话也有两三个,客官是要问哪一个?”

展昭展开一张画纸,画里是宜庆公主的肖像,“便是这一位,可有见过?”

老汉仔细看了看,“喔,这姑娘啊。前日下午倒是有经过,不过不是孤身一人,身边还有好几位她的兄长呢。”

展昭挑了下眉,“喔?她的兄长,是什么模样?又去向哪里了?”

老汉回忆了一下,“三个人人高马大,有点凶神恶煞的,其中人左脸有个刀疤,这个老汉记得,其他的倒是没印象。他们一行人往北而去,说要去随州参加什么大会呢。”

白玉堂在马上看展昭回来,便问,“怎样?”

展昭神情有点凝重,“北方。最近随州有什么事吗?”听那老汉说来,分明公主不经世事,被诓骗了。

白玉堂可不知道随州有什么事,“没有听闻。既然有地点,那先去看看。”

二人一路问来,果然宜庆公主是往北而来。这一日到了随州附近的小村落,眼看夜已深,便暂时休息。村里有唯一一家的小客栈,虽然简陋,二人也没有计较这些。

叫了两碗热汤和几颗馒头,便在靠门的一张桌子吃了起来。还没吃完,门口一个小乞儿便撞了进来,一身脏兮兮,头发也是乱糟糟,一看到展昭桌上的馒头,伸手便去抓。还没抓着,一声痛呼,原来是白玉堂用筷子打了他的手。

“你这人怎么打人!”小乞儿是眼睛一瞪。

展昭拦住白玉堂,“算了,看他也是饿得厉害。”推过装着馒头的碗,“你吃吧。”

小乞儿立即抓过去馒头,狼吞虎咽的吃着,似乎好几天没吃了一样,几下吃完,还是没饱,眼睛直勾勾的展昭吃了一半的馒头。

“掌柜,再来三个馒头和一碗汤。”展昭好意的又叫了些吃食。

小乞儿这时倒是笑了,“你这人倒是不错。我走了这么久,那些坏人不是骂我就是要打我。”

展昭见这小乞儿眼睛晶亮,倒也可爱,“你没有家人吗?”

小乞儿移开了目光,“我就一个人啊。没有人理我。”掌柜的端上了热汤和馒头,小乞儿忙又吃了起来。

展昭和白玉堂已经站了起来,小乞儿忙喊道,“哎,你去哪里?”

展昭微笑了一下,“你慢慢吃。我先去休息了。”随即和白玉堂离开。

第二天一早,展昭和白玉堂准备启程,刚出了门,便看到那个小乞儿缩在角落里,一看到他么出来,便迎了过来,一张脸都冻得有点苍白。

“喂,你们。。”刚开了口,身子一软,就晕了过去。

展昭忙接住,一把抓住他手臂,“小兄弟?”

白玉堂摇了摇头,“又不能见死不救。我去找个大夫来。”白玉堂倒是心软。

客栈房中,一个大夫把了脉后说,“这位姑娘受了风寒,吃几服药,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

姑娘?白玉堂和展昭互看了一眼,一个姑娘家岂会这般在外。既是女子,二人便不好在房里待着,便让店中掌柜的娘子进去照顾。

两人返回堂上,便看见一个老汉哭哭啼啼的进来,“儿啊,翠儿不见了。”对着客栈掌柜喊道。

掌柜脚下一软,“爹,是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今早一起来,就没看到翠儿,一定是昨晚丢了。我可怜的翠儿呦。”老汉坐在地上,“一定被那群强盗抢走了。”

掌柜的面露绝望,“爹,您别急!也许翠儿只是贪玩出去了。我这就去找!”掌柜就要出来,却一下子跌倒,额头磕了一下,鲜血直流,也顾不得伤,手一捂就走。

展昭上前扶起老汉,“老伯,你们这里有强盗?”

老汉花着眼,也没看来的人是谁,“那些强盗就在府君山那里,是伤天害理。掳走了多少的女孩,我可怜的翠儿,躲过了一次,还是没躲过第二次。”

那边掌柜娘子闻声出来,一听之下,哭得是要背过气去。

没想到看起来平静的村落,竟然有强盗出没。

“那个姑娘看似有点问题,也许她会告诉我一些消息。”白玉堂道。

展昭点点头,“那我们等她醒来。”既有不平,自然要查个清楚。那公主也是被几个男子带走的,也许还有关联。

到了午后,客栈掌柜也没有找回女儿,一家人是悲悲戚戚。展昭和白玉堂只能出言安慰,答应找回他们的女儿。

而房中,那个小乞儿终于醒了过来,开门探了出来,掌柜娘子已经帮她整理过,换上了一身衣裳,发丝也梳好,洗去了污垢,竟是一个美貌的女子。

看展昭和白玉堂没走,小乞儿一下子笑开,“我就没看错。你们肯定是好人。”

有点熟悉的面容,这个人像画像上的宜庆公主,可是似乎又不大像,展昭也不敢肯定,“姑娘究竟是什么人?”

小乞儿咬了咬唇,“我自然也是好人,我叫宝儿,你们叫什么?”

展昭,“在下展昭,这是白玉堂,宝儿姑娘。。”

“展昭!原来你就是展昭!”宝儿一下子叫了起来,“太好了。有你在,一定可以把那些混蛋打得屁滚尿流。”

“你说的混蛋是什么人?”拦住宝儿要冲向展昭的脚步,白玉堂问道。

“自然是那些混蛋。那些人抓了好多女子,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就想找人去救她们。展昭,你可是南侠,一定要帮忙救那些可怜的女子。”宝儿眼巴巴的看着展昭。

“你知道,他们是去向哪里?”展昭问道。

“这我知道。他们往府君山去了。说过一些时候,就把我们卖到城里。”宝儿说道。

既然肯定了事情,展昭和白玉堂就打算前往府君山一趟,宝儿虽然要跟着,不过展昭二人没有答应,只能委屈的在客栈里养病。

“五弟,府君山一带似乎没听过有强盗聚集。”展昭有点想不通。

“江湖中也是瞬息变化。以前没有,兴许现在就有。许久没有好好动一动,这江湖都要不知道白五爷的名号了。”白玉堂是兴致勃勃。

展昭摇头笑了笑,这个五弟一直都是好斗的人。

府君山离客栈不算很远,也就没有骑马,一路走小道过去,不出半天就到了府君山下。山道上,展昭和白玉堂观察了一下山势,“你觉得这里哪里适合搭营建寨?”这次是白玉堂问了。

展昭摇了摇头,“不好说。这山不算小,不妨去高处看看。”有人的地方一定会有炊烟。盘旋上了一棵高树,果然见山窝处有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悄悄潜了过了,果然看到一个寨子,寨里里盖着不少屋落,更有人巡逻把守。展昭和白玉堂在离寨子不远的一个地方找到一个山洞,打算在这里稍等,等天黑了,再进去寨子里探探情况。

好不容易等得天黑了,展昭和白玉堂才又道了寨子外面,里面的人似乎没有不多,往来不过十几个人,不时有喊叫声传出来。

“先查看看那些女子被关在什么地方。我往左。”展昭说道。

“那我往右。小心。”白玉堂往右边穿去。

小心翼翼绕进去了寨子,展昭才转过马棚,便看到前方一个人影过来,避之不及,展昭只能出其不意,在那个人影更近了的时候,向前一扑,一把将人扣在怀里,一手捂住了嘴巴。

人刚入了怀,展昭便觉得不对,是个女子。

低头一看,朦胧光线中,那双眼是那么熟悉。

“颜洛?”展昭将捂着嘴的手一放,看清了面容,果然是颜洛。

颜洛微微一笑,“你这儿也在这里?”这般巧遇,颜洛也有点意外,若非感觉是展昭,早在展昭出手时,她就先出手了。

展昭带着颜洛到了一个角落,“我来查案。你,你也被这群人掳来了?”关心则乱,展昭一时忘记了颜洛的身份。

颜洛摇头,“我也是来查案。这天下,有谁可以掳走我。”

展昭有点不好意思,刚要说话,就听到了脚步声,有人过来了。展昭将颜洛护在怀中,一等不对就出手。脚步声近了,往展昭这边看了看,却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似的,转了身就走。

颜洛看展昭紧张,便说道,“我施了法,就算站在这些人面前,他们也看不见我们。”

展昭点了点头,“怪不得刚才你走得那么放心。”转念一想不对,刚才自己分明看到颜洛。

“你带着曼陀罗华,自然看得见我。我只是用了一般的障眼法。”颜洛解释道,“你要找什么?”

“一群女子。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展昭说道。

“走吧。我刚才又看到。”颜洛动了动,展昭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把颜洛抱在怀里,两人是十分亲密,脸微微红了,幸好天黑,也看不清楚。忙松了手,拉开距离。

颜洛却拉住了他的手,“别离我太远,不然就被发现了。”拉着展昭的手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