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番外2 真假辨分明

虽然展昭魂魄将醒,只是他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从梦中挣脱却也还未醒。天慢慢的黑了,颜洛找了一个山洞,点起了一堆篝火,展昭躺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石头上面颜洛还很是细心的铺了毯子,还给他身上也盖了一件。

眼皮十分的沉重,挣扎了许久,展昭终于睁开了双眼,入眼是跳跃的火光,再一看,在他对面坐着的白衣少年,不正是颜洛吗?

“颜洛。”展昭的声音很是干涩虚弱。

颜洛点了下头,“再休息会吧。”

“这里是什么地方?”展昭问道。

“我也不知道。”颜洛也就是随便找的,要她说出地名什么的可就是为难她了,除非找个土地山神出来问问。

“那,是你救了我?”虽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是明显,不过展昭还是问了。

“嗯。”颜洛应了一声,端起旁边的一个杯子,这个杯子是用竹子做的,里面装着她刚才收集的夜露,走到展昭这边,颜洛伸手扶他坐起来,让他靠着旁边的山壁,随即将露水送到了展昭的唇边。

虽然展昭想自己喝,不过实在没力气,只好就着颜洛的手将杯子里的水喝完,心胸脾胃似乎一下子就轻松舒爽了,精神也好了许多。

缓了口气,展昭便说道,“颜洛,我要赶紧回开封府,包大人他们。。”他还是很担心开封府和包大人,不知道金牡丹有没有顺利回去作证了。

“他们没事,案子也算是缓和了。”颜洛说道,状元命案确实算是破了,毕竟*屏蔽的关键字*的是妖,而不是人,而妖可不是那么好除的。

展昭松了口气,那样他也就可以放心了。

“你再休息一会,明天早晨就可以回去。”颜洛还是扶他躺了下来,将毯子给他盖好。

展昭很是乖巧的点头,看颜洛虽然神情冷漠,可是她对自己其实很是细心,她又救了他一次了,真不知道这要怎么还。

思绪并未多转,展昭很快就又睡着了,颜洛只是稍微的眯了一个时辰,就醒了过来,添了柴火,就着火光,她就望着展昭看了许久,似乎只是毫无意义的看着,没有丝毫想法,却莫名的没有移开目光,直到天亮。

一夜的休息,展昭终于是恢复了不少,喝了一杯颜洛给的露水后,展昭就出了山洞,仔细辨认了开封府的方向,颜洛跟着出了山洞,望着东方,双眼微微眯起,“阴月之际,果然是妖邪四起。”

“你知道那是什么妖吗?”能够救了他,颜洛一定是见过那个怪里怪气的妖了。

颜洛点了点头,“是一修炼了千年的槐树妖,道行不浅,我现在也不好和她对上。”这具身躯还不太适用,本就是*屏蔽的关键字*,何况她自己常处于冥界,阴气也重,此时若是运用太多法力,只怕祸及无辜旁人。

展昭忍不住皱了眉头,竟然是千年的妖,必是法力高深,那又该怎么去降服?

颜洛伸出右手食指手指向了天空,穿过层层云,一团光慢慢的凝聚到了她的指上,有点炙热的痛楚透入了身躯,颜洛的神情却一丝也没有改变,光形成了一把细长的剑。

“这个妖要除也是容易的。”光附在了巨阙剑上,合二为一,“她会死在你的剑下。”借那金乌之火,除一槐树妖也不难。

“颜洛,你究竟是什么人呢?”寻常人又怎么会有这般的法力,展昭的心绪一时有点乱,他既是希望她不是寻常人,可又希望她只是个寻常女子。

颜洛摇了摇头,“回去吧。”这个问题她不想回答,她不是人,真话不好说,假话违心,她不想骗展昭。

曾经的她也在六界之中来往,神仙妖魔人鬼,因缘际会总有一些相熟的,只是这因缘起起灭灭,到了尽头后,终究还是只有她自己一个。

展昭对于她是有点不同,可是也仅是不同而已吧。

很快就回到了开封府,守门的衙役一看到展昭,神情是特别的怪异,却没有拦着,展昭直接到了议事的书房,包拯和公孙策都在,只是那里还多了一个人,或者说是妖。

和展昭一般模样,连着衣裳宝剑都是相同,看到展昭他是瞬间惊慌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公孙策看着进来的展昭和颜洛,“展护卫?”一双眼上下一打量,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包拯也极是淡定。

“大人,公孙先生。”展昭行礼后站到了一侧,却是微微侧身,将颜洛护在身后,自己则面对着那个假展昭。

只扫了一眼,颜洛就知道那个假展昭不过是个小妖而已,凭她现在力量也完全可以抹杀,所以她也是挺不在意的,低垂眼眸视若无物。

“大人,他必是妖怪变的!”假扮成展昭的正式冥河姥姥身边的小妖追命小子,他连忙先开口争辩。

包拯目光深幽,特别威严的看了追命小子一眼,“本府早知你不是展护卫,你到底是何方妖孽,竟敢冒充朝廷命官!”

追命小子不由得吓出一阵冷汗,后退了一步后才反应过来,“大人,我才是真的展昭!”

“展昭?”颜洛轻轻说出了这两个字,一种透骨的寒爬上了追命小子的后背,他不由得看向颜洛,只一眼,他就不由自主的冷颤。

颜洛慢慢的抬起了左手,“区区小妖,也敢猖狂。”

追命小子连忙身形一闪,出了房门,变回了自己的模样,展昭已经追了出来,巨阙宝剑出鞘,持剑一击,瞬间就穿透了追命小子的身体,黑烟一股冒出,只留下一个童男纸人。

颜洛也紧跟了出来,衣袖一展,往空气中一揽,追命小子的身形现了出来,倒在了地上,颜洛一脚就踩了上去,直接踩在了他的心口,“展昭的模样也是你可以假扮的。”目光一冷,追命小子瞬间死绝,魂消魄散。

“颜洛,”展昭收起剑,走了过来,“他是什么妖?”

“只是槐荫树下的一个野鬼罢了。”颜洛整了整衣袖,她抬头看了看天,天越来越阴沉了,也越发的阴冷了,“又要下雨了。”

公孙策不由得看了看天,“展护卫,颜公子,还是里面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