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14. 狐妖多猖獗

开封府中,颜洛站在一处屋顶上,披着黑色斗篷的,仿佛融入了夜色之中。

今夜,云遮月。闭目感受着周围万物,何处魂魄狰狞。西方!颜洛猛然睁眼,人已飘忽而去。

院子里的白玉堂,看颜洛动了,随即跟上。

这是一处普通民房,一间房中烛光摇曳,黑袍之下阴森的面容,一只宛如利爪的手正往一个挂在半空挣扎的人胸口探去。房门猛然被撞开,似乎有一阵风,那只利爪猛然缩了回去,手背上三道血痕。

进来的自然是颜洛,半空中的人已经落在地上,晕迷了过去。

“什么人!也敢管我的事!”听着声音,倒是个女狐妖。

颜洛冷眼一瞥,她全身裹在黑色衣裳里,看不清模样,手拈兰印,一阵阴风已经将女狐妖罩住,女狐妖双手一撕,破开阴风,跳窗而去。

白玉堂紧跟颜洛而来,一看有人出来,立即提剑上前,和女妖硬拼几招。女狐妖无意和他交手,虚晃一招,遁逃而去。

“该死!”白玉堂皱了眉,果然是个不简单的妖精,快步走进房中,房中并无颜洛身影,唯有一个晕迷不醒的男子。

“颜洛?”白玉堂心中一惊,明明是这里,这么不见了。

“五弟!”展昭已经过来了。

“刚才狐妖出现了。”白玉堂观察了一下周围,“好像正要下手就被拦住了。你有看见颜洛出去吗?”

“颜洛来了?”展昭过来的时候,并没看见颜洛。

“我跟着她过来的。这么一转眼就不见了。”白玉堂不解。

话声刚落,就听得不远处传来打斗之声,白玉堂和展昭连忙赶过去。

却见颜洛和丁月华对立着,颜洛手无兵器,丁月华手持湛卢,两人身影皆是轻盈,注意到展昭和玉堂来了,两人拉开了距离。

“你是那食人心的妖!”丁月华义正言辞,“展大人,五哥,她是妖,我看见她出来的。”

颜洛皱了下眉,要不是丁月华突然出来,她早就跟上那狐妖了。一步踏下屋顶,颜洛落到地上,理了理衣裳,“跟丢了,我回去了。”施施然就转身要走,丝毫没有理丁月华的指控。

丁月华只当她要逃,一下子拦在她面前。“别想走!”

白玉堂拍了拍额头,拉住丁月华,“月华,是颜洛救了人,拦住了那个妖怪的。”

“丁小姐还是回去吧。颜洛不是凶手。”展昭自然不会怀疑颜洛,走到颜洛身边,“你看起来有点累,我送你回去。”

颜洛点了一下头。刚才她只是胜在出其不意,那个女狐妖似乎并不想让人看见她,所以一被发现就立即逃走。

公孙策已经走了两天,上次的命案被颜洛及时拦下,不过,今夜又是狐妖要出现的日子了。展昭已经几夜没有休息,清晨回来的时候,王朝就拦着他,说颜洛有事找他。不知颜洛有什么事,展昭也不耽误,当即就去找颜洛。

进了院子里,展昭就看到颜洛就站在一丛竹子旁边,刚刚升起的太阳,将阳光洒满了小院,不知是他眼花了一下,还是阳光有点刺眼,他忽然看到有一瞬间,颜洛整个身形化成了虚无。

忍不住快步上前,唤了一声,“颜洛。”

颜洛转身看着他,有些憔悴的模样,“你去休息吧。今夜我会注意,必不会让狐妖再伤人命。”

知道颜洛是担心他,展昭微微笑了笑,“我没事。你还是少用法力吧。”他怕颜洛身体不适,更怕,她会消失。

“我不会有事的。”看展昭这般,颜洛莫名有了不忍的感觉,一步上前,颜洛轻轻抱住展昭。

展昭有点意外,一时呆愣,也不知如何反应。

“休息吧。我会帮你。”颜洛的声音似乎带着魔力,展昭轻轻闭上眼,便睡了过去。

颜洛拥着展昭,身未动,人已无影,瞬间出现在了展昭房里。小心将展昭放到床上休息,颜洛拉过被子给他盖好,便坐在床边,看着展昭。

她从不曾去亲近一个人,包括神仙妖魔,只是不知为何,见了展昭之后,就觉得亲近。会因为他而情绪波动,会因为他而做一些她不曾做过的事,也因为他,才会屡次插手她正常不会插手的凡尘之事。

这是这种改变,她并不讨厌,甚至在享受着这种改变。也许,是她实在孤寂太久太久了吧。

临近中午的时候,公孙策终于回来了,不过一起回来的不是无尘道长,而是无尘道长的入室弟子李玄真。

李玄真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穿着一身白,散着头发,仙风道骨没有,倒是有几分江湖侠客的潇洒不羁。

“公孙先生,可否先让我见一见那位颜公子?”李玄真已经听公孙策提起过颜洛,能看出行凶的是狐妖的人,必不会是寻常人,何况他师父也另有交代。

公孙策笑了下,“自然。道长先请坐,我这就请颜公子过来。”

李玄真忙道,“不用不用,我跟先生去就好,师父说要以礼相待的。”

公孙策也是无奈,“那就请吧。”只希望颜洛肯见这个道长了,展护卫啊,他需要展护卫来帮忙。

小院里,展昭休息了几个时辰,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躺在床上,不免回忆了一下睡着前的事,额?

自己是太累了,以至于在颜洛抱着自己的时候睡着了吗?

耳根有点发烫,展昭赶紧起身,换了一身常服,开了门,只见院子树荫下,颜洛和白玉堂正在对弈。

“不是这样!你这样,就快要输了。”白玉堂是连连哀叹。颜洛一脸淡定,不顾白玉堂的话,还是下了白棋。

“是你逼我赢你的。可别说我欺负你!”白玉堂问道,拿着黑子放下,吃掉了颜洛一片的白子。

“这下棋是有方法的,你这么随意是不行的。”白玉堂是苦口婆心,这不懂棋的人下棋,真的是毫无章法。

展昭走了过去,看了看棋盘,黑子占据了半壁江山,白子岌岌可危。

“给你备了吃的,坐下吃一些吧。”颜洛抬头对展昭说道,指了指桌子旁边的一个食盒。展昭坐了下来,打开食盒一看,是一碗鱼粥,和两碟的糕点。

“刚才我是不是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展昭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

颜洛又是随意下了一棋,“嗯。”这下展昭是红了脸了,忙低头喝粥。

看颜洛下棋,白玉堂是彻底没有了脾气,翻了个白眼,他再也不和颜洛下棋了。

公孙策带着李玄真,一踏进院子,看见颜洛展昭都在,不由得是笑得高深莫测,“展护卫,白护卫,颜公子。”

展昭和白玉堂都站了起来,颜洛依然是坐着,扔下一个棋子后才再抬头看来。

“这就是无尘道长的入室弟子李玄真道长。”公孙策介绍了一下李玄真。

李玄真一双眼只盯着颜洛看,脸上神色莫名,“你是颜公子?”

颜洛扫了他一眼,点头。

李玄真皱着眉,“这不是你的本相,你,你是什么?”非人非妖非鬼。

此言一出,颜洛倒是重新认真的看了李玄真一下,最后看着李玄真的眼睛,原来是开了天眼,怪不得可以看出凡人所看不见的一些真相。

不过,毕竟太年轻了些。

“既然有天赐之眼,那无须多加臆测。”颜洛开口说道。

李玄真犹豫了一下,这个颜公子看得出自己有天眼,难不成是神仙?

“既非凡人,又何必在尘世间,若是扰乱了因果,怕是后果难料。”也算是善意提醒了。

“道长只管捉妖。”颜洛不想再废话,看在也算是有本事的份上,除那个狐妖她也可以省点力气。

李玄真长叹了口气,“好。家师有一句话让我带给公子。他说,当初誓约,矢志不移。”

“我非说话的人,只是传个话罢了。我与那个人,也没有一丝关系。不过是,一点怜悯之意而已。”

当初的鬼魂,早已投胎转世,另有一段的人生,就算是曾经海誓山盟又如何,人归黄泉尽虚无。

一旁的人是听得一愣一愣。公孙策看着颜洛是更加的不可思议了,白玉堂也是暗暗心惊。

展昭微微握了握拳,颜洛,果然不是凡人,他早已知道的事实,却一直不想去承认,只怕,承认的那一会,颜洛就会离开,而他,却永远找不到她。

“大家都在这里啊。”一声娇俏,丁月华走了进来,感觉有点不对劲,不由得看向展昭,“发生什么事了吗?大家怎么都这样子的表情?”

李玄真看不清颜洛本相,不过看着丁月华倒是清楚,一声呵斥,“妖孽!”手中一把宝剑已经亮了出来。

丁月华吓了一跳,“你!”连退几步,那是一把斩妖剑。

“区区小妖,也敢在这里迷惑世人。看我不收了你。”李玄真手一探,就要去掏黄符。

颜洛随手抛出一颗棋子,正好打在李玄真手上,“她并未伤人。”

李玄真犹豫,“可是她是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