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番外1 深夜现纸人

这件事发生时,是在白玉堂还没有去盗三宝的时候,二月春闱刚结束,四月的殿试将要到来。在这个三月清明后,展昭遇见了颜洛,解决了乌盆案后,颜洛就离开了开封府。

汴京之中,各方才子云集,在春闱中榜上有名的,都要在殿试中再一次由皇帝亲试,才是算天子门生。

能上殿试的自然都是*屏蔽的关键字*挑一的才子了,就算不能位列前三榜首,前途也不可限量,一时京中是宴会四起,不是秀才们拜访官员,便是官员们拉拢这些即将步入仕途的秀才,闹腾了半月,状元钦定,是青云直上还是名落孙山也就是命中注定了。

那一夜,乌云遮月,阴风测测,一对祭祀所用的童男童女纸人,突然出现在开封府门前,怪异非常。

击鼓声在深夜里响起,值夜的人立即就开门走了出来,今天轮值的是张龙赵虎。

张龙一声呼喝,“何人击鼓?”

一问无人回应,仔细一看,竟然是两个纸人,一蓝一红的衣裤,五官分明,诡异至极,疑惑之下,两人就把纸人搬了进去。

包拯几人皆出来看,展昭一见这纸人,就觉得十分不详。不想这纸人突然就袭向了包拯,纵然是行动笨拙,可是宛如走尸,打不疼,砍无用,这边踢倒那边又起,最后还是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火光燃起,映红了开封大堂,一阵黑烟攸然蹿出门口,消散在夜空中,夜深沉得宛如黎明前的黑暗,万物寂寥无声。

此时的汴河和淮水相接的河畔,颜洛抬头看了看天,随即看向了汴京方向,冷眸微微一眯,凡间的四月是春夏交接之时,阳气渐盛,阴气却不减,更是梅雨纷纷,更添阴冷,这妖魔鬼怪也就更喜欢出来闹腾了。

汴京上空,一股阴气笼罩,看来地府的枉死城里又要多添几个冤魂了。

摇了摇头,颜洛转身向着南京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汴京城里有那一个人,只怕这件事他无法置身事外,若是被妖魔害了性命,那这凡间就少了许多乐趣了。

这般转念一想,颜洛还是折回了汴京,只是她本就没什么时间概念,走得是不紧不慢,等着她到开封附近,已经过了六日。

黑夜破晓,天边一抹亮光,颜洛掬了些花草上的露水喝了,润了润唇,她转身就要继续前进,旁边的河突然间一阵水花翻动,一抹黄色身影悄然出水,一晃眼就不见了踪迹。

察觉到妖气,颜洛也没有回头,不过是一条小鲤鱼,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走了一段路,看旭日东升,颜洛看向西边的方向,那边有展昭的气息,只是有点不妙了。掐指一算,颜洛还是先弄清城里的风风雨雨。

原来六日前,新科状元死于非命了,而开封府包拯已经受命于七日内破案,今天是期限里的第七天了。

这个状元一案,书生张真嫌疑最大,可是他被押回开封府时,半路被劫走,然后就毫无音信,展昭自是到处寻找线索,只是这一来二去,始终和金府脱离不了关系。

最终还是理清头绪,要查命案,便要先查那夜纸人的线索,所以展昭凭着纸人上的竹枝四处寻找,而金宠一番阻拦告状,害得开封府被封,包拯查案更是受限,一时之间也是束手无策了。

荒野郊外的树林里,一座院落孤独的隐在浅浅的迷雾里,飞鸟不敢近,周围是鸦雀无声的寂静。

大厅的地上四处堆满了纸人,展昭躺在那里已经昏迷了许久,黎明时分他好不容易清醒,劝得金牡丹返回开封府,相助包大人寻得张真查案,看金牡丹离开,他就支撑不住的再次倒下了。

一日两夜没有进食,又被锁住了全身筋脉,这里又处处妖气环绕,符咒压制,他的气息越发的虚弱了。

院子外面,颜洛已经站在那里,这里妖气虽重,不过妖并不在,推开院门,颜洛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直走进了大厅,一眼就看到趴在地上的展昭。

他一身红色官服,就像是曼珠沙华的颜色,即使是在黑暗里,也是一抹夺目的艳丽。

颜洛上前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半搂半抱的姿态,他面容苍白,双唇失色,印堂更是阴暗,毫无血色生机。

颜洛的心里是一声叹息,虽然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兴许是怜悯这些脆弱的苍生吧。没有再多耽搁,颜洛抱起展昭,很快就出了门,刚到院子里,一阵诡异的笑声就传了过来,黑影忽现。

那是自称冥河姥姥的一个老妖,一身黑衣,不男不女,拦在了颜洛前面,“哪里来的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颜洛抬眼,轻轻一瞥,此妖千年修行,是一株老槐树,不知吸食了多少血肉,又是多少白骨堆砌,竟然阴气弥漫,道行不浅。

凭她此时的功力,硬碰硬是不能,又带着展昭,也不好大动干戈,只好先逃再说了,颜洛也不答话,眨眼之间就化作清风一阵,极快的出了院子,也不往树林去,而是往山上。

冥河姥姥根本没意料到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少年竟然有这般的身手,一个犹豫错愕间就已经追不上颜洛的踪迹了。

清幽山涧,颜洛将展昭放在树荫下的一块大石头上,隔绝了气息之后,那个槐树妖是绝对找不到他们的。

这边阳光流水,灵气充足,颜洛施法将展昭身上的禁制解开,只是他体内妖气未解,魂魄沉迷,也清醒不了。

颜洛托着腮,坐在展昭旁边看了他许久,不知道他的魂梦深处,如今是怎样的境地?他的梦里又会有些什么呢?

心里有点好奇,颜洛伸出手指,点在了展昭的眉心,一点心神悄然飘进了展昭的梦里。

他的梦里也是一片的阳光明媚,像是初春时节,一叶扁舟飘荡在湖水之上,而他很是惬意的躺在舟上,仰头看着天空中朵朵白云,这般悠闲散漫的模样,和他平日里四处闯荡的样子真的差的有点多。

“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颜洛开口问着,只是没有现行。

恍然听到声音,展昭有点疑惑的坐了起来,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人影。只是这声音听着很是耳熟,他很是淡然的点头,“若是没有公务,这般在江湖中行侠仗义,逍遥度日也是不错的。”之前的他一直都是这般的,只是他遇见了包大人,有了更加有意义的目标。

“嗯,看着是不错。”颜洛不太懂,不过看他轻松自在,应该是挺好的。

看周围烟波流荡,涟漪徐徐,颜洛轻轻的挥了下衣袖,水花溅起,形成了一位婀娜多姿的美人模样,围着小舟凌波而舞,一举一动宛如真人。

展昭的目光追寻着这水美人,脸上露出了笑意,“这是你吗?”

“我不在这里,不过你该回去了。”也是该唤醒他的魂魄了。

展昭点了点头,“好。”是的,这里不是现实,只是梦,他是该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