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昭家的女帝 》小官人

15. 女帝现影来

颜洛站了起来,“妖也在六道之中。自然有它存在的理由。道长还是想一想,怎么收那狐妖吧。五百年道行的狐妖,并非寻常。”颜洛稍稍提点了一下。

李玄真放下了剑,“好吧。若将来她作恶,我必除了她。”这个颜公子看起来特别的不寻常,既然师父说了尊敬点,那他还是再慎重一点。

对于颜洛会开口为自己说话,丁月华还是非常意外的,只是,“你这道士,她也不是人,你干啊不抓她要抓我!”

沉默了许久的展昭开口说道,“丁小姐还是先回去吧。”

“我不要。既然你们知道我不是人,那我就留下帮忙。虽然那个狐妖比我厉害,不过,我也不是好惹的。”丁月华可不同意回去。

不过丁月华是妖,这个事实可是让公孙策和白玉堂好一阵惊吓,今年这是怎么了?要天下大乱了吗?这么多妖魔鬼怪的?

李玄真没有再看丁月华,“那我先去城里转一转,看看有没有狐妖的下落。”

“我陪道长去。道长请。”白玉堂领着李玄真先行离开。

公孙策看了看丁月华又看了看颜洛,“那我先去见见包大人,你们,聊聊。”随即走开,展护卫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这样一个不是人,一个是妖精,不知道要怎么办。

丁月华咬了咬唇,“我知道你道行比我高深,不过,我不会轻易把展昭让给你的。如果,你敢对展昭不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她也转身离去。

展昭的心里有点苦涩,几许悲哀,看着颜洛平静如水的面容,“颜洛,你不是妖?那又是什么?”

颜洛微微垂下眼眸,“我非世间人。天下无我归处,也不是我的来处。便是这身躯容貌也不是我。所以,展昭,不要记着。”

“那你,又是什么模样?”是不是以后我连想起你时,都不知道该想起怎么的面容,是不是,以后再相见,我也认不出你。

看展昭满是悲伤的眼,颜洛突然有些不忍,“我想,还是不要有机会见到的好。见到我的人,都太苦。”

她是地府绝情主,唯有执念太深的鬼魂才有机会见到她,而她并不希望,他有那么深的执念。

“我不怕。”只怕再也见不到你,“你会离开吗?”颜洛有太多的不确定,展昭这次却想有一个答案。

颜洛轻笑了一下,“你放心。我会尽量,让我们的缘分不会断去。”

李玄真确实有真才实学,在城里绕了一圈后,很快锁定了一个地方,城西的万府。万府是做丝绸生意起家,家里有十几家的铺子,算是富裕之家。如今家主名唤金,早年丧妻,今年五月,突然从外地迎娶了一位美貌的女子作为继室。

那女子生得是国色天香,万种风情,将万金是迷得不得了,百般讨好,言听计从。只是前一个月,万金突然卧病在床,药石无效,也不知是何缘故,只能慢慢调理。

开封府中,李玄真是细说端详,“凡事妖,便会有妖气,而妖精巢穴,更是会妖气冲天。妖精居于人群,为保其形不露,必会设下结界,以防有差。万府中便有结界,鬼魂不入,妖气不出。加上大夫所言万金生病模样,必是让狐妖摄了魂魄。”

包拯暗暗点头,“那道长可有收妖之法?”

“有是有。只是狐妖最是狡猾,我希望展大人和白大人助我一臂之力。我会设下法阵,还请两位大人帮忙将狐妖引入法阵之中。”李玄真说道。

“不。这样太危险。他们虽然武功高强,可是毕竟是凡人之躯。狐妖幻影之术极快,稍一不慎,可是避之不及。”颜洛开口反对。

李玄真一时也皱了眉,“可是唯有纯阳男子之气,方能引得那狐妖出手。”

“我来。狐妖喜食我类内丹,只要我出去引诱,保管那狐妖上当。”丁月华站起来说道,让展昭去涉险,这可是万万不能的。

“我的速度不比狐妖差的。”

左右权衡,似乎让丁月华去最好。为今之计,也只能让丁月华去冒险一回了。

城西一座废弃的院子里,李玄真布下法阵,更请展昭和白玉堂于阵中护法。待弄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颜洛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展昭,白玉堂,你们两个人的剑都给我。”这法阵困得住狐妖一时,不过远远达不到收了她的境界。

展昭毫无犹豫的将剑递给颜洛,白玉堂也随即递过去,颜洛一手握住一把剑,咒语轻吟,两道无形的符,落到了剑上。

“我在剑上附了一道咒语,只要你们心念一动,便可发动。必要时候,可以帮到你们。”

展昭和白玉堂接过了剑,剑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却也妥善收到。

李玄真看到,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不是一般的五雷咒?是什么?”

“雷霆之火。”颜洛说道,属于天火的一种,一般妖魔被劈中,那伤痕是永远不可能消除了。

星光熹微,明月高悬,废弃的院子里一片寂静。而丁月华就在附近吐出了内丹,吸收着日月精华。

耳闻一阵风动,月华迅速收回了内丹,一道黑影瞬息出现,“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只小兔子。要命的就乖乖把内丹交给我。”

“哼。想要我的内丹,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丁月华身形一纵就飞跃离开。

那狐妖紧追而去,速度比月华更快,却好像要逗弄一样,被没有立即出手。眼看到了院子,丁月华瞬间蹿了下去,没了踪迹。

狐妖落到小院子,有些警惕的没有走动,“小兔子,你躲着是干嘛?”左右观望了一下,没有回应之声。

忽然一股力从后边推来,狐妖侧身要躲,却一脚踏进了法阵,瞬间阵法发动,狐妖四肢皆被金光束缚住,显出了真身,妖娆媚态,只是左脸被毁,看起来有点惊悚。

“妖孽。看我斩妖剑。”李玄真一剑刺向狐妖。狐妖奋力一争,震开了金光,狐尾一扫,扫向了李玄真,李玄真就地一转,一道火符一展,火瞬间将狐妖包围。

狐妖口吹妖气,火竟然灭了,“小道士!这火也伤不了我。”狐妖刺刺一笑,功力一振,百道黑气射向李玄真,李玄真左挡右挡,是手忙脚乱。

“休得猖狂!”展昭和白玉堂做左右而来,两人各持宝剑,合攻狐妖,狐妖双手一抖,显出利爪,一爪握住一剑,忽然剑上雷光一闪。狐妖一声惨呼,松开了手,那爪冒着烟,是受伤不浅,一口血吐了出来,显得更是可怖。

“可恨!”狐妖面容狰狞,狐尾一卷,便将白玉堂卷起,右手一抓,抓住了展昭脖子,左手就要往展昭胸口探去。

不及胸口,丁月华已经撞了过来,手持一根捣药棍,奋力一劈,狐妖不得不丢下展昭去接月华这一招,同时将白玉堂甩了过去,撞到一根柱子,白玉堂晕迷了过去。

“小兔子!既然你不想要命,我就成全你!”妖狐幻影,丁月华根本比不上她的速度,一个避之不及,心口已经中了一爪,瞬间是脸色苍白。

“内丹拿来!”右手一探,就往丁月华丹田抓去。

人影一闪,颜洛一脚踢开了狐妖右爪,右手一挥,妖狐猛然一退,原本完好的右脸上瞬间多了三道血痕。

狐妖一摸脸,“你敢毁我容貌!”一声长啸,狐妖显出了妖形,身形瞬间高大了一倍多。

“不好。这妖精恢复了妖形就更不好对付了!”李玄真喊了一声。看这边,白玉堂和展昭都已受伤,丁月华更是重伤,这可如何是好。

一声轻叹,颜洛看了一眼努力要站起来的展昭后闭上了双眼。

丁月华刚蒙颜洛一救,恍然间看到站在她面前的颜洛身子倒下,连忙去扶,“颜洛!你怎么了?”

一阵寒风彻骨,仿佛从四面而来,刚才颜洛站着的地方,一道红光汇聚成型,红光耀眼,在场的人和妖不由闭上了眼,待着红光散去,只见那一人,红纹白衣,青丝半挽,绝美也绝冷。

在这红尘,绝情殿女帝,终于展现她真正的姿态,倾世姿容,一眼不忘。

“你究竟是什么?”狐妖看着颜洛,明显感觉到了威胁。

颜洛一言不语,右手抬起,凭空虚化,一道红光射向狐妖,那红光又在瞬间碎裂成无数个荧光,从四面将狐妖包裹住。一声惨叫,狐妖倒在地上,抽搐着化成了一只灰狐,奄奄一息。

丁月华不可思议的看着颜洛,她不是妖魔,她是神,真正的神。

李玄真愣了一会,才拿出一个葫芦,轻吟咒语将狐妖收入葫芦之中。

而展昭怔怔的望着颜洛,原来真正的她是如此的美丽,让人不敢直视。

颜洛慢慢的走了过去,站在展昭面前,伸出了手,唇角微微翘起,幅度不大的微笑,却更加让人惊艳不已。展昭握住了她的手,站了起来,还好,不管以后如何,能够见到真正的你,展昭也算是相思有处了。

那边李玄真看了看丁月华的伤,一声叹息,“你伤的太重,更伤了内丹,只怕命不长久,修为散尽。”看她一片纯良,李玄真也有所动容。

丁月华擦了擦嘴边的血,看了一眼展昭,又看了一眼颜洛,“你会留下来吗?你会陪着展昭吗?”她无惧生死,只是怕展昭孤单,只是怕,他太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