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年代病少的泼辣妻 》钱日万

受伤

“……”

傅昕玉捂了捂滚烫的脸,又咽了咽口水,感受着唇上残留的温度,心跳也有点不听话。

就,感觉心脏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一样。

小鹿乱撞的感觉,傅昕玉活了两辈子,第一次感受到。

以前,傅昕玉一直以为,爱就是结婚,就是琐碎的日常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唠叨和争吵。

可现在,傅昕玉突然很怀疑。

就像上辈子楚靖死后,夜深人静时总忍不住做的梦。梦里的楚靖生动帅气,眼神温柔有爱,傅昕玉很喜欢,恨不得日夜昏睡,只求楚靖多来梦里走一走。

那会的傅昕玉形容不出那个味。

也琢磨不出来,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满心满眼都只知道,如果重来一次,哪怕楚靖明天死,今天她也要嫁给他。

直到这一刻。

傅昕玉缓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脸颊晕红。

原来,她喜欢楚靖。

傅昕玉抹了把脸,捂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心里又酸又甜。

上辈子都怪她,怪她太自私,没能陪楚靖最后一程。

·

第二天大清早,楚靖就起床了,他悄无声息的推开傅昕玉的房门,单膝跪在床下,双手趴在床边,下巴搁在手上,温柔痴迷的看着傅昕玉的睡颜。

小玉真好看。

唔……

好想跟小玉一块起床呀。领了证之后,就可以吗?

这么想着,楚靖激动的脸红了,眼神里闪着期待的光芒。

看着看着,楚靖克制不住的靠近,近距离的贴着傅昕玉的脸,闻着她的呼吸,喉结不停的上下滚动。

好想……

“唔……”傅昕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楚靖瞬间直起背,眼里的痴迷尽数散尽,只剩下温柔正经,像日本电影里的温柔黑执事,不带任何念头的在傅昕玉额头上轻吻了下,哑声道:“小玉宝贝,起床时间到了。”

傅昕玉眨眨眼,红着耳朵坐直:“咳……那什么,你怎么进来啦?”

“我担心你踢被子,进来看看,”楚靖无比自然的说,说完后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小玉不喜欢我进来吗?”

“也没有,”傅昕玉摇头,想了想,是她太计较了,“你可别介意哈,我刚醒来脑子还是糊的,就是条件反射说的。”

害,马上就要领证睡一张床了,别说楚靖只是进来给她掖一下被子,就是想跟她睡,也不是不可以。

“不用解释,”楚靖马上笑了,“是我不对,太担心小玉了,竟然就这么进来了。”

傅昕玉也笑,握了握楚靖的手:“等我一下,马上起来。”

楚靖点点头,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傅昕玉穿着张欣做的睡裙,不咋保守,见楚靖杵在这,第一反应就是要叫他出去,刚开了个头,想起什么,又算了。

看就看吧,又不会少块肉。

傅昕玉捏着裙摆就往上掀。

“!!!”楚靖忙不迭的转身,背对着傅昕玉,脑子里全是刚才一闪而过的画面,心慌的不行。

他高估了自己的心理素质,本以为会很淡定的,谁知道看了个影子就害怕了。

傅昕玉咧嘴,无声偷笑。

怂。

·

傅昕玉和楚靖出来的时候,栓子已经收拾好了,是楚阳帮他穿的衣服,收拾了一顿之后,小家伙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小孩子本来就精力旺盛,一看见傅昕玉就飞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傅昕玉的腰。

楚靖的眉头瞬间皱成了川字,咬了下舌/尖,才忍住上去扯开栓子的冲动。

“漂亮姐姐!”栓子眼神亮的发光,满眼期待,“可以带栓子去县里了吗?”

怕傅昕玉反悔似的,栓子迫不及待的保证:“我一定会听姐姐的话,紧紧地跟在你身边,绝对不会乱跑的。”

傅昕玉被他逗笑了,轻轻捏了捏他的小脸:“姐姐知道了,等一下哈,马上就带你去。”

傅昕玉和楚靖都是穿的新衣服,两人长得好,新衣服一穿,光看着就很不一样。

就连栓子的衣服都是新的。

应该是楚阳给找出来的,傅昕玉没多问。

楚阳憨笑着说:“我就不去了。”

少爷昨晚上特意跟他打过招呼,说要单独跟傅小姐去,楚阳就给他们准备了些东西。

傅昕玉结果楚阳递过来的布袋子,打开看了下,瞬间傻眼:“楚叔叔,你给我这么多钱干嘛?”

里面有粮票,肉票,布票,自行车票,居然还有缝纫机票,还有一叠大团结和若干零钱。

傅昕玉上辈子也不穷,主要是心里难受,但她还真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票和钱。

关键是,给了她这么多的楚阳和楚靖,竟然一个比一个淡定。

好像袋子里的东西都是小意思。

傅昕玉:“……”

原本信誓旦旦的傅昕玉收回了迈出门的脚步,欲言又止的看向楚阳:“楚叔叔。”

楚阳秒懂,傅昕玉这是有心理负担了,他和蔼的笑:“小玉,你都要跟小靖结婚了,以后楚家的一切都有你一份,这些是给你们等会去县里买东西的,结婚嘛,该有的东西都要有,不用客气。”

“这不是客气,”傅昕玉挠了挠头,见楚阳看向楚靖,明显做不了主,要听楚靖的,就干脆跟楚靖说了,“我……我不想让你花太多钱。”

楚靖握住傅昕玉的手:“小玉,我们俩马上就是夫妻了,夫妻都是有福同享的,我们俩之间,就不要分你我了,好不好?”

他语气低落:“分的太清楚,我会难过的,小玉。”

楚靖恨不得把天底下能找到的最好的东西都给小玉,现在这才哪到哪,他希望小玉能够坦然接受。

傅昕玉:“……”

楚靖晃了晃她的衣袖,软声撒娇:“小玉,我们是一家人,对吗?”

是一家人没错,可傅昕玉记得,上辈子嫁给刘青后,婆婆王绣明里暗里说的最多的,就是让傅昕玉有自知之明,不要老是花刘家的钱。

这种话听多了,傅昕玉早就形成条件反射了。

楚靖的眼神有点受伤:“小玉,难道在你心里,我不是你的家人吗?”

“你当然是我的家人,”傅昕玉赶紧道,“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楚靖一听就笑了,抱住傅昕玉,在她耳边轻声哄道:“小玉,不要跟我见外,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