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在个性时代重塑石板 》斯迈尔夫人

第二十五章

自从开始提取石板,竹取智江的身体就每况愈下,每一次琴酒过去给她送物资,两人也就只是简单地说说话,再没有更深层次的交流了。

上一次享受鱼水之欢,还是琴酒送她前去隐居之地的那一天呢!

至于他说的不在训练当中放水,竹取智江倒是没有放在心上,或者说,她要的就是琴酒的不放水,流血和流泪相比,她当然是选择后者了。

她可是相当惜命的啊!【心疼地抱住自己.JPG】

——在训练当中,他可以让着自己,但以后上了战场,敌人可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琴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抬手,将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拨下去,“……你是觉得,我现在拿你没办法,才这么有恃无恐的吗?”

好吧,他确实拿她没办法!

自己的女朋友,也只能自己宠着了。【吐烟圈.JPG】

“不!”竹取智江眼含笑意,“我这是在给你一个记账的机会,想算*屏蔽的关键字*也没关系哦?”

她知道,琴酒其实已经被自己撩拨动了,否则,以他的性格,若是不在意,觉得无关紧要,没必要特地把自己的手臂拿开。

这样多此一举,恰恰说明他心中并非没有触动。

到底自己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完全养好,并不适合进行那么激烈的“有氧运动”,所以,她也就是撩了一下,便见好就收,没有再接再厉。

——再继续下去,那不叫“乘胜追击”,那叫“不作不死”!【自知之明很重要.JPG】

真把琴酒的火气撩出来,那就不好收场了。

不过,话既然都说到这里了,竹取智江猛地想到这五年的空窗期,便忍不住问了一句,“话说回来,这五年,你是怎么过的?”

突然感觉有点不安肿么破?!【笑容渐渐消失.JPG】

#我仿佛听到有雨滴落在青青草原#

#爱是一道光,绿的我发慌#

#吓的我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感觉自己头上能放马了#

#这种时候,只要保持微笑就好了,然而实在笑不出来#

“……无聊!”琴酒并没有接这个话茬,再说下去,话赶话,鬼才知道,会发展成怎么样,但还是意思意思地解释了一句,“你以为,我是谁?!”

琴语十级的竹取智江,表示秒懂,当即就忍不住用力地抱了抱他,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这话翻译一下就是——

你以为,我什么女人都能看得上吗?!→我的眼光挑剔得很!→除了你,我谁也看不上!

“……少在这里给我说什么有的没的!”琴酒嫌弃地皱了皱眉,把人从自己身上扯开,“你今年是二十三岁,不是三岁。”

竹取智江顺着他的力道,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笑着眨了眨眼,“你还记得我的年龄啊?那有没有给我准备……”生日礼物?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车子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挡板便被前面开车的伏特加放了下来。

他扭头道,“大哥,大嫂,到地方了。”

……

被伏特加这么一打岔,竹取智江也没心思再跟琴酒打情骂俏了,很快就从后车座出来。

其实,不用提醒,她也很清楚,琴酒是不会忘记的!

琴酒看着冷漠无情,但那都是对外人,实际上,对自己人,他却是相当的细心,两人在一起之后,像生日,情人节,七夕之类的节日,有时候,忙起其他的事情,她自己都会一不小心忘记了,他却还记着。

——以至于,她经常都会忍不住反省自己的粗枝大叶。【对不起,我给女人丢脸了.JPG】

她现在也就是这么一说,考虑一下现实情况,她的上一个生日,才刚过去了三四个月。也就是说,距离她下一次过生日,还有大半年呢!

——就算是讨要生日礼物,也没必要这时候就开口。

“……有。”琴酒在伏特加去停车之后,低声在竹取智江说了一个字,才和她一起,往医院大楼里面走去。

竹取智江愣了一下,旋即便缓缓笑开了。

……

心理治疗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一个慢功夫,绝对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够见效的,所以,当从医院大楼出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竹取智江也没觉得意外。

不过,治疗效果虽然是还没有看出来,但她之前,因为“工作”需要,对于心理学,也是稍微有些涉猎,故而,风户京介这个人的水平,还是能够感受得出来的。

——不敢说他一定能治好自己,却也至少能够让自己好转一些。

有了这一点保底儿,她的心情,倒是轻松多了。

既然她这个病人是这样的想法,琴酒自然也没什么意见,直接就预约好了风户京介接下来的时间,让他每周,都给竹取智江做两次心理治疗。

确认好了每周二和周六上午过来,一行人便告辞离开了。

回别墅的路上,照旧是伏特加开车,竹取智江这一次倒是没有再撩拨琴酒了,而是想和他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把欧尔麦特的身体状况,披露出去,以及怎么以此为契机,挑拨英雄和黑道发生大战。

只是,还没等着她开口,便突然感觉车子停了下来。

竹取智江不由眉头微皱,敲了敲挡板,问伏特加,“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根据她的计算,现在绝对是还没到别墅。

——因为琴酒一直发动着个性,这辆车在其他人眼中的存在感极低,敌人没办法针对他们发动专门的袭击,而一般情况下,可能发生的意外,以伏特加的能力,足够应对了,所以他们才敢大胆的竖起挡板。

只是这样一来,安静和私♂密是有了,却也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没办法及时知道,前面的路况如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不过,也无关紧要,有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伏特加会主动提醒和说明的。

就比如现在——

伏特加放下挡板,让两人能够看到前面的路况,同时解释道,“似乎有人个性暴走,正在大肆破坏,职业英雄们正在处理。”

竹取智江往前面一看,瞬间便愣了一下,“那是不是欧尔麦特,他这是活动时间到了吗?”

——这并非不可能。

欧尔麦特现在每天只有三个小时的变身时间,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以他的性格,要是还有大量的活动时间保留,才是真的奇怪呢!

——根本不符合他的人设啊!【摊手.JPG】

再往旁边一看,敌人的模样,顿时就映入了她的眼帘。竟然是动漫第一集当中,出现过的那个淤泥怪?!

只是,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她却也还依稀记得,欧尔麦特和淤泥怪的战斗,并不是在大街上,而是在一个桥洞中,周围没有这么多人围观,被淤泥怪抓住当人质的,也不是其他人,而是绿谷出久。

——因为角度的关系,她没有看到被淤泥怪抓住的人,到底是谁,只是看到欧尔麦特身边有一颗“绿色的西蓝花”,判断出来了,人质不是绿谷出久。

这到底是蝴蝶效应,还是说,第一集的剧情已经过去了,她的直觉没错?!

——那个淤泥怪后面确实还有戏份,现在就是他又在搞事情。

琴酒并不知道竹取智江心中所想,被她一提醒,搜索到了欧尔麦特的身影,他微一沉吟,便立刻拨通了泽田弘树的电话。

然后报上自己现在的地址,又指示道,“入侵街道旁边的摄像头,把镜头对准欧尔麦特,务必记录下他的一举一动。”

单纯地只是力量不再的欧尔麦特,和明明敌人就在旁边破坏,却无能为力的“和平的象征”,无疑是后者的影响力更大。

既然遇上了,就不能放过这个“素材”!

泽田弘树在网络世界,就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更何况,只是入侵摄像头这样的小事?!

不到十秒钟,就有了回信,“我已经黑进去了,需要我把视频传输到你那边吗?”他知道,琴酒的车上,是常备笔记本电脑的。

琴酒想了想,便点头道,“你传过来吧!”语罢,便转过身,将放置后车窗前的平台上的笔记本电脑,取了下来。

伏特加见他这一时半会儿不打算离开的样子,非常有眼色地找了个靠边的地方停车。

竹取智江对琴酒的想法,并没有什么意见,瞥了一眼正在开机的电脑,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前方。

也就是这一看,让她瞬间便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

察觉到了她的异常,琴酒不禁也抬起头来,然后便看到了冲出去的绿谷出久,当即便是嘲讽一笑,“怎么,被感动了?”

对于普通人,或者英雄们来说,想也不想,就冲出去救人,或许非常值得赞扬,但是,对于他这样,生活在黑暗世界的人来说,有勇无谋,自不量力,通常都意味着死神在招手。

——也无怪乎,他会是如此态度了。【冷漠.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