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TS]要爱你自己 》无声夜鸢

第 32 章

rapline表演chpyer3的时候,阿米们还在疑惑姜容修在哪,到姜容修的part,金泰哼横空出世,阿米们爆发出尖叫和善意的嘲笑。

热烈的反应增长了金泰哼的自信,他尽全力表演完了整首歌,不听内容的话,确确实实是个厉害帅气的rapper。

全程哥哥们和阿米都憋着笑看他,宠着金泰哼过足他的rapper梦。

“阿米!我唱得怎么样!”金泰哼笑出四方嘴,从swag的气质中摇身一变回小面包。

自家孩子,当然要鼓励,米姐们很给力的回应着金泰哼。

金泰哼觉得还不过瘾,要来闵允其刚刚表演穿的外套,自己穿上后让工作人员再放一遍伴奏,他要一个人把chpyer3唱一遍。

七个人围在他身后,金楠俊笑得一脸无奈,闵允其面露嫌弃,金泰哼真的一直唱到闵允其部分,因为速度太快,只能把麦交给闵允其救场。

闵允其救场后,金泰哼还让阿米夸刚刚自己的rap表演。

阿米太宠孩子也不行,不能让金泰哼被哄上头,金楠俊连忙转移话题:“阿米们,知道Ain要表演什么吗?”

闵允其开口打配合,他也觉得金泰哼的rap梦还是先继续做着比较好:“听说Ain被Jimin和忙内绑走了哦,阿米们有猜到他们表演什么吗?”

“啊啊啊啊啊啊!”

“成人礼!!!”

早有消息透露出这次fm58要表演成人礼,没想到买二送一,防弹们还坑了个姜容修一起表演,阿米只想说干得漂亮!

三个人上场,阿米发现还是姜容修站的C位。

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姜容修终于可以不害羞的扭胯了,虽然做不到田怔国那样一脸正气,但是表情管理已经比之前好很多。

三个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皮鞋,打个领带就能去上班了,不得不说cody怒那真的很会,音乐一开始,扭腰抬胸动肩,重新编舞后将男性魅力和力度融入这只歌曲,三个忙内的暴击让阿米们忍不住大叫,不少阿米甚至已经红了个脸。

三个人整齐划一、动作干净到位,同时每个人还跳出了自己的风格,朴智珉又撩又欲动作性感;田怔国一脸正气举手投足都在散发帅气;姜容修是第一次在阿米面前跳这种性感风的舞,清纯中带欲,让人直呼想咳咳。

一首歌表演下来,阿米们嗓子都要叫哑掉,看得非常过瘾。

柳南珠扒拉着全知恩:“啊啊啊我人没了,想找三个老公我会不会犯重婚罪!!”

“我们一起犯罪啊啊啊啊!”

“咔擦”全知恩的嘴非常激动,手依旧一丝不苟地按着快门,给姜容修拍照。

表演完成人礼,哥哥们重新回到台上,“阿米们有被迷住吗!”

“大发,你们表演得很棒哦,这次对Ain来说是新的突破吧?”

姜容修拿上麦,他永远对阿米带着双向的喜欢,甜甜地笑着说:“内,本来犹豫了很久,Jimin哥说阿米们会喜欢,就下决心一起跳了。”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去年成年生日不是没有和大家一起过嘛,这次补上可以吗?”姜容修比了个wink,又收获无数尖叫。

“今天Ain是要展现成年爱豆风范吗?”金硕真吐槽:“真的一直在撩我们阿米呢。”

田怔国拉过姜容修的手,一定要两个人一起给阿米比爱心,姜容修说:“哈吉嘛,这样阿米们不是只能得到我们两个一半的心吗,我要全部都给阿米呀。”

忙内撅嘴:“虽然我也爱阿米,可是你全部的爱心都给了阿米,那我们怎么办?”

姜容修好不容易被田怔国梗住一次,想了下说:“我异于常人有两颗心脏不行吗!一颗心给阿米一颗心分七瓣给你们,我亲哥都没有得到呢。”

田怔国聪明的脑袋瓜子一转:“可是这样我在你心里也只占1/14呀,原来我在你心里只占这么点位置吗!”

本来在打闹的金泰哼和朴智珉也反应过来:“安对,太少了,四舍五入根本就没有爱呀。”

姜容修没想到自己撩阿米居然撩到后院起火,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搬出阿米求救:“难道我不可以把一颗心给我们可爱聪明的阿米吗?”

米姐们乐得看忙内line斗嘴,她们背刺姜容修,有个米姐说:“阿尼哟,阿米千千万,Ain的心脏给我们分,只能碎成粉末,每个人得到Ain的一颗心脏粒子。”

打趣的同时还不忘cue一下Particle,可爱得过分。

姜容修只能任由成员们和阿米“批判”自己。

最近金泰哼在拍摄《花郎》,为了拍好第一部戏,特别还是一部古装戏,这几个月金泰哼非常努力,问了金硕真不少问题,有空就对着镜子练习,忙内line陪着他看完了好几部古装剧,就连跑行程的路上都会时不时冒出一句朝鲜话。(韩国古装剧中的口音)

大黑公司外的资源匮乏,虽然有JS扶持,可是JS之前并不涉及娱乐圈有关产业,人脉还没有积累起来。

当时对于《花郎》这部找上门来的大资源,特别是里面的角色堪称为金泰哼量身打造,大黑并没有拒绝这个选项。

金泰哼接到防弹第一个拍戏资源,除了在自家MV里尝试过,还从来正式没有演过戏,这段时间压力不可谓不大,他经常失眠睡不着,成员们看在眼里,也都默默担心着,一直帮他舒缓压力。

金硕真作为演员练习生进入大黑,刚听到金泰哼拍戏的消息时,其实内心并不平静,演戏一直是他的梦想,只不过为了另一个梦想、为了防弹给压了下去。

他明白公司的处境,也知道好的资源大黑拿不到,影响不好、带感情戏、剧本不好的角色公司绝对不会让他去,自家弟弟有一个不容易的好资源,金硕真的负.面.情绪很快就自己平复过来。

后面JS给金泰哼紧急派遣了表演课老师过来,通过好老师的教导,金泰哼的忧虑终于减轻不少,最起码不再失眠,让成员们都松了口气。

出道三周年过去不久,一天方pd把金硕真叫到办公室,金硕真坐下后,方石赫说:“或许我们硕真要不要考虑拍戏?最近公司收到一部电视剧给你发出的邀约呢”

金硕真瞪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确定是给我的吗?什么样的角色呀?”

方pd说:“是呀,是个好剧本,角色很有挑战性。当时公司也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大个便宜可以捡,问了导演说还需要你去面试,没问题就敲定你,有问题这个角色就腰斩掉。”他把剧本给金硕真看。

这部电视剧叫《棋局》,是一部悬疑剧,剧情首先围绕一次围棋比赛展开,比赛途中两个选手双双毒发身亡,经过警方调查后发现两位选手互相给对方投下了同一种毒药,才在比赛过程中一起死亡。

就在这起简单的案子即将侦破时,主角刑警朴南星发现疑点:两个选手都不是喜欢鲜花的人,但是比赛当天都收到了一束鲜花,他调查后发现鲜花来自同一家花店。并且两个选手在比赛前曾约定周末一起去喝茶爬山,双方都没有明确的杀机。

随着故事的推进,凶手每次作案都会在案发现场出现两名同样死法、同时死亡的死者,并且死者间都存在对立的关系,几起案件主角都棋差一招追杀凶手,最后凶手杀害第五对受害者后自首,主角才发现凶手是第一个案子里他拜访过的鲜花店的店员。

每次死亡的两个人都像是黑白棋子,他们彼此吃掉对方,所以双双死亡。而店员是一个首尔大学辍学的高智商反社会型罪犯,他和主角的每次过招都特别精妙又刺激,五起案子的作案手法十分严谨,完全经得起推理迷的推敲。每个角色的动机都有一套逻辑,通过主角和反派的对弈,揭露了社会就是一盘棋局,蠢货是聪明人的棋子、普通人是财阀的棋子、下属是上司的棋子等等,具有深刻意义。

剧本很精彩,导演也是业内有名的李鹤群导演,眼光毒辣,每次都能挖掘出很多适合自己电视剧角色的演员;拍摄手法刁钻,经常通过镜头和音乐的烘托给人们呈现出究极的感官体验。

李鹤群家庭条件好,人又有才,拍过不少爆红的电视剧,只要被他挑上的人演不了他的角色,他有资本另可让编剧连夜改剧本也不会找其他人来演。

不知怎的,李鹤群就看上了金硕真的演技,他通过防弹拍摄的花样年华系列MV,觉得金硕真特别适合出演花店老板,也就是反派的老板。

花店老板贷款开花店,在反派最落魄的时候收养他,让他留在店里当店员,是一个阳光积极,非常温柔的人,曾经尝试过拯救反派三次,就在第三次反派快要放弃杀人想法体验到生活美好的时候,他发现花店老板把他曾经的虐猫过程拍摄了下来,愤怒的他想去找店长理论,店长第一次生气地对他说:“我把这些记录下来,是想帮你改过自新。”反派并不听信他的话,把他推到地上跑走了,店长磕到头晕过去。

反派不知道店长的贷款是非法高利贷,店长在上次帮助店员的时候没赶上还款日期,今天正好遇到黑手党来催债,一个刚加入帮派的混混不小心打死了店长,此事促使反派踏上杀人之路,店长无意之中下出反派这枚黑子,拉开了整个棋局。

金硕真看完后:“大发,确实很适合。”

店长不存在感情线,戏份不多但是很重要,给整个电视剧的立意中带上一层意外的悲剧色彩,表面不只是人才能促进棋局,有时候无心之举也能酿成悲剧。

角色本身和金硕真的性格类似,演绎难度不算大,但仍然和反派有几场冲突,这也是反派最终决定自首的原因。

“怎么样,想去试一试吗?”

“嗯,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啊,整个剧本我都非常感兴趣呢。”

方石赫说:“那么公司就给回复了,加油练习,下个星期去试镜,我相信你没问题的,试镜通过后9月份进组,你的戏份不多大概11月杀青,也不耽误年末,就是我们硕真要辛苦点了。”

金硕真摇头:“这是我的梦想来着,再说拿下这个角色,对防弹肯定是有帮助的不是吗?我会努力做到最好的。”

一个星期后,金硕真顺利通过试镜。

之后,金硕真跟着金泰哼一起上表演课,兄弟两互相监督着,反而比金泰哼一个人的时候压力小了不少。

公司最近给姜容修腾了一个小办公室出来当工作室,有了小天地的姜容修非常高兴,买了不少设备和小东西布置自己的工作室,他刚把淘来的几个小玩偶放到架子上摆好,就听到敲门声。

“请进!”

金硕真推门进来,他关上门说:“容修,一个人?”

“内,刚布置好工作室,哥有事吗?”

“容修呀,哥很感谢你呢。”他走上前,知道姜容修喜欢小玩偶,拿出一个小狗玩偶:“送你的哦。”

“哥怎么知道的?”

“pabo,李老师的家世你哥我还是知道的,我们的MV是你给他看得吧。”

姜容修说:“当时哥哥带我去吃个饭碰巧遇到了而已,我也只是顺手推荐,真的是李老师一眼就看中了Jin哥!如果哥不行,李老师是绝对不会邀请你的,所以真的是硕真哥女你自己超级厉害!”

趁着两个人都没事,姜容修直接拉着金硕真窝在自己小工作室里看了一下午的悬疑剧,美名其曰陪哥哥练习。

金硕真没有对姜容修刨根问底,兄弟对自己的好,默默记在心里回报就行,两个人懒得偷懒一下午,将最近遇到的不少压力释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