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 》临天

31、第31章

("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

盛兮颜只挑开得最盛的杏花摘,
边摘边说道:“我观她一直低着头,颈部僵硬,又时不时会不自然地抬肩,
就猜测应当有项痹。无论是头晕,
绵软无力,又或者眼花,
耳鸣,头痛,
其实都是项痹带来的。”

她的嘴边是浅浅的笑容,不紧不慢地摘着花,
乌发在风中轻扬,
裙摆翩飞。

美人如画,
比盛开的杏花,更加娇艳。

雯儿提着竹篮子走来了,昔归主动过去,把捧着的杏花都放进了篮子里,
又从她手上接过自己提着。

雯儿想走,又犹豫着不敢走,干脆退开几步,
远远地站着,心里头有些不安。

盛兮颜在心中略略估摸了一下,
又采了几朵,
放在竹篮里,
嘴上对提着竹篮回来的昔归说道:“我外祖父曾说,
世人多有畏疾忌医,但凡神智不够坚定者,就容易被他人口舌所影响。”她微微一笑,
“我说中了她的不适,她必是会惊疑不定。”

这些症状,她平日里肯定也会有,但是在症状较轻时,她自己多半不会太过留意,可一旦被他人提及,又加上当时盛兮颜言语和动作的步步诱导和压迫,就算是稍微有一点点不适也会被放大,变得更加明显。”

昔归顿觉恍然大悟,回忆方才姑娘的一言一行,想明白了其中的因果。

盛兮颜摘了四五十朵,又在竹篮子里挑拣了一下,都还比较满意,就收手了。

她抬颜一笑,道:“这大太阳底下,就算是你,闭上眼睛站一会儿十有**也会倒下来,更何况是她呢。”

当时雯儿的心弦已经绷得很紧,本来就有项痹,又是盛夏闷热,闭上眼睛站着,眩晕难耐再寻常不过了。

盛兮颜拍了拍手指上沾着的细小花粉,浅笑道:“我们回去吧。”

昔归应声,提着竹篮跟上。

雯儿犹犹豫豫地也跟在她后面,盛兮颜莞尔一笑,颊畔露出了浅浅的梨窝,说道:“你可以走了,我自己回去就是,我认得路。”

“放心,我不会说是你带我来的。”她的声音又轻又柔,带着一种能安抚人心的宁静。

雯儿大松一口气,有些敬畏地看了看她,福过身后,急急忙忙就走了。

盛兮颜掩嘴笑着提点道:“昔归,你瞧,只要我告诉她我不会说出去,那么主动权就在我的手上。她只会反过担心,我会不会往外说,而不是去想她要不要揭穿我。”

“只要旁人不知道,在她而言不过是我中间发现长公主的意图,私自偷跑了。要不然,她亲自把我领到这里,这罪名就小不了。”

有些事,若非她重活一次,又决定要活得与从前不一样,以她如今不过十五岁的阅历,又岂能看得这般透彻。

昔归的眼睛愈加明亮。

从前她只觉得姑娘不争不抢,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这哪里不争不抢,明明就是胸有丘壑。

“姑娘,我们还要回亲水亭廊吗?”

盛兮颜点点头:“回吧。”

“那长公主会不会再使什么花招?”昔归担心道,“我们要不要先回府?或者,您先待在这儿,奴婢去找静乐郡主?”

昔归觉得,静乐郡主还是挺喜欢自家姑娘的,肯定会给姑娘做主。

“不用。”盛兮颜嗤笑道,“现在回府,岂不是白费姑娘我采了这一篮子杏花?”

她脚步轻快地朝前走,半点不憷。

她一开始确实以为是静乐郡主晕倒了,因为静乐郡主的确有怒极攻心的前兆在,而怒极攻心一旦晕倒,万一引起胸痹会非常危险,甚至致命。

那本小说里也曾提过,静乐郡主因为楚元辰的死,郁结于心,最后因胸痹而亡。

但是,雯儿给她带的路明显不太对。尽管她没有来过公主府,可雯儿明明说的是,静乐郡主是从花榭来亲水亭廊的路上胸闷难耐晕过去的,而雯儿领她走的明显是两个不相干的方向。

那条青石板小径的确有些绕来绕去,但她不至于连东和西都分不清,就算她真分不清,头顶上还有太阳呢!

上一世的经历告诉她,凡事小心一点不会有错,她就蓄意试探了一下,雯儿的反应肯定了她的怀疑。

她不知道长公主想做什么,但显然没有好意,而对一个女子不怀好意的事,想也能想得出好几种来。

隐忍是没有用的。

充满恶意的人绝不会因为自己的隐忍对自己有所怜悯,只会得寸进尺。

盛兮颜的杏目熠熠生辉,如玉般白净细腻的脸庞在阳光底下仿佛带着光。

她们很快就穿过了那条抄手游廊,在走到青石板小径时,阵阵丝竹声若隐若现,琴音悠扬,颇有韵味,又有歌姬清朗的嗓音穿插其中。

问心湖上,舞乐声声,一众舞姬在画舫的甲板上水袖挥舞,煞是好看。

刚刚才从净房更衣回来的程初瑜也不由往湖面上多看了几眼,和贴身丫鬟笑着说:“京城人就喜欢这些哼哼唧唧,华而不实的东西,爹爹说这就叫、叫什么来着……”她苦恼地嘟着嘴,那个词就在喉咙口,但又想不起来。

直到,她的贴身丫鬟一句:“姑娘,那不是静乐郡主吗?”

程初瑜一怔,循声看过去,瞳孔微缩。

就见在亭廊里头,静乐郡主正漫不经心地靠在美人靠上,不似在看歌舞的样子,四周时不时地有人与她说话,她始终都有些淡淡的。

程初瑜的心头一片惊涛骇浪,永安长公主好端端地就在这儿,那盛兮颜呢?

她在北疆长大,北疆民风纯朴,再加之有外敌环侧,几乎少有内斗,军民上下都异常齐心,但这并不代表她就真得什么也不懂。

先前说静乐郡主晕倒把盛兮颜叫走的丫鬟明明就是长公主府上的,长公主故意骗走了盛兮颜,这其中的恶意,昭然若揭。

程初瑜沉下脸来,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冷静下来。

顺着她的目光,此时的亲水亭廊里,除了静乐郡主外,皇帝,永安长公主,昭王等等都在,

皇帝就坐在视野最好的位置,面前摆放着酒水和各色零嘴水果。

其他人都拘谨地散坐在亭廊各处,永安红艳的嘴角勾起,指着问心湖上的画舫,娇滴滴地说道:“阿弟,这是教坊司新近排的水上霓裳舞,我特意叫了他们过来的。”

昭王也在一旁跟着道,“大哥才看过柔儿的《侠客行》,你这水上霓裳舞,舞得再美,怕是也入不了大哥的眼。”他看向不远处的赵元柔,眼中的柔情仿佛能滴下水来。

皇帝摇着折扇,薄唇含笑,一派心情甚好,目光落在了画舫上的那个歌姬身上。歌姬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身段窈窕,蒙着一方面纱,容貌影影绰绰,歌声悠扬婉转。

永安有点微醺,她给了昭王一个眼神,让他适可而止,免得又怕骂了,便起身走到一旁吹吹风。

昭王笑道:“大哥,这是建安伯的嫡孙女。有着一把好嗓子。”

他的声音不高,但周围的人还是都能听到的,不禁面面相觑,更有人端起杯盅掩饰神情,却又忍不住往昭王瞥去。

当今喜美人,后宫佳丽不说三千,算上那些位份低的,或者连名份都没有的,一两百个总有。

建安伯府刚刚才被东厂查抄,听说一家子老少爷们都在东厂诰狱里蹲着呢,昭王现在把建安伯这娇滴滴的嫡孙女领到皇帝面前,这目的也太明显了吧。

事涉东厂,谁都噤声不言,仿佛一下子全都变成了哑巴,曼妙的歌舞看在眼里都起索然无味起来。

要不是皇帝还在这里,给了他们些许底气,现在怕是已经连待都不敢待下去了。

昭王就像没有感觉到气氛的陡然变化,乐呵呵地给皇帝斟酒。

他的皇兄哪里都好,有明君之范,就是太过偏宠东厂,对萧朔那个阉人简直言听计从,东厂也仗着皇兄的宠信,越加肆无忌惮,就连建安伯府都敢说抄就抄,这满京城里,谁不知道建安伯的小儿子是他昭王的伴读,这简直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他非得让萧朔知道,阉奴就是阉奴,别妄想能爬到主子的头上。

皇帝“啪”的一声收拢折扇,跟着节拍轻轻地在案上敲击,目光还停留在湖中间那个翩翩若仙的纤影上。

昭王的那点子小心思,他岂会瞧不出来。

不过仗着他是自己的胞弟,就敢置喙自己的决定,看来是自己对他太纵容了。

皇帝瞥了他一眼,从他手中接过酒盅,眼神冷了下来。

昭王还毫无知觉,再接再励地说道:“大哥,建安伯府素来忠君,您万不可听信了奸佞一面之词。”

其他人更不敢作声了,朝野上下谁不惧萧朔似虎,现在还敢明目张胆地说他是奸佞的,怕是只有昭王了。

皇帝脸色又冷了几分。

有胆小的装作若无其事一样往旁边挪了挪,谁也不曾注意到,程初瑜走进了亲水亭廊。

她直接走向了静乐郡主,福礼道:“郡主。”

“是阿瑜啊。”静乐郡主眉眼含笑。

她认得程初瑜,尽管她没有去过北疆,但是程家三房回京后,程三夫人时不时就会带女儿来给她请安。

“坐吧。”静乐温和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

程初瑜坐下后,飞快地在她耳边说道:“郡主,颜姐姐被人叫走了。”

静乐瞳孔一缩,英眉紧皱。

她等了好半天都没见到盛兮颜,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在这亭廊里,在附近扑蝶喂鱼的也不少,一时间,她无法肯定盛兮颜到底去了哪儿。

没想到,竟还真是……

程初瑜赶紧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静乐拍了拍她的手背.她环顾一圈后,端起酒盅,起身径直朝永安走过去。

永安正独自靠在一旁吹风,见静乐朝自己走来,挑了挑眉,以为是来敬酒的。

静乐桃花眼一眯,眼中迸射出了凌厉之色,直截了当地问道:“殿下,我家儿媳妇呢。”

永安抿嘴笑着,魅眼如波,带着些许醉意,慵懒地说道:“静乐,这盛大姑娘还没过门呢,你也太心急了些吧。”她用手拨弄着发丝,又道,“也是,世子年纪也大了,京中像他一般大的,膝下的孩子都有好几个了,静乐你这般着急本宫也能理解。世子长年都在军中,这次回来也该好好承欢膝下,正好阿弟也在,不如本宫去替你求求?”

静乐嘴角逸出冷笑。

永安这是想说,让皇帝夺了镇北王府的藩地和兵权,让阿辰长留京城呢。把她和小儿子当质子还不够?还想斩断阿辰的羽翼,让他像笼中鸟一样被困在这四方之地?

她的阿辰刚满三岁就去了北疆,跟在父王身边,才学会走路,就要学着摸弓,长这么大,除了三岁前,在京城的日子加起来也不过一两年。

他们楚家为了姓秦的江山付了这么多,得到的又是什么?!

静乐眼神愈加阴冷,捏着酒盅的手指因为用力而骨节凸起。

静乐不屑和她斗嘴,只问:“我家儿媳妇去哪儿了?”

永安笑得更欢了,慢条斯理地说道:“别着急,许是去净房了吧,你看,本宫这簪花宴请了这么多人,本宫就一双眼睛,也不能时时看顾着不是?你若着急,本宫让人替你找找就是。”

她说着,轻描淡写地吩咐一旁伺候的丫鬟,说着:“盛家大姑娘不知道去了哪儿,你让人去找找,也不知道是去了净房,还是……”她意味深长地说道,“迷了路。”

永安翘起了红唇,唇边绽放出一股充满了恶意的笑容。

她当然不会让盛兮颜现在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她对自己还有更大的用处。

只是这盛兮颜正像母后说得那样,胆子太大,眼高于顶,连皇家都不放在眼里,对付这样的人,只有折了她的翅膀,让她飞不起来,把她践踏到泥地里,她才会乖乖听话。

永安眉梢一挑,充满挑衅地看着静乐。

这里是她的公主府,静乐还敢搜人不成。皇帝还在这里呢,静乐要是敢放肆,那就是妥妥地自己把忤逆的罪名送上来。

永安的心里还憋着花榭时的那股恶气。

她与静乐相纪相仿,她是公主,静乐只是藩王之女,可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静乐都能压她一筹,就连父皇,为了稳住镇北王,在面上也对静乐疼爱有加,比她这个嫡长女更甚。

楚家早晚要满门皆亡的,静乐有什么底气与自己争?!

今日若是静乐在花榭乖乖低头还好说,偏偏她不识抬举。

永安冷笑了一声,面上漫不经心地说道:“静乐,你在这里等等,许是一会儿就能找到了,不着急。”说到不着急三个字的时候,她的脸上带着一种看好戏的意味。

静乐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脸上毫不掩饰的恶意,眼中几乎迸射出火来。

若是她自己,她能忍,但是现在……

静乐一抬手,酒盅里琥珀色的酒液直接就泼到了永安的脸上。

“呀!”

永安发出一声尖利的惊叫,酒液顺着她的额头滑下,在脂粉上留下了一道道明显的痕迹,眼睛刺痛得好像快要瞎了。

永安仓皇地捂住脸,酒液不住地从她的指尖和发丝上滴落下来,朱红色的锦袍上也被染了一片。

动静一响,不少人都循声望了过来,所有人都惊住了。

程初瑜捂住嘴,目露异采,心道:静乐郡主也太帅了吧!不愧是王爷的女儿!啊,好想尖叫,怎么办怎么办?!

唯有陈元柔秀眉微蹙,满脸不赞同。

在花榭时已经看过一场对峙的贵妇人们心下惶惶,不知道这两尊大佛怎么又闹了起来,但更多的人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他们刚刚的注意力又全在皇帝和昭王身上。

“静乐,你大胆!”

永安恼羞成怒,早就忘了皇帝的叮嘱,抬手就是一巴掌朝静乐的脸上抽去。

静乐自小学的就是射骑功夫,哪里瞧得上永安这花拳绣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又重重地往下一掷。

永安发出一声闷哼,身体撞到了案几上,酒盅果盘洒落一地,发出了一连串的响声。

在场有些年长的还记得静乐曾经是多么的张扬,就如带刺的玫瑰一样,骄傲尊贵,他们还以为这些年她当了娘后,脾气变好了呢,没想到,动起手来丝毫不让当年。

静乐冷笑道:“看来长公主殿下是不介意让我搜上一搜了?”

永安捂着吃痛的手臂,恨声道:“静乐,你敢!?”

静乐慢条斯理地用帕子擦了擦指尖上不存在的尘土:“我儿媳妇不认路,长公主府邸太大,我怕她迷了路,万一走到什么不好的地方,那就麻烦了。长公主您说呢。”

“出什么事了?”皇帝也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他索性走了过来,虎目一扫,定在狼狈不堪的永安身上,语带不快地质问道。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起身,低头不语。

几尊大佛在闹,他们半个字都不敢插嘴,一个个都只当自己不存在。

“阿弟。”永安脸上精致的妆容已经被酒液弄花,发丝凌乱地粘在脸上,就连发上的凤钗也歪了,酒液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流。永安早就没有了往日的妩媚妖娆,胳膊手肘痛得她快要哭出来的。

皇帝觉得永安的样子实在有点难以入目。

永安指着静乐恼羞成怒地告状道:“她、她胆大包天!”

皇帝皱了下眉,自家皇姐做事素来任性,他也是知道的,但好端端的怎么又跟静乐闹上了。

楚元辰还在北疆,就算要出气,也得等他从北疆回来。

永安气得已经丧失了理智,脱口而出道:“镇北王府就该死……”

“闭嘴!”皇帝语气颇重地喝斥了她,目中透出精光,永安被他吓了一跳,心里像是被泼了一桶凉水,拔凉拔凉的,比泼在脸上的酒水还要凉。

众人又忍不住往后面缩了缩。

作者有话要说:  书评区有红包~


2("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