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魔术师和咒术师的恋爱可能性 》胖奶油

第十九章

“咒灵的确是有的。”

栗原磷跟着他一起望向山脉的深处,把仙贝嚼得“咔嚓”响。

天色已经逐渐变暗,寂静的山林显得阴森恐怖。

他们现在已经偏离了游客常走的道路,脚下布满了杂草和碎石,栗原磷发动了魔术道具,明亮的几簇火光浮动在空中,照亮了前进的道路。

她辨认了一下方向,转头说道:“但是你的这个预言梦可能不太准确。根据我之前得到的消息,这只咒灵再不济也是个一级,特级的可能性非常大。”

“……的确。”

夏油杰沉吟片刻,认可地点点头。

他现在放出的这只用来警戒咒灵是二级,而山林深处某种存在所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让这只已经驯服的咒灵瑟瑟发抖。

“在靠近一点之后就放下帐吧,恐怕富士山里的这只咒灵产生了什么异变。”

刚刚跨过一丛杂草的栗原磷仔细观察着周围的能量变化,动作忽然一顿。

空气里的魔力浓度提高了。

难道这附近有她已经追寻了很久却无果的灵脉?

她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飘浮在空中照明的火光就扩散开来,照亮了稀疏树丛林里隐约的一点朱红。

人高腿长的夏油杰快走了两步穿过树林,眼前居然是一座破烂的鸟居,就连路边的石灯笼都已经损坏殆尽。

这是座不大的神社,明显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磷,看来我们到了。”

由于自身咒术缘故,对咒灵气息相当敏感的夏油杰进入神社范围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把因恐惧而颤抖的二级咒灵给收了回去。

体型巨大到遮天蔽日的黑蛇环绕在他身边,这是夏油杰最近才收服的一只强大咒灵。

“这里就是那个已经成为咒灵的土地神的神社吧,失去人类的信仰,就算是神明也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吗?”

他紧紧地盯着神社的本殿,咒灵的气息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伴随着魔性的黑色烟雾,整个神社的范围都被黑气笼罩,脚下的地面布满了雪白的堆积如山骸骨,他们已经被拖进了咒灵的生得领域!

就算是已经祓除了无数咒灵的夏油杰都紧绷了神经,摆出战斗防御的姿势。

这是一只非常强大的特级咒灵!

“杰,这一次你不要出手。”

在就放出了几只咒灵的夏油杰准备在对面发动攻击之前先行一步,沉默了好久的栗原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栗原磷语气轻松又愉快,好像面前的根本不是麻烦的特级,而是一只可以随便碾死的蚂蚁。

虽然很清楚同级生是不输给自己的强大,但夏油杰还是有些担忧:“真的不需要我一起出手吗?”

“没关系,现在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栗原磷抛了抛手里的球状物体,整个人都神采飞扬:“我刚刚在神社外面捡到了这个。”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夏油杰点点头,留下了用来防御的咒灵之后后退一步让出战场,仔细端详她手里那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

“那个像罐子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富士山形状的工艺品吗?”

看上去像是个瓷罐,抛起来的声音也非常清脆悦耳。罐身上有道“一”字形状裂缝,看上去像是一只紧闭的眼睛。

最古怪的是,这罐子有三个孔,最顶上的那个孔不管是形状和颜色都像极了富士山。

栗原磷听到这个描述之后笑出声,把这个像罐子一样的东西顶在指尖转起了圈。

“杰,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们说过,我想要使用大型的魔术就必须有充足的魔力,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灵脉。”

“这个东西就是我刚刚才找到的少有的灵脉啦!”

她现在的心情简直好到飞起。

不仅找到了堕落的神明,之前一直没有头绪的魔力问题也找到了解决办法。

刚刚她就觉得这附近的魔力浓度高的吓人,在神社周围仔细找了找就发现了正在努力往地下钻的这个脑袋,正好抓了个正着。

这个从外表看起来和富士山一模一样的脑袋之前还睁着一只圆溜溜的眼睛,被她抓住之后就开始装死,一动都不敢动。

“这似乎是一只刚刚从灵脉里诞生没多久的咒灵,具体诞生的原因我还不太清楚,但幸好我来得早,他从灵脉里得到的魔力还没有完全转化成咒力,我可以直接拿来用。”

生得领域被另外一种强大的力量所入侵,原本缩在主殿里等待偷袭机会的特级咒灵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庞大的咒力扩散,空气中都带着浓重的血腥味。

主殿殿门打开,穿着和服仍然保持着人类外形的咒灵缓步而出,他脸上戴着描绘着血红色花纹的白骨面具。

失去人类信仰而堕落的土地神早就抛弃了自己曾经庇护的人类,依靠杀戮而获得快乐和生存。地上堆积的白骨,全都是误入了神社被他杀死吞噬的无辜人类。

咒灵一声尖厉的吼叫,脚下的大地开始震动,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的藤蔓从白骨堆中破骨而出,直接向领域的入侵者袭击而去。

在领域中,所有的攻击都是必然击中的,在场的两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栗原磷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微光,周身亮起了璀璨美丽的金色流光,奔腾流淌仿佛银河。

而她手里属于新生咒灵的脑袋也伴随着流光开始一闪一闪,看上去像极了一个硕大的灯泡,隐隐约约能听到这个被命运命名为“漏瑚”的咒灵低声的啜泣。

太可怕了。

富士山形状的咒灵有苦难言。

他才拥有意识没多久,就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类抓了个正着,就连引以为傲的力量也在高速流失。

“既然好不容易得到可以短暂无限量使用的魔力,就让我用一下久违的大型魔术吧。”

栗原磷低声吟唱着魔术的咒词,特级咒灵的领域开始震动,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璀璨的光芒倾泻而入。

被这种光芒是邪恶存在的克星,照耀到的地方都在不断消散,露出了领域展开之前的土地。

在周围目睹了一切的夏油杰睁大了眼睛,注视着仿佛神明降临的场景,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短暂梦境中,挚友五条悟未来的样子。

虽然他记不真切,但却觉得这两个人在这一瞬间无比相似。

已经有了一定智商的土地神咒灵本能察觉到了这种力量对自己的威胁,也顾不上继续狩猎这两个尤其美味的人类,转头就跑。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重新躲回自己的神社主殿,凭借着残留的神力躲过这一劫。

“虽然你是神明,但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弱一点。”

栗原磷歪了歪头,眼神里流露出轻蔑。

“你知道阿尼姆斯菲亚家的传统,我最擅长的魔术是什么吗?”

固有结界瞬间展开,整个神社都被拉入了璀璨的星空之下。

毕竟是借用灵脉,只能依靠固有结界来减少消耗。要是能重新连上根源,她就可以在现实中使用这种大型魔术。

伴随着她的挥手动作,天空中的无数星辰开始向下坠落,在深蓝色的天空中划出美丽的痕迹,数以千计的陨石高速靠近已经被选中的目标。

“是可以影响宇宙,足以改变地球的天体魔术啊!”

光芒散尽,此处再无被废弃的神社和咒灵。

……

“真是惊人的力量。”

富士山的山脚下,一个僧侣打扮的年轻人手持法杖,抬头仰视着山林深处璀璨的光芒,带着笑意发出了感叹。

他抬了抬头上的斗笠,露出额头上缝合似的十字形状疤痕,一双浑浊的眼睛里亮起了精光。

“如果这种力量能为我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