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捡个大佬成女王 》素之烟

第十八章 必须向古代规则妥协吗?

林鸢把征税队队长叫到隔间,然后陪笑着,掏出几个红包,“官爷,您辛苦了,小小心意,请您笑纳。

在相对公正法治的21世纪社会都难免需要走后门办事,更何况在这政治环境极端落后的古代呢?她一个现代人要在倒退一千多年的古代生存,不应该更秉持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么?

如此一想,她便没有那么鄙夷自己的谄媚了。

谁知,这领队不假思索便拒绝她的红包。他今天是带着上司特定命令来到云来栖收税,三年一度的升职加薪会即将开始,他必须好好表现,抓住机会。

“林老板,你就赶紧如数交税吧,再拖下去,我们就得封店了。”

林鸢察言观色,看出了他的不耐烦。她压住内心的不公,堆出一个勉强的笑:“那您稍等,我马上去结算。”

领队鼻孔里哼出两道气,心满意足道:”林老板,做人得本分些,在不该惹的人面前得最好夹着尾巴。“

林鸢白净的脸涨成了绛红色,又羞恼又愤恨,恼的是被这种趋炎附势的小杂碎教做人;恨的是自己能力不够,无法奋起反抗。前世的她,靠自己的能力与努力一步步走到项目总监的位置,难道在古代,自己这种毫无后台外援的人就无法获得成功吗?

不,如果说成功必需有后台,那她唯一的后台只是自己,必须是自己。

调整好情绪后。她再度扬起经商待客的标准笑脸,“对,官爷,您说的是。我以后会注意。”

顺从地按照新标准缴税后,林鸢坐在大厅前,愣愣出神,表面上这个现象本面看似被解决,但是问题的根本在于她是否可坚持,是妥协于权力呢?还是坚持拍卖行本身应遵循的公平规则?

林氏拍卖行建立之初就遇上这种人性的潜规则,这让林鸢多少生起了挫败。

这时,小白款然下楼,她心情愉悦,主动招呼林鸢:“嗨,林老板你在想什么呢?好像遇上了烦心事?”

林鸢强笑,没有继续应答她。

小白又坐到她对面,反客为主地给她倒了一杯茶,温柔劝慰着:“虽然我所经历之事简单,乏善可陈,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不定我也能从旁给你启发呢!”

小白的声音如五月天空漂浮的一朵棉絮白云,轻轻柔柔,让林鸢躁动不安的心也得一阵熨帖的抚慰。

“假如,现实逼你改变固有原则?你会变吗?”

林鸢这个问题出乎小白的意料之外。小白侧头略一沉思,随后认真回答道:“我会抗议,也许我的抗议无效,但总得为自己的原则或者信仰努力一把,对吗?”

当她听到自己被王兄指给凤钰新登基的皇帝时,她悲愤不已,茶饭不食,后来得到机会,她立马逃离凰典王都,现在流离在外,居无定所,与宫廷的锦衣玉食不可同日而语,但她绝不后悔自己为姻缘大事所做的抗争与努力。

小白之言朴实无华,但自有一种低沉磅礴的力量。

林鸢好奇地瞧着她,对小白的身世很是好奇不解。小白也是对林鸢的情绪感同身受,竟有一吐衷肠的意味。她娓娓道:“家兄将我许配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子,我反对无效,便偷偷逃出家门。”

林鸢一直猜测小白是偷逃出家的权贵之女,现在得本人亲自证言——分毫不差。只是这个缘由很像她高中看过的玛丽苏小说开头。她失笑,但看着小白萧索的眼神,又有些不忍,便顺着小白的话头道:“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也会出逃。”

前世的她也的确出逃过—在母上大人兴师动众为她策划的相亲宴上,她以上厕所的名目,逃离相亲现场,从此那个坐拥大把优质资源的媒人放话,绝不会给林鸢介绍对象。

小白如遇同道中人,“所以,你也要如我一般,奋起抵抗你所厌恶的一切呀。”

林鸢被她的乐观与勇敢所感染,下意识地点头,“嗯嗯,我一定会坚持我的底线。一直没有见过你的真面目,我很好奇你到底长什么样呢?”

也许是刚才的对话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小白四下打量,见大厅暂时无人,便揭开面纱,朝林鸢嫣然一笑:“林老板,帮我保密哦。”

小白的倾国容色,让大厅瞬间黯然失色。她的五官轮廓美到极致,用任何赞美的言辞都无法形容万分之一,她简直是天地灵气孕育出来的一个人间尤物。

林鸢震惊不已,最后自卑地笑了,“我从没见过你这么美丽的姑娘。”

就算在现代,整容技术再发达,审美再高级,林鸢都未曾见过美得这般特别的女子,这种极致的美不带侵略性,温柔无害,但自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仪。

对,就是一种可让天下癫狂,却又可母仪天下的美。林鸢脑海浮现这句话,又讷讷地道:“你生来应该是皇后啊。”

小白的笑容凝滞一刹,随即自如地笑:“皇后有什么好玩的,我还是喜欢生活丰富多彩的民间。”

曾经她的生活被琴棋书画诗花茶所填充,高雅恬淡,但中就少了些鲜活生动的乐趣,当她踏入金州的领地时,金州城的风土人情等一切都招她喜欢,哪怕是“做托”她也觉得比皇宫来得刺激自在。如果有选择,她宁可做平民之妻,不要做什么劳什子皇后。

林鸢深深沉浸在她的无双美貌中,并没有咀嚼小白言辞,她说:“你应该就是天机老人预言中能改变天下大势的女子之一吧。”

小白重新戴上面纱,好奇问道:“天下大势难道能被女子左右吗?”

“当然可以,自古以来,历史将美貌女子污蔑为红颜祸水,祸国殃民,像褒姒、杨玉环、陈圆圆,天下的覆灭与她们何干。但既然历史让我们蒙受不白之冤,那我们女子何不坐实这个“罪名”,把天下搅得天翻地覆,让他们好好瞧瞧女子的能力。”林鸢谈古论今,情绪迸发出激昂慷慨之气,连旁听的小白都看愣了,她喃喃道:“林老板,说不定你才是改变天下大势的女子呢。不过褒姒,杨玉环这些人我怎么都没听过啊?”

林鸢回过神,意识到她所穿越的时空并不是历史书上所记载的,这个朝代并不在历史记录之内。

她故意不直接回答小白的疑惑,讪笑:“我哪会是改变中州历史的人,我就一个小老百姓。没有宏伟志向,也没有这滔天手段。”

这时,她身后传来一个低醇略带戏虐的声音:“对,你就是那三个女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