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正常的超凡世界 》狂猎

0089章 超凡者的生活压力

白落醉酒的样子自然再一次的被众人拍下来,发到了朋友圈。

夜暮则为白落感觉到十分的丢脸,犯了尴尬症,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此时的白落一个翻身,将钢镚抱在怀里,一边摸一边蹭着钢镚的耳朵,呵呵傻笑道:“好可爱的猫娘,这耳朵真舒服。”

这些天钢镚和白落的关系自然已经非同一般,更知道主人对于白落的依赖和好感。

所以被白落这么抱着,不敢有任何反抗,四条腿收在身前,张着嘴看向棚顶,一脸的生无可恋,宛如被一个壮汉羞辱,没有办法抵抗的黄花大闺女。

“哈哈哈!”

这样子顿时把众人逗的哈哈大笑,用手机将这个刺激的场面完美的拍下来。

此时白落还不清楚,如今他在几个天才的朋友圈已经有了三个名号。

精神力鬼才,日板凳奇人,如今又加了一个,强迫猫咪之人。

夜暮看着大笑的众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刘吉娜此时穿着内衣内裤,露出傲人的身材抱住夜暮说:“我们彼此之间都是兄弟,彼此就是开开玩笑,没有什么坏心眼。白落刚进来的时候的状态和你差不多,过几天就已经习惯了。”

夜暮听完回想一下白落这些天来的变化。

“你不说我还没感觉到。如今仔细想想,最近的白落在气质上确实有些变态。”夜暮恍然说。

“偏见!典型的偏见!”此时四个裸男大声指责。

“啊啊啊!我的眼睛!”夜暮急忙捂住眼睛,发出尖叫。

前方开车的龙一暗暗抹了一把汗:“还好我比较机智选择开车,不然的话估计是在劫男逃。”

…………

三个小时后,当白落茫然醒酒的时候,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萨兰镇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城乡结合部,四周都是茂密的农田。

以农作物为主,居民们多数过着普通平静的田园生活。

本来平静的小镇在几天前被完全打破。

恐怖的死灵术士已经将隔壁的两个村子都霸占了,萨兰镇也岌岌可危。

还好的是,死灵术士的蔓延速度并不快,同时村民及时建立了防御战线,情况还算稳定。

昨天还十分害怕的村民们,今天都已经放松下来。

因为讨伐部队终于赶到了,而且不止一支。

这些人似乎都很匆忙,在这里简单的了解情况后,都没有在这里驻扎就匆忙离开。

“大概有三只讨伐队过去了,最早的一支昨天晚上就到了。”大约有六十岁的镇长向卡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龙一摸着下巴道:“速度还真快,这二十万块不好赚呢。”

询问完毕后,一行人也没有犹豫再次上车。

这里距离亡灵术士的墓地边缘大约还有十几公里的距离。

车上,白落好奇的问:“这种讨伐任务不是只有咱们一个队伍么?”

“哪有那么简单,这些讨伐任务都是公开的,政府虽然会委派给一些信得过的团队去执行,但其他有资格的团队也可以领取。毕竟政府关心的并不是谁能拿到这二十万,而是这件事能否以最快,最完美的方法解决。”龙一说道。

白落了然:“那岂不是说兴师动众的跑过来一趟,有很大的可能空手而归?”

“这是当然,这年头竞争这么激烈,我们这群讨伐队讨生活也是很不容易的。”查理德叹道。

萨卡继续说:“所以说这年头赚钱的还是互联网,像我们这种传统的超凡职业赚钱真的很难。如今的讨伐队和那些卖保险的推销人员没有什么区别,要想滋润的生活下去,一方面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另外一方面要到处跑,寻找单子。接到单子以后还要尽快前往,防止这个单子被其他人给抢了。”

听到这,超凡者这逼格十足的词汇突然间在白落的心中掉了几个档次。

龙一解释说:“法治社会来到,弱肉强食的时代结束,这导致很多弱小的超凡者可以幸存下来,获得更多的时间和资源去修炼,久而久之,整个超凡者的基数相较于黑暗纪元时期增加很多。基数增加之后,讨伐队自然会增加,任务就那么多,讨伐队多了,竞争自然就激烈。包括时效性,报仇,影响,损失等等方方面面,都可以在诸多讨伐队中得出最佳的结果。”

“雇主自然都希望花最少的钱得到最优质的结果,而想要继续吃这口饭,不仅要有过硬的实力,还好有良好的宣传口碑,还有让人看着舒服的形象,优秀的服务态度。”

卡特翘着二趟腿说:“我原先打算给咱们每个人弄一套西装,这样出去,至少在气势上不弱,而且看上去就像是专业人士。”

白落不问也知道卡特为什么打消了这个念头。

宽松的休闲服都穿不住的他们,还穿个屁西装。

“咱们是因为有名声和学校的资源,所以活还不错。否则的话现在经营一个讨伐队挺难的。”

龙一掰着手指给白落算计道:“你要有二十四小时的客服,你还有汇款的银行账号,你还要有推广团推,还要有上门介绍讨伐方案的业务人员。为了够专业,有资本,你还要有一个总部,必要的时候还要弄一个前台接待,你还要搞活动促销,甚至要在网上弄网店,或者弄一个网站,增加曝光度,方便人们更容易的搜索和下单……”

“停停停!“白落急忙抬起手,龙一说的让他听的精神都有些错乱了。

本以为是和小说中一样的讨伐任务,没想到这里边的说道居然这么多。

更关键的是,这世界上讨伐团队的逼格已经在白落心中跌入谷底。

在他的印象中,浴血奋战,刀口舔血,常年与坏蛋和魔物战斗,永远给人一个最为刚毅和安全的背影等等诸多良好,自由,狂放的形象。

可今天听龙一这么一说,这群家伙和那些每天上班的职员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有可能生活过的更加苦逼。

谈话中,龙一再次开车前进,刚走十几米,龙一看着后车镜,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真是冤家路窄呢!”

白落听闻转身,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没有几根毛的秃头,正是朱汉君。